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纪谭”演出为期十余天,“掌旗人”被观众叫了倒好


来源:北京青年报

数日前,在纪念谭鑫培、谭富英诞辰的演出中,梅派男旦胡文阁因忘词被“叫倒好”遭遇引来争议。这争议已经超出了演出事故本身,即便是同台的演员为其解释和托付,也难以让众多戏迷票友信服。

数日前,在纪念谭鑫培、谭富英诞辰的演出中,梅派男旦胡文阁因忘词被“叫倒好”遭遇引来争议。这争议已经超出了演出事故本身,即便是同台的演员为其解释和托付,也难以让众多戏迷票友信服。

为期十余天的“纪谭”演出,参演的老生演员流派纷呈,不宗一派;各位老生行当艺术家,不论年龄高低,艺术各有千秋,赢得了观众的认可。这种“百花齐放”的盛况与这次“倒好”事件形成了鲜明对比,倒也让我想起了谭鑫培故去以后京剧圈中的一段旧闻。

老谭故去后,谁能接衣钵,成为谭派掌大旗的,这倒成为了梨园关注的事情。毕竟学老谭的角儿忒多,谁服谁呢?谁要是被捧为“谭派”翘楚,“谭派”领军,“谭派”掌旗,不容小觑。

演出现场

谭鑫培的女婿王又宸、儿子谭小培、私淑者言菊朋以及罗筱宝等诸位名家纷纷打起了正宗谭派的旗号,怎么像怎么来,怎么能够唤起观众对谭鑫培的回忆怎么唱,后来人们管他们叫“旧谭派”。

这么多名家里,倒有一位不凑热闹。这位一出来,无处不学谭,但无处不新意,这个时候人们也听腻“旧谭派”了,再加上一些角儿确实底子薄点儿,久而久之,不凑热闹的这位反而越来越火。人们把他的艺术归为“新谭派”一流,后来管他的艺术风格叫余派(上述内容参考刘曾复先生在世时的一段谈话)。

这位不凑热闹的演员叫余叔岩。

其实,后来很多打着正宗谭派大旗的角儿,不管主动还是被动,都改变了自己的唱法,像言菊朋成了“言派”,出道时对谭派亦步亦趋的马连良拜了孙菊仙,后来形成了马派……可无论是老生“三大贤”,还是“前四大须生”,余叔岩总是排在第一位的。大家公认最能全面继承并发展谭鑫培艺术的,必然是余叔岩。用今天的话说,能接手谭鑫培这杆大旗的自然是余叔岩了。

不过,这话只能是观众、票友、研究家和评论家来说,至于余叔岩,虽然私下里讥损票友出身的王又宸没“身上”,也私下里瞧不上马连良的新腔,但人家从来没在他们这个梨园圈子里,也没有跟徒弟们,更没有在报纸上,或者当着内外行的面儿,说自己就是谭派这枝里的“杆儿上的”、掌旗的。

演出现场

这一方面是余叔岩作为伶人,在梨园行的德行规矩里熏的;另一方面,谭家还有后人,谭派还有传人,哪位手里头都有些绝活儿或者独特的东西,大家互相学习才能互相进步,学到手的就是自己的。余叔岩和夏山楼主相互学戏,也是令人津津乐道的事情。

评论家丁秉鐩的书里所写,谭小培是看不上余叔岩的,甚至于总是劝阻儿子谭富英向余叔岩学戏,同时在培养谭富英的过程中,唤起“谭鑫培情结”,树立谭门正宗。但是谭小培有没有说过自己的儿子就是“谭派”掌大旗的呢?恐怕老人家也是不大敢这样妄言的,毕竟自家的事情和艺术圈里的事情,虽有交叉,但终究两码事吧——这就叫做自知之明。

至于谭富英,最后却把“不能更多向余叔岩学习”看作终身遗憾。在他教授《乌盆记》“反二黄”的录音里,谭富英经常会对徒弟说“这是你谭家师爷的唱法,你余家师爷则是这么唱的……”由此也可以看到谭富英也没敢把自己当成“谭(鑫培)派”艺术的领军人物,反过来,他自己倒成为了另一个谭派的创始人了——融合了自己的爷爷和师父的一种新谭派。

所以从谭鑫培之后,纯粹的老谭派,是一个日渐势衰的过程,但是谭鑫培的艺术却沿着不同方向获得了最大的发展。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谭鑫培的这些“嫡传”或者“私淑”的后来者,没有任何人的艺术水平可以达到完全碾压他者的地步。这些后来成为大家、名家的艺术家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不让自己在竞争中淘汰,每个人都如此,最终京剧老生艺术得到了发展。

这些艺人没有谁敢以领军人物自居,生生把自己放在一个绝对权威的地位上——因为他们知道,“捧得高,摔得狠”。

演出现场

毕竟,像余叔岩、马连良、谭富英这样的艺术大师都曾被观众叫过“倒好”,更何况那些有名无实,甚至欺世盗名者?而真正的艺术家,总会想着有一天把“倒好”给找补回来,把观众对自己的批评变成观众对自己的信任和崇敬;只有沽名钓誉者,才会想着法儿地用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给“倒好”扳“正”吧?不管是用自己的嘴还是借那些老实人和善良人的嘴。

本文刊载于20170926《北京青年报》B1版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