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如何“逃脱”抑郁? 艺术可能是一条不错的路


来源:雅昌艺术网

有人说,从抑郁中走出来的过程,不亚于一次“死里逃生”。随着社会竞争的不断加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受到抑郁的困扰,如何从抑郁中走出来?除了寻求医生和家人朋友的帮助外,自我调节也是重要途径。

165年前的今天,躁郁症深度患者、后印象派代表画家文森特•威廉•梵高出生,在他37年短暂的人生中,他为后人留下了诸多具有极高艺术价值的绘画作品,且这些作品多在他病情发作时所作。

梵高《向日葵》

梵高《割耳后的自画像》

1888年12月,梵高开始出现奇怪的精神病行为,在听说好友高更要离开自己后,愤怒的梵高用玻璃杯袭击了高更。在此之后,梵高的精神病行为越来越严重。12月23日,再次与高更争吵后,梵高因情绪激动而导致精神失常,挥刀割掉自己的左耳。随后,梵高将耳朵清洗后装入信封,送给了他最喜欢的妓女瑞秋。这一过激行为让梵高不得不入院进行治疗,三周后,梵高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为了证明自己已经恢复清醒,梵高给自己画了一幅自画像。

梵高《星夜》

1889年5月,梵高的病情再次发作,并被鉴定为精神病患者,随后被小镇上的人联名送往圣雷米精神病医院。在这里的一年零八天期间,梵高在忍受抑郁症、癫痫症对他的摧残的同时,也留下了很多优秀的作品,《星夜》就是其中之一。

梵高《夜晚的白房子》

出院后,梵高虽然没有精神错乱,但也一直饱受抑郁的折磨。1890年7月16日,在梵高去世前的两个星期(1890年7月29日),他创作了《夜晚的白房子》,画中房子上有两个红色窗户,好像是一个家的“眼睛”被溅上了血色。之所以这样画,是因为“这里很容易表达我的全部悲伤和极度孤独。”不久,梵高又创作了他生前的最后一幅作品《堆麦子的田野》,三天后,他走进画中的田野深处,用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时至今日,随着梵高在世界的知名度不断提高,他也成为了抑郁、躁狂的代名词,为了提升公众对双相障碍疾病的认识,同时提高双相障碍的诊疗水平,由世界双相障碍协会和国际双相障碍基金会发起,设定梵高的生日,即每年3月30日为“世界双相情感障碍日”。

对梵高来说,艺术应该是他对抗抑郁躁狂的重要途径,虽然最终以失败告终,但不可否认的是,艺术和音乐可以帮助人们缓解痛苦,治疗心理障碍。

金凯瑞的表情包

金凯瑞,“喜剧之王”、美国版的“周星驰”,他在电影《变相怪杰》、《楚门的世界》中,以夸张的表情和搞笑的动作给世界人民带来了无限欢乐,但现实生活中,他却是一个饱受抑郁症折磨的患者。

创作中的金凯瑞

为了对抗抑郁,他选择了绘画作为“工具”,“在纽约一个暗淡的冬季,我环顾四周感觉特别压抑,于是我想我需要加些颜色”,就这样,金凯瑞拿起了画笔,每天在自己的房间内,用颜色和线条,表达自己内心的世界,宣泄自己的情绪。渐渐地,金凯瑞从抑郁症中走了出来,重获新生。对他来说,虽然“我不知道绘画教会了我什么,我只知道它让我解脱,解脱了未来,解脱了过去,解脱了遗憾,解脱了担忧”。

创作中的徐锦江

“徐徐丹青似锦江”个展现场,画面里为徐锦江一家三口

无独有偶,中国香港演员徐锦江曾经也是个抑郁症患者,还曾想过自杀,在发现自己心理出现问题的时候,徐锦江拜了岭南画派关山月为师,在笔墨之中缓解自己的症状。2015年11月21日,淡出公众视野很久的徐锦江在北京时代美术馆举办了名为“徐徐丹青似锦江”的个展,400余位艺术界名人名家及娱乐圈众好友纷纷前来祝贺支持。

另一位在2009年发生撞车事件后也曾想过自杀的男星周杰,曾经也是位抑郁症患者,虽然他没有通过绘画走出抑郁,却选择了当代艺术收藏。

波兰艺术家Dawid Planeta作品

抑郁症高发人群艺术家也往往通过绘画来战胜自己的孤独和忧郁。波兰艺术家Dawid Planeta就是其中之一,他通过黑白插画创作了一个想象中的世界,在这里,一个小人正在漫长的被遗忘的丛林中不断地遇到自己的弱点和恐惧,这也是Dawid Planet多年来对抗抑郁症的心得。

美国青年摄影师Edward Honaker作品

美国青年摄影师Edward Honaker在19岁时被诊断为抑郁症,在了解到自己抑郁的原因后,他便开始把相机对准自己,向人们展示抑郁症患者内心的无助和孤独。

他拍了一组以黑白色调为主的作品,画面明暗对比十分强烈,而且镜头中人物或潜入水中、躲进帘幕家具之后遮挡自己、或是通过马赛克、剪切等后期处理让面部呈现模糊或者空白状,图像清晰却不见面部,以表现低落中的无助挣扎。

之所以选择摄影缓解抑郁,因为“虽然在忧郁沮丧的当下,你很难感受到其它情绪,但我认为艺术语言是有办法打动人的。”除摄影外,Edward Honaker还通过滑板、养狗、健身等生活日常,对抗抑郁。

Gabriel Isak 说自己得病的时候感觉像被乌云笼罩

与Edward Honaker的经历类似,90后瑞典摄影师Gabriel Isak也是通过摄影才最终走出抑郁。18岁那年,Gabriel Isak患上了抑郁症,几乎是患病的同时他开始了摄影。他通过飞鸟、海洋、雾和大面积的蓝调背景创造了一个世界,在这个阴郁、黑暗、甚至怪异的世界里,Gabriel Isak却感受到了自由的快乐。

Gabriel Isak作品《In between Memories》

Gabriel Isak作品《Love》

Gabriel Isak作品《Two Moons》

结语:有人说,从抑郁中走出来的过程,不亚于一次“死里逃生”。随着社会竞争的不断加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受到抑郁的困扰,如何从抑郁中走出来?除了寻求医生和家人朋友的帮助外,自我调节也是重要途径。而绘画、摄影等方式无疑是抵抗抑郁的重要途径。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