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群:看懂了河南,就看活了五千年文明

王立群:看懂了河南,就看活了五千年文明

2019年01月24日 09:35:58
来源:凤凰原创

嵩山不改千年色,秀色神州应如初

 

嵩山是五岳之中的“中岳”,是华夏文明重要的发源地。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时代人物高端访谈节目、思想派强IP《舍得智慧讲堂》特别版今日来到河南,主持人胡玲和河南大学教授王立群一起行走至此,感受这天地之中重山环抱的嵩山,体会何谓中央之国,何来泱泱华夏。自古以来,中国人眼中的中央即是中原,其核心就是今河南登封一带,登封的嵩山便是这天地的中心。这天地之中也便是文明最早萌发的故土,是起源,也是归宿。

《舍得智慧讲堂》对话王立群

相对于泰山的巍峨、华山的险峻、黄山的奇绝,嵩山显得有些平实。可正是这种朴质无华孕育了上千年的中华文明、华夏文化。中原腹地的敦厚、踏实和可靠,在这里一览无余。时值盛夏,山间葱翠,蝉鸣阵阵。拾级而上,信步徜徉,更显幽静。

旅游界有句名言,说是“五十年看深圳,一百年看上海,一千年看北京,两千年看西安,五千年看河南。”中华民族血脉清晰的历史正在河南,一个文化传承完整的河南。这其中,书院对文化的传承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嵩阳书院就坐落在郁郁葱葱的嵩山林间,沐浴着中原大地温暖的阳光,和煦的照耀着这里辈出的人才。

书院大门左侧矗立着著名的大唐碑,碑帽尤其硕大,甚为惹人注目。王立群讲到,这里还有一则“智立唐碑”的典故。唐玄宗时期,李林甫任宰相,由他主持设计制造大唐碑。碑身立起,碑帽却无论如何也弄不上去。人们传言说这是因为李林甫是佞臣,上天不容,故无法落定碑帽。恰巧此时,路过一耄耋老者,出了主意。老者让工匠们把黄土堆得同碑身一样高,再令他们将碑帽顺着黄土坡滚上去,然后再把黄土挑走。如此,碑帽便稳稳的立在了碑身上。后来,人们才得知,这位老者便是鲁班。听者都暗自感叹,王立群总结,这个故事自然不能尽信,但却十分有趣,是百姓朴素价值观的体现。

嵩阳书院的游客并不集中,三三两两一撮接着一撮,倒也不间断。初入院内,一棵高大茂盛的古柏吸引着大部分人的目光。当年,汉武帝刘彻游嵩岳的时候,也大为惊叹,封其为大将军。可没想,走了两步却有另一棵更为巨大的,树冠浓密宽厚,犹如一柄大伞遮掩晴空。但君无戏言,大将军已封,断无撤回的道理,不得已,这一棵只能委屈一下当“二将军”了。彼时,汉武帝说了一句“先入者为主罢”,这也便是“先入为主”一词的出处。

两位“将军”虽历经千年,树皮斑驳,老态龙钟,却仍生机旺盛,虬枝挺拔。就如同嵩山千年未改的苍翠山色,仍然焕发着勃勃生机。华夏几千年,虽也曾满目疮痍,踟蹰犹疑,但整饬一新,重新上路,仍生动如初。

程门立雪尊师重道

嵩阳书院大殿前有一方颇具特色的图碑,是明神宗万历年间,登封知县陈国章主持刻制的。图碑中嵩山的各座山峰、河流、村落和道路详细而明晰,平线浅雕刻绘手法给这普通的县碑图平添了些许艺术色彩。只是简约流畅的线条,整幅县图就灵动流淌起来,盎然成趣。

游客越来越多,都聚集在书院中路的两侧,原来书院传统的拜孔仪式要开始了。虽然大家都想一看究竟,伸长了脖子等待,却都井然有序地排列着,没有丝毫拥挤。知书达理的书院环境似乎给每个人默默上了一课,收效甚好。

身着蓝色院袍的书生排成两队,伴着醇厚的礼乐声,缓步踏进书院。登上大殿前的宽阔空地,稍作停顿,整理衣冠,仪态端庄。朗朗的背诵祭文声便传至每个人的耳边,“伟哉至圣,万世师表。道出尼山,高山景行。勤奋好学,韦编三绝。不耻下问,睿智聪明。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千古心传,允阙执中。”字字句句,既是对先贤的缅怀和崇敬,也是对自身进学的督促和鞭策。礼毕,观众久久不肯离去,传统文化中敬师重理的精神已深深印刻在每个中国人的骨血里,一经唤醒,便能绵延传递,经久不息。可见,所谓传承并非难事。

嵩阳书院是程朱理学的发源地,著名的“程门立雪”就发生在此。王立群强调,程门立雪,明在尊师,实则遵道。这个故事在《宋史·杨时传》中有记载,在《二程语录》中也有提及。程朱理学的“程”指的就是程颐和程颢,杨时便是二程的学生。程朱理学又叫理学,既是儒学的新流派,也是一种哲学思想,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方式。理学虽常为后人诟病,称其束缚了人的思想,从此以后,中国开始走向保守和停滞。但在当时,理学只不过是众多学派中的一种,整个社会风气也相对自由包容,甚至程颐和程颢彼此之间的学术观点也不尽相同,不同的理念可以展开辩论,申发自己的主张,这都是很常见的。而书院,则是思想汇聚的集中场所,学子们在这里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倾向的学派道统,书院成为了汇集智慧、分享智慧的一个平台,也使得宋朝形成了“百家争鸣”的良好社会风气。

古代的书院能给现代的教育带来什么积极的影响呢?王立群认为,最大的启发大概就是一以贯之的包容性。儒学不是简单的儒学,而是儒释道合一的儒学,是有开放性包容性的儒学。中华文明之所以能源远流长而不间断,也是同其强大的包容力有很大关系,包容就是中华文明最大的智慧。人才要放在综合的大环境中培养,在嵩阳书院搞某个大学孤零零的分院是不切实际的,但可以带学生来游学,感受这里的传统学术氛围,为学生们的心灵上课。程门立雪是故事,尊师重道才是精神。

远古回响古乐重生

 

中原腹地河南,作为中华文明的发源地是当之无愧的,这并不是西方所谓文明的标准——必须有文字记载才叫文明所能囊括的。河南博物院的贾湖骨笛能把中华文明上推至七八千年前,是迄今为止中国考古发现的最古老的乐器,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可吹奏乐器。骨笛是用鹤类的尺骨制成,孔与孔之间的距离都经过周密的数学运算,能吹出七个声的音阶,性能非常好。

河南博物院是国家级重点博物馆,不仅可以把云纹铜禁、妇好鸮尊、四神云气图等尽收眼底,还可大饱耳福,欣赏还原的原始先民古乐表演。原始乐曲普遍带有宗教祭祀性质,舞者身着破布衣衫,披头散发,原始而狂放。演奏的乐器也是按照博物馆里陈列的实物一比一制作的,尺寸、材料完全相同。其穿透历史的声音传来,响彻大厅,淳朴而热烈,激荡人心。《吕氏春秋》中提到的“昔葛天氏之乐,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阙”,便是形容先民的乐声的,其诗歌舞三位一体,表达对天地的敬畏,传达对生命的热爱。远古的回响,震荡在耳边,提醒着我们,历史从未走远。

当下的中国从古代的历史中走来,从来都是和过去紧密联系着的,要了解古代的历史,就要深刻的了解当下。真正的文化自信从内心出发,回归到内心,才能真正重拾自信。我们常说文化复兴,民族复兴,更要从心出发,真正了解我们这个民族,才能从厚重的中华文明中焕发新的力量。

《舍得智慧讲堂》对话王立群

江山如此多娇,而今迈步从头越

对于河南之行,很多人都质疑过。很多人对河南有些固有的不好的印象。在行走的访谈环节,王立群提到,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大概在于“穷”。穷则思变,往往就有少部分人往不好的方向变,去违法犯罪。再加上河南人口基数大,所以在一定概率的前提下,犯罪的人就会显得多。河南人在一部人的心中就被妖魔化了。

对于这一点,河南大学教授程遂营表示,某种意义上来说,河南可以看作中华文明的母亲,哺育了中华文明这个婴儿,经历了五千年的发展,母亲的皱纹和白发出来了,身材也佝偻了,孩子就逐渐开始发现她的缺点了。可以说,河南之于中国就像中国之于世界。江山从来都如此多娇,否则也不会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而今迈步从头越,收拾旧山河,苍山如海,残阳如血。我们不应忘记过去的一切,好的坏的,都是无法磨灭的历史,都是让我们砥砺前行的动力。

中华民族对美的认识也是独特的,有着和世界上其他民族不同的审美观。我们以善为美,赞美松竹梅,赞美菊花、荷花,都是因为善。孔子说过,“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中华民族发源于巍巍嵩山中原大地,向善是我们的本性,我们应该去发掘这种美,张扬这种自信。无论是传道授业的古老书院,还是穿越时空的远古奏响,那些局部,那些细节,中华民族独特的美,体现在各处。

不忘历史,立足过去,从心出发,重拾文化自信,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汇聚当代名家思想精髓,分享个体在大时代中舍与得的中国智慧,敬请关注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时代人物高端访谈节目《舍得智慧讲堂》特别版。

《舍得智慧讲堂》作为舍得酒业自主打造的大型高端IP,承载舍得酒品牌理念,以创新性品牌传播方式、颠覆性的营销理念,传播"舍得即中国智慧"的核心内涵。

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大型时代人物高端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由著名记者胡玲主持,全年每周四播出,收视率在凤凰网排名第二。龙永图、邓亚萍、余秋雨等行业大咖纷纷做客讲堂,节目围绕社会热点下当代人物的经历、观点及智慧理念为内容核心,以名家面对面形式讲述人物的舍得智慧,透过个人命运与家国命运的交联,探寻一个集体、一个国家和一个时代的抉择背后所蕴含的中国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