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吴子牛:当前电影太屈服于市场,导演应坚守业界良心


来源:凤凰文化

如果我们是奔着“主旋律”三个字,为主旋律而主旋律,这实际上是非常笨的一个做法。我们要给主旋律正名,把它正过来,只有优秀的片子,无论是艺术上、人性上、故事性上、人物刻画上,能够散发出非常强烈的能量的片子,才是主旋律。

吴子牛

在中国的而电影史中,第五代导演无疑是目前来说最为浓墨重彩的那一批人。在被卷入中国社会大动荡的漩涡中后,他们就像是混沌中揭竿而起的一帮人,涅槃而出,带着强烈的自我意识和创作激情走上影坛,用叛逆的手法和题材探索出标新立异的电影风格,成为迄今为止中国导演最辉煌的一代。

近日,中国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之一吴子牛接受凤凰网《中国境界》栏目专访,在采访中提到了对当下电影行业、电影市场、电影导演的看法,也回忆了诸多以往珍贵的经历,凤凰文化特摘编部分采访实录至此,以飨读者。

《战狼2》剧照

不能为了主旋律而主旋律,烂剧太多会把观众的眼睛看坏

《战狼2》创造了中国电影的奇迹,很多朋友看了以后都赞不绝口。吴京这样优秀的演员,也是一个新锐的好导演,他能够有勇气在当下中国电影环境中拍《战狼2》这样的片子,很了不起。但大家在欢呼的时候,我一直在山西采景,没有时间去看。

我曾经讲过一个问题,故事本身是最重要的,比如说“主旋律”,“主旋律”这三个字可能在咱们国家存在,但在其他国家可能没有这种提法,为什么?大家可以分析原因,我觉得还是没有结合好,只是一定的历史时期需要的这样一个名词。比如说,不管我们怎么讨厌美国,但我们所看到的,我们所引进的美国电影,都是很好的主旋律。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主旋律,但他们对美国的那种歌颂和热爱,已经深入到电影里头的每一个画面,每一个人物的血液中,很多故事非常精彩,制作也很精良。

如果我们是奔着“主旋律”三个字,为主旋律而主旋律,这实际上是非常笨的一个做法。我们要给主旋律正名,把它正过来,只有优秀的片子,无论是艺术上、人性上、故事性上、人物刻画上,能够散发出非常强烈的能量的片子,才是主旋律。主旋律不一定就是喊口号的电影,作者要动脑筋。

这些年的抗日神剧,烂剧,惨不忍睹,这些戏一定要消灭,把它干掉,不能播。播纪录片都可以,播《中国诗词大会》都可以,不要播这些剧,这样下去真的要把那些人睡不着觉的老年人,那些上班族熬夜的人,要把眼睛给他看坏的。还有现在网剧很发达,但大量是烂剧,真是俗不可耐,这个东西也是会把中国观众眼睛看坏的。

主旋律电影在过去叫做主流电影,就是说把一般老百姓喜欢的或者市场上比较受欢迎的电影叫做主流电影,其他的叫做艺术片,小众电影,这很多是中国式的划分,其实也是不对的。抗日神剧,还有比如刚才说的一些网剧,它们的主题思想意义积不积极?很积极,但它能叫主旋律吗?它没有资格叫,叫不上,真的叫不上,它是糟蹋这三个字。

美国也有大量的粗制滥造的电影,也有很多烂片子,但是它的主流还是我们喜欢的那些电影,中国一年能引进几十部,每一部都卖座,观众喜欢它的什么?是喜欢这部电影,李安随便来一部《少年派奇幻漂流》,市场不是很好,但在中国卖得也很好,也有很多人喜欢,喜欢这种电影,这种电影第一它很干净,第二它很深刻,第三它很有良心,第四它很有诚意,所以格调自然就高,像这种电影它也应该进入主旋律的范畴,这才是对的。

《少年派奇幻漂流》剧照

小鲜肉横行害了一代人,国产电影导演应该坚守业界良心

一部电影重要的是什么?是故事。我们的电影市场,像《战狼2》这样的中国英雄电影太少,真的太少,你能数出来吗?你能够一个个讲有哪几部片子是这样的片子?没有。所以《战狼2》能够有这么不俗的票房,他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中国缺这种东西。而且吴京了不起就在于没有用大腕明星,让中国人看到电影里头真正本体的、本真的艺术。最近十年小鲜肉横行,靠点击、靠粉丝、靠流量,真是害了中国的观众,害了一代人,电视剧更是如此。

对中国观众来讲,就是国产电影的好片子太少。所以出来一步相对好的片子,观众就都要去看。中国是有观众的。我们也有足够的文化自信,有足够的故事,我们经常采风,采访,接触到各种题材非常好,但是要拍出来的前提是题材要解放。中国观众也是很聪明的,不能老让他们在网上、网络上去看那些电影院看不到的电影。

真正想要中国观众看中国电影,那么中国电影就需要生产更多优秀的作品出来,而中国电影目前的问题是太向市场屈服,太向市场投降了,包括电视剧也是这样的。有些电影是很严肃的题材,是那种中国不管是老一辈,老到多少辈,还有下一代的人看历史都知道的题材,但是用了一些不适合的演员去演,这个东西肯定就是不对,其他片子都可以这么做,但是有些题材就不能这么做,真是这样。一味地启用小鲜肉,对影片本身的伤害性往往大于他真正的票房贡献率。

《林肯》剧照

像美国人拍《林肯》,刘易斯能减肥瘦成那个样子,你如果拿一个现在最红的人去演,一个很胖的人,或者是一个很帅的人,他就不是林肯,但是他可能能卖很多钱,现在的市场就是这样。但我们到底是需要刘易斯这样的演员,还是需要那种流量的演员?答案不言而喻。所以我认为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也好,它的创作应该是很严肃的,我们是有责任的,尤其是在现在门槛越来越低的时候,更是要有业界的良心才行。

首次触碰中越战争题材的电影《鸽子树》,一直没能面世

我是第一个触碰越战的,32年前,1985年,那时还很年轻。在越战第二阶段正在进行的时候,我就在拍越战,就是《鸽子树》这部电影,出来得早,但它到现在一直没能面世。电影出来以后我在北京放了四次,当时反映非常好,第四次放的时候,我们厂打电话给我,说你赶快把片子拿回来,厂里还没审查呢,然后我就拿走了。当时我爱人说你应该转一个录像带,录音室也跟我说应该转个带子,我说没有必要转,这个片子等出来以后再转一个好一些的,当时完全没有觉得这个片子有问题。

带回去当天晚上,审片子就厂长、副厂长和我三个人,其他人都不让进,制片主任坐在最后一排,看完了一句话没讲。当时是双片,声音是一条带子,画面是一条带子,还没有做标准拷贝,没合到一条带子上。看完了以后我就跟他说,我说你把拷贝提到我办公室,第二天我要回北京做标拷,他就对我笑了一下,一出门我看见他提着往片库方向走,我说你怎么不提到办公室,他就笑,我一下子知道完蛋了,肯定有问题了。结果这部片子果然就毙了。

后来领导找我,说你可以不要做检讨,这个话说得很有学问,我们不是让你做检讨,你可以不做检讨,但你可以发个言,当然一切你随意,你定,你要不想说话就算了。然后我说那我就说吧,我有话要说。我就谈了一句话,我说无论黑云怎么压城,云端的上空一定是灿烂的星星,谈到战争中最伟大的胜利是人类道德上的胜利。

这部片子里头敌人没有出现,只有枪声,出现了我们断腿的,被山蚂蚁吸吮血液、濒临死亡边缘的伤员,然后一个身影出来,是个越南女护士,她无比憎恶中国士兵,但是没有办法,看着他们要死了,那么惨,她最后还是帮他们包扎,刚刚包扎完,就被我们上山寻找战友的士兵看见了,看到异国的军装,被战争的仇恨烧红了眼的士兵们没有管这些,端着枪一梭子把她干掉了。然后抬我们伤员走,伤员不走,也不说话,就是手抓着泥土里的树根,抱着石头,就不走,流泪,后来他们才发现这个倒下的女兵没有枪。最后机枪班长把尸体弄到一个山坡上,用石头做了一个分坟,我们受伤的士兵才松手。

为什么叫《鸽子树》?我觉得人类是消灭不了战争的,你看今天中东还在这样。鸽子树是一种稀有植物,它没有树叶,它的花像鸽子一样,每当山风一吹“噗嗤噗嗤”发出的声音特别像鸽子扑打翅膀的声音。和平是一种幻想,对人类应该是一种警醒,《鸽子树》是出于这点拍的,现在也没有见天日。

后来想想这部电影出不出来其实也没所谓,原来老说,我们创作的时候不会去想着收获,只要这个耕耘的过程陶冶了我,或者激励了我,我一直在为它献出我的每一分力气,每一个思维,结果怎么样不重要,这个过程我是刻骨铭心的。我觉得这个片子是很高级的一个片子,他写在战争中的士兵情操和胸怀,写在人类战争中最伟大的胜利就是道德胜利,而不是兵器碰撞的胜利。

后来到八一厂去,八一厂给了我一个机会,就是让我把《鸽子树》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讲出来,就是《晚钟》这部电影。

《晚钟》海报

《晚钟》也有很多诗的成分在里头,站得比较高,是从人类的角度去看战争。战争除了伤害军人,还伤害老百姓,男人、女人,河流、树木、空气都伤害,是让我们很憎恶的一种行为,所以我们一定要抨击它,一定要鞭挞它。后来这个片子在柏林获奖的时候,让我发言,在台上我说我这人不喜欢战争,我很憎恶战争,但是如果我的祖国遭到敌人侵略,我会毫不犹豫地拿起枪去参加战斗。“哗”底下就鼓掌,就说了这么几句话。实际上代表了我很多自己的心里话和我的很多思想。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