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越过山丘:杨越甲子画展在北京举行


来源:凤凰网文化

杨越,1957年出生于北京。曾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助教研修班,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主要从事中国水墨画研究和现当代书画鉴定工作。

承载着文化底蕴的西琉璃厂观复斋,匾额由民国大书法家张伯英题写

▲展览时间:6月7日——10日

▲展览地点:北京西琉璃厂观复斋举行

今天杨越拱手邀您出席我的甲子艺术汇报展览,名为:越过山丘—杨越甲子画展。

画展不设开幕式并恳辞谢花蓝,仅希望大家拔冗观展,喝茶聊天,提出宝贵意见为盼。时间为6月7日至10日每天10点至5点。

敬请光临指导,杨越恭请。

艺术简介

杨越,1957年出生于北京。

曾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助教研修班,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主要从事中国水墨画研究和现当代书画鉴定工作;曾出任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品鉴定研究室主任,该部门是国内首家专业性、权威性艺术品鉴定研究机构。作者擅画花鸟画,尤以水墨小鸭见长。所绘作品《春江水暖》被中南海收藏,《春晓》被加拿大多伦多大人物画廊收藏,创作的《黒猫》、《野风》、《荷花与女人》、《无题》等作品,曾在美术界引起很大反响,作品被多家机构收藏,作品《迎春》2008年被奥运会收藏,期间发表专业文章及论文多篇,其中,论文《关于建立艺术品鉴定科学体系的思考》,应属鉴定收藏界首题。主编完成大型工具书《中国现当代书画名家印款》。已出版《距离产生美是错误的》一书。

前言

一晃,一个甲子,无情地让我走过了人生的第一个轮回;艺术的眷顾,也伴随我走过了不离不弃的四十个年头。无论回顾人生还是创作,那曾经翻越过的大大小小的山丘,有痛苦、更有迷狂,有困惑、更有兴奋,有无奈、更有冲动!这一切在成长过程中遭遇的不知所措,终因历炼的经纬线,交织了一个可以站在更高山头观景的机会。

几乎是在不经意间,多年的美术研究,四季不辍的写生绘画,如影随形地伴着我度过了四十年,我却像是一个一直在激情和懊恼中的艺术孕期的待产妇,总在努力更好的期望中煎熬。我知道,艺术是人类中一个神秘的世界,就是一代又一代的接力都无法穷尽的玄妙境界。跻身其中的画者,有人射中了别人没有射中的靶子,有人射中的是别人看不见的靶子,但必须要努力放射出自己的光芒,今天展示的作品,就是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和对真善美的梦想。

我感激一生有美术绘画为伴儿,感谢一路走来帮助我的良师益友和大家的抬爱。谢谢大家,谢谢朋友们。

杨越

2017年12月5日

画展现场

著名书画鉴定家章津才先生前来观看展览

著名美术批评家刘建伟先生前来观看展览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姚瞬熙先生前来观看展览

中央电视台文艺部编导石志远先生前来观看展览

已出版的画集著作

3

作品欣赏

《荷塘乐章》99×204cm

《风景》33×100cm

《迎春》97×180cm

《晨曲》68×132cm

《摆束黄花满堂金》80×82cm

《春夏秋冬》82×90cm

鲜活灵动的生命赞歌

——关于杨越和他的“鸭世界”

著名文艺理论家 李希凡/文(节选)

杨越最近送了我一本他刚刚由济南聚雅斋出版的新画集《鸭戏图》。他又告诉我,他的一幅画已经被国际奥委会美术大展选上,捐赠给奥委会了。

在中国画的传统题材中,花,鸟,鱼,虫,也是绚丽多姿的一大品类。历代画家的成就,似是不逊于山水人物。就以现代国画大师白石老人来说,他的绘画成就是多方面的。但是,广泛流传于民间,享誉国内外的,却是他晚年画的最多的活泼多姿栩栩如生的虾和蟹。在当代画家中,有一段时间曾以画拟人化的小动物受到国内外读者喜爱的,则是韩美林同志的毛茸茸的动物世界,它们的形神兼备,是那样惹人怜爱。我最喜欢他笔下的小狐狸,它使人一点也不觉得狐狸的狡猾和奸猾,那细眉细目的娇态,反而让我想起《聊斋志异》蒲松龄老人笔下的那些美丽,聪慧,爱情执著的“佳狐”。

当然,美林是大家,他在造型艺术上有着多方面的成就。不过,奥运“福娃”的可爱形象,仍使我想起他80年代那拟人化的小动物的独创的艺术魅力。以墨鸭学步的杨越,进入美术界,也已二十多年了,杨越的笔墨形象,已不只是墨鸭,他的《黑猫》,《荷花女人》,《人生三部曲》,《野风》等,都表明他在水墨艺术上多有探索,最近看了他的《鸭戏图》虽还是墨鸭,却已有了新人耳目的艺境的开拓,为《鸭戏图》作序的刘建伟先生把这些作品喻为“心灵的放飞”,又称杨越鸭世界的创作,是画家本人“阳光心态”的写照。我以为,都是很准确地把握到了杨越创作艺术的脉搏与悟性,实非过誉。

也是由杨越的鸭世界而引起的联想。“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本来是诗人或是对鸭生活的敏感,或是长期观察初春自然现象的感知。

我其实不懂画,却喜欢读画,虽因缺乏中国画知识,仍难读懂名家的笔墨章法,但杨越的墨鸭,却因为它们和生活非常接近,一望而能感知一二。那大张着嘴鼓翅欲飞的小鸭,在杨越特有的笔锋下,表现出一派生机盎然活泼欢快的风姿。我记得1990年,北京举办亚运会,杨越曾向亚运会捐赠了一幅《百鸭图》,捐赠仪式就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当时北京市在任的韩伯平副市长来接受捐赠,我也代表艺研院参加了捐赠仪式。这幅大画的百鸭,虽然很难画得形态各异,但他们的欢快身姿,也还是唤起人们对早春来临的联想。

近十几年来,我虽然也间接或看到杨越的墨鸭,却难得像看《鸭戏图》这样如此集中地看到他一个时期的代表作了。三十幅“鸭戏图”状物寄意,写景抒情,不同的构图,不同的景色,或低垂的嫩柳,或布满嫩黄的迎春,或大叶芭蕉的覆盖,或桃花灿烂,或浓绿中玉立的荷花,这已不完全是初春的绽放,而也有着葱茏的夏意了。在这万紫千红之中,更显生命力的,仍是欢腾的鸭世界。

无论春的来临,夏的绚丽,这良辰美景,在杨越的笔下,都不是随意点染,构图画面可以看出独处的孤鸭,或三五成行,或鼓翅结对,它们都以不同的身姿,显示着它们张大的眼睛,惊奇地审视着周围的景色,即使浮出水中,寻食嬉戏,或凝视,或鼓翅,或奔走,或呼叫,都表现出画家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热爱的“阳光之态”,而在这墨鸭无眼的眼中,我们也察觉出,那里蕴含着杨越的调皮的无忧无虑的深情的意蕴。

意蕴的墨鸭,虽是团团茸茸,却神态毕肖,生动活泼,显示出画家对于他描绘的对象有独特悟性的把握。艺术品永恒的魅力,总是源于艺术家对生活的独到开掘,个性化的创造。杨越则是通过墨鸭讲述了春天的故事,歌颂了生命的春天。

[责任编辑:杜鑫茂 PN036]

责任编辑:杜鑫茂 PN036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