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不意外 很遗憾:它在日本是票房冠军 但在中国吃不开


来源:北青艺评

今年《念念手纪》引入中国,9月中旬上映,目前豆瓣6.6的评分显示,这部电影可能遭遇了水土不服。影院稀疏的排片早已预示,这并不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结果。虽然曾荣膺“爱情电影”年度票房冠军,我认为这部电影的好恰恰在于它离爱情还远,但或许就是这个距离,让很多中国观众不习惯了。

作为2017年日本爱情电影的年度票房冠军,《念念手纪》在本土收获了不错的口碑,在电视上的首播收视率也成绩喜人。今年《念念手纪》引入中国,9月中旬上映,目前豆瓣6.6的评分显示,这部电影可能遭遇了水土不服。影院稀疏的排片早已预示,这并不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结果。虽然曾荣膺“爱情电影”年度票房冠军,我认为这部电影的好恰恰在于它离爱情还远,但或许就是这个距离,让很多中国观众不习惯了。

电影《念念手纪》的日文原名是《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改编自住野夜的同名畅销小说,这本小说在国内被译作《胰脏物语》。《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是一个看起来很标题党的标题,字面意思容易联想到悬疑凶杀,而实际题材纯到透明。

志贺春树在自己读过的中学执教,正徘徊在辞职的边缘。校图书馆要改建,曾是图书委员的春树带领学生整理图书,却和一段十二年前的光阴不期而遇,由此拉开记忆的序幕。

中学时,春树在医院偶然捡到同学山内樱良的手纪,这本名为《共病文库》的手纪记录了樱良身患胰脏绝症的秘密,春树成为同学中唯一知道秘密的人。由此,少言寡语、没有存在感的男孩和班里最受欢迎的女孩成了好朋友,春树陪伴樱良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时光。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这句话最初是樱良的一句玩笑,借用“以形补形”的传言。但作为春树发给樱良的最后一条短信,这句话的来由是樱良曾听说,如果被吃下胰脏,就可以永远活在那个人的身体里。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是春树的情感表达,在原著小说中,樱良的这条信息是已读,这个结果令人欣慰。而在电影中,这条信息是否被樱良阅读,变成了永远的谜。原本时日无多的樱良死于凶杀,也给这段青葱岁月的记忆平添了世事无常的叹息。

在日本这个盛产虐恋影视作品的国度,对纯爱的刻画也美到极致,《情书》、《一公升的眼泪》、《在世界中心呼唤爱》、《蜜蜂与四叶草》等等,佳作不胜枚举。不想把《念念手纪》归为“纯爱”,是因为自始至终,两个人都没有互相表露过喜爱之情,也就使得整部影片呈现纯已至极,情爱未满的朦胧美。

原著小说中,非常罕见地出现了一次拥抱,但也没有言语的表白。电影中的肢体接触更加克制,没有拥抱、牵手,也没有常规意义的约会。不善言辞的春树是被最受欢迎的女孩选中的那个幸运的朋友,陪她吃喜欢的食物,去想去的地方,分享她的快乐和偶尔流露的担忧。虽然他们也会谈及异性之间的情感,也会探讨活着的意义,但没有任何越界。 

影片像打翻了一只巨大的牛奶瓶,乍看是纯白的流水账,但细观其上,却有线条美妙的皱褶时隐时现,不显眼,也绝不庸常。全片色调干净明朗,表现手法细腻,镜头善于刻画人物微小的表情变化,在叙事的同时注重情感的表达。

有观众质疑,樱良是撩男圣手,但她对春树“友情的裹挟”从未以男欢女爱为目的,就算是少男少女懵懂的吸引,也并不以情感占有的手段去展开交往,而是一种分享式的互助。樱良因为有一个知晓她生病秘密的朋友,可以敞开心扉交流自己的爱与怕,这个朋友看起来很木讷,波澜不惊,不必担心他走漏风声或难以承受。而一向自我封闭的春树因为有了一个积极开朗的朋友,也打开了通向外面世界的一扇门,就像一座沉默的孤岛在经历了漫长的极夜,迎来了一轮暖阳。

除了两人性格迥异,片中还着力打造了一系列反差,例如永远笑脸示人的樱良有一个总是仇视春树的朋友恭子,恭子和春树的矛盾直到片末才解开。又如克制的情感表达下,不乏青春涌动的莽撞,两人去九州旅行共享一张大床的难忘一夜,以及在樱良家做客时,两人的小冲突,都成为平缓溪流中偶然迸溅的小浪花,闪亮点缀,又不影响大局,少男少女的心思拿捏得恰到好处。 

与原著小说局限于学生时代有所不同,电影拓展了叙事的时间和空间,不仅让成年的春树如当年樱良盼望的那样成为教师,而且将两个时空的故事交叉在一起讲述。少年时的记忆不再只是封存的时光,而是一种力量。

当春树犹豫要不要离职、要不要拒绝恭子的婚礼邀请时,在图书馆意外发现的樱良的两封遗书,让她对好友春树和恭子的关注得以延续,也最终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时空的拓展让电影的故事比小说更戏剧化,也更耐人寻味。

反观我们影视剧里对爱的表达,经常可见那些炸裂的青春传奇,分手、劈腿、堕胎,绝症、车祸……不惜重手下猛料,在惊涛骇浪中体验青春的疼痛。在如此环境下,遇到《念念手纪》这样的电影,难免有人觉得坐不住,因为它不激烈,无爆点,必须从细节中去摸索、品味。

《念念手纪》透过岁月的烟尘,重现了那些珍贵且真正重要的东西,它们正是成人世界里常常被遗忘的,那些和功利相反的“无用”。就像作为樱良和春树之间重要联结的那本《小王子》里说的,只有用心灵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质,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的。

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存在感显然不是我们影院受众接受的主流,不意外,但很遗憾。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