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艺谋李安王家卫陈可辛 哪位华语导演最会调教演员?


来源:艺绽

其实除了陈凯歌,会调教演员的华语导演太多了,而且面对不同演员,他们的方式也各不相同。“国师张”大概是最会调教女演员的导演了,从巩俐开始,基本上每位谋女郎在他那里都会经历脱胎换骨的变化。

《我就是演员》第一期大家都看过了吧?

《我就是演员》开播,这次终于不是“戏精的诞生”了

是不是都被陈凯歌三言两语调教徐娇和胡先煦的场面给震慑住了?

很多人都说,这才是真正的大导呀,分分钟就弄清楚了表演的问题所在,而且能迅速给出对策,指导演员做出调整。

其实除了陈凯歌,会调教演员的华语导演太多了,而且面对不同演员,他们的方式也各不相同。

张艺谋:“谋女郎”制造机

“国师张”大概是最会调教女演员的导演了,从巩俐开始,基本上每位谋女郎在他那里都会经历脱胎换骨的变化。

倪妮出道前只是个普通大学生,但《金陵十三钗》里的媚眼如丝,让人过目难忘,可惜,此后她再也没有玉墨这般让人惊艳的角色了。

拍戏前,老谋子给倪妮进行了两个月的集训,据说每天有专门的老师教她喝酒、抽烟、打麻将……为了更好地靠近那个时代的女人,还设置了苏州评弹课、书法课、南京话课、形体课、礼仪课,授课内容涉及女演员怎样穿旗袍,怎样表现风情万种。

倪妮曾回忆,当年进组后,张艺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消除她身上的播音味。倪妮的专业是播音主持,一到镜头前就端着,字正腔圆地念台词。张艺谋强调,演电影和播音不一样,电影更真实,演员要揣摩人物心态,与角色融合,不要有演的痕迹。

实际拍摄时,倪妮那些美翻了的画面几乎是靠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磨出来的,如果哭不出来,全剧组都要等着,所以片中的一颦一笑都恰到好处。

同期的谋女郎周冬雨,走的是完全不同的演技调教方式。

《山楂树之恋》选角时,因为参选的女演员实在太多了,张艺谋是用倍速播放视频的方式,在一堆一闪而过的女演员脸部马赛克里“抓到”周冬雨的,眼光毒辣,实在让人佩服。

被选中演“国民初恋”静秋的周冬雨,当时就像一块白纸,毫无经验,但张艺谋看中的就是她的这份青涩与清纯。对于没有在农村生活过的周冬雨,张艺谋的方法就是让她实打实的体验生活,为角色做准备。

二代谋女郎章子怡曾这样总结拍摄张艺谋三部作品的体验:“《我的父亲母亲》是爬着演,《英雄》是站着演,到《十面埋伏》能走着演了!”

在章子怡的出道作品《我的父亲母亲》里,观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章子怡在片中的各种“少女跑”,殊不知片中这些跑和摔,全是真跑、真摔,有一天章子怡跑了三千多米,两条大腿的肌肉都拉伤了。由于疲劳过度,一度晕倒。

李安:我有一万种调教姿势

同样是章子怡,到了李安手里,调教的过程就麻烦多了。据说《卧虎藏龙》一开始原本打算让舒淇来演玉娇龙,不过舒淇没档期。他之前也看过章子怡的照片,没考虑。后来在张艺谋的再三推荐下,才给了章子怡一个机会。

其实一开始李安并不认为章子怡适合最初剧本里的玉娇龙,在拍戏的过程中,这一角色被不断修改,不断接近章子怡真正的气质和性格,最后形成了那个倔强神秘而又颇具吸引力的玉娇龙。

李安在书里这么写他调教章子怡的过程:后来上妆试拍,发现有很多可能性,她的银幕魅力很值得开发,虽是未知数,但她具有这份潜质。新人都是没谱的,一开始都伤脑筋,是个冒险,你得顺着她,长期观察、思索,找出她的长处,大家努力,加上她的配合。拍片时,我常告诉她,这场戏是要做什么,定出标准,做给她看,然后尽量逼。

做一个表情或动作时,她是真的力不从心……不得已我只得转向,顺着她的特色发展,困难特别大,所以在调教她的过程中,产生了一种刺激,章子怡和书里描述的、我希望的、以及剧本里的玉娇龙都不一样,山不转路转,于是顺着她的特性发展,结果是一次很有意思的经验。

另一个后来被大家津津乐道的故事,就是李安不给章子怡拥抱,这件事曾让章子怡耿耿于怀,但也让她演出了玉娇龙的倔强不服输。当时每天在片场收工时,李安都会给周润发、杨紫琼一个拥抱,夸奖或者鼓励他们。章子怡也很期待得到李安这种认可,但即使她每天慢吞吞地收工,也没等到李安的拥抱。她在失望沮丧之余,只能更加努力拍戏。直到最后庆功派对上,李安才终于给了她一个拥抱。只能说,李安真是太坏了……

拍摄《色戒》时,李安也花了大量时间来重塑汤唯。比如进组前帮她请了很多老师,教授包括麻将、跳舞等等,就连坐、立、行的姿势和身段,也要每天反复训练,找回上世纪30年代上海女人的感觉。可能由于汤唯出身模特的缘故,她走路总是带点猫步的姿态,尤其穿旗袍的时候习惯性摆胯,但事实上那个时代的女人不会这样在街上走,会让人觉得卖弄风骚,所以光是走路姿势,汤唯就被纠正了好久,要求上半身不能扭,肩膀一定要平的,也不能夸张地摆胯。

《色戒》里另一位演员梁朝伟,李安认为更难打磨。“他不只是戏精,他是戏仙。表演方法就是学来有一天要丢掉的。梁朝伟是每个导演梦想中的演员,表演很有层次。但要把他磨到没力气演,磨到他像第一次演戏,完美到不完美,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就很动人。”李安回忆,有场戏拍了13次,“很不人道了,我问他,你看起来还有力气。他点头,我们就再来。”

王家卫:虐你,千千万万遍

不过,说起最会折磨演员的华语导演,头把交椅非王家卫来坐不可。因为,不管是多大牌的明星来拍,他都能把他们虐疯。

关于墨镜王的段子可能三天三夜也讲不完,有网友曾经总结他虐演员的方式,首先,他从不给演员完整的剧本,让演员有时都搞不懂自己在演什么。一般他只给演员一个场景,让他们自由发挥。比如《重庆森林》里,林青霞一开始都不知道自己演的是个女杀手,拍到后来才恍然大悟。

曾经参演《一代宗师》的赵本山也曾吐槽:“跟王家卫合作,才感觉拍电影是个累活儿。因为你不知道你是谁,他没给你交代清楚,现在我演完了,我还在那看,我演谁呢?原来我以为我是章子怡她爹,后来发现不是,你演的谁你是模糊的。”

第二,他拍戏真的太太太太太拖延了,一场戏可以NG几十遍,一部戏可以拖拖拉拉好几年,足以创造吉尼斯纪录。

《阿飞正传》中有一场张国荣与张曼玉亲热的一场戏,据说NG了47次,成为哥哥演艺生涯中被NG最多的戏。

还有这部电影结尾被奉为经典的梁朝伟收拾行李那场戏,当时拍摄时日日NG,次次NG的都是梁朝伟。崩溃的伟仔问导演,哪里出了问题,墨镜王的回答永远都是没有理由,伟仔因此情绪非常低落,回家在刘嘉玲面前一边拖地一边哭唧唧,刘嘉玲问是不是王家卫欺负你?伟仔只能委屈地说,王家卫好像不大喜欢我……

《2046》拍了四五年,《一代宗师》前前后后将近八年(也有说十年的),梁朝伟那场夜雨打戏的镜头拍了三十天,手都断了两回。

第三,喜欢用后现代的方法指导演员。举个例子,木村拓哉回忆拍《2046》时,王家卫与他的对话:

王家卫:你在等一个人,准备好了吗?好,停。

木村:不好意思,我在等谁?

王家卫:某个人。

木村:我不明白啊?!

还有当年找张震救场出演《春光乍泄》时,一见面就放了一首歌,然后丢给他一句话:“我要你演出这首歌的感觉。”求问张震此时内心的阴影面积。

当然,他的这些调教有时候会有奇效。

比如《阿飞正传》里,王家卫为了要刘嘉玲演出一种“湿湿的感觉”,就让她一直擦地。最后擦得刘嘉玲满头大汗,浑身冒热气……成了。

还有拍《东邪西毒》时,王家卫把所有演员拉去沙漠拍了很久~~很久~~刘嘉玲找王家卫说(刘嘉玲似乎是一种不畏强权的演员形象):“导演,我三周没洗头了,想出去洗个头。”王家卫说:“那个时代的人都在流浪,没空洗头……”

最后,拍王家卫的戏有生命危险。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张国荣说的。他貌似每次跟王家卫的合作都非常倒霉,比如《东邪西毒》里被蝎子蛰,《春光乍泄》在阿根廷拍戏时感染了阿米巴细菌,拉肚子拉到怀疑人生,小命差点丢掉,护照还被墨镜王扣押了回不了香港。所以拍完该片后,张国荣嚷嚷:“我再也不和王家卫合作了!”哈哈哈哈哈……

陈可辛:没有坏演员,只有坏角色

如果说王家卫属于把演员硬往他想要的形状拗的导演,那么陈可辛则擅长量体裁衣,根据演员自身的特点塑造角色。陈可辛喜欢让演员做自己:“我从不会强迫演员一定怎么演,而是根据演员的特质不断调整剧本。”

比如黎明一向被人认为木讷面瘫没演技,但在《甜蜜蜜》里,天津打工仔黎小军这个角色就与他的气质非常贴合,事实上,《甜蜜蜜》正是陈可辛为黎明量身打造的一部电影。

“电影是根据黎明拍的,他答应出演后,我们才开始弄剧本。”陈可辛说,当年黎明虽然贵为当红男星,但在很多香港人心中,还是内地人的形象,“因为他不停说自己在北京出生,虽然他来香港的时候很小,但都觉得他有一点北方的味道”。张曼玉的角色一开始也不是片中那样的,因为张曼玉普通话说得不好,陈可辛便把李翘这个角色设定为从广东到香港的打工妹,完美解决语言问题。

《中国合伙人》里的黄晓明,堪称他演技的巅峰时刻了。其他作品里,黄教主总是邪魅一笑,脸上写着“我最帅”仨字,但在《中国合伙人》里,陈可辛挖掘出黄晓明性格里自卑土鳖的一面,这恰恰与片中成冬青的背景类似。

周冬雨在《七月与安生》中的蜕变,陈可辛(他是该片监制)的调教也功不可没。他给了周冬雨特权,让她想怎么改怎么改。

他曾评价周冬雨:“她代表了我特别好奇的90后,我对这个群体很不了解,不清楚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审美。但周冬雨来了,就带来了这些东西。在剧组的时候,我就一直鼓励她放开,爱干嘛就干嘛,我会根据她的反应来修改本。”这种近乎宠溺的合作,把周冬雨身上古灵精怪的一面放到最大,成就了《七月与安生》《喜欢你》里灵气逼人的形象。

徐克:来来来,跟我学就可以了

作为百合圈的扛把子导演,徐老爷擅长拍女性也是出了名的。他执导演员的方式比较简单粗暴,就是直接亲自上阵示范

刘嘉玲就曾爆料,徐克喜欢亲身示范,连女人戏都不放过:“每次演之前他都会先走一遍,像华丽的转身、眼神的表现他都很到位,我就会偷师,Angelababy曾说他比女人还女人”。

对此,徐克表示,他原本想给演员更多的空间去发挥,但因为拍摄时间紧张,就直接示范了。

张雨绮拍《女人不坏》时曾透露,徐克说女人演女人最重要的是要敢想敢演,千万不要怕夸张:“有一场我和桂纶镁吵架的戏,老爷要我拿一根手指挡住对方的拳头,同时还要抛媚眼。老爷后来对我说,擅长以柔克刚才是关键,不用觉得对女孩抛媚眼很恶心。”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