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乔治·维易斯:善待诗歌


来源:凤凰文化

古老的希腊诗歌当然一直保持着其坚不可摧的连续性。 除了感官的经验外,希腊的诗歌一直保持着那份对于艺术的纯真和诚实以及诗人个体生命的诗意的历练与表达。

乔治·维易斯

我曾经说过,我坚信诗歌决不是一个尚未长大的顽童,我也认为诗歌是特殊的知识艺术——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如何认知华莱士·史蒂文斯的“诗歌是学者的艺术”的这一定义——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这一定义会持续地影响诗歌的写作,吸引有远见的智慧,帮助人们剖析和处理让我们感到如此沉重的现实社会中的一些问题与现象,引领我们走进一个人类社会的新景观。

如同帕斯卡一再宣称的,想象力不仅仅是“世界霸主”,我认为,想象力还是世界幻象本身的升级。电子时代让世界缩小成了一个村庄——“地球村”,而,诗歌,正在承担着让世界在维度上往外扩张的重任。

古老的希腊诗歌当然一直保持着其坚不可摧的连续性。 除了感官的经验外,希腊的诗歌一直保持着那份对于艺术的纯真和诚实以及诗人个体生命的诗意的历练与表达。希腊诗歌不崇拜偶像,不说谎话,也没有那种肤浅的“公理化的现实主义”。我相信,世界越是更加明确地表明人类在自我毁灭,那么,诗歌作为保护人类和生存的重要的人为因素而存在的趋势和作用就会愈加凸显。存在决定了冲突与对于冲突的制约。

暗喻,意味深长的暗喻,为诗歌提供了本质和元素,给维护人类古老的平衡以更多的承诺;也就是,只要地球上存在生命,就会存在相同程度的想象力。从毁灭性的世界图形化现象学可见,一个伟大的意识扩张的可能性将会通过诗歌来实现。

毫无疑问,诗歌在很多方面将会继续采取行动 —— 一方面,它要把2767 自己从幻象的泥淖里拔出来,将目光转向现实和现实生活;另一方面,它还要继续从想象中获得刺激与动力。世界处于混乱状态,核军备和核武器对于人类的威胁无可争辩地存在着,核战争将会结束地球上包括人类在内的几乎所有的生物生命。诗歌必须继续努力,阻止核军备、核战争的发展,让人类诗意地存在和延续下去。我们应该像希腊二十世纪伟大的诗人卡瓦菲斯所说的那样“通过各种沉思的改编”去维护世界的诗意的维度。

自由的话语以及话语之间的相互关系以自己的方式预设了作品的概念。

如果真的像约瑟夫·康拉德所宣称的“想象,但非编造,是艺术的最高君主,是艺术的生命” 那样的话,那么,我们现在更有责任保护我们在话语的森林里梦游的权利。

作者简介:

乔治·维易斯1955年生于雅典,希腊著名诗人、作家,外交家,希腊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希腊驻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大使达二十余年,在其长达35年的外交生涯中,曾两次在希腊驻华大使馆任外交官,与中国的联系颇为密切,其妻是福建人。在其繁忙的外交工作之余,乔治·维易斯勤于笔耕,已有26部著作出版,其中诗集13部,其作品已被翻译成九种语言在国内外出版,其游记随笔集《亚洲,亚洲,中国记忆》和《从东京到喀土穆》曾分别于2008年和2014年两次荣获希腊国家文学最高奖。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