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鬼才动画大师今敏:一个“肚脐眼儿长歪了的家伙”


来源:新京报

说起日本动画著名导演,除了我们熟知的宫崎骏、新海诚,还有一个你可能听上去有些陌生的名字:今敏。

曾经,克里斯托弗·诺兰2010年的电影《盗梦空间》被网络质疑抄袭他2006年的动画电影《红辣椒》,尽管争议并没有定论,而这也让更多人知道了今敏。

今敏(Kon Satoshi),日本漫画家、动画家,1963年10月12日出生于日本北海道札幌市,2010年8月24日上午6时20分因胰腺癌逝世于日本东京都,享年46岁。作品包括《千年女优》 《红辣椒》《未麻的房间》《东京教父》等。

鬼才导演、所出皆“神作”,虽然今敏没有宫崎骏那样的知名度,但喜欢他的人不会吝惜夸赞的言辞。他的镜头设计流畅、转场设计富含创意,被人评价用电影的方式在做动画。他多层次的叙事结构还影响了不少知名的电影,包括助娜塔莉·波特曼奥斯卡封后的《黑天鹅》。

今敏早期创作的短篇漫画集《梦的化石》中文版(版本: 新经典文化·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8年11月)最近问世,让人再次思考起这位46岁便英年早逝的“造梦”动画师。

 “我要怀着对世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谢意,放下我的笔了。我就先走一步了。”

——今敏

《红辣椒》(2006)剧照。

被《盗梦空间》抄袭?

一场网络争议

这几年,只要克里斯托弗·诺兰上一部新电影,网上就会看到这么一个话题:诺兰抄袭。抄袭争议集中于2010年的电影《盗梦空间》,影片与2006年日本动画电影《红辣椒》有多处相似——核心设定都是通过入侵梦境改变现实,梦境里的镜子都可以一触即破,酒店的走廊都为角色逃跑制造了障碍,通过电梯都可以进入不同层次的梦境。

网传《红辣椒》与《盗梦空间》的相似镜头,来源于imgur网站。

诺兰对抄袭质疑予以否认,他说自己从来没有看过《红辣椒》,《盗梦空间》只借鉴了《黑客帝国》。到底是抄袭,是借鉴,还是撞梗?此事到现在都没有定论。但网络上的这番议论,却让很多人初识了《红辣椒》的导演、日本动画大师,今敏。

美国导演达伦·阿伦诺夫斯基在电影《梦之安魂曲》中借鉴了今敏动画电影《未麻的部屋》的分镜。达伦·阿伦诺夫斯基的另一部电影、娜塔莉·波特曼主演的《黑天鹅》,也是对《未麻的部屋》的致敬之作。

日本动画界有三位在世且公认的享誉世界的动画师。第一位是无人不晓的宫崎骏,作为第一位将动画提升到人文关怀高度的日本动画师,他被誉为日本动画界的“黑泽明”;第二位是大友克洋,他被视为宫崎骏的继承人,作品在欧美地区相当受欢迎;第三位是押井守,他最经典的作品《攻壳机动队》启发了《黑客帝国》三部曲等多部好莱坞电影。至于第四位是谁则众说纷纭,热门提议人选有日本动漫里程碑作品《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导演庵野秀明、新锐导演新海诚等人,这其中就包括今敏。

如果今敏没有在2010年因胰腺癌英年早逝,如果他的人生没有在46岁那年戛然而止,如果他存世的导演作品不只有6部,那么这“第四位”,很可能是属于他的位置。

《梦的化石:今敏全短篇》

作者: (日)今敏

译者: 焦阳

版本: 新经典文化·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8年11月

除了与大友克洋合著的《国际恐怖公寓》,收录了今敏全短篇。

“肚脐眼儿长歪了的家伙”

今敏生前曾运营过一个个人网站“KON’S TONE”(今敏之声),网站名中含有“石头”(Stone)一词。这是今敏有意为之,一是因为他喜欢化石,二是因为他希望无论过了多久,“KON’S TONE”都能像化石一样永远存在下去。

今敏后来的伯乐、动画公司Madhouse的创始人之一丸山正雄曾评价今敏是“肚脐眼儿长歪了的家伙”,意思是说他的想法总是和大家背道而驰。鬼才导演总会有些异于寻常的跳跃思维,这在今敏个人网站的文章中,也能觅得踪迹。文章时不时冒出一句冷不丁的自嘲,让人忍俊不禁。

1963年,今敏出生于北海道札幌市的天使医院。出生时,同病房的人都说他长得像漫画人物,对此今敏写道:“大概正是因为这句话,我拥有了以后成为漫画家的潜质。真是过分!”

今敏有一个比他大五岁的哥哥,他说他从哥哥身上学到了做什么会挨父母骂,结果被养成了一个看大人脸色行事的孩子。他和哥哥没怎么一起愉快地玩耍过,而且哥哥高一就去了东京,父母说他兄弟俩是“半途而废的独生子”。“作为弟弟,我很久没有联系他了,真是不好意思。”

今敏长得又高又瘦,小时候被叫做“豆芽菜”,无论吃什么都长不胖。后来酗酒、通宵等不健康的生活工作习惯让他有了点小肚子。“现在我的肚腩凸出来了点儿。爱死它啦。” 

由于家庭原因今敏多次转学,从乡下到城市再到乡下。作为到乡下的大城市的学生,今敏因为相对优异的成绩成为了大家排挤的对象,当时他迷上了动画片《宇宙战舰大和号》,融进了班上女生的群体。他曾扬言自己以后要当动画师,结果被同学嘲笑了一顿。

“那又怎么样?我现在的职业‘动画导演’不是差不多吗?我啊,忍受住了凡人的耻笑,报了仇。”

《宇宙战舰大和号》(宇宙戦艦ヤマト,1974)剧照。

1982年,今敏考上了武藏野美术大学视觉传达设计系,这所大学是日本最好的三所美术院校之一。他住进了大学附近一所破公寓,养了一只猫,半年后带回老家,猫咪后来活到20岁还健健康康的。今敏后来一段的人生很顺遂。他学的是平面设计,出于兴趣画的漫画得到了千叶彻弥奖,以此为契机开始给漫画家打下手,还赚了点钱。“这个社会待我不薄啊。”

因为觉得念大学很有意思,今敏申请多读了一年半。他说自己是一个自称为漫画家的落魄社会人,穷鬼一枚,“能活到现在这地步真是可疑。我没有干过违法的事情啊,应该没有。”

再喜欢念大学也不能念一辈子,今敏1987年毕业开始工作。很多动画导演都是从原画师干起,今敏却是以漫画家的身份出道。这段时间他开始留胡子:

“连载漫画的时候几乎见不到其他人,生活对我而言只是太阳、月亮轮番路过窗外,连是星期几都不知道,再加之精神不稳定,我感到生长着的胡子已经作为一种生物存活于世。”

通宵工作渐渐搞坏了今敏的身体,在拿到第一本漫画单行本版税的时候,想要搬家的今敏突然被病魔击倒,因为甲肝住进了医院。

《我的造梦之路》

作者:  (日)今敏

译者: 焦阳

版本: 雅众文化·新星出版社2015年12月

“他(今敏)的匆匆离去给世界动画产业留下无尽遗憾,但他未竟的千年之梦仍在延续。”

一个月后今敏回来工作,还接到了大友克洋动画作品《老人Z》的制作工作,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动画制作。为了住进梦想的东京23区(日本政治经济文化中枢),今敏非常努力地工作。他因为第二部连载漫画存了些钱,开始在东京寻觅新住处。

我顶住了“缺少房源”“工作在社会中没有信用度”“工作不顺”“签合同当天下大雨”还有“祖母去世”等阻止我搬家的压力,以实现愿望——住一间好房子——为动力,终于找到了新家。

离23区的梦想更进了一步!搬家的时候今敏差点哭了,因为各种回忆涌上心头。但“实际上,涌出来的是六百公斤垃圾。六百公斤!我都扔了些什么啊!”

今敏觉得自己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但他优柔寡断的天性被他的意志力克服了,“我意外地成了一个非常努力的人,但即便是现在,只要站在卖罐装果汁的自动售货机前,我优柔寡断的本性就会暴露无遗。”可到大事的抉择上,今敏却当机立断——到了新住处后,今敏交了女友,交往不到一年就结婚——“这也是我身上不可思议的地方。”

结婚后夫妻俩权衡来权衡去,决定搬进了武藏境车站附近的住宅,今敏住进23区的梦想彻底破灭了。在新家,今敏经历了漫画作品腰斩,动画电影《未麻的部屋》和《千年女优》的启航。

“在这狭窄的六叠房间里,我还能想出多少点子呢?”

“疯房子”里的造梦人

今敏漫画《OPUS》,现实与想象合二为一。

今敏的鬼才在他的漫画作品中已经有所呈现。1995年,今敏在《Comic Guys》上开始连载漫画《OPUS》,故事以今敏本人为原型,讲述了漫画家永井力和自己创作的漫画人物的纠葛故事——某天,永井力笔下的主人公,从漫画第一格的通道来到了现实世界,偷走了永井力的漫画原稿,把漫画的结局带到了漫画世界中,争执中,永井力也被吸入了漫画之中……

现实与想象世界在《OPUS》合二为一,真实人物和漫画人物在两个世界间穿梭。永井力也逐渐被自己创作的世界所吸引,他以自己女友为原型画出了女主角智子,比之真实的女友更讨他欢喜。

当梦境比现实更真实,迷失的漫画家该往何处去?这部带有明显自我诘问味道的作品没能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它被腰斩了。

《OPUS》的腰斩象征着今敏漫画家事业的终结,此后他专心投入到动画制作之中。这里不得不提发掘了今敏动画才能的动画公司,被中国观众称呼为“疯房子”的Madhouse。(因为长期不走商业化路线,Madhouse还有另外一个昵称:“疯人院”)

1961年,人称“日本漫画之神”的漫画家手冢治虫创立了“虫制作株式会社”。虽然手冢治虫很会画漫画,动画版《铁臂阿童木》也相当受欢迎,但是他太不善经营。“虫制作”一直在用极低的价格向电视台出售动画,以极低的利润维持公司高强度运转,加上手冢治虫用大量的资金投入不赚钱的实验动画创作,最终导致公司破产。

1972年,原虫制作员工出崎统、丸山正雄、川尻善、昭和林太郎从虫制作离职,共同创建了动画公司Madhouse。在Madhouse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第二任社长丸山正雄起到了重要作用。他到处网罗人才,不局限动画作品的风格,到90年代,Madhouse已经成为业界口碑上佳的老牌公司。

1995年,还在连载《OPUS》的今敏收到了Madhouse发出的企划案,邀请他参加动画《未麻的部屋》的制作,担任导演。纯情偶像打算转型,变态粉丝为了保护偶像的清纯开始袭击她身边的人……故事恐怖且血腥,今敏不感兴趣。可他已经对画漫画的工作感到厌烦,“那只聊聊也行”——就这样,今敏出现在了Madhouse的会议桌旁。

今敏作品之《未麻的部屋》(1997)剧照。

《未麻的部屋》预算非常少,而且要求一年内完成。今敏本想拒绝,但当导演的诱惑还是“引他上钩”了。他思考着故事该如何改动,原来的故事太简单了,可今敏找不到故事和自己的契合点:“我既没有为偶像掏过钱,也没有当过偶像,更不可能尝试去做女性。没兴趣。”

当时今敏喜欢听平泽进的专辑《Sim City》,专辑听上去像是一条凭空出现的荒谬的现代街道。受音乐启发,今敏想到,或许“未麻”可以是一个假想出来的人,在故事中假想的“未麻”比真实的自我更真实……故事的主舞台变为女主的内心世界,过去的自我与当下的自我发生对立……

1997年,经今敏一手打造的《未麻的部屋》动画电影问世,当年即获得了亚洲奇幻电影节最佳亚洲影片奖。今敏式动画风格从此立下基调——多层叙事结构;以频繁而巧妙地相似性场景转场、制造时空交错的感觉,场景的相似性可基于动作相似、声音的相似、心理状态的相似等;通过镜头组接来隐喻人物的心理状态;通过镜面元素来隐喻自我的抗争等。

《未麻的部屋》(1997),镜子中的臆想自我与主人公对话。

这些高度镜头化的试听语言是今敏脚本分镜设计的功劳,而在预算极其紧张的情况下,今敏依靠尼古丁和酒精来维持高强度的工作。虽然很多设想因为预算不够要含泪放弃,但是这份工作让今敏很开心,有意思又能挣钱,感觉就像“度蜜月”。

后来,今敏与“疯房子”又合作了多场“梦境”:《千年女优》,影星千代子用一生追求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东京教父》,三个东京的流浪汉在为弃婴寻亲的过程中找回自我;《红辣椒》,盗梦侦探走进人们的睡梦中,要抓出利用梦境控制人们心智的罪魁祸首……这些动画的制作成本都相对较低,为了能够在有限的场景里完成更多的动作,今敏在分镜设计上绞尽脑汁,也熬坏了身体。

《红辣椒》(2006),场景切换。

除了炫目的镜头,今敏在他的作品中也加入了社会批判元素:《未麻的部屋》中偶像隐私受到粉丝侵犯;《东京教父》反映了日本流浪汉无家可归的社会现状;《红辣椒》里西装革履的上班族面带微笑依次跳楼、人们在狂欢中变成镀金招财猫、神佛化身滑稽的形象身处游行队伍之中——自杀率高、拜金主义、信仰迷失,光怪陆离的梦境通过扭曲的仪式化场景反映了日本社会的真实问题。

《红辣椒》(2006),上班族面带微笑跳楼。

只是这批判还未触及深层,还停留在展示的层面,今敏未在作品中剖析这些现象的社会原因。相比较思想性,今敏作品的技巧性更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也许假以时日他的作品能够有所突破,但很快噩耗传来,他的身体不行了。

今敏与他的《红辣椒》(Paprika),图片来源于anime21。

放下笔,“我先走一步了”

今敏的才华正在推着他向顶尖动画导演的梯队前进,直到2010年5月18日,他突然被诊断为胰腺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至全身,最多只能活半年。

为了抵抗站在背后的死神,今敏和妻子“拼了老命”。可现代医学已经无力弥补,今敏也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在最后几个月的生命里,今敏开始着手为死亡做准备。他处理了著作权问题,写好了遗嘱,在他人的帮助下这一切进行得非常迅速。“后来我并发肺炎的危急情况当中,意识蒙眬地在遗嘱上签下最后的名字时,我心里总算是觉得:这样死掉应该也可以了。”

今敏作品之《东京教父》(東京ゴッドファーザーズ,2003)剧照。

年轻的时候,今敏想过“死亡”的问题。90年代初,泡沫经济破裂。今敏做着漫画助手,勉强糊口,“存钱、吃好吃的东西都与我毫不相干,银行账本上只印着寂寞的三行字。”贷款买东西还不上钱自杀了,是当时常有的事。今敏觉得惋惜,但又觉得蜥蜴断尾求生,是社会的常态。受泡沫经济的集体氛围影响,今敏有点“破罐破摔”,他只要稀里糊涂活着就行了,上班也没必要,自由职业就挺好的。而寻死根本不是他会做的事情。今敏说他喝酒排解不安,后来又说:“骗你的,我只是喜欢喝酒而已。”

再后来,在三十多岁的时候,今敏被真实且强烈的不安感侵蚀。当时他住在肮脏的公寓里,天还没亮就开始焦躁,全身瘙痒一般的不安,一时动了自杀结束一切的念头。但他不会这么做,他需要用“不自杀”的思路来思考问题。他终于发现了自己不安的原因——他怕生活没有新鲜感。他拒绝上班,就是因为不想过今天就能看到十年后的自己的生活,在工作、骂上司的日常里感受不到任何爱与希望,这种生活只是在贩卖名为“安定感”的股票,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赚到了。

幸福是什么?像大人都在追求的那样,大学毕业,找一个铁饭碗,结婚生子?电视广告不断播出这种“具象”的幸福,然而今敏认为这是对“幸福”的认知,是经济发展快速时期国民被驯养、被规训的结果。所以他没有听“别人”的话,认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是幸福,可是“内心深处被这政府推荐的幸福的价值观——偏离这道路即为不幸——划下了刻痕。”

今敏作品《千年女优》(千年女優,2001)剧照。

所以这是他第二个不安的来源,美满的婚姻、安定的生活,对这些的渴望成为了今敏的束缚。今敏想到,只要抛弃它们就可以了,全身心投入绘画工作,可生活里又不只有工作……做喜欢的事情不被社会接受怎么办,那就“死”?不过这时“死”对于今敏来说,其实是一种心理保障手段:他不会主动选择死,但一旦没得选择,他还可以“死”。

今敏是怕死的,所以他要让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他没想过要在享乐中度过余生,但是要活得开心,而工作比什么都开心。他称这种生活是他的“泡沫经济”,为了让气球不被扎破,他要在里面填满东西。

要离开了,今敏最放不下的是果然还是工作。一路含辛茹苦做来的电影《造梦机器》,还差900多个分镜就能够完成。可他却倒下了。今敏对Madhouse社长丸山正雄表达了他想让这部作品能完成的愿望,丸山回答:“放心,我会替你想办法的,不用担心。”然而事与愿违,《造梦机器》直到八年后的今天都没有完成,它是今敏的作品,几乎谁来接盘都是狗尾续貂。

国内网友在豆瓣上创建的《造梦机器》(未上映)条目。

2010年8月24日上午6时20分,今敏因胰腺癌于日本东京逝世,享年46岁。

2017年,丸山正雄表示有意向把今敏早年的漫画作品《OPUS》动画化,这也许是对未能完成今敏遗愿的补偿。2011年丸山离开了他和今敏共事的“疯房子”,建立了新公司MAPPA。老“疯房子”连失两位重要人物,开始探索商业化的发展道路,但也难掩颓势。

而MAPPA则被视作继承了“疯房子”的灵魂,拿出了《东京残响》《冰上的尤里》等受欢迎的作品。动画家、企业家、制作公司,三方的故事在庞大的日本动画产业里每天都在上演着。新世纪以来的日本动画题材逐渐类型化,许多新作都是“宅向”元素或怀旧情怀与精致画面的两相结合,表达主旨也逐渐套路化。这既是高度商业化发展的结果,也是商业化带来的束缚。打破这种束缚,需要今敏这样的人才,可像今敏一样气质的动画导演,在丸山正雄看来,只有他一个。

独具一格的鬼才英年早逝,这或许是很多热爱动画的人心中的“意难平”吧。2010年8月25日下午,今敏生前写下的千字遗书公布,他是带着遗憾和谢意离开的:

“在我的人生当中认识的不算少的人们,无论影响是正面或是负面,都是构成‘今敏’这个人的必要成分,我要感谢所有的邂逅。”

[责任编辑:李唐 PN221]

责任编辑:李唐 PN22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