马可:一定要向世界发出真正的中国原创的声音

马可:一定要向世界发出真正的中国原创的声音

2019年10月09日 19:38:42
来源:凤凰网文化

在普通人看来,马可仿佛是“一夜成名”。然而,她的积淀和发力,从很早就开始了。

1989年,17岁的马可考入苏州丝绸工学院(后并入苏州大学)工艺美术系服装设计与表演专业,1994年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广州一家小型服装公司,走上职业服装设计师之路。就在当年,23岁的她以“秦俑”系列获得第二届中国国际青年兄弟杯服装设计大赛金奖。

1995年,24岁的她获得中国十佳时装设计师称号,并被日本《朝日新闻》评为“中国五佳”设计师。第二年,马可在广州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师品牌“例外”并担任艺术总监。

2006年,马可在珠海创建无用设计工作室。

2007年2月,35岁的马可作为中国第一位在巴黎春夏高级时装周(Haute Couture)上开发布会的设计师,发布个人品牌“无用”。同年底,导演贾樟柯以“无用”为主题的纪录片《无用》,获得当届威尼斯电影节纪录片最高奖项——地平线单元最佳纪录片。

2014年马可创办无用生活空间,现如今无用已发展成为一个具有公益性质的社会企业,其目标在于通过手工精心制作的出品向世人倡导:过自求简朴的生活,追求心灵的成长与自由。

2019年,中国有范儿节目组在北京无用空间对马可进行为期两天的拍摄,拍到了她和舞蹈家林怀民的对谈,她在无用空间的艺术展,以及她对无用的新路历程。

以下为节目上集完整文字实录:

马可:难道快速高效就是人类的终极目标吗?我呢,就是走在这个时代的洪流里边,那个队尾的人,我愿意留在最后,我愿意去收拾起来大家扔掉的那些东西。我不是时尚圈的人,我没有办法融入那个,那个世界......无用空间,一定要做一个这样的地方:它能够让很多人在这里发现和认识到手工之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蔡紫:而且这个真的是可以放在他身上,一直带在身边的。

马可:我觉得真正的中国在中国的乡下,这就是为什么我会那么着迷于下乡。不断地回去,不断的去,走进那些农人的家,是因为我在他们的生活里边发现了关于祖先的记忆。作为一个中国设计师,一定要向世界能发出一个真正的中国原创的声音。

蔡紫:马可是中国时装设计界最顶尖的设计师,她的作品曾经在巴黎的时装周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和轰动,马可的作品简洁又质朴,而且坚持纯手工制作。就像她曾经自己的一组作品的名字:叫做奢侈的清贫。马可本人是怎么样的?她又该如何来解读自己的设计和作品呢?

蔡紫:所以这是你的背影马可姐?

马可:是的。

蔡紫:我看一眼是不是你,确认这个这是你,这个照片是在哪里取的景?

马可:这个是我们之前在做中国百年篮篓展的一次调研,然后我就去到了浙江省松阳县的一个小村落,我就住在这,就是农家的夯土建的房子,特别的安静,只能听到鸟叫的声音,还有风吹过竹林的声音,然后我就跟我同事说,我说好想在这里打坐,我说你帮我拍两张照片,我说我想留下一个纪念。就我经常在大地上看到,农民就是这样一个,很微小的一个小点点,在那里耕种,然后后面是一个很庞大的一个背景 。

用怎样的服装代表中国

马可:06年我不是4月22号刚刚创建了无用吗,然后我就,就是本来是认为我可以一头扎进中国传统手工艺的,按我的计划就开始做这些调研,因为我成立无用以后,我就有一个想法,我不想把服装只做成是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实用的具有功能性的东西,我更希望赋予服装一种精神性的一种属性。结果刚刚开一个头的时候,6月份有一天突然,就是有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巴黎高级工会的主席他要来拜访你,我那一刻的心情就是:这不是会打乱我的计划吗?我刚刚开始才渐入佳境,找到感觉了。

蔡紫:你又把我拉回一个最...

马可:我已经脱离了,我已经远离服装了,远离时尚了,然后我后面很多计划是,中国做传统手工艺的田野调研。我不是时尚圈的人,我没有办法融入那个世界。后来我想了一下呢,既然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能够对世界发出来自中国的声音的时候,为什么要放弃呢?

马可:穿在农民身上十几20年的那些补丁摞补丁的衣服,经常它所带给我的感动远远超过我在巴黎,在纽约看到的那些时尚大师,秀场上面那些什么被大家很疯狂地鼓掌的杰作,我就觉得最让我感动的,就是这些在大地上世代耕耘的农民。我觉得真正的中国在中国的乡下,这就是为什么我会那么着迷于下乡。不断地回去,不断的去,走进那些农人的家,是因为我在他们的生活里边发现了关于祖先的技艺。我问:这个鞋子穿了几年了?农妇:四年了。

创办无用空间的意义是什么

马可:我觉得中国的手工艺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我们现在普遍的民众还没有对手工艺人有一种非常的尊重和认可手工艺的价值,所以我觉得无用空间一定要做一个这样的地方,它能够让很多人在这里发现和认识到手工之美。像这个篮篓也是我们在做手工艺篮篓的调研的时候,手工艺人为无用编制的,一些小物件你怕它跑出来,然后就可以放在布袋里,把它口束起来;要是放一些湿的东西,有水的东西,你就可以把它取出来。

蔡紫:而且这个名字“方圆”马可:对。你看到这个器物的造型吗 ?它是上圆下方。蔡紫:我看到了,所以我觉得很妙。马可:这就是中国传统的一种审美,生命就圆融,然后方也是代表着有一种态度和棱角。

蔡紫:对呀,他们说最佳的状态就是内方外圆。

马可:是。

马可:这个叫口篁琴,它是在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男孩女孩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两个人在一起约会的时候就,吹这个。

蔡紫:您会吹吗?

马可:我不会吹,它是放在嘴边,有没有听到?

蔡紫:真的。

马可:就是你用口腔。

蔡紫:您再试下。马可:有没有听到?

蔡紫:对。马可:它就是用嘴巴里的气。

蔡紫:对。你知道吗?在那个我们调研的少数民族地区,就经常能看到人们把它当成护身符。蔡紫:一直带着,一辈子都带着口篁琴。

蔡紫:在无用空间的展厅里,其实每半年就会有一次展览,从油纸伞到民间乐器,可以说每一次的主题,都是来自于马可和她的团队到很偏远的乡村里调研的结果。其实我们看到它空间里面家园的部分,其实你可以看到很多的家具还有这些生活用品,她这些灵感其实全部都是来自民间,来自大地的,所以这么看,无用品牌早就已经不是一个我们可能很多人想象当中的,单纯的服装品牌了。那么其实我自己特别想知道,就是马可她从创立例外,到现在的无用品牌,她自己的心路历程到底又是怎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