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克莱图斯:上帝造了一座大房子,里面全是诗人


来源:凤凰文化

在来成都参加此次国际诗酒文化大会·成都草堂国际诗会前,恩瓦戴克没有来过中国。在他看来,人类被造物主创造伊始,体内就注入了酒,当内在的酒与外在的酒相碰撞时,灵感就产生了。

克莱图斯·纳尔逊·恩瓦戴克出生于尼日利亚,因为政治原因,他离开赤道,一路向北,如今定居在瑞典。恩瓦戴克会说三种语言,伊博语,豪萨语和英语。但他从来不用英语写诗,因为它是“前殖民者的语言”。他的诗关注爱,死亡和非洲。1998年,他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

在来成都参加此次国际诗酒文化大会·成都草堂国际诗会前,恩瓦戴克没有来过中国。在他看来,人类被造物主创造伊始,体内就注入了酒,当内在的酒与外在的酒相碰撞时,灵感就产生了。

克莱图斯•纳尔逊•恩瓦戴克

凤凰网:为什么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文学世界,酒和文学联系会如此紧密?

克莱图斯·纳尔逊·恩瓦戴克:当你读诗,当你写诗,你可以升华精神,诗歌和酒会把你引领到宏大宇宙中。但我们对酒必需要小心。但诗歌,更多的诗,当你有了诗,再来一点酒。这是美妙的人类精神。人类世界几乎是一样的,我并不觉得有很大差别,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非洲,日本,中国,人类精神是一致的。

凤凰网:有一些观点认为,西方酒文化来源于古希腊的酒神文化,酒认为是快乐的,显得恣意潇洒。但是中国的酒文化追求微醺,显得非常深沉、内敛,你怎么看待酒文化的区别?

克莱图斯·纳尔逊·恩瓦戴克:我现在生活在瑞典,瑞典的酒精控制非常严格。瑞典人知道我们要对酒很小心,在瑞典社会,酗酒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所以他们必须要控制酒。我不太了解东方的酒文化。

               古希腊神话中的酒神:狄俄尼索斯

凤凰网:酒对你的诗歌写作意味着什么?

克莱图斯·纳尔逊·恩瓦戴克:我认为每个人,或多或少,生来体内都有酒。当你有时候外出,你看到花,看到生命,阳光,你体内的酒就会开始流动。造物主在每个人体内都放了些酒。我认为酒来源于生命。身体里的酒会与外界的酒相联系,当两种酒相遇碰撞时,灵感就会产生。有时候当我起床时,我感受到体内的酒的流动,它让我看见世界,感受世界。你知道,我们已经身体里有酒了,已经足够了,但你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再加一些。(笑)

凤凰网:你在自己的诗里写到酒?

克莱图斯·纳尔逊·恩瓦戴克:是的。在很多年前,我刚开始写诗的时候,写过酒。我不记得是在哪本书里了,因为过去很长时间了。我觉得可能在我第一本书里。

凤凰网:你对这次诗酒大会有怎样的期待呢?

克莱图斯·纳尔逊·恩瓦戴克:我来这是为了诗。我希望公众可以了解到我的诗,我诗歌中的生命,哲学,我希望人们可以从我的诗里有所得。

凤凰网:你有为这次诗酒大会准备些什么?

克莱图斯·纳尔逊·恩瓦戴克:这次主办方组织了一个主题演讲,关于“现代诗歌的写作与翻译”,我为这个做了准备。我回顾了我以前的诗,再次审视自己的内心,开始思考,为什么?为什么我写了这些诗?我生在非洲,尼日利亚,等我去世了,我想被埋葬在两个坟墓里,周围聚集我的朋友,还有一首短诗。我觉得上帝造了一座大房子,里面全是诗人,他告诉天使,别去这座房子,它属于诗人。

凤凰网: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出现了AI写诗,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呢?

克莱图斯·纳尔逊·恩瓦戴克:诗歌是人类,是给可以呼吸的生灵的。呼,吸,呼,吸,这才是诗,如果你不呼吸,你写不了诗。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