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人大作家班又开学了!阎连科:21世纪文学上还没有真正的突破


来源:凤凰文化

2017年9月10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第三届创造性写作研究生班开班迎新会”在人大文学院举行。恰逢教师节,写作班的几位教师阎连科、梁鸿、张悦然、杨庆祥个个笑逐颜开,与前两届学员一道,向新加入大家庭的第三届学员表示欢迎。

凤凰文化讯(魏冰心报道)2017年9月10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第三届创造性写作研究生班开班迎新会”在人大文学院举行。恰逢教师节,写作班的几位教师阎连科、梁鸿、张悦然、杨庆祥个个笑逐颜开,与前两届学员一道,向新加入大家庭的第三届学员表示欢迎。马拉、严彬、李清源、赵志明、高翔、晶达、常芳、苏更生、边凌涵、谢络绎、吴纯11位作家则组成了今年的新生阵容。

迎新会现场

作家果真是可以“教”出来的吗?起码几位老师看起来都没有这样的雄心。张悦然回忆,过去两年里让她印象至深的时刻,就发生于迎新会所在的这个小会议室里。当时是爱尔兰作家科尔姆·托宾受邀前来与写作班的学员交流,“张楚就坐在他的斜对面,认真地跟他谈起《长冬》这篇小说,谈起主人公跟母亲的关系,我能看出张楚是真的很喜欢也很了解这个作家。”看着学生与来自异国的文学偶像面对面交流,这是能感动老师的事。

杨庆祥向学生提醒的,是人民大学一贯的自由、包容和民主传统,或许在他看来这是作为一个写作者极为重要的前提。迎新会的主持人,颇有“班主任”担当的梁鸿也强调了写作这件事的自主性,“读书需要同路人,但最后还需要独自前行。”

艺术的选择力是阎连科看重的。他不试图传授写作的具体技法,只是期待通过共同的学习,大家能在面对个人的经历、面对彼此的经历、面对这个民族的经历、面对以后几十年非常复杂的历史经历时,知道哪些是艺术的,哪些不是艺术的。并不是把所有的事情写进小说就非常伟大,并不是所有被我们忽略的、没有写进小说的事情,就丝毫没有价值。

阎连科提到文学观,在中国,似乎一代人有一个文学观,但没有哪一个作家是最独一无二的。“在这三年里,如果能形成非常独一无二的文学观,那可能是非常有价值的。有了这种文学观就会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今天的写作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中国的文学在世界上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19世纪,是生活主宰作家;到了20世纪,作家能主宰生活了;在今天的21世纪,文学上似乎还没有真正的突破,至少我们现在看到的翻译作品里还没有。所以我想我们的文学眼界是不是可以高点、可以远点,养成独一无二的文学观,写出独一无二的文学作品,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他还讲到作家与写作同路人之间的关系,写作上“世俗的竞争心”是可取的,同时,一个作家对另一个作家要有否定的能力。

第一届写作班的班长张楚给新来的学弟学妹提了三点建议,分别是:腿勤——多跑多听;脑勤——多思多想;手勤——多写多改。第二届的班长沈念也跟新生们说起三个珍惜:珍惜时间,珍惜友谊,珍惜校园的环境。都是能用成熟文字记录这个时代悲喜的青年作家,说出的话却朴拙至此,想来也是只在校园、班级这种场合才有的。

迎新会现场

本届的11名新生中,不见了前两届里像蒋方舟、盛可以、张楚一样的“明星作家”,但每位作家都像是携自己的故事而来。

严彬是唯一一个以诗人身份入学的,在这个培养小说写作的专业里,他表示自己有写好小说的志向和感受力,“我是宁愿失败也不甘平庸的”。

常芳来自济南,她打趣自己可能是人大历史上年龄最大的学生,“进考场的时候人家告诉我,家长不能进,我说我是考生。昨天来报名的时候我去领钥匙,人家说这个表孩子自己填就行,我说我是一个老的新学生。”47岁的她想要重新系统地读大学,弥补自己在知识架构上的缺失。

谢络绎像是候鸟,习惯了南北的迁徙。“我出生在河南,但一出生就跟母亲到了新疆乌鲁木齐,在那边长到了十八岁,大学到了郑州,之后又到了武汉,现在来北京。”她引用本雅明的话,小说诞生于离群索居的个人,又读出地理位置之外的更深含义,她希望在写作班这个群体里,学习如何去协调群居和离群索居。

青年小说家赵志明被选为了2017级的班长,他的小说集《无影人》《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曾收获大批青年文学读者。

杨庆祥说,一个作家要有历史之心和未来之心,在一个很长的时间和空间里确定自己的位置。一面是千万人疾步投奔创造巨大物质财富的洪流,生怕一分一秒的延迟,一面是数十个算不上太年轻的人放弃各自的工作和归属重返校园,试图跟默默不语的文学档案里的人对话和竞争。他们已经写下不空洞的一页了吧。

[责任编辑:魏冰心 PN070]

责任编辑:魏冰心 PN070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