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次,葛宇路做了一件广州人都想做却做不到的事……


来源:雅昌艺术网

在此之前,葛宇路只是与广州擦肩而过,没有真正踏足过这片土地,他对广州这个南方城市的想象都与高温、酷热、密集的工厂、辛勤的流水线工人有关,这一次他想以一种完全区别于印象的方式进入这座城市,以期获得不一样的感受。

劳家辉:自助庙宇”展览海报

劳家辉:自助庙宇”展览海报

葛宇路来广州了,带着一个“艰巨”的任务:从踏上广州的土地到离开广州,在这30多度的高温天气里,一滴汗都不能出。

去年的中央美院毕业展之际,应届毕业生葛宇路以“葛宇路”事件引发了大量社会关注和讨论,知乎首发,公号文章《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在朋友圈刷屏,各路媒体跟进引爆社会话题,路牌被拆除,央美处分,舆论哗然……短短几天,葛宇路从一个普通毕业生迅速晋升为“网红”。

葛宇路,2013-2017

葛宇路,2013-2017

艺术界一向与大众有着很远的距离,除了偶尔在拍卖场上诞生的天价拍品,很少有艺术作品、艺术家、艺术事件能传播得如此广泛。

葛宇路一定是戳到了大众的某个敏感点。他所做的事情很简单:寻找空白路段,以自己的名字制作路牌,坐等地图导航和政府部门收录就行了。而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暴露出了政府相关部门管理工作的混乱,后续的反应同时显出了公权力的傲慢和狼狈。

葛宇路,2013-2017

葛宇路,2013-2017

不可能成为了可能,正常凸显了不正常。巨大的反差,强烈的讽刺意味,令人遐想的空间,是这件作品成立并能引发大量关注的关键因素。

毕业后的这一年,葛宇路没有频频出现在媒体中,这一次来到广州,他以蛰伏一年后新作首发的姿态亮相,参加扉美术馆8月18日开幕的群展“劳家辉:自助庙宇”。

葛宇路的到来就是一件作品,这件作品名为《cool》,“冷”中带“酷”。其核心同样很简单,像一个正常参加开幕式的嘉宾一样,乘飞机来,出机场,在广州城中闲逛,到了开幕时间去到展览地点,出席开幕式,发表讲话,参加晚宴,与平常唯一的区别是,在这整个过程中,他要做到不出一滴汗。

为葛宇路准备的冰块

为葛宇路准备的冰块

在此之前,葛宇路只是与广州擦肩而过,没有真正踏足过这片土地,他对广州这个南方城市的想象都与高温、酷热、密集的工厂、辛勤的流水线工人有关,这一次他想以一种完全区别于印象的方式进入这座城市,以期获得不一样的感受。

对于精致的城市人来说,只有在健身房才能“挥汗如雨”,其它时候出汗既不舒服也不体面,因此必须严格控制高温和运动量,杜绝出汗这种失控状态的发生。

葛宇路在冷库中吃中饭

葛宇路在一个冷库中吃中饭

葛宇路决定将这种控制推向极致,他的想法与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宋拓一拍即合,扉美术馆专门组织了一个制冷团队确保目标顺利达成,他们带着发电机、大冰块、几个电风扇寸步不离地跟着葛宇路,可谓“严防死守”。

不过,虽然力图让所有行为融入日常的流程,葛宇路还是做了一些与平常不太一样的动作,比如放慢走路的速度,尽量少做动作,中饭是在一个专门的冷库中吃冷饭冷菜,进入展厅的方式也与其他人不同,是坐在车上乘着电梯直接下降到美术馆的负一层展厅。

葛宇路乘的车从电梯直接落在展厅

葛宇路乘车从电梯直接落在展厅

从走出飞机开始,葛宇路的所有行动都在直播平台上同步显示,观众可以在展厅的三块大屏幕上看到,也可以在手机上进入直播间观看。“屏幕上的状态和他们当下的状态,会有一些错位感。随着画面的进展,我的物理空间离他们越来越近,当车开到展厅的屏幕旁,屏幕里的画面与屏幕外的真实世界在展厅会合。”

展览现场同时显示直播画面

展览现场同时显示直播画面

摄像会不时将镜头靠近葛宇路,让观众看到他的皮肤状态,制冷团队尽心尽力的工作让葛宇路直呼意外,自称易出汗体质的他全程不仅没有出汗,反而冻得差点流鼻涕,而他身旁的工作人员汗流不止,“这个蛮讽刺的,不那么正常,这个事情就比较好玩。” 葛宇路说道。

在冷库周边逛了一圈后,葛宇路一行人又去了太古汇,一个专卖奢侈品的高端购物中心,再然后才去到扉美术馆参加展览开幕式。

葛宇路向观众摆手

葛宇路向观众摆手打招呼

当车从电梯降落,开进展厅,葛宇路从车上下来,向早早等候在展厅的观众摆手,现场掌声、欢呼声雷动,兴奋的观众举着手机不停地拍照。葛宇路穿一身西服,梳着一丝不苟大背头,整个派头像一位重量级的领导,或是一个大明星。

“这个作品与‘葛宇路’那个有某种相似性,都是以个体的经验和感受切入社会现实中。以反日常、反常规的方式进入到日常生活中,可以给我们看待平时习以为常的事物提供一个新的视角,这是一个很普遍的方式,需要考量的是他这个做法是不是具有足够的启发性。”广州美术学院副馆长胡斌认为,像一个大人物出场被照顾得无微不至的这种明星感也带有一些调侃和反讽的意味,这也基于公众希望在冗长的生活中通过造星制造新奇感的心理渴望。

展厅现场

展厅现场

不过,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宋拓完全没有考虑葛宇路这件作品的意义,“我觉得没有意义,因为学术就是狗屎。”他认为,与艺术家的身份相比,葛宇路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网红”,“冲这一点来说它是不是艺术不重要。”

宋拓原本是一位艺术家,本次“劳家辉:自助庙宇”是他以策展人身份推出的第一个展览,呈现的是三位年轻艺术家不同类型的作品。策展时间只有短短三周,“一个星期一个艺术家”,在此之前,宋拓和三位艺术家之间互不相识。

展厅现场的观众

展厅现场的观众

他认为,这三位艺术家的作品都很完整、独立,“我只是想做一个好的展览,好的艺术、好的作品,让大家记住这样的展览。”至于作品如何好,在宋拓看来,是不需要说明的,并且“从来没有人说他们不好。”

“可能我是一个天生的策展人,我的脑子里有很多展览,但是都没有放出来,原来都是艺术家,没有机会做这个事情,既然有人请我,又有钱,那就如鱼得水,如虎添翼。以后还会策很多展览,一发而不可收拾。” 宋拓说道。

“劳家辉:自助庙宇”展览现场

“劳家辉:自助庙宇”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的名称“劳家辉:自助庙宇”也颇让人疑惑,看名字以为是劳家辉的个人展览,看介绍才知道原来是劳家辉、葛宇路、林华池三个人的群展,不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对此,策展人的解释是,“我只是觉得他的名字比较好听”,“另外两位艺术家也没有意见,他们都信任我,我是策展人中心主义。”

参展艺术家劳家辉

参展艺术家劳家辉

劳家辉是地道的广州人,生于199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他的名字是很典型的广东人的名字,在他看来,这个名字既可以是个人的,也可以是以属于这个地区的,带有一定的本土性。而“自助庙宇”的提出非常偶然,“自助”是一个比较宽泛、自由、开放的概念,有种作为东道主迎接四面八方客人的感觉”。“庙宇”没有明确的指向,仅暗示宗教和源头,原本他想在扉美术馆建造一个真正的庙宇,但出于各种考虑,后来决定改为营造一种庙宇的气氛,比如在展厅现场设置了云雾的效果,若隐若现中可以看到一幅巨大的佛头,周围是大小不一的头像、鱼、身体器官、藤蔓等图像。

“劳家辉:自助庙宇”展览现场

“劳家辉:自助庙宇”展览现场

电子游戏是劳家辉所有创作的源头,他的小学和初中所有的娱乐时间都花在了电子游戏上,当做毕业创作时,小时候的经历和记忆给了他耳目一新的感受。

劳家辉的第一批创作就从写生游戏里的鱼开始,“现实生活中走近一个物体的时候会看到越来越多的细节,虚拟世界不一样,走得越近会发现那个东西变得越来越虚,你的注意力会被那些物体的边缘吸引,但是你仍然会觉得那个东西是真的,因为你会用现实生活的视觉去看它。”

《鲢鱼》300cm×100cm 铝板纸上铅笔2017

劳家辉《鲢鱼》300cm×100cm 铝板纸上铅笔2017

但仅写生游戏里现成的事物让劳家辉觉得“太简单了,谁都能看出来”,之后,他的注意力聚焦在物体边线上,开始尝试画模型,想象光线打上去的效果。“佛像”系列就是这个阶段探索的成果,很多小的多边形构成了这些图像。

劳家辉《佛头2》128×173cm 铝塑板上纸上铅笔2018

劳家辉《佛头2》128×173cm 铝塑板上纸上铅笔2018

建模过程中多边形的特点与一开始触动劳家辉的对鱼的感受还是有所区别,其关键在于“锋利的棱角和边线,内部则是虚的”,他将这些元素提取出来,创作了他与父母三个人的这幅作品。

劳家辉第三个阶段的作品

劳家辉《父母》58x59cm 纸上彩铅2018

“在既往的思路中,我们特意要把绘画性和电脑图像分开,但劳家辉用喷绘和笔绘的方式,再现了一种电子版的图像,带来一种新颖感。另外他启发了绘画的另外一个通道,即绘画怎么跟我们当下的图像尤其是当下的视觉经验对接。”胡斌说道。

林华池

林华池的网络形象

相比葛宇路和劳家辉正统的美术学院背景,林华池的经历让他显得并不属于艺术家的行列,他平常的身份是一个内容创作者,以“木十也”的名字,根据自己的日常生活经历,创作当下最流行的幽默短视频,在网络上可以获得很高的点击量。

林华池(木十也),《校服改短还能满足你吗?(1-3)》作品截图,创意视频短片,2015-2017

林华池(木十也)《校服改短还能满足你吗?(1-3)》作品截图创意视频短片2015-2017

本次展出的作品《校服改短还能满足你吗?(1-3)》是根据他的“成名作”重新编辑的,“我当时做《校服改短还能满足你吗?》系列的视频,一来是为了吐槽一下校服改短这种做法,因为感觉这样的风气不太好。二来是为了纪念一下穿校服的青春。当时做第一部《校服改短》的时候,其实只是想发泄一下,但没想到会引起共鸣。当时在公众号的阅读量就有200多万左右,很多公众号都转发了,微博也被一些大号转载。从此我就踏上了坎坷的视频之路。” 林华池在自述中写道。

婚礼版校服

婚礼版校服

扉美术馆馆长叶敏认为,坐落在竹丝岗社区的扉美术馆某种程度充当着一个精神空间的作用,“自助庙宇”就是一个人自我寻找安慰的地方,展览以此为名意味深长,也与美术馆一向坚持的“将艺术带出白盒子”的理念有着密切的关联。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10月10日。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