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最狂野女导演,一年出3部新片,半个演艺圈为她站台

亚洲最狂野女导演,一年出3部新片,半个演艺圈为她站台

2019年07月09日 10:33:26
来源:一条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蜷川实花24岁以摄影师出道,

29岁拿下日本摄影最高奖,

此后,她辗转于艺术圈、时尚圈、演艺圈,

以其浓烈妖娆的风格著称,

拍摄的明星艺人无数,

作为一名摄影师,20多年热度不减。

null

蜷川实花的人物摄影作品

null

蜷川实花

2005年,

蜷川实花决定跨行业去做导演、拍电影,

2年后拍出处女作,入围柏林电影节,

在电影圈也刮起“蜷川实花风”。

受父亲、日本戏剧泰斗蜷川幸雄的影响,

蜷川实花在工作上一直十分拼命,

今年,她更是一连拍出三部新电影,

每部都是实力派全明星阵容。

6月下旬,她带着新片《杀手餐厅》

到上海进行了全球首映。

撰文| 陈子文自述| 蜷川实花

null

null

蜷川一家人合影摄于2000年(左起:母亲真山知子,父亲蜷川幸雄,妹妹,蜷川实花)

蜷川实花出生在艺术世家,父亲蜷川幸雄是日本教父级戏剧导演,改编的莎翁剧让世界惊叹,也培养了藤原龙也、小栗旬、绫野刚等一众日本当红的实力派演员。

蜷川实花可能从少女时期就觉悟:背负父亲的盛名压力确实有点大,得靠自己闯出名堂。

null

null

“花”和“金鱼”是蜷川摄影的标志性意向

1996年24岁时,她连获两项摄影奖出道;之后开始和日本时尚媒体合作拍摄;29岁,拿下有日本摄影最高奖之称的“木村伊兵卫写真奖”。

null

《花魁》剧照

null

《狼狈》剧照

2007年,蜷川拍出处女作长片《花魁》,入围柏林电影节。2012年的《狼狈》,超前的整容话题戳痛每一个女性,在日本成为现象级电影。

蜷川对女性主题的刁钻挖掘、标志性妖艳狂野的风格,加上她在日本演艺圈不可比拟的资源,让她在电影观众中也刮起一阵“实花”热。

更有影迷评价:日本电影阐述的美学极致,既是岩井俊二,也是蜷川实花。淡就淡到无声,浓便浓到炸裂。

null

蜷川实花与木村光希(左)

在转向电影创作后,蜷川实花在摄影界依然热度不减,摄影艺术圈的展览不断;而广告圈、时尚圈,更是争相邀她为明星艺人拍写真,拍MV。

null

6月下旬,蜷川带着新片《杀手餐厅》来到上海,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也是《杀手餐厅》的全球首映。我们在外滩的一家餐厅,对她进行了采访。

前一天她还在进行新片的拍摄和收尾,采访当日一早,团队一行人从东京飞到上海。中午时,蜷川便一身花色长裙坐到了我们的镜头前,语速飞快,是个充满能量的女人。

null

《人间失格》剧照

null

《杀手餐厅》片段

其实距离上一部影片《狼狈》,蜷川在电影创作已有6、7年的空窗期。今年,她倒是三部电影一起来:与Netflix合作的电视剧《关注者》(Followers),讲述日本作家太宰治的真实故事的《人间失格》,及在日本刚刚上映的这一部《杀手餐厅》。

前两部题材偏文艺、严肃,带有蜷川一贯的内核,而《杀手餐厅》则更偏动作喜剧,“特意去挑战这类我并不擅长的脚本,想着说不定能发掘自己新的潜能。”

以下为蜷川实花的自述。

null

《杀手餐厅》电影海报

《杀手餐厅》:全明星阵容的另类喜剧片

《杀手餐厅》是我的一次新尝试,其他电影我都是自己去挖的题材,这一部是制片人直接拿着原作来找的我。

这其实是一部充满娱乐性的片子,挑战了我不太擅长的喜剧片。

null

null

饰演杀手们的豪华配角阵容:洼田正孝、斋藤工、小栗旬、土屋安娜、真矢美纪、本乡奏多、武田真治、金子统昭、佐藤江梨子、奥田瑛二等

《杀手餐厅》,是关于曾是杀手的主厨开了家杀手专用餐馆的故事。餐馆只有杀手会来,聚集了各色个性丰富的人物,每个人都带着无法抹灭的创伤。

每天脑袋空空、从未认真思考过生活的加奈子,因为一时冲动开始到餐厅打工,一边打工一边不断成长。

null

null

藤原龙也饰演主厨Bombero,感情起伏很大,但演起来不能太外放,更多地需要“收”,是不够厉害的人演不了的难角色。

龙也演舞台剧时,曾受过父亲的指导,和父亲有各种交集,我就觉得一定不能拿半吊子的作品来找他合作。

null

null

女主角饰演者玉城蒂娜原本是模特,这是她第一次在大电影里担任重要角色。当初选角时,偶然一次看到Tina,她当时就跟主角加奈子一样的状态:心里藏了很多事,找不到出口。我觉得她和角色很贴合,我就想赌一把,说服大家无论如何也要由她来出演。

null

null

从不自己做决定的女主,最后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去外面闯一闯,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最后的结局,与其说是男女爱情,倒不如说是两人一起打拼过程中产生的情愫。

null

null

电影改编自平山梦明的小说,原作故事比较怪诞,暴力血腥的场景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制片又要求把电影拍成没有年龄限制,所以大家就绞尽脑汁地想,在尊重原作的基础上,把电影化时不得不改的地方进行处理。

比如,像血大量喷涌的镜头,我们就不用血,用羽毛、花瓣等来进行置换;大肆砍人的镜头,就以绘本形式、以影子来表现。

打斗场景或一些残酷场面,结果看起来都很唯美。

null

null

背景为横尾忠则绘画作品

在艺术圈的经历,这次也帮了很大忙。《杀手餐厅》的拍摄场景主要在一个餐厅内进行,餐厅的置景、美术就尤为重要,我个人也想把最能代表日本文化的东西融入。

餐厅中,背景是横尾忠则画的,花艺是东信做的,器物和雕塑是艺术家名和晃平的作品。这样阵容的艺术家的加入,在一般电影里很难见到,相当于美术馆展览的级别。

null

《杀手餐厅》演职员合影

其实在《杀手餐厅》里,也有我想对父亲告慰的内容。很多父亲对我说过的话,我都借由Bombero之口说了出来,就像一部安魂曲。

之前看片预览时,很多在父亲周围共事过的人,看完后都哭了出来。

null

《自拍》系列

null

蜷川在片场

33岁,从摄影转向电影

以前做摄影师,拍照的时候“咔嚓”按下快门,觉得这个东西很可爱,就能拍得很可爱。有时候甚至发呆时拍的照片,也会被大家喜欢、各种好评。

null

蜷川摄影作品

自己的想法和作品呈现之间的距离是很近的——这之间只有一个照相机。

null

电影制作会议

null

《狼狈》拍摄现场

但拍电影就完全不同了,自己不能代替演员去演,摄像上也帮不上忙,实际行动我什么都做不了。

与摄影的直观不同,电影需要更冷静地思考,考虑各种各样的事情,然后必须把所有想法转化成语言传达出去,带领一大批人拍摄。

有时候可能还会白忙一场,很不容易的。

null

null

蜷川与演员藤原龙也(上)、小栗旬(下)在拍摄现场

摄影基本上只有喜欢的人才会来看,但电影是面向大众的,就得直面所有人的评价。

当然会紧张观众的评价,以前还去和别人打听,去网上搜自己相关的评论,有时候也确实觉得为什么要被说得这么不堪?有必要吗?

如果被说得很糟,还是会在意,会心情不好——难道大家不都是这样么?忍不住的。

null

蜷川实花与长期合作制片人宇田充(右)

其实在朋友宇田充跑来问我的那天之前,我从来没想过拍电影这回事。他就问我:“有没有兴趣拍电影?拍一些你想拍的东西?”

被他这么一说,仔细想想电影确实有意思,说不定能行。

那时,我33岁。

之后便开始找题材,找原作改编,发现了安野梦洋子的漫画《花魁》,非常优秀的作品,非常感染我。

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处女作长片。

null

《花魁》海报

处女作《花魁》:

整个电影就像一部狂想曲

江户时代的吉原,青楼云集,流传着很多故事,也被拍成过电影,但大多展现的是一群可怜的女孩形象。我就想:女性是不是可以表现得更坚韧?以这样的出发点开始了。

null

null

电影《花魁》中,每一帧的画面构图都极其讲究,狂野饱满的色彩几乎要溢出屏幕

和一般的烟花之地不同,《花魁》讲的是一群地位高、有教养、带着自己的骄傲在工作的人,是女性在那里顽强生活的故事。

null

null

土屋安娜饰清叶

土屋安娜饰演桀骜不羁的女主角清叶,小时候被卖到烟花之地,自幼叛逆,长大后更是敢爱敢恨。美色这把利器,被她运用得炉火纯青。

土屋安娜演得极好,在电影里,浓妆艳抹也掩不住她的纯粹热烈。

null

《花魁》中的金鱼意向

在我的摄影中常出现的金鱼、花的元素,在这部电影中继续延续。

《花魁》里象征性地使用了很多金鱼。

金鱼是人工创造出来的生物,把畸形鱼和畸形鱼交配,改良成尾巴、背鳍分叉,只是为了让人类观赏。虽然很好看,但它们的生命力却越来越弱,也无法回归大自然。

null

这和花魁被困于吉原的感觉很相通。和金鱼一样,花魁也是被塑造出来的女人,拥有美丽的装饰,却只能生活在吉原这个笼子里。

樱花、蔷薇散落的画面,也有它特别的含义——凋零之后还会盛开,然后又凋谢。

null

清叶最后放弃做武士之妻的机会,也不做花魁了,爱情和名望都弃了。她选择的是逃向外面的世界去生活。

最后也可能被抓回去,也可能就这么逃掉了。

她追求的还是自由吧。我的电影几乎都在表达这个主题——自立,人生要由自己来决定。

null

null

《狼狈》海报

引起热议的《狼狈》:

把女人对美貌的追求,挖掘到最深

第二部片《狼狈》也一样。

《狼狈》改编自漫画,讲述一个又肥又丑的女孩,在进行全身整容后,终于得到了美丽,以模特出道。但是后来又经历情绪失控,不断受挫、失势。

但最后,当所有人以为她会崩溃自杀时,她从以前的职业生涯中解放出来,到一个地下酒吧,继续自己的美梦,自由生活。

null

null

关于女性的艰辛、美丑的事情,总让我感到很困惑。《花魁》之后,我强烈地想对这个主题进行创作,试图将“青春与美貌”这个女性的毕生愿望,挖掘到最深处。

null

null

为了拿到《狼狈》的电影版权,我等了差不多有7年。

《狼狈》的原作漫画在日本算是个传说了,大概20年前写成的,这是有着多敏锐的目光啊。

漫画出来十年后的2012年,我拍出这部电影的时候,时代的步伐还没追上这个剧情的发展。直到今天,世界才刚刚变成这样吧。

null

null

女主角莉莉子由泽尻英龙华饰演,一度成为现象级电影。女孩子们都热切地谈论整容的话题,感觉和她有共鸣,和她的痛苦也有共鸣,甚至把泽尻英龙华看作本色出演。

这次拍摄创作中,我自己也被带进了故事里,投入了最大的能量。

null

《人间失格》海报

《人间失格》:

男性主题的探索,太宰治的真实故事

9月要上映的《人间失格》,是对男性主题的探索。

电影并不是关于《人间失格》小说本身的故事,而是太宰治在创作《人间失格》时的经历。

null

小栗旬饰太宰治

null

演员二阶堂富美、宫泽理惠、泽尻英龙华分别饰演与太宰治相关的三位女性

null

成田凌、千叶雄大、高良健吾、藤原龙也等日本当红男演员饰演片中配角

由小栗旬扮演的太宰治,有自己的正妻,有情妇,还有陪着他殉情的女人。

这是真实故事,太宰治确实在写完《人间失格》后不久自杀了,他也真的有情妇,也有最后一起殉情的人,三位女性都有留下日记,并且最后出版了。

影片以这些日记为基础,围绕那个时期他和这三位女性的故事展开。台词很多也是从日记中节选出来的。

null

null

我是特别容易被电影人物影响的人。太宰治本身是一个创作者,所以很容易和他产生共鸣。

现在正与Netflix合拍的电视剧,主人公就是一个摄影师,很像我自己。完全原创,很多故事就来源于我和周围的人。现实和虚构的界限模糊,情绪也在各种角色之间转换。

null

父亲蜷川幸雄日本戏剧代表人物之一

©Nikkei Asian Review

父亲的家训:独立、独立,独立!

我的电影里出现的台词,很多都是父亲对我说过的话。

父亲的家训有很多,从父亲身上学到的哲学也有很多,这是从小的浸染。虽然也有说过类似“要做个主动甩掉男人的女人”的话,但其实父亲就是希望我做个独立女性吧。

null

父亲去世后,蜷川实花以父亲的视角去拍照,出版摄影集《美好的日子》,纪念父亲

他教导我“在经济上、精神上都要独立。经济上如果不能独立的话,做事就会束手束脚。”

“也不要仅通过男人跟社会接触,而是要通过自己,去接触、体会世界,人生才会更有趣。”

null

蜷川与团队在电影后制中

也可能因此,甜甜的恋爱故事的书和电影我一般都不看,我更想把反映社会现象的元素加入电影中。

不论是江户时代的清叶,还是现代的莉莉子,这种女性意识、不服输的特点,都是我想传达的。

我一直希望通过电影,能在背后推女孩子们一把。大家走出电影院的时候,能获得一些能量。毕竟这是个如此艰难的世界,有各种痛苦、不公平。

null

最拼命的女导演:

边带娃,边争取每一分钟去工作

父亲的一生都在不停地向前奔跑,直到80岁去世之前,还在拼命工作,无形之中我也觉得自己不能停止脚步。

我对创作有“饥渴感”,我不会因为完成了一个作品就觉得“唉,休息下”,而是会想马上想进入下一个,做得更多、做得更好。

null

那时拍完《狼狈》后,小儿子出生,其实也没怎么休息。今年三部电影一起来,真的是每天干的事都不同,很混乱,但已经非常习惯这样的节奏。

近几年,拍出在中国取景、能在中国上映的电影,是我最想达成的一件事。影片应该还是我擅长的华丽的视觉效果,但具体的故事题材还没想好。

null

现在,我的两个儿子也在慢慢长大,大的11岁,小的3岁。

小时候我经常跟在父亲身边,在剧场看过不少舞台剧,表演的细节、音乐的处理、面对紧张情绪的解决办法,这些在我拍电影时帮助很大。

所以我也想在自己孩子的成长中,做一样的事情。在不给现场添麻烦的前提下,尽可能会带孩子们去片场,也想把自己的作品展示给他们看。

null

蜷川实花在上海电影节放映现场2019

以前没有孩子的时候,还会有“等会有写东西的状态,再来写吧”的想法,或是“现在心情不错,来拍个照吧”。

但现在不会再等了,如果有1小时空闲,那必须马上写脚本;空了3分钟,那我赶快拍个照。因此我练就了一项技能——任何时候,都能让自己迅速进入状态、抓紧做点什么。

每天持续的工作对我来说,并不是压抑感,而是一种很积极的力量。

而且累的时候,我想想我可爱的孩子,就能被治愈。

不过还是很难啊,还是需要家人朋友的帮忙。但工作和孩子,我一样都不会放弃。

部分图片由蜷川实花提供

部分电影剧照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