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镰仓物语》?就当它是一部镰仓风光片吧!


来源:北青艺评

《镰仓物语》最有趣的是世界观。

我们跟随女主角亚纪子的视角,进入到这个人类与妖怪共处的小城——镰仓。这里的日常风景随时被超现实的魔幻撩拨着:丑时开往黄泉之国的魔幻列车,街面一闪而过的河童,充满着人间烟火气的魔物夜市,突然降临的不速之客穷神,面庞依然温热的亡灵婆婆……一个充满层次感的城市就这样铺展开来。

传说中的古老日本与一个战后的现代化日本,可以这样无碍地交叠在一起。就像现实中的镰仓,它既意味着幕府时代的开端,也标示着重要的影史时刻——小津安二郎镜头所迷恋的战后风景,无数的时间切片积淀起来,才搭建起一个独一无二的镰仓。

影片关于黄泉之国的想象力,也别开生面。安藤樱饰演的死神,散发着难得一见的少年意气,死亡因此不再摆出一副悚然阴郁的面孔,就像电影里说的,“黄泉之国不过是人死后暂时的歇息之所。”而不同亡灵眼中的死后世界,也呈现着迥然不同的面貌,好像一个变动不居的万花筒。

《镰仓物语》中的妖怪没那么可怕,它不像京极夏彦笔下的妖怪推理——妖怪折射着乖谬的人心,而是充满了一种温暖的治愈。堤真一饰演的编辑,死后不忍与家人离别,而幻化为妖怪,想要默默守护妻女。《镰仓物语》中的死亡也展露着一种生意盎然,对桥爪功饰演的老头儿来说,死亡意味着另一段美妙的开始,因为终于可以在黄泉之国与妻子会合了。

这是《镰仓物语》有趣、可爱的地方。而且,如果对本片导演山崎贵熟悉的话,你甚至会觉得这是一部“技术先行”的作品。从3D版《哆啦A梦:伴我同行》到真人版《寄生兽》,山崎贵的作品履历中充满着CG特效,而《镰仓物语》就像是山崎贵首先为了满足于将有趣的世界观搬上大银幕,再为了这些世界观而凑出一个爱情故事的电影。因为相比世界观,《镰仓物语》的主线故事——一个关于命中注定的爱情故事,就显得苍白而孱弱。高畑充希饰演的亚纪子,本来是堺雅人饰演的作家正和的助手,后来成为正和年轻的妻子。这个有些天然呆的妻子,对忙于赶稿的丈夫充满着一种尊敬,对这段婚姻充满着无限的憧憬。但相反,正和却因为童年阴影而对婚姻充满不安。

本来,这样的起点,似乎预兆着一个充满写实感的,讲述新婚夫妇如何跨过内心阻碍,最终理解彼此的故事。但随着剧情的推进,这个故事很快变得类似新海诚的典型讲述,正和与亚纪子是一对命中注定的夫妻,他们从平安朝开始,历经好几个世代,每一世都结为夫妇。所以,他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他们的相爱是命中注定的,而他们的婚姻中纵然有着普通家庭一样的磕磕绊绊,但因为命中注定,这些磕磕绊绊并不构成对他们的威胁。

爱情就是内心的百转千回,但《镰仓物语》回避了正和与亚纪子在内心世界中的挣扎与征战,而是呈现为一场二人对抗外部世界的打怪升级,他们的真正对手是一个绵延了世世代代要从正和手中抢走亚纪子的妖怪——天头鬼。而这场战斗最后依靠的,与其说是亚纪子懂得了“放手也是一种爱”,不如说依旧是最偷懒的“天降奇兵”式的解决方法,穷神的神器才是击败天头鬼的终极杀招。

所以,《镰仓物语》最被观众诟病的一点,就是堺雅人与高畑充希稀薄的CP感。为什么上一次,堺雅人与新垣结衣在《LEGAL HIGH》中的组合如此俘获人心?因为,我们看到了两颗灵魂的激烈碰撞与慢慢靠近。

或者再看看《你的名字。》中的爱情,它同样是一个命中注定的框架,但如果没有男女主角对彼此的奋力追寻,是换不回最终的甜蜜结局的。

如果说《镰仓物语》讲述的爱情仍旧闪烁动人,并不是故事本身的魅力,而是它成功唤醒了我们对“永远”的渴求。就像罗大佑在《恋曲1980》中写道的,“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留意本片的细节,你会发现正和仓库中的那幅画卷,还有亚纪子在魔物夜市中属意的那个漆盘,它们所描绘的都是正和与亚纪子在前几世中执手相依的图景。一段跨越时代、成功抵抗无常的爱情,永远充满着诱人的光泽。

是的,《镰仓物语》就是那种设定大于故事的作品,这部片子的设定画集大概会比电影好看。或者像有些观众说的,把《镰仓物语》当作一部镰仓风光片同样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文|  淹然

本文刊载于2018年09月21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B6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