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作家徐小斌新书《海百合》出版 李敬泽称其有“至美之相”


来源:凤凰网文化

6月30日晚,《海百合》新书分享会在单向空间·爱琴海店举行。作家、评论家李敬泽,评论家陈晓明、杨庆祥和本书作者徐小斌出席活动,与各界读者一道分享了关于《海百合》的阅读感悟。徐小斌,当代作

6月30日晚,《海百合》新书分享会在单向空间·爱琴海店举行。作家、评论家李敬泽,评论家陈晓明、杨庆祥和本书作者徐小斌出席活动,与各界读者一道分享了关于《海百合》的阅读感悟。

徐小斌,当代作家,国家一级编剧。自1981年始发表文学作品。主要作品有《羽蛇》《敦煌遗梦》《德龄公主》《双鱼星座》等。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首届、第三届女性文学奖,第八届全国图书奖,第二届加拿大华语文学奖小说奖首奖,2015年度英国笔会文学奖等。代表作《羽蛇》成为首次列入世界著名出版社Simon&Schuster国际出版计划的中国作品。有部分作品译成英、意、日、西班牙、葡萄牙、挪威、巴西、希腊、阿拉伯等十余国文字,在海外发行。

《海百合》是作家徐小斌创作的首部绘本作品,讲述了一段幻美的海底传奇。主人公海百合美丽纯真、勇敢忠诚,在海王的命令之下,来到人类世界寻找戒指的主人,欲以“和亲”的方式,阻止人类对海底世界日益疯狂的掳掠。机缘巧合,她与邪媚孤傲、暗藏心机的曼陀罗相识结盟,前往摩里岛寻求答案,在过程中卷入了人类世界一系列正义与邪恶、真实与虚伪、美好与丑陋的较量。历经重重磨难,她仍保留着纯洁善良的天性。最终纯爱战胜堕落,海百合获得了戒指主人的真爱,与之携手再建美好生活。

徐小斌自幼习画,师承名家。曾于九十年代在中央美院画廊举办个展。成为《半边天》栏目首播节目。后多次参与各种联展并出版多部美术作品。她在国家开放大学讲授的《西方美术欣赏》二十讲受到热烈欢迎。《海百合》是她首度以绘本形式创作而成的最新作品,凭借唯美神秘的语言与70幅原创手绘插画丰富了整个故事情节,为读者奉献岀视觉飨宴。

活动现场

作家、评论家李敬泽说:徐小斌确实是一个极具艺术气质、极具多方面艺术才华的作家。她的文字、她的小说自不用说。中国当代小说家中,能够为自己建构一个有着明确个体精神标识的虚构世界的人并不多,徐小斌是其中一个。但同时她还是一个非常好的画家,她为《海百合》这个绘本确立了一套自己的绘话语言。这样小小的一本书本身就像是一个器官,是徐小斌多方面的才能,比如她作为一个作家的才能、作为一个诗人的才华和作为一个画家的才华的完美结合。透过徐小斌的绘画技术,传递给我们的是她大胆的想法,以及她如此奇异的、具有个人色彩、个人标记的气息。她的画如楚辞,是盛大纷披的森林,那些女人男人,如妖如魅。和她的小说一样,她在画中建造花园,确切而抽象,所有的美都被抽去人间重量,精微脆弱地呈现。这是至美之相,是纯粹精神的舞蹈与飞翔。

评论家陈晓明说:不管我们是老人的心理还是中年的心理,都有一种对童年的记忆,对纯粹的真善美的一种追思,童话好像是不断接近人类心理的最原初的一种状态,让我们不忘初心。以更为纯粹的视角翻开《海百合》这本书,它讲述的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美与丑、善与恶斗争的故事。在我看来,简单会有一种质地,这就取决于你有没有真正把握住那种简单。徐小斌以她的才华在创造一种新的文本,这个文本就是绘画和童话的结合。因为她是一个有着多年写作经验的成熟作家,所以这里面也融化了她对文学的从“至繁”到“至简”的变化。《海百合》的绘本,我们除了能看到它流淌着的如梦如幻的故事性,还同时能领悟到徐小斌关于生命本身的某种追问。感谢徐小斌为我们写了这么一本可以唤起初心的书。

评论家杨庆祥说:画和文字之间的配制对于绘本特别重要。元素的意象和巴洛克风格构成了《海百合》这本奇瑰的童话小说。书中每一幅画的色彩几乎都有着超过一般绘本的鲜艳,甚至可以说是浓墨重彩。这其实是对我们视觉的刺激,同时也是一个解放。我们生活在现代社会里面,某种意义上我们对色彩的感受性已经变弱,这其实也是我们对现代社会这种过分商业化和过分感官刺激的倦怠。马尔库塞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感性,新感性就是感性革命,感性革命就是你要重新召唤出真正属于个人的感觉,对世界的敏感。在另一层意义上,我们要对这个世界重新敏感的话,这时候我们应该对这个世界重新“赋魅”。所以童话给我们重新提供了认知这个世界的新的途径,而这个新的途径是一种美的、真的,同时又具有简单和直接的方式。它是另一个角度对这个世界的重新想象,也就是重新来想象一个可以被我们感知的世界,这一点上,徐小斌老师的创作尝试特别重要。

徐小斌也对评论嘉宾、参会媒体、与会读者表达了由衷的感激之情。谈及《海百合》的创作体会,徐小斌说:最好的童话应该是给所有人看,不仅仅给孩子。我当时著绘《海百合》的初衷也不仅仅是为了孩子。《海百合》中蕴含的神秘感,源自我到现在还依然葆有的好奇心。我觉得对世界应该保持一种好奇心和追问真相的状态,这样可以使我们变得年轻。在我最初想做绘本的时候,脑子里经常出现一个画面:古印度婆罗门教有一个风俗,瑜珈行者的手心上会纹上曼陀罗花。每到月圆之夜,这个曼陀罗花就会发出香气。于是黑瘦的瑜珈行者列队而过,围绕着海边,把每个人手里拿的曼陀罗扔到海里,曼陀罗花会在海面形成一个坛场。这时罗马神话中的月亮女神狄安娜会出现在月圆之夜。这些瑜珈行者一边行走,一边嘴里不断发出咒语,他们双手捧着符咒,这符咒是一支烟管,里面装的烟叶一半是罂粟,另外一半是洋金花,洋金花其实就是曼陀罗花。这两种花都具有强烈致幻性,但是这两种花融为一体的时候象征着古印度湿婆神关于阴阳融和雌雄一体的宇宙法则、这样的宇宙法则会在月圆之夜呈现。我觉得这段传说特别有意思,可以激发我对于致幻性植物、花语、宇宙法则的无穷想象。我在《海百合》中用了一个词“华丽不可方物”。这个词写起来很容易,但是把它想象成一个画面却很难。比如,如果画一列又黑又瘦的瑜珈行者在行走,这画是没人看的。所以我的画面呈现出来是月圆之夜中如妖如魅的人物,如同敬泽所说。第一幅画的构思都很费精力也很费时间,好在两三年下来,总算完成了一件事情,也完成了一个心愿,感谢十月文艺出版社成全了我的梦想。

[责任编辑:魏冰心 PN070]

责任编辑:魏冰心 PN070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