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石油工人到中国著名艺术家 他让自己的“笑脸”成为艺术史的经典符号之一

从石油工人到中国著名艺术家 他让自己的“笑脸”成为艺术史的经典符号之一

2019年08月14日 20:08:08
来源:凤凰网文化

从石油工人到中国著名艺术家,

从黄金时期的圆明园画家村

到保持着原始农村生活的宋庄,

从第一幅画价值1500美金

到如今的一幅画拍出4813万,

从曾经的画作摆在地上、小摊上

到如今的被国内外许多美术馆、博物馆收藏,

岳敏君从一个叛逆逃学的孩子

长成了一位对中国当代艺术史有重要意义的艺术家之一。

“艺术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从原始人类到如今,它从未离开。”现在走进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推出的时代人物思维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听著名艺术家岳敏君讲述他如何在把握舍与得平衡的同时坚守自我,坚守艺术。

本期嘉宾:艺术家岳敏君

用“笑”展现痛苦

一种无声的极致表达

岳敏君创作的“笑脸”系列无疑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从90年代开始,这些“笑脸人”从油画、版画到雕塑,慢慢延伸到各个绘画领域。这些形象有时是单人出现,有时以群体的形式出现;有时处在中国的社会环境里,有时进入西方经典的名画场景中;有时是人,有时又是想象奇特的人兽结合体。但他们的脸却永远都是紧闭双眼,无忧无虑地在开怀大笑。

德拉克洛瓦《自由引导人民》和岳敏君《自由引导人民》

这些 “笑”看似空洞,却蕴含着深刻的想象力与艺术吸引力,引发许多人的解读与思考。

有人说,“他是通过对这些动作和表情的自嘲性描写,表达出当今空虚无聊的精神世界。” 也有人说,“上世纪末他的笑是百无聊赖和顽皮捣蛋,与少儿叛逆并无二致,应属于艺术心理的少年叛逆期。而近年来他的笑,有种剧场性的角色设定,各种境遇下的自我演绎,宛若戏里百味人生。” 还有人指出,“与其说这是被时代复制了他自己的统一表情,不如说是岳敏君在制造一种具有中国历史与时代特征的‘偶像’。”一舍一得间他有了自己独一无二的符号。

迭戈·委拉兹开斯《教皇英诺森十世肖像》和岳敏君的《教皇》

对岳敏君来说,笑是浅薄却又深刻矛盾的,它是一种悲剧性的喜剧展示,运用荒谬凸显问题本质。 “人并不是只有开心的时候才会笑。笑有时候是一种极致的表现,在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时候,才会用某一种极致的表情去表达某些东西。”

但在褒奖之外,也有人提出过质疑,“过度自我重复”首当其冲成了他们质疑的要点。面对这样的质疑,岳敏君依然坚持,“每一个作品从产生、完善,到最后知道这个艺术语言背后的价值和意义,是需要花很长时间的,而且可能在不断的研究中还能生发更进一步的语言。所以我也一直还在画‘笑脸’,希望通过很长时间的创作,到最后看它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从喧嚣中逃离

一次盛大的流浪迁徙

1995年,岳敏君和五六个朋友一起,从“黄金时期”的圆明园画家村离开,来到了距离天安门广场二十公里直线距离的宋庄。

这里的人们过着非常原始的农村生活,整个村庄只有一个公共浴室,沙化的土地无法种植庄稼。每家的厕所都是在西北角挖一个坑,靠近猪圈。冬天没有取暖设备,大部分都是靠炕头烧柴,做一晚上的饭,靠这个余热取暖。

艺术家们的到来,让这个原始的小村庄不再只有纯粹的市井生活。他们在这里创作,收藏家们来这里淘金。在柴米油盐之外,精神、理想、金钱、欲望相互交织。

宋庄十年,岳敏君的艺术创作进入成熟期。1996年前后,岳敏君陆续创作出 “处理”系列和“场景”系列作品。

岳敏君的“处理”系列和“场景”系列

作为一个艺术家,岳敏君对生活始终保持敏锐的批判和反思。他惊讶于人们日常接触东西的“失真性”,包括汽车、水杯、文件、书籍,甚至是新闻与权力。因而,在创作“处理”系列时,他故意暴露绘画过程的“处理”痕迹,刻意展示对作品的破坏,试图启发人们走出传统的认知模式和价值判断,唤醒一种新的思维方式。

在“场景”系列中,岳敏君把一些中外重大历史事件或中外美术史名作中的主要的人物删去,独留一个空空荡荡的场景。这样的舍“主角”的绘画,会得什么呢?他说这个想法其实来源于“权力”的意思,画家有权决定一切——谁可以在里面,谁会被我拿走。

岳敏君接受凤凰网《舍得智慧讲堂》采访

随着中国现代艺术在市场上的整体表现渐入佳境,在宋庄,买断一位画家的全部作品用卡车运走的传闻时有发生,岳敏君称之为“疯狂的年代”。 而这样的疯狂,也成就了曾经这场痛苦的迁徙,宋庄从此成了艺术家们的精神栖息地。

从商业里衍生艺术

一场冒险的实验创作

对岳敏君来说,艺术不应是远离人们生活、遥不可及的天上月。他觉得,艺术就像空气,从原始人类时期一直到现在,从未离开我们的生活。 “一个农民老太太,她要是拿一盆花回家的话,她摆在什么地方?她是有选择的,她不会随便往哪一放就完了,她一定是放在一个她认为比较合适的位置。那这些行为本身,都是艺术在参与的。所以我相信每一个人离开了艺术都是活不了的。”

但是当艺术成为收藏家们的收藏品,当画作被挂在博物馆华丽的墙面,艺术成了一个神圣的东西,它与人们生活的距离似乎越发遥远。

岳敏君接受凤凰网《舍得智慧讲堂》采访

“因为毕竟做艺术嘛,会觉得把自己的作品放在商业里好像和以往学艺术的初衷有点违背。似乎是为了拥抱金钱,拥抱商业,感觉上有点不对。但是我觉得要用稍微开放的态度去看待这个东西,可能太拘泥于某一些东西,会让你看到的世界更狭窄了。”

岳敏君是较早接触商业的一批艺术家之一,手表、旅行箱、明信片、杯具,T恤……他的艺术作品以衍生品的形式出现在更多人眼前,他为生活而创作的作品终于也真正走入普通百姓的生活。

在舍得之间

维系艺术的边界

在艺术与商业的博弈间,他以自由打开的心态去触碰绘画创作的边界,时刻提醒自己保持清醒不被社会环境所裹挟,这也让他在跨领域合作中保持着自己的艺术特征。“当你把艺术要放在这个上面的时候,要跟它结合,我觉得这里面也冒着很多风险,需要你去实验、去体验,去舍得” 。而面对名利的诱惑,岳敏君觉得,没有的时候,你要能驾驭;有的时候,你也要能驾驭,这是对艺术家的一个考验。

岳敏君

岳敏君曾有段自白,让人印象深刻。“我是一个玩世写实主义者。我塑造的咧嘴大笑的人物形象诠释了一种宿命:贫穷或富有,熟悉或陌生,好或坏,任何人都无法改变事物的进程。我们生活在永恒的阴阳矛盾中。明亮与阴暗,和平与战争,善与恶,世界总是在这样的矛盾对立中运动。因此,我决定嘲笑现实,这是我的哲学。我不在乎一切,至少我尝试着:商业,金钱......假如上帝或火星人看到我的作品,他们或许能更好地理解人类社会的运行方式。人类总是混淆一切:忧郁,高兴,希望,绝望,幸福,不幸......人性在中间徘徊。”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正在凤凰网、爱奇艺热播的《舍得智慧讲堂》。《舍得智慧讲堂》作为舍得酒业打造的自主IP,是一个分享舍得智慧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