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诗人史牧云诗集《牧云的风》出版 活得像诗才是诗

90后诗人史牧云诗集《牧云的风》出版 活得像诗才是诗

2018年12月20日 10:27:25
来源:北国网

663632054001195580

史牧云诗集《牧云的风》

2018年12月,甘肃90后诗人史牧云首部诗集《牧云的风》由团结出版社出版。该诗集收录了作者近五年创作的120余首诗歌,全书共分为十辑。

269423042869386924

作者近照

史牧云,1991年生于甘肃庄浪。2008年起开始尝试诗歌小说等创作。曾骑行青海,并于2017辞职在家进行长篇小说创作。

诗集《牧云的风》的名字来源于作者的名字,正如作者对诗歌的理解“活的像是才是诗”一样,诗歌只有建立在诗意上。《牧云的风》更像是一个青年的成长史,和他的生命脉络。

史牧云是个十足的理想主义者,他曾说,即便这一生不写一句话,他都是个诗人,这不是他的选择,而是生来如此。

史牧云出生于甘肃一个极为落后的山村,自幼极为喜欢阅读,在高中时,就读过很多古今中外名著,能背诵大量古诗词。

44581259713722001

骑行照

2013年,他与表弟在没有任何专业设备的情况下,带着一床被子和借来的帐篷,骑着二手市场淘来的廉价自行车,前往青海高原,一连骑行十四天,骑行近两千多公里路程,翻越多个海拔四千多米的山峰。

次年,他辞掉了安稳高薪的国企工作,走上沪漂之路,他被公司辞退过,交不起房租过,最艰难的时候,靠着朋友接济度日。这些时候,就是文学支撑着他。他对文学有着近乎偏执的热衷,2017年,已经在上海站稳脚跟的史牧云,毅然辞掉了工作,回家进行小说创作。这年他关闭手机和网络,每天强制自己五万字的阅读量和两千字的写作量。

“活的像诗才是诗”,这是他对诗的理解,也是诗集《牧云的风》的自序题目。他说“诗歌是生命践行结合语言修辞共同的产物。诗的本意是以有限的语言,传递作者的情感意识,从而表达生命不可言说的奥秘。诗歌只是狭义上的诗。”

真正的诗歌并不是刻意写出来的,而是一种情绪和意识的自然迸发,一首诗在落笔之前会先成型于作者的脑海,而诗人要做的,就是用文字去破解这种情绪或者意识的密码。

修辞练习能让诗人更好的破解这种密码,但修辞练习并不是诗歌,诗歌本身的意义首先在于生命本身,只有先活成诗,再用有限的语言去表达,才是真正的诗歌,这两者也可以是同时尝试和探索的过程。

在《牧云的风》自序结尾,作者如是说:“我是个极为低产的写作者,《牧云的风》是13年至今,我五年内所写的部分诗歌,我知道除了态度足够虔诚外,对于诗,我还有太多的缺陷不能补全,但此刻这些都不重要,在我看来,一切艺术终归都是创造美,如果因为这本不成熟的诗集,能为世界增添美,能给每个读者带来些微的美,我便心满意足了。”

537569842844899121

作者近照

后附史牧云部分诗歌,选自《牧云的风》

致丹妮娜

深秋的流水,静默的

流向下一个季节

丹妮娜,你说冬日

究竟终结了四季,还是

开启了春天。真理从来就

没有唯一的答案,我们

只是走在它不同的分支上

可他们总企图,把腐烂

的思想,装进我的身体

丹妮娜,你知道的

我像一只骄傲的雄鸡,只有

也唯有,太阳

才配的上我的歌唱

如同鸟只有天空

鱼无法离开水

而我也只能

走上唯一的路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北方,养育我的村落

和我们的孩子一样

一切都由我们亲手培育

建造房子,种植蔬菜和庄稼

养花也养狗

在晨曦的光辉中

我们缓慢的

携手从山顶归来

坐在阳光下

我捧着书,你摆弄手中的针线

桃花落下来,梨花落下来

桃子落下来,梨子落下来

再到雪落下来

我们就堆个雪人

戴上我的眼镜和

你的围巾

如孩子般,给它取个

温暖的名字

我们不必在意

时辰和星期

所有的时光

便只剩下白天夜晚和四季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这拥挤慌乱的世间

一起消磨彼此

漫长琐碎的时日

虚妄之子

五千年来

我的子孙们相继流落

我只好替他们背负起

一具具沉重的枷锁

穿过暗无天日的荒原

野兽们舔舐着我的骨骼

尸骨遍野,没人再记得

降落时神赐的教言

傀儡们顶着成色不一的面具

把他们一一领向

轮回不脱的苦海

五千年,甚至更为久远

直到时间只成了

方便言说的虚妄概念

他们还得追寻我

无人记得的名字

我是虚妄之子

口衔山川而生

万物都是我的影子

生活

一批人在笑

一批人在哭

还有一批人面无表情

起先我在笑

后来我在哭

现在我面无表情

普通一夜

在这普通的一夜

有人正在出生,有人正在死亡

有人正在欢笑,有人正在哀伤

有人正孤独一人

无人听

我喜欢

我喜欢望着四处游荡的云发呆

喜欢给默默盛开的野花取温暖的名字

我喜欢看小蝌蚪摆着尾巴游

喜欢深情拥抱每一抹过路的风

喜欢给缓缓下沉的日落

一个带着浪花的吻

我喜欢把心事倾倒在发皱的纸上

喜欢对蹁跹而下的树叶点头微笑

我喜欢看忙碌搬家的蚂蚁怎么走

喜欢哼唱别人不愿唱起的歌

喜欢在含糊不清的梦里

说无人能懂的话

我喜欢此间一切

可都比不上喜欢你

浅浅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