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独家|樊建川:走近“民间博物馆第一人”

凤凰独家|樊建川:走近“民间博物馆第一人”

2019年02月21日 11:49:55
来源:凤凰原创

今年冬天的雪又让故宫火了一把。

白雪镶红墙,碎碎坠琼芳,各种故宫雪景美图霸屏了微博、朋友圈。加上近年来《我在故宫修文物》、《上新了故宫》等多个电视、电影节目的如潮好评,再次印证了民族文化和历史传承具备着超越时空的艺术价值和超强流量。

在今天,似乎越传统的东西反而越时尚,有位大叔就是这种“复古时尚派”的先驱。

他在微博上拥有200多万粉丝,一张席地而坐的照片都能上热搜。30岁出头当上常务副市长,之后毅然下海,10年间资产从500块做到20亿。而更多人知道他则是因为全国最大的民间博物馆——建川博物馆。他就是樊建川,花费20亿,几乎“倾家荡产”,自建30多个博物馆的“民间博物馆第一人”。他收集了逾1000万件文物,戏谑地称自己是世界级的“破烂王”。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时代人物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邀请樊建川和我们一起聊聊建川博物馆,以及他眼中的历史与传承。

《舍得智慧讲堂》对话樊建川

“逃离”官场,决心下海

樊建川出生于军人家庭,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年仅34岁的他已经做到了宜宾市常务副市长,政治前途一片大好。可樊建川却激流勇退,在面临新的升官机会时毅然选择弃政从商。“别人会认为当市长很风光,但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玩。”

会议从早到晚、对自己的时间和安排没有掌控权的工作性质让樊建川很郁闷。“当了市长还要去考虑和经营很多关系,这是我特别不愿意的。我个性太直了,又很讲义气和战友感情,不能很好的压抑和管束自己。官员在我看来都是很冷静的,我不想违背自己的本性。”樊建川在《舍得智慧讲堂》中说道。

在当时,很多人不理解樊建川的选择,毕竟“官本位”思想作为几千年来传统文化的沉积物,在中国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打上了烙印,但樊建川并不这么想。“很多人觉得当了官就光宗耀祖,实际上我当了几年副市长,一个月挣200块钱,后来其实开饭馆的个体户都不止挣这么多,我觉得中国人应该改变官本位思想。”

在改革开放下海大潮席卷而来时,樊建川时髦地当了把弄潮儿。刚下海就尝到了甜头,月薪从原来的200块一下升到了3000块,用他的话说就是“从一个糠罗兜跳到了一个米罗兜”。为了节省房租留下本钱创业,樊建川一家三口住在城乡结合部30平米的房子里,甚至还因为没办暂住证被大晚上带到派出所。有舍才会有得,不舍得放弃一些事情,自然也不会得到一些事情。不在该奋斗的年纪去选择偷懒,只有度过了一段连自己都被感动了的日子,才会变成那个最好的自己。

1993年,樊建川看准房地产市场的机遇,创办了成都建川房屋开发公司,到2000年就做到了20多亿并进入全国富豪榜,成了标准意义上的“成功人士”。然而他并不把这些成绩归功于自己,“我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亲历者、见证者,也是建设者。之前我也拼命劳动,强度大得多,可是挣钱吗?现在能挣钱不是我樊建川有本事,而是时代,是共产党有本事,共产党推动了改革开放。”

《舍得智慧讲堂》对话樊建川

毅然退出生意圈开始收“破烂”

尼采曾说,强烈的希望,比任何一种已实现的快乐,对人生具有更大的激奋作用。这话用在樊建川身上再合适不过。当拥有了足量的财富之后,樊建川又一次选择全身而退,有了新的追求。“钱拿来做什么呢?对我来讲它就是纸。”樊建川对物质生活几乎没有欲望,穿几十块钱的衣服,一件西装穿20年,对自己很是“抠门”。但要说花几百万买文物,却眼睛都不眨一下。

2003年风头正盛的樊建川毅然退出生意圈,选择离成都市区50公里的安仁镇,专心收藏文物,开起了博物馆。为了买文物,之前做生意赚的钱几乎全部散尽,卖掉酒店、还背上了贷款。有人为他感到可惜,他却毫不在意。“拿钱来做什么呢?中国缺开发商吗?市场份额让出来就会立马有人填上去。但中国缺收‘破烂’的。我的‘破烂’都好的不得了。”文明的传承、民族的文化、历史的证据、经验和教训,这些民族记忆的碎片都需要有人来收集。中国大部分人都应该过清闲的好日子,但有一部分人应该为社会承担一些责任,樊建川觉得自己有这个责任。

在樊建川的博物馆里,不仅有金丝楠家具、字画、铜器等传统意义上的文物,更多的是反映历史事件的重要证据,比如老照片、改编令、甚至温州动车事件的高铁残骸和三鹿奶粉。樊建川认为,文物有不同的概念,有的是传承美好的工艺历史和文化艺术,有的则是传承历史的重要节点。而这些具有佐证历史意义的文物却经常被我们忽略。“改革开放取得了伟大成果,中间也有一些问题,都是我们民族的经验和教训,是值得铭记的。”博物馆能给全社会提供经验和教训,是帮助我们前进的扶手,是宝贵的文化财产。有些历史不能忘记,真实的物件比语言更有力。

樊建川想成为这个敲警钟的人,为国人铭记一些历史。

名副其实的中国民间博物馆第一人

如今的樊建川坐拥500亩土地,30多个博物馆,保守估计总资产上百亿。他却在公证处立下公证,死后将博物馆和土地全部捐赠给国家。改革开放40年,他自己也折腾了40年,到头来却舍弃一切。

“博物馆是改革开放的资产,改革开放给我带来的财富,我只是中间付出劳动把它变成了博物馆而已。国家一接收我就不怕死了,它一定能保留千年。”别人调侃樊建川是“方脑壳”,他不以为意,还做了一个印着自己喜怒哀乐四个表情的“方脑壳”摆在馆外,要为建川博物馆“看门”。

在这个时代樊建川是一个异类,他为一件重要的物品或一掷千金,或流涕乞讨。他凭借一己之力一方面以极度的亢奋,另外一方面又以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的民间博物馆群。为这个国家、民族保留下这100年的历史。真正丰盛的生命,不在于家产富足,当有限的生命和时代的崇高的联系在一起,你就会感到它的永垂不朽。

“人会死,但博物馆会一直存在,要为后人留下点什么。” 汇聚当代名家思想精髓,分享个体在大时代中舍与得的中国智慧,敬请关注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时代人物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

《舍得智慧讲堂》作为舍得酒业自主打造的大型高端IP,承载舍得品牌理念,以创新性品牌传播方式、颠覆性的营销理念,传播"舍得即中国智慧"的核心内涵。

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大型时代人物高端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由著名记者胡玲主持,全年每周四播出,收视率在凤凰网排名第二。龙永图、邓亚萍、余秋雨等行业大咖纷纷做客讲堂,节目围绕社会热点下当代人物的经历、观点及智慧理念为内容核心,以名家面对面形式讲述人物的舍得智慧,透过个人命运与家国命运的交联,探寻一个集体、一个国家和一个时代的抉择背后所蕴含的中国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