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网络时代,我们需要反对“亚马逊们”吗?

调查:网络时代,我们需要反对“亚马逊们”吗?

2019年09月17日 19:37:59
来源:凤凰网文化

豪尔赫·卡里翁

常年行走于世界各地大大小小书店的西班牙作家豪尔赫·卡里翁,通过对亚马逊深入具体的调查分析,对亚马逊及其倡导的网络化经济发起了微小而必要的抵抗。他用一篇名为《宣言:反对亚马逊的七大理由》(https://culture.ifeng.com/c/7q1HDI2AmvO)细数了正在尝试代替纸质书籍与传统图书零售业的互联网需要被警惕的几大原因:

一、“因为我不想成为象征性征用的帮凶。”卡里翁认为,亚马逊不是书店,而是一家超市,对亚马逊来说,文化机构和销售食品及其他商品的公司没什么两样,但它却利用了人们将其品牌和书联系在一起的习惯印象。

二、“因为我们都是赛博格而非机器人。”亚马逊逐渐消除了人为因素,各个环节都机器人化,还希望消费者也能自动机械化,但在卡里翁看来,阅读是对曾经神圣之物的呼唤与回应,我们都不想成为机器人。

三、“因为我拒绝虚伪。”亚马逊为其反对审查制度的行为进行辩护,可实际上它自己就会审查书籍,甚至会赋予一些书籍特权,只是要切中其自身利益。现如今唯一值得考虑的就是服务的速度和效率,然而所有个别行动背后都有着巨大的政治经济结构做支撑,这种结构对出版社施加压力,对滑板和冷冻披萨生产商施压,以便使亚马逊的产品利润最大化。这一宏观结构决定了亚马逊的可视性、可及性和影响力,并且正在塑造我们的未来。

四、“因为我不愿成为一个新兴帝国的同谋。”亚马逊里没有销售员,人为的相关推荐被取消了,相关推荐是根据计算机算法得出的,算法代表了流量的大小。计算机让消费者扮演提出建议的角色,顾客在购买此商品时可以看到其他用户还买了哪些相关商品。“自行推销”将整个购买过程的主动权交给了产方,弱化或是隐藏掉了推荐中介。他们盗用了人们对书籍的赞誉,掌握你的全部个人信息,并在图书馆烟雾弹的背后,建立起一个全球最大的超级市场。他们可以对信息、通信和消费的无限制监控,强迫员工签订保密条款,筹划复杂策略逃避纳税,同时建立起一个平行、横向的全球版图,运行自己的规则法律、官僚主义、等级制度和审查监督,他们甚至拥有自己的情报机构和高度机密的实验室。

五、“因为我不想有人监控我的阅读。”卡里翁指出,在大量的日常操作中,我们在互联网上留下指纹,而手机传感器则把数据泄露出去,我们的一举一动,哪怕在键盘上动动手指都如同是在撰写自传,我们都被数据化了,阅读不再是一件属于私人的事情。

六、“因为我坚持‘慢而快’,及适当的封闭性。”实体书店留给你每一次购买的特殊记忆,但如果在亚马逊上下单,这次经验和上一次、下一次不会有什么不同,每一本书的气质也会在阅读中慢慢弥散而变得模糊。

七、“因为我并不无辜。”卡里翁认为,即使自己看亚马逊出品的连续剧,在它的网站上买别的渠道买不到的书,不断把个人信息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整理出来发布在脸书上,但仍始终相信那些微小但必要的抵抗,相信对于某种仪式感的保护,相信沟通的力量,相信欲望,相信从家走到书店时吹起的口哨,只属于自己不属于其他任何人。

Amazon Books

无论你是否思考过卡里翁所思考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身处这个时代,你一定使用过诸如亚马逊这样的网络购书及购物平台,一定填写过各种各样的个人信息,也一定被各种大数据掌握着自己的喜好、习惯和种种记录。互联网已经渗透在了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我们享受着它的便利,但也随之悄然地失去了一些东西。那么如果认真地思索一下,你又会如何看待“亚马逊们”,如何看待这样一个网络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