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是个道教徒?

诗仙李白,是个道教徒?

2019年03月02日 09:30:00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大家周末好,这里是书评君的音频栏目“大家小书”,我们将继续挑选该系列丛书中有意思的经典段落分享给大家。今天要推荐给大家的第三十五本书是李长之先生的《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

李长之认为李白是个笃信道教的人。道教的思想、观察和看待世界方法成为他的世界观、宇宙观。这些观点也无处不体现在他的诗歌中,成为其诗歌的一大特色,如果想真正理解李白的诗歌,对他的道教思想就不能不进行了解。所以这本书也是很多研究者研究李白诗歌的必读书目。

—— 点击收听 ——

《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

李长之  | 著

北京出版社

— 作者介绍 —

李长之

(1910年-1978年)

毕业于清华大学,师从著名哲学家张东荪、金岳霖和冯友兰。毕业后留校任教,是中国著名的现代作家、文学评论家,文学史家。重要的著作有《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迎中国的文艺复兴》、《苦雾集》、《梦雨集》等。建国后一直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著有《陶渊明传论》、《中国文学史略稿》、《李白》等。

— 书摘 —

在李白的年代,道教不但到了完成期,而且到了隆盛期,所以他所接受的乃是道教所兼容并包很多的阶段了。我们姑且不从演进上看,也不从不想干的搀杂的成分看,只是就几个根本的概念看,看道教的内容都是什么,以便了解李白的思想基础。

道教的第一个根本概念当然是“道”,“道”是宇宙的一种主宰,是一种超现象界的本体……李白也有这种信念,他说:

天地为橐籥,周流行太易。 

造化合元符,交媾腾精魄。 

自然成妙用,孰知其指的。

——《草创大还赠柳官迪》

从这种信念出发,遂觉得万物都轻,所以李白有“得心自虚妙,外物空颓靡”,“一身自潇洒,万物何喧嚣”的感觉。

道教的第二个根本概念是这种作为宇宙主宰的“道”,其性质乃是动的,即所谓“运”是。李白的宇宙观即是动的,李白心目中的宇宙是有精神力量在内的,这和陶潜便不同了,陶潜的宇宙观却是静的,陶潜心目中的宇宙只是物质。

因为李白心目中的宇宙是有精神力量在内的,所以李白对于自然的看法,也便都赋予一种人格化:

肠断枝上猿,泪添山下樽。

白云见我去,亦为我飞翻。

——《题情深树寄象公》

宇宙“人化”,人“宇宙化”,这也正是道教的理论使然;原来人和宇宙都是由同一的基础而生的。

道教的第三个根本的概念是“自然”。“道”固然是宇宙的主宰了,其性质固然是动的了,但是其具体表现却就是自然界。“自然”是怎么样呢?就是按着“生而不有,为而不恃”的大原则而进行的现象而已。李白观察自然,便也是这种看法。

道教的第四个根本概念是“贵生爱身”,即宝贵生命,爱惜身体,这是脱胎在很早的道家里的一种思想,他们想种种方法,凡是危害生命,不利身体的事情都要避免,或者除掉,李白承袭了这种思想,所以也常说藏身的道理:

沐芳莫弹冠,浴兰莫振衣。

处世忌太洁,至人贵藏晖。

沧浪有钓叟,吾与尔同归。

——《沐浴子》

从“贵生爱身”的立场看,就觉得名很不必要,一则名是身外之物,根本不想干,二则有时名反为生与身之累。以眼前的酒与身后的名比,李白也是宁要酒不要名的。

道教的第五个根本概念便是“神仙”。这是与第四个概念有关连的,从“贵生爱身”,便希望长生,长生的具体化,就是“神仙”了。

神仙的有无,不用说李白是肯定的,而且时时在羡慕着。

道教的五大根本概念:道、运、自然、贵生爱身和神仙,都处处支配着李白,所以我说李白是一个忠实的道教徒,大概是没有错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