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宋徽宗、李师师与周邦彦:这个假新闻居然传了九百年


来源:新周刊

但在九百多年后,一位“打假人士”站出来说,你们都被骗了,周公子进行的是虚构写作,你们都当成是独家新闻披露了?赵公子要找李小姐,只能和她跳广场舞了,说什么把酒言欢。今天分享这篇杂志专栏文章,一起明辨赵公子、李小姐和周公子这段香艳往事为什么不可能发生。

话说宋朝有一位大名鼎鼎的“情歌王子”周公子,喜欢流连在烟花柳巷间。

当年的烟花柳巷之地和今日不同,那里的青楼可是文化艺术的温柔乡。别的不说,单说这唐诗宋词元曲明小说,哪一样离得开这些青楼俏佳人?

有一日,风和日丽,周公子正和一代花魁、色艺俱佳的青楼歌姬李小姐畅谈艺术人生,门外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原来是不爱江山爱艺(mei)术(ren)的赵公子到访。鉴于君臣有别,地位悬殊,周公子只能马上撤退,但现在出门就迎面撞上了,于是他灵机一动,躲到了李小姐的床底下。富有四海但勤俭持家的赵公子一进门,见到黛眉柳腰的李小姐,便心生欢喜,还慷慨又深情地赠了一个橙子给对方,这一夜,两人把酒调笙自不必说。事后,情歌王子周公子非常敬业地把自己意外收获的独家新闻写了下来,发布在朋友圈,一下子街头巷尾,都在传唱赵公子和李小姐的爱(ba)情(gua)故(fei)事(wen)。

但在九百多年后,一位“打假人士”站出来说,你们都被骗了,周公子进行的是虚构写作,你们都当成是独家新闻披露了?赵公子要找李小姐,只能和她跳广场舞了,说什么把酒言欢。今天分享这篇杂志专栏文章,一起明辨赵公子、李小姐和周公子这段香艳往事为什么不可能发生。

懒惰的修书匠

想看床底躲猫猫,只能去看《九品芝麻官》了

图片来源:《九品芝麻官》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这首《少年游》说的是宋徽宗赵佶与名妓李师师的千古风流故事。赵佶该叫赵节约,因为定情信物他只带了一只鲜橙。“携新橙一颗,云江南初进来”,大约是寓意与李师师的感情从一而终,“一橙不变”。确实,鲜橙多了,不是皇上,而是饮料推销员了。

然而按贺裳《皱水轩词筌》的说法,这段爱情并不纯洁,属于多角恋,其中一角就是这首词的作者周邦彦。据说周邦彦与李师师正不清不楚,赵佶突然到访,“周清真避道君,匿李师师榻下”,于是赵佶与李师师之间的不清不楚被他知道得清清楚楚,“遂制《少年游》以纪其事”。皇上与民同床,床下后备梯队,实在是绝佳的创作题材。由是自南宋到明清,故事版本越来越多,《青泥莲花记》《本事词》都有记述。

只是此事在情理上说不通。古代确有皇帝微服出行,但所谓“微服”,是秘密出行,而不是孤身出行,安保工作是必需的。在这个前提下,周邦彦根本没有机会钻进床底。而且,宋朝的床与现代的床构造不同。从流传的实物和壁画看,当时的床周围有间柱、栏杆,也有围板,床体有箱形壸门结构和四足形结构。箱形壸门是全封闭的,进不去。《孝经图》《槐荫消夏图》中描绘的四足结构的塌面,离地面极低,空间逼仄,根本藏不下一个人。

《槐荫消夏图》图片来源:豆瓣

此事不可能发生的论据当然不止于此,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此事疑点有三:“清真居士至汴京为太学生,居太学斋舍,安得主李师师家?其谬一也;赋《少年游》与赋《兰陵王》,其间相去四十年,乃并为一谈,其谬二也;大晟府无侍制官,其谬三也。”王先生的反驳,说服力不是很足。罗忼烈则根据《清真居士年谱》得出定论:这三个人不可能有过交集。李小姐红极之时,周先生一天都没在开封待过。“重和元年知真定府,宣和元年徙知顺昌府,宣和二年徙知处州,旋罢官奉祠,客居睦州,值方腊事起,还杭州,又居扬州;宣和三年春,赴提举南京鸿庆宫,旋卒。”

故事虽说子虚乌有,但群众对八卦的热情是抑制不住的。《李师师外传》说,徽宗与李师师之间是有过单线联系的,除了没有第三者周邦彦,情节相差无几。为增加可信度,作者在细节上下了很大功夫,精确到日,说徽宗第一次与李师师见面,“大观三年八月十七日(1109 年9月13日)事也”。笔者查看《徽宗本纪》,这一天赵家出了一起命案:“八月己丑,嗣濮王宗汉薨。”赵宗汉是徽宗的叔祖,徽宗此夜去寻花问柳不太现实。

《李师师外传》继续胡编,说次年二月徽宗又去;11年后的宣和四年四月初三日(1122年5月2日),徽宗再去,为避免暴露行踪,“帝始从潜道幸陇西”。然而再查《徽宗本纪》,大观四年二月和宣和四年四月,徽宗忙得焦头烂额,没找李师师,找的是李万机——他确实日理万机。

忙里偷闲有无可能?应该也不可能。李师师正史没有记载,以传世笔记和诗文记载来看,她这个人是存在的。词人张子野曾作《师师令》,晏几道亦有词作《生查子》《一丛花》描写李师师。夏承焘在《张子野年谱》里考证《师师令》创作于熙宁七年(1074),词中描述的李师师是雏妓,以10岁记,她最迟于1064年出生。而徽宗出生于1082年,如果1109年两人相遇,徽宗27岁,李师师45岁——理论上,她这个年龄应该去跳广场舞的。所以罗忼烈在《清真集笺注》说,“道君果赏师师,当是征歌而非选色也”。

一段佳话就此破灭。这个穿凿附会的故事之所以发生,大约是因为两位男主角的道德品质问题。周邦彦是风流的,《宋史》记载他生活放浪,不守礼节,“疏隽少检”。徽宗更加风流,也确实有过微服出行的记载,据《徽宗本纪》:“宣和元年十二月,帝数微行。”《宋史·曹辅传》中说得更加详尽,说徽宗经常微服出行风月场,或者与民同乐,或者与民女同乐。所以遇到跳广场舞的李女士也不是不可能嘛。

本文原发表于《新周刊》第515期,

原名《论宋徽宗、李师师、周邦彦之不可能》

封图来源:电影《九品芝麻官》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