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第八部都上映了,你还记得最初的《星球大战》吗?


来源:凤凰文化综合

星战与同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浪潮一道,成为人们展望未来的桥梁,让他们展现出一种对未来美好的、浪漫主义式的幻想,然而未来真的是那样吗?

《星球大战8》海报

2018年1月5日,《星球大战8》在内地上映,紧接上一部《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讲述遥远的银河系中恐怖政权“第一秩序”袭击新共和国首都之后的故事。以此为契机,刘青(星球大战中文网ID:staylight)回顾了星战诞生的时代背景,为读者奉上一份绝不剧透的观影指南。

《现代神话:记星战诞生的时代背景》

在过去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有一部系列影片的横空出世改变了电影史的进程,创造了当代文化的奇迹:它不仅缔造了影史票房的神话,获得了商业上巨大的成功,同时也促使好莱坞电影工业、电影产业迸发出新的活力,并引领之后的社会文化潮流,成为文化史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这部名留青史的影片便是《星球大战》系列。

《星球大战》为何会如此成功呢?美国著名记者Bill Moyers认为这是时势造英雄,其出现是应时代发展的潮流应运而生。我们知道,第一部星战诞生于四十年前的1977年,当时的的全球与今天的世界有着很大的不同。从今日看来,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正是一个新旧时代交替的节点,这一时期发生的政治、经济、科技等方面的诸多变革多少造就了今天的世界,而星战作为突出的文化现象与这些社会历史因素一道成为了推动变革的重要力量之一。下面就让各位随笔者的文字穿越时空,回到半个多世纪前的世界,一览星战诞生的时代背景:

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中期,美国及整个西方社会正经历二战后最大的一次社会变革,战后婴儿潮一代年轻人正值豆蔻年华、风华正茂,其价值观与经历过1929年—1933年经济“大萧条”、参加过二战的之前世代的人们有着明显的不同:信奉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的旧世代的人们由于经历过经济的衰退、战争的创伤,他们大多保持着传统而保守的价值理念,而在物质条件相对充裕的状况下长大的年轻一代却怀抱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态度:体现在个性领域,就是更加强调自我及自我实现;在消费领域,表现为追求生活的品质、消费主义与享乐文化的盛行;在公民权利运动方面,他们开展了黑人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及妇女平权运动;在文化领域,则表现为各种后现代文化的出现,嬉皮士运动、波普艺术、摇滚乐逐渐成为这代人共同的文化记忆……

新新人类的出现必然有其经济社会的历史背景:二战后的美国在经济等各领域成为了西方世界的霸主,然而物质上的充裕并不能缓解年轻一代心中的精神危机——由于和父母一辈成长于截然不同的社会环境,他们有着全新的个人理想和人生诉求,当这种理想诉求与已有的价值观念相互冲突之际,一种不可避免的矛盾便随之产发生“反文化运动”(Counterculture of the 1960s)也因此应运而生:这一运动起源于英国和美国,随后向整个西方世界延伸。由于青年一代正经历美国民权运动的发展,他们目睹了越战的失利、水门事件的发生;此外,1960年代末社会环境的紧张也使得其他议题逐渐成为“反文化运动”的一部分:女性权利的伸张、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兴起、环保运动的发起、对越战军事行动的批判使得年轻一代变得越来越愤世嫉俗。与此同时,战后经济的高速增长也在1970年代戛然而止,石油危机的爆发使得廉价的能源成为过去,西方各国的经济普遍陷入了滞胀局面……

文化因素作为经济社会的反映在这一时期变得尤其突出。作为新世代的艺术形式——后现代文化走上了历史舞台:波普艺术代表着新新人类的审美趣味,摇滚乐、反战民谣音乐则反映着年轻一代的迷茫、叛逆、向往和平、爱好自由的本性、体现了年轻人对现状不满的一种宣泄:他们反主流、反传统。

后现代文化颠覆了古典文化中永恒统一、宏大叙事、精英主义的哲学命题,其与现代主义艺术思潮也有所不同:它更多地与商业资本联姻,使得文化作品的创作、传播、消费更多地展现出商品性、个体化、碎片状的特征。文化的断代体现了不同世代间的“代沟”:新一代的青年缺乏对宗教的虔诚、对权威的服从、对年长一代的尊敬,在他们眼里任何东西都是虚无和不确定的。而这种代际之间的紧张关系逐步演变成一种社会内各系统之间的对抗,它体现于父子之间的对抗、激进与保守间的对抗、普遍真理与相对价值之间的对抗。而这种种的一切正是星战诞生的社会文化背景。

1944年出生于加州小镇的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其青年时期便是在这个年代度过的。在南加州大学攻读电影学学位时,他便显示出异于常人的天赋:这不仅体现在他被世人津津乐道的技术天才方面(乔治卢卡斯对于电影特效的敏锐洞察、对于电影剪辑的擅长……),更展现在他对于社会发展的深刻洞察以及对电影思想性坚持不懈地追求。乔治卢卡斯1971年将其大学期间拍摄的实验短片《THX-1138》摄制成长片并在影院上映,尽管这部影片在票房上完败,但不可否认的是《THX-1138》是一部颇具导演野心的佳作。影片展现了一个极其压抑悲观的未来社会的景象:片中个体的人类已被大众传播媒体、广告、物质消费、精神类药物等现代性产物所控制。在那个个人电脑还未诞生的年代,卢卡斯描绘的未来工厂便是机械与自动化相结合、医学领域的自动医疗设备便可以进行疾病诊治。该片对于未来的幻想或多或少地被今天的人类社会所验证,而其表达的那种对于未来的恐惧、焦虑,却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因为这部电影是那个年代的产物,对抗是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的主旋律,这种反乌托邦的氛围正是那个时期的写照……

由于《THX-1138》在票房上的失利,乔治不得不在下一部影片中转换基调。《美国风情画》的上映年份虽是1973年,但其讲述的故事背景则是发生在1960年代初,一个不那么愤世嫉俗,岁月静好的时代。由于片中表现了二战后那段相对平静时期年轻人的成长经历,唤醒了一代人美好的青春记忆,故在票房上取得了巨大成功。该片讲述的故事内容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看作是乔治卢卡斯自己的成长历史——一个小镇出身青年的成长经历、同时也是同龄一代普罗大众年轻时代的真实写照:从安逸无忧、青春懵懂、享受爱情的个体到进入一个更广大、更陌生的未来时空的过程:这种转变所带来的那种兴奋感、焦虑感亦或是恐惧感——正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民众社会心态在越战前后所经历的巨大变化。

纵观卢卡斯制作的这两部影片的题材特点,它们亦或是反映其所经历的不断发展中的历史(《美国风情画》)、亦或是对未来时空的悲观展望(《THX-1138》);其影片要么是以架空的未来社会作为其发挥天才想象力、抒发现实主义情怀的出发点、要么是以虚构却让人感觉真实的故事反映逝去时代发生的点点滴滴,而在1977年的《星球大战:新希望》中,他所展示的却是另一个时空的传说——一个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遥远的银河系的”英雄主义般浪漫的神话故事。

纵观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的美国及西方世界,越战失利、水门事件的发生使得大众对政府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两次石油危机的爆发使得经济上陷入了滞胀的局面;“反文化运动“造成的文化上的巨大变迁使得不同代际之间的人们产生了巨大的对抗。在当时看来,的确需要一种力量去改变现状,以重塑昔日荣耀之光、恢复民众的信心。这种力量体现在政治上,便是以里根总统、撒切尔夫人为代表的政治新保守主义者的上台;在经济上,就是以市场化、去监管化、全球化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思想的盛行;在文化上,即是以一种乐观主义式的、宗教狂热般的、复归传统伦理价值精神的新文化去取代、消解批判性的、对抗式的、分裂状的后现代虚无主义文化。《星球大战:新希望》的横空出世正好处于这种转变的过程之中。不管这是否来自创作者卢卡斯的本意,该部影片上映的时间节点恰好发生在一系列政治经济改革事件的前夕,其在文化上对民众价值观的重塑为之后各领域的改革打下了基础,影片善恶分明、邪不压正的价值主题正是传统道德价值观的回归、而乐观进取的冒险精神则正是美国建国以来200年之间美国精神的集中体现,这种不断开拓冒险(西进运动)、反抗压迫(反抗英国殖民者的美国独立战争)的主题正显现了美国精神的内核。

《星球大战:新希望》上映之后,美国及西方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开始了全面的变革,而一场悄然改变人类发展历程的革命也在科技领域展开——二战后的信息技术革命使得科技产业日益成为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其发展逐步推动了产业的不断升级。1970年代中期,也就是《星球大战:新希望》上映的前夕,苹果公司发布了世界上第一台个人电脑(PC, Personal Computer),PC的诞生使得计算机日益变得微型化、逐步走入千家万户,使得这一产业服务的对象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从面向政府、军方、研究机构等大型公共组织,向大众、私营企业等个体及商业组织转变。个人电脑不仅日渐成为消费电子产业的新宠,也日益成为企业等盈利组织创造经济价值、生产力的工具。《星球大战:新希望》的成功不仅源于其文化精神内核上适应时代变化的复归传统价值,另一方面在形式上的别出心裁使得该部影片成为广大影迷心目中跨时代的作品。影片不仅讲述着古典主义般、神话传说式的英雄冒险历程的故事内容、更是依靠先进的科学技术创造出令人叹为观止的外太空奇观。在《星球大战:新希望》的制作中,尽管该片仍是以传统模型特效为主,然而此时特效技术的边界正不断被突破:星战是历史上第一部成功使用Motion Control技术拍摄的影片,该技术使得电脑科技逐步纳入到影片的拍摄制作流程当中。而在此之后,随着科技创新的不断深入、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以及特效场景的日趋复杂,计算机绘图(Computer Graphic,CG)技术最终被应用到视觉效果制作领域,而卢卡斯创立的、制作星战特效的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 Magic)公司便是该领域的先驱。

1977年上映的《星球大战:新希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不仅体现在商业上,该部影片获得了高额的票房回报,而且在次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星战囊括了最佳特效、最佳音效剪辑在内的多项技术大奖。由于卢卡斯的先见之明,星战电影的衍生品必须经过他的公司授权,而这些授权所得的收入便成为卢卡斯电影公司得以长期盈利的原动力。

尽管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卢卡斯仍不断进取,之后他又参与创作了《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为了能使影片取得良好的预期效果,也为了使自己的公司能真正独立于好莱坞体系、使自己不再受制于他者(美国好莱坞的电影制作体制一直是以制片人为中心、对制片厂负责的模式,这就使得制片公司(或者投资方)对影片具有绝对的掌控权,导演往往要服从于公司的意志。之前卢卡斯拍摄《THX-1138》、《美国风情画》的时候,深刻地体悟到这种被资本干涉的滋味,这使他意识到为了拍摄出自己想要的影片,就必须让自己成为资本的主导者,建立属于自己的电影世界)。因此卢卡斯选择了自己在南加州大学读书时的老师——厄文克什纳(Irvin Kershner)作为《帝国反击战》的导演,而他本人担任制片以监督影片的拍摄进度和最终效果。这部影片所探讨的主题比《星球大战:新希望》更深刻,对原力的剖析堪称星战系列作品中的翘楚,片中原力光明面、黑暗面的阐释与我国古代经典著作《周易》中阴阳哲学的概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此外,该部影片和1983年上映的星战经典三部曲的完结篇《星球大战:绝地归来》一道探讨了主角卢克天行者(LukeSkywalker)与其生父黑武士Darth Vader之间复杂的代际关系。这一关系的演绎借鉴了古典主义的艺术理念:它的伦理内核受到西方文化中俄狄浦斯弑父情节、基督教中救赎思想的影响,其情节的矛盾冲突则借鉴了莎士比亚经典戏剧作品的创作方式,而影片中反映的父与子之间的对抗关系则正是卢卡斯一代战后成长的年轻人与其父辈之间矛盾的真实投射和写照,卢卡斯用这样一部神话般浪漫主义式的系列影片探讨了一个自古典时代一直延续至今的命题。该命题在1983年上映的《星球大战:绝地归来》一片中进行了深入地探讨:影片内容暗示父子两代人在成长中经历的相似。我们能在卢克身上看到某种理想主义的影子,他拥有一颗同情反抗者、为了拯救自己的同伴免遭危险而甘愿冒险的冲动的内心,这正如曾经的新世代的反抗者的代表——婴儿潮世代的年轻人一样。而随着剧情的深入发展,卢克发现自己所走的路与父亲曾经的经历在某种程度上日趋一致——从《星球大战:绝地归来》的剧情中可以看出,当卢克为阻止其生父试图引诱自己的孪生妹妹莱亚(Leia)投向黑暗面而去砍断自己父亲的右手的时候,他发现了父亲躯体上曾遭遇的创伤,而这种躯体乃至心灵上的创伤卢克也经历过。这在一定程度上隐喻着年轻一代在其成长过程中不断演化为其父辈的翻版,象征着婴儿潮世代——历经各种磨难和时代的变迁——最终成长为成熟的一代。然而这种成熟并不是简单表现为其会变成与上代人一样的人,而是表现为一种超越、一种晚辈对长辈的救赎、一种晚辈对长辈经历过程的感同身受进而超越其成长经验的救赎,是一种进步式的成长过程。

《星球大战》经典三部曲于1983年完结,它的横空出世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作为里程碑式的文化作品,它沟通着前后时代的变迁,力图弥合两代人之间的代际创伤,并以一种乐观主义的态度遥望未来:1980年代正值全球化发展的黎明期,一种乐观且不断向前发展的自信正逐渐植根于人们的内心……星战与同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浪潮一道,成为人们展望未来的桥梁,让他们展现出一种对未来美好的、浪漫主义式的幻想,然而未来真的是那样吗?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