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完结,下一个爆款是?

《长安十二时辰》完结,下一个爆款是?

2019年08月12日 17:57:42
来源:磨铁图书

大家好,我是凹叔。

从开播起就收获口碑和流量的《长安十二时辰》迎来了大结局。

长安城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

这一天的最后一个时辰里,所有人都被逼入了绝境。

比如差点被一刀削了的太子。

以及被囚禁,面临职业生涯最大挑战的靖安司丞李必。

当然,还有四面楚歌,不知该信谁的圣人。

今日大结局已出,不管怎样,所有的一切最终都汇聚在最伟大的时代,最繁华的城市,都化成了上元灯节无比绚烂的烟火,在万千观众面前,盛开,绽放,又归于平静。

最终,剧中的角色们在这二十四小时的生死斗争中,也终于说出了他们内心的秘密。

圣人假扮张小敬和龙波的阿父,在轿中吐露这么一段心声。

他质问:“生儿子有什么用?”

是不是很眼熟的两句话?这是圣人作为一个父亲的困境。

而后他又对“假扮”自己儿子的张小敬和龙波说:

这是圣人作为皇帝的困境(虽然马上被张小敬和龙波不屑了一把)。

在最后关头,大家似乎都孤注一掷,行走在生与死的边缘。

即使是一向沉稳的靖安司丞李必,也说自己不再在乎鲲鹏之志,不要什么“昂藏一丈夫”,只有救这长安百姓,才是他的职责。

李必的困境是“入仕”和“苍生”之间的矛盾。在太子的嫌疑还没有洗清之前,真相带来的很有可能是灭顶之灾。

每个人都在挣扎,但最后的落点,依然回到了这个伟大的城市,“长安”。

“在中国人心中,长安城是一个超越时空的都市,在一代代的记忆传承之下,长安被赋予一些理想化的东西。”

马伯庸最开始写《长安十二时辰》,也是因为这样一种理想化的唐朝情结。那个时代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包容,最繁华,最荣耀的时代,人们向往它,称赞它,将最美好的故事赋予它。

当然,如果只是事无巨细展示一个时代风貌,走马观花描绘民俗百态的话,未免太像PPT。所以马亲王才为这个最美好的时代,写了《长安十二时辰》这么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为了体现这种紧迫性,《长安十二时辰》是个小格局的故事。

首先时间很短,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一天之内,是不折不扣的反恐24小时。

其次,地理位置很局限,所有的人物,情节,都与“长安”紧密相连。

再然后,也有历史的限制,从主角到主要配角,几乎都有原型参考,他们的故事,也没有脱离历史原型的局限。

不过亲王就是亲王,马伯庸是不会止步于此的,这不,在《长安十二时辰》之后,他马不停蹄地写了另一部历史冒险类小说。

这本接档《长安十二时辰》的小说,就是《四海鲸骑》。

《四海鲸骑》效果图

在这个故事里,马伯庸再次展示出他的唐朝情节——缘起是武则天派遣船队出海寻找长生的秘密。同时,亲王也依然对自己手下的角色毫不留情,主角建文一上来就面临一个巨大的困境——父亲被刺杀。

这一次,他挑选了历史上一位极其神秘的真实人物,明建文帝朱允炆,作为主角。

凹叔知道,说起这个名字,你首先想起的一定是——他。

《穿越时空的爱恋》中建文扮演者徐峥

和电视剧中说的一样,建文帝在靖难之役后焚烧宫殿,但明成祖朱棣最终却没有找到他的遗体,他的下落,成了一个永远的谜。

电视剧里开了个巨大的脑洞,说朱允炆穿越到了现代,从此和小丸子过了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马伯庸显然认为这个脑洞开得还不够大,于是在《四海鲸骑》中,他让还没有成为皇帝的建文踏上了一次更加前途未卜的旅途。

落难的太子,将在四海之上最神秘的骑鲸商团首领铜雀的资助下,和少女忍者七里,蒙古力士腾格斯,以及西洋探险家哈罗德,踏上这次神秘的海上旅途。

01 武则天的长生秘密

明朝初年,大明水师出动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条战舰,出海追寻海上秘岛佛国,希望得到海藏珠的下落。

彼时还是个少年的太子建文,随父皇一同出海。

某日风平浪静, 一切如常,建文因忘拿钓竿而折返回房,却亲眼目睹自己视若师长的郑提督,将自己的父皇杀害。

建文无比震惊,匆忙之中,他启动传国玉玺,开走了大明四条战舰之一的青龙船。

建文为躲避郑提督,开始了漂泊流浪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神秘的商团团长带来远方的消息,海中的龟型异兽化作人型,告诉他,如果要知道父亲此次出海的目的,以及一切事情的真相,他必须要找到武则天毕生寻找的海藏珠,以及那神秘的海上佛岛。

这里就要说道海藏珠的神奇功效了,据说,得到了海藏珠的人,便可以得到常人所不具备的特殊能力。

昔日武则天海上遇一高僧名为显照,显照告知武则天,只需对这海藏珠许下心愿,便能达成心中所想。武则天便为自己求无上权势,于是得到了盛唐天下,成为了千古女帝。

晚年武则天容颜衰老,对权势厌倦,希望借海藏珠之力,重获青春。她再次找到显照,这位高僧却说:

“海藏珠已回归深海,若要重新求得,除非发下大誓愿,请动佛祖显灵垂赐。”

武则天派出万人的船队出海寻找,但还未求得海藏珠,她便溘然长逝。

海藏珠就在这茫茫大海中的一处,而当年武则天所派遣众人抵达之地,藏着长生秘密的终点,即是佛岛。

对建文来说,这是一次寻找之旅,他要寻找的不仅仅是事情的真相,也不止是所谓长生的秘密,他更要找到的是勇气,是智慧,是一个让他能够真正成长的契机。

所有的冒险,都是为了让主人公找到点什么。

人不会无缘无故的上路,也不会在一次漫长旅程后一无所获。

就算是垮掉一代的杰克.凯鲁亚克,在经历了酗酒,滥交,嗑药,花样放纵后,他也找到了旅行的意义。

《在路上》的终点,萨尔终于逃离了虚无,他开始相信东方禅宗,明白了万事万物在静默中轮转,人的生命也是这样轮回。生命是虚无,也是充盈,而解开这一切的核心,还是他自己。这是他的成长。

巧合的是,在《四海鲸骑》中,建文的终点也和禅宗,和佛,密切相关。他的大彻大悟和佛家所提倡的信念紧密相连。他最终所找到的,其实也正是他以前从未正视过的内心。即佛家所说:“众生的佛性”。

02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在向东航行的过程中,建文和伙伴在铜雀和异兽的指引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海藏珠。

蒙古力士腾格斯来自科尔沁草原,却一心想成为本国的水师提督,他南下中原的目的便是学会操船弄水之术。于是他的海藏珠的能力便是飞鱼,象征着他内心的渴望。

而忍辱负重上路,一心想要为无辜死去的族人报仇的少女七里,她苦心修炼忍术,希望得到更快的速度,于是她的海藏珠能力便是瞬生的珊瑚,可以帮助她飞檐走壁,空中行走。

人的期望往往与欲望相连,海藏珠只不过是折射出人内心最渴望的东西。

当年武则天渴望万人之上,至上的权力,于是海藏珠就献出权柄,助她达成所愿。但海藏珠最终也会吞噬掉祈愿的人类,让人们最后失去肉体,不入轮回。

要付出这样巨大的代价,少年建文本希望自己能够获得某种惊天动地的能力,希望自己能够因此找到父亲被刺杀的真相,希望自己可以担当得起大明太子的称号。

但让他无法理解的是,他的海藏珠,中间藏着的是一粒沙,而属于他的能力,竟然没有任何的攻击力或者辅助力。

建文的海藏珠,赠予他的只有一种能力,即“承受痛苦”。

得到海藏珠的建文,可以将他人身上的痛苦,转接到自己的身上,将他人受的伤,用自己的肉体消化。

建文得知自己的能力后,差点没晕厥,挣扎着说:

“这不是世上最没用的本事么?”

佛家里说,佛祖之所以普度众生,并非是有能力凭空化去了世人的苦,痴,贪,嗔,狂,而是佛祖用自己的身体替世人承受了这些欲望的苦果。所以有割肉喂鹰,所以有舍身喂虎,所以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少年建文,天性仁慈宽厚,海藏珠映射的是他内心真正的渴望,而这一次的旅程,也是要帮助他认清自己。

实话说,凹叔看到这里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心说这建文太惨了。

小说主角不应该都是金手指大开的龙傲天么,唯独这建文,开场就倒霉的死了爹不说,一路磕磕绊绊,历经千辛万苦,却只能得到这么个能力。这故事还能继续下去么?

这就是马伯庸的特别之处,他为建文赋予的人格,为这个故事注入的内核,让《四海鲸骑》在冒险小说中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在小说的结尾,建文终于来到了终点,来到了佛岛,知道了一切的真相。这其中,有关他自己,有关他的父亲,有关整个大明江山,也有关他一直想要寻找的内心。

他明白了海藏珠中那一粒沙的含义,这一次的旅程之后,他才是真正地长大了,知道了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

03 梦中的少年

历史上真正的建文帝,一生似乎也都在找寻一个答案。

史书上对朱允炆的评价为:

“惠帝天资仁厚。践阼之初,亲贤好学,召用方孝孺等。典章制度,锐意复古。尝因病晏朝,尹昌隆进谏,即深自引咎,宣其疏于中外。又除军卫单丁,减苏、松重赋,皆惠民之大者。”

最初朱元璋选中朱允炆当接班人,也是看中了他的仁厚。朱允炆从小饱读圣人诗书,受到儒家的礼教,崇文重礼,而又胸怀国民,对得起一个“仁”字。

相对比爷爷朱元璋对功臣的毫不留情,叔叔朱棣对异己的残忍凶狠,建文帝可真称呼得上是一位仁君。

《四海鲸骑》中的少年建文

对待自己的同胞兄弟,建文有长兄的风范。父亲朱标去世之后,建文将年幼的三个弟弟接来与自己同住,只因为不想他们独自饱尝丧亲之苦。

在父亲和爷爷去世之前,他也一直服侍塌前,嘘寒问暖,陪伴亲人走完最后一程。

建文始终心存仁慈。朱元璋去世,朱棣自己不敢上京奔丧,派了自己的三个儿子去表忠心,建文大可以扣住三个堂兄弟,拿他们当作质子,但最终他没这么做,放了这三人回去。

交待耿炳文讨伐朱棣时,建文也表示,希望可以留下自己的叔叔一命(虽然此举被诟病为“愚蠢的仁慈”)。

少年建文

在治国上,他体恤百姓疾苦,对一向赋税不公的江南地区实行减少土地税的政策;同时,对当时寺庙僧侣大肆占领人民土地一事,作出改革举动,要求僧侣将土地使用权归还给农民。

和故事中的建文一样,真实历史上的建文帝朱允炆,一生似乎也用自己的仁义宽厚,摸索着一条为君之道。

只可惜,也许帝王家需要的并不是“仁慈”,而是“狠辣”。

还是少年的建文,曾在那次梦中的旅程中,四海遨游,某日,一海中异兽化作人型,登上了他的青龙船,对他说:

“一切皆是缘法。你没选它,它会选你。”

建文生硬地回答:

“这可不是我选的。”

老人说:

“你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这是你的劫数,也是你的因果。”

建文看着他走远了,再想挽留时,却再也寻不着他的身影。

“一连串轻快的脚步声在甲板响起。一个玉袍少年飞快地从碉楼里跑出来,怀抱钓竿,往船尾跑去。他十六七岁,长脸宽眉,唇边已有淡淡的绒毛,可脸上仍带着几分稚气。”

“那位叫显照的高僧这样回答:‘一闪善念,即登极乐;一闪恶念,即堕地狱。成佛成魔,轮回六道,运命从无定数,只看一念之间如何抉择。’”

“建文望着化作飞灰的魔像,恍如隔世。他伸手摸向胸部,嵌有砂砾的小小海藏珠自动滚到了他的手上。建文依然选择承受的那些痛苦,终于有了回报。绵延千年的高僧的怨念,终于得到了解脱。肉身化为灰烬,魂魄却投入到那一枚海藏珠中,化为一粒黄澄澄的舍利子。”

——《四海鲸骑》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本文采编:Anchor;本文编辑:Anchor、渣狸;监制:袁复生。如需转载开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