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戴笠的“黑桃皇后”:上海滩军统王牌,死因却成谜?


来源:作家文摘

1945年抗战胜利后,人们都在谈论军统里一个如狐魅般存在的神秘女子,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真实底细,甚至军统里的人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她是戴老板手里的一张王牌,代号:“黑桃皇后”。

网络图片

1945年抗战胜利后,人们都在谈论军统里一个如狐魅般存在的神秘女子,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真实底细,甚至军统里的人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她是戴老板手里的一张王牌,代号:“黑桃皇后”。

1939年,上海滩上突然冒出一个名叫丽丽的交际花,常住的包房在远东饭店。这里是日本特工机关的外围联络站,这个交际花与上海滩青帮大亨搞得火热,又经常出入日本驻沪机构的招待会,与日酋汉奸们打情骂俏,只有汉奸李士群常派人对她盯梢,而军统上海站的锄奸队又为她撑腰。

抗战期间,重庆电台屡屡向江南百姓表彰这位军统中的“黑桃皇后”,但是胜利后却对她只字不提,似乎上海滩根本未曾有过这个人。

为什么胜利后军统局却忘却了这张王牌?这确是一个谜。

但是任何谜总有一天要揭破,直至50年代末,一个曾服侍过“黑桃皇后”的娘姨(上海人对女用的称呼)揭开了这个谜底。

“黑桃皇后”根本未参加军统组织,所以名册上找不到她的名字。但她一直对戴笠忠心耿耿。她1939年到上海,干的是名副其实的间谍工作。她不是军统特工人员,没有职务,也没有薪俸,她以色相营生,却是财源滚滚。

那么,她怎么会死心塌地为戴笠干事呢?

因为戴笠救过她的命。

影视作品(与文无关)

“黑桃皇后”的名字叫阿丽,姓什么到死都没搞清楚,她是苏州一名叫阿秀的妓女所生。阿秀15岁时被人卖到广州为妓,后来生下了一个女孩。这女孩自小活泼可爱,大家都说她今后一定是个大美人,比美丽牌香烟还靓,于是就叫她小美丽,六七岁后母亲就叫她阿丽了。

就在这一年,阿秀得梅毒死去,阿丽被一个贼王偷走了。从此阿丽便学偷窃扒拿这一手窃贼本领。这贼王也常带她去港澳作案。

到14岁,阿丽就已发育成熟了,果然美得惹眼。一次,贼王乌龙仔在抽大烟时,见她兴高采烈满载而归,就要她横在铺上给他装鸦片,乌龙仔竟俯下脸贴着好看的粉脸亲了起来。

阿丽忙推开他,说道:“阿爸,你不要这样!”

但乌龙仔是个四十左右的汉子,又吸足了鸦片,那肯放过她……阿丽对此厌恶透了,不久就与师父分手,要自立门户。乌龙仔哪肯放过她,一直纠缠不放。后来阿丽便向同道中人求援,说师父要强占她。这是犯帮规的事。

当时广州贼帮的大当家把阿丽认作义女,并警告乌龙仔,若再纠缠不清,就按帮规砍去二手,乌龙仔只好认栽。但这位贼帮大当家要阿丽换一套手法掏客人大袋,这就是所谓“放白鸽”,要她凭着姿色与一些少爷小开或绅土巨贾搭上关系,等摸清财源便卷包逃去。

抗战时期国民党军统青浦特训班女学员毕业照

阿丽十八九岁时,手上有了不少积蓄,想找个小白脸成家,因为这时候贼帮大当家涉入一桩大案给抓了起来,帮内成了树倒猢狲散的局面,所以阿丽想成家,找个归宿。

事有凑巧,她在一家饭店里结识了一名穷大学生,两人竟一见钟情。这大学生就住在阿丽租借的住房里,阿丽很乐意做家务,愿意贴私房给他,以图今后过上正常人生活。这名大学生确是很爱阿丽——她十分的美是一个主要原因。

30年代的大学生都比较浪漫,有时阿丽试着问他,如果我是一个坏女人,你还爱我吗?他笑着搂住她说:“如果你是坏女人,这世上再没有好女人了,纵然你是白蛇、狐狸变的,我也不会像许仙抛弃你的。”

阿丽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了浪漫爱情的甜美,她陶醉了。

但就在这时,乌头仔因毒瘾太大,毁了自己的偷技,再也无法偷窃为生了,便寻上门来求阿丽收留他。阿丽开始接济他一些,但一个月过后,发觉长此下去要给他拖垮的,他的鸦片钱一月要抵他俩半年的生活费,这怎么行呢?阿丽不得不拒绝接济,乌头仔便用恫吓手段想使阿丽屈服,扬言若不接济他,就向那大学生摊阿丽的底牌,或者他去局里自首,一块蹲大牢。

这两手阿丽果然怕了,接济他?除非自己瞒了情郎再闯老路,去骗去偷。

她实在不想再干了,这个小家庭对她太重要了。于是想出了一条毒计,要师父乌头仔晚上等在家里,她带钱来给他,她要去变卖一些首饰。乌头仔信以为真,哪知就在这天晚上,乌头仔被阿丽用小刀连捅七刀,死在床上。当天警局得到线报,说贼王乌头那晚有动静,便来抓乌头,就这样阿丽撞在刀口上,逮捕归案。

这是一起耸人听闻的热点新闻,广州人都在为阿丽惋惜。但警局查问出阿丽还与贼帮作过好多案子,决定拿她开刀,打入死牢。

正巧这一年6月,戴笠奉命去收买陈济棠的空军,无意间从报纸上看到了这起奇案的报道。这时他的特工组织正在发展扩大中,而最缺少的便是有特殊本领的女特工。戴笠一看报道,突然心血来潮,他通过陈济棠的少将参议长,以特殊作用的名义,保释阿丽出狱,救了她的小命。

戴笠陪同蒋介石视察部队

戴笠先把她深藏在南京的鹦鹉巷里,作为他办公后的一种消遣,不让她在公开场合露面。

有一次,南京城发生了一起震动蒋介石的窃案,失窃的是某个中央大亨家。南京警局对此无能为力,无法破案,蒋介石便命戴笠查一下,并说在南京发生这种事太丢人了。

戴笠便叫阿丽穿上军装,作为他的女书记,跟了他一起去勘查现场,回来后他问阿丽,是什么人干的?阿丽说:“根据作案手法,警局定为飞贼是没根据的,依我看是家贼与外贼配合干的。墙上留下的飞贼足形是伪造的。”

戴笠一查,果然如此,是这大亨的小侄子勾结了外贼干的。因为这小侄子一再怀疑他的大伯父侵吞了他死去的父亲的一笔遗产。从此,戴笠更认为阿丽会动脑子,要她再现身表演偷窃本领,竟能把戴笠口袋中的、挟着的公文包里的东西,不露声色地偷去,对此戴笠十分欣赏。他想,如果这样的女人安置在敌人的身边,对方的密件不等于自己的吗?

于是,戴笠亲自教她打枪、爆炸、摄影、发报等一些特工技能。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戴笠把阿丽带到江西,要她在江西进政训班学习,取名李丽丽。1939年,命她以交际花身份去闯上海滩,而只与他戴笠单独联系。

阿丽踏进上海滩后,根据戴笠提供的有关上海社会状况的资料,很快在上海站稳了脚跟。

当时戴笠对她面授机宜,要她在上海找个合法身份住下,甚至可以找个男人充丈夫,总之要落脚上海滩。第二是去扒窃上海滩军政要员的情报。这些要员常去的公共场所是舞厅、酒吧、按摩间与高级妓馆。第三步,搞到任何情报,甚至要员的情书也好,立即寄至香港九龙一家名叫黑玫瑰的舞厅,收信人是“红樱花小姐”。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出生在香港的日本女子红樱花,还是个双料间谍,一面效忠于东京元老派“樱花社”,同时又为军统传递情报。说来似乎令人无法相信,但这是事实,而红樱花小姐这么干还是受命于“樱花社”的指令。

原来在对待中国与东亚问题上,东京有两大政派,一派以少壮军人为骨干的好战分子,他们崇尚暴力,认为战争可以解决一切;另一派以元老为中心,代表日本资本家利益,他们主张以军事武力为大棒,不得已才用之,然后积极推行招降纳叛,扶植亲日势力,组成以日本为大盟主的东亚共荣圈。

戴笠与杜月笙

然而当时的大上海,日本派的好战分子得势,同时正在紧锣密鼓匆匆忙忙扶持汪精卫在南京组织伪政府。“樱花社”对此嗤之以鼻,因为汪精卫除了几名政痞文痞外,手下根本没有自己的一兵一卒。但这方面的情报他们也十分需要。所以命“红樱花”与军统香港站搭上色情关系,继后“效忠”军统,充当联络信使(兼收上海方面的情报)。

戴笠选择这个情报中转站,目的是为了转移国人的视线,掩盖国民党与日本政派的暗中联络。

阿丽就在这种背景下到了大上海。她想,若要窃取上海军政要员的情报,只有去当舞女或妓女,但是一旦当了舞女、妓女,便有舞厅的大班、妓院的老鸨管束,出了事也脱不了身。所以,她一开始便在车站码头当“向导女郎”,陪旅客玩,吃大菜、进舞厅、下赌场,这是当时新冒出的一种个体暗娼。但不久“向导女”给黑社会组织成了“向导社”,成了暗娼组织。客人在旅社,只要一个电话,××向导社就派向导女郎来服务。

阿丽不想失去自己的行动自由。一日,她在金都大戏院附近见到一名华丽的小姐给一些小流氓围住了,她出面救出了这名小姐,这小姐就是当时颇有小名气的交际花白丽娜。

交际花是高级暗娼,有自己的寓所,雇用娘姨阿妹服侍。她们一般充当阔佬们的情妇,或为阔佬做“公关”,演美人计搞诈骗,接触的大多是社会上体面的人物。

但做交际花必须具备两大条件:一是年轻漂亮,聪明伶俐,还要能说会道;二是必须要认一个有社会声望的老头子做干爹。

阿丽这时所缺的就是一个干爹。白丽娜原来的干爹是上海滩闻人杜月笙,如今杜先生离开了上海,为了巴结当时气焰嚣张的张啸林,白丽娜便把阿丽介绍给张啸林,认了个干父女关系。

这个意想不到的变化,使阿丽的交际花身份在上海滩大大发红,经常与上海滩军政官员,乃至日方一些将军大佐厮混在一起,每逢宴会、舞会总少不了她。

从此,她给戴笠的情报也愈来愈有意义。当时没有谁怀疑阿丽是干特工的,因为她平时从不同可疑人物往来。

但是九尾狐李士群总觉得这个交际花有可疑之处,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原来李士群过去在广州见过报上有关女贼手刃其师的报道,还登过她一张模糊的照片。但如今的李士群确是想不起来了。

有了怀疑就派人跟踪,适逢丽丽带了一群女子去南京,接着随同专列又回到了上海。而这趟专列在昆山站附近,却遭到游击队袭击。过后作为这趟专列的特殊大人物陈公博,他所携带的一只公文包在遭到袭击时丢失了。

丁默邨与李士群

李上群怀疑这事与交际花阿丽有关,陈公博对此笑笑,他担保与她无关,因为阿丽一直偎依在他身边未走开过一步。而她带去的女孩子是慰问皇军的,反说李士群神经太紧张了。

结果,果然在昆山抓到七名游击队员,公文包也取了回来。其实,这不过是戴老板电令上海军统站玩的丢卒保车的做法,送上七名“忠义救国军”罢了。

因为这只公文包里的材料太有价值了。游击队袭击时从车窗里得到的只是一个已经掏空的公文名,文件早被阿丽窃走了。

日本人鬼狐之心,对李士群不相信了。阿丽很快把这一情报报告了戴笠,戴笠便拉拢周佛海,密令熊剑东,进一步迷惑日方,终于借日军之手剪除了心腹之患——李士群。

李士群一死,汪伪的特工机关便成了军统的外围组织。尽管周佛海老奸巨猾,但却不敢有所妄动,他总感到有个看不见的影子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军统学员(资料图,来自网络)

抗战快结束时,一天,阿丽住处来了个老头,乡下佬打扮,自称是阿丽的大舅舅,说外婆想念她了,要阿丽到苏州外婆家去探望一下。

阿丽当时感到很突然,因为她从未听说自己有外婆,大舅又是怎么冒出来的呢?

但她看了来人拿出的一封信后,却高兴地说:“我好想念外婆呀!已有五六年不见了。”当天下午就跟那个乡下佬去了苏州。

从此阿丽再没回上海,就连苏州也没见到她的踪迹。

一星期过后,人们在黄浦江边发现了一具浮尸,由于已经开始腐烂,无法辨认。但她的衣着是极高档的,手上戒指还在,颈上的项链也在,首饰上还镂有“丽丽”二字。

更奇怪的是,她的口袋里有绝命书一折,用油纸包着。绝命书写道:

我叫李丽丽,苏州人,过去常与东洋人、汉奸混在一起,如今追悔莫及,无颜看见抗战胜利,投江自尽。留下首饰,请替我埋葬。

一些小报上便登了这则消息,但无多大反应。此时的国人都在盼胜利、谈胜利,果然没多久,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了。

国民党在究办汉奸时,却没有去追究一个名叫丽丽的交际花,好像她根本未曾存在过一样。

阿丽她死了,还没看到抗战胜利就死了。她这种女人会自杀吗?当然不会。不用说,显然是戴老板派人把她干掉的。

1951年“镇反”时,一名军统特务终于交代了这一切。这名特务叫林三保,原是军统上海站的杀手,他受命化装成乡下佬,把一名交际花骗出市区处死,上司说,她是汉奸交际花。

那么,戴笠为什么要在抗战胜利时刻杀她呢?

大概戴笠不想让人知道有个女贼兼妓女曾是他手中的王牌;或者,这阿丽知道得太多了,而戴笠不喜欢女人什么都知道。所以阿丽必须死。

1943年7月,戴笠和梅乐斯签署中美合作所协议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