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姬少亭:我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中国科幻的黄金时代


来源:凤凰网文化

相比于西方漫长的科幻文化发展历史、成熟的商业运作模式和完善的市场产业链,中国的科幻不管是内容层面还是市场层面都还有很长的发展之路要走,但是作为未来局局长的姬少亭却很乐观。

宇宙空间里真的有外星人吗?未来某一天机器人会变得像人类一样拥有自己的思维吗?人类真的能去太空旅游吗?时空隧道真的存在吗?对于科幻迷来说,答案当然都是yes。因为在科幻的世界里,这些都不是问题,而是会在未来真实存在的景象。

在中国,科幻虽然一直是一个小众的文化圈子,但是随着这些年技术、经济的发展,科幻文化的发展也越来越繁荣,出现了不少优秀的作家和作品,比如刘慈欣和《三体》,韩松和《宇宙墓碑》等。但是,在科幻圈子里,有一个人,她不是著作等身的作家却依旧被科幻迷熟知,她就是未来事务管理局局长——姬少亭。 

见到姬少亭的时候她正在化妆,为参加王府中環和蛇形美术馆北京展亭推出的“展亭周末”的沙龙分享会做准备。此时的她离开了新华社,成为致力于中国科幻事业发展的未来事务管理局局长。十年的专业记者,突然转行创业,义无反顾地踏入科幻的世界,她的这个“局长”是一个怎样的身份存在?中国的科幻文化到底发展成了什么样?科幻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和姬少亭聊过之后,这些问题都得到了解答。

2018年9月9日,姬少亭在“展亭周末”沙龙上做分享

朋友,你听说过未来事务管理局吗?

从新华社离开之后,姬少亭作为主要发起人创办了未来事务管理局,这个名字一听就未来感十足的机构难道是搞未来世界发展研究的?“我们其实主要在做科幻作家的培养工作,同时收集版权匹配给合适的下游开发商。也就是说我们帮助作家写出好的小说,帮助他出书,帮助他被更多人知道和喜欢,然后我们再把他的小说进行影视化或者其他方面的下游开发。”关于自己正在做的事,姬少亭是这样解释的。她希望未来事务管理局的出现,能从源头上为中国科幻产业链的建立提供帮助。

姬少亭认为,过去几十年,由于科幻产业没有成型,中国的科幻产品比较单一,小说偏多,人才流失也特别严重。为了科幻领域的长期发展,未来事务管理局决定开始做作家培育工作,姬少亭说:“听起来是个很沉重的事情,但是速度其实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我们现在已经培养了200人左右的作家群体。提高科幻作品的产量和质量,真的帮助到大家去写作的,这是我们非常想要去做的事情。”

打造一个宏大的“三体宇宙”

说到中国的科幻小说,近年来最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就是《三体》,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中国科幻迷心中的封神之作,而作者刘慈欣甚至被誉为凭个人之力,把中国科幻小说拉入国际水平的人,由此,《三体》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但是这部小说的影视化之路却崎岖坎坷。《三体》的IP版权属于游族影业,众所周知,小说的影视化立项之后长期处于搁置状态,上映变成遥遥无期的事,这令不少科幻迷失望不已。去年,未来事务管理局和刘慈欣还有游族影业一起成立了一个“三体宇宙”开发计划,姬少亭说这是一场持久的战役,只要愿意可以做一辈子。

刘慈欣与姬少亭共同启动“三体宇宙”计划

“三体宇宙”计划就是开发《三体》当中的延伸故事,打造一个以《三体》为核心的宏大世界。姬少亭说:“我们要挖掘故事本身。之前我们进行了《三体》全部时间线的深度梳理,甚至修复了文中的一些bug,为生产大量的故事打好了基础工作。现在我们已经有了100多个故事方向,围绕《三体》来打造一个关于三体的世界。你把它看作是一个跨越时久的战役,只要愿意是可以让人做一辈子的工作,可以不断地在里面挖掘新东西,《星球大战》1977年上映,现在还有新的东西。我觉得《三体》也是一个有这样宏大价值的作品。”

中国人写的科幻就是中国的科幻

作为舶来品的科幻在中国已经有了百年的发展历史,虽然是一个小众的文化分支,但国内不乏优秀的人才和作品,不过说到底科幻的文化内核是西方的,目前国内市场上科幻题材占据主流的也还是西方的科幻电影,这种影视作品的传播也导致国内普通大众对于科幻的想象一直被限制在西方的视觉符号里。创造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科幻文化虽然不是当务之急,但是做出自己的风格却是文化发展的必要之举。

在姬少亭看来,中国人写的科幻就是中国的科幻。她说:“最早给中国引进外国科幻小说的人是鲁迅、梁启超这些人,我知道的时候觉得很神奇但是却一点也不意外,因为我明白鲁迅、梁启超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启发民智。每个人都代表不同时代的思考者,我们现在有的这些科幻小说作者,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会继承西方舶来品的一些思考性,但他们本质上是中国人,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吃的是中国的食物,周围的朋友,认识的人,生活圈子都是中国的。刘慈欣经常说你生在中国,你写的东西就不可能是西方的,一定是中国的,因为我们要表达的东西是没办法逃脱生活环境带来的深刻影响的,所以我觉得对于小说文本来说,国内作家的绝大多数作品可以算是非常成功的本土化创造。但是视觉符号这一块,确实中国现在还没有完全诞生自己的视觉符号。我跟一些影视工作者有过深入探讨,大家其实是蛮希望能够创造属于中国的视觉符号,但是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有很多人说,中国人出现在宇宙飞船里就觉得怪怪的,觉得我们也不应该去照搬西方的视觉符号。确实这是一个过程,一个是创作者的层面,另外就是观众的接受层面,这两方面需要慢慢去磨合。”

鲁迅年轻时曾翻译过《月界旅行》等科幻小说

我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中国科幻的黄金时代

相比于西方漫长的科幻文化发展历史、成熟的商业运作模式和完善的市场产业链,中国的科幻不管是内容层面还是市场层面都还有很长的发展之路要走,但是作为未来局局长的姬少亭却很乐观,她说:“我觉得在我的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中国科幻的黄金时代到来。”

“我以前会觉得中国科幻是有希望的吗?都没多少人在做这个事,几年前我在网上都愿意发表这样的言论,然后就觉得《三体》怎么可能拍的出来,有生之年都看不到。那现在我就觉得,我进入了这个行业,所以我能看到许多作为普通大众看不到的东西,我知道什么样的作品被买走了,什么人在做,虽然有的跟我没关系,但是它确实是在不断发展的。”姬少亭肯定地说

在姬少亭看来,中国是一个指数级快速增长发展的国家,一个东西一旦诞生往往很快就爆发了。所以她认为,从局部来看,接下来科幻产业里只要出现几个不错的电影,资本入驻,人才进来,所有事情就会立刻变得不一样,产业会出现爆发性的指数级增长。从大的背景来说,科幻好的时代,一定是科技快速发展的时代,因为科幻就诞生于那样的年代,而当下的中国就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状态,所以对于中国的科幻产业发展局长是非常乐观的。

科幻会变成人们逃离现实的“绿洲”吗?

正如姬少亭所说,目前中国的发展环境为科幻产业和科幻文化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机会,但是这也不禁让人发问,为什么要去发展科幻呢?过于沉迷于天马行空的幻想会不会让人逃避现实呢?电影《头号玩家》里,虚构的游戏世界“绿洲”成为了所有人逃避现实,寄托精神的奇幻乐园。而在当下的中国社会,住房、生育、工作等现实问题让80、90年代的青年倍感压力,时刻处于焦虑之中。科幻作品创造出奇妙的世界供人们放松精神,休息娱乐,但反过来看这是不是也会成为精神乌托邦,导致大家一味沉溺在想象之中,逃避现实社会?

对于这样的疑问,姬少亭表示其实艺术作品都是帮大家逃离现实的。她说:“你去看清宫宫斗什么的,它也是逃离现实的一部分,影视作品都有这样的功能,不仅仅只是科幻。但是科幻确实在这个方面做的很好,它能给你创造完全不一样的新世界,这个也是它的魅力所在。但是我觉得人努不努力,跟他能不能在影视作品中逃避不完全相关。比如说科幻也有鼓励你去探索宇宙,鼓励人向上的地方,科幻还鼓励了人工智能的发展,预言了通信卫星的诞生。这难道不是科幻的积极作用吗?”

对于科幻的某些消极看法,姬少亭解释说通常的科幻作品大基调偏悲观,因为它是一种思想试验,它会在新技术的背景下去拷问人性,但是几乎所有科幻作品都是抱着技术乐观的态度,相信技术会发展地更好。她说:“人类可能在未来遇到了外星人,你说它是悲观的还是乐观的?我觉得挺乐观的,至少证明我在宇宙中是不孤独的,而且人类延续到了那个时候。科幻会让你拥有一个自己的精神世界。我最爱用的一句话就是,‘读书是你随身携带的小型避难所’,我觉得科幻就是你可以随身携带的一个入口,可以去到别的世界,让你的生命跨越几百万年,然后去几万光年之外的这种地方,变成生命的延展。”

电影《头号玩家》中破败的未来城市景象

未来城市可能会是一栋几百层的高楼?

在科幻电影中,我们经常能看到人类对于关于未来城市的畅想:由于地面空间的紧缺,人们开始向上延伸自己的领地,几百层的高楼,空中马路,小型飞船,这些电影情节不禁让人想问,未来的城市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呢?真的如科幻作家幻想的那样,人类都跑到空中居住了?

对此,姬少亭有着自己的想法。她此次参加的沙龙主题正是关于“探索未来城市发展”的,对于未来的城市样貌,她倒是觉得会有无限种可能。姬少亭认为:“对于城市来说,它最大的功能是把人集中在一起去完成一些新的事情,所以将来的城市形态还是主要看发展的功能是什么,是作为环境避难,还是说是经济功能很强的城市,功能不一样发展出来的形态也就会不同。那种多重的交通,然后各种各样的高楼,银色的建筑什么的,我觉得其实都不太重要,也不一定。从科幻的角度来说,很多建筑师会希望设计出超高型建筑,几百万人生活在一个楼里,这个楼就是一个城市。那还有科幻作家想把地球变成一个楼,把地球所有东西用来盖楼,从外面看地球就变成了一个棍子,在宇宙当中旋转。有很多人想过这个未来,就是我有一个房子,这是我的车也是我的房子,也是我所有的生活,我只要宅在里边就可以了,就人跟人不用见面,也不用交流,城市是被打散的。现在还有一些建筑师在思考把未来跟自然结合,如何借用阳光、风、空气这样的东西进入到自己的设计当中,类似于一种中国的传统观念,融于自然。所以未来的城市会有七万中可能,我更希望看到的是特别不一样的形态,有各种各样的差异。”

谈到科幻,姬少亭总是有说不完的想法和话题,她有着科幻迷都有的天马行空的思维特质,但同时也保留着十年记者经历磨砺出来的客观冷静。对于从小就热爱科幻的她来说,能够做着和科幻相关的工作,为中国的科幻产业带来一些改变,或许就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了吧。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