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7世界科幻大会将在芬兰举行,一网打尽芬兰科幻圈


来源:科幻星云网

芬兰科幻圈一个长期保持的特点是芬兰科幻迷的协同工作能力。芬兰从来没有一个“芬兰科幻协会”,看起来也永远不可能有这样的组织。芬兰科幻圈是一个由许多遍布全国的科幻小说/奇幻社团组成的集合体,每个社团都有自己的特点和历史。从一开始,这些社团就形成了一个紧密联系的社区。

2017年的世界科幻大会花落芬兰赫尔辛基。芬兰虽然是一个偏远的北方之国,而且全国人口只有五百万,但它的科幻界的兴旺应该有许多值得我国科幻界、尤其是科幻迷组织借鉴的地方。本文的目的是介绍芬兰科幻圈的概况,作者为帕西·卡尔帕宁,译者为羊羊,首发为科幻星云网。 这个充满着青春能量并坚持组织免费科幻活动的芬兰科幻圈到底是什么样的?

芬兰科幻圈的起源

芬兰最早的、可以被称为科幻圈的现象出现在20世纪50年代。不过它成为我们现在所知道的科幻圈经历了近20年。其中有很多原因。50年代,芬兰依然处在战争结束后的恢复期,经济资源有限,城市化进程刚刚开始。这意味着,有组织的科幻圈还没有真正的机会出现。

第一次芬兰科幻大会是图尔库大学学生会在1969年组织的,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芬兰科幻圈直到1976年图尔库科幻协会成立才开始出现。1977年,它首次发表其爱好者杂志《自旋(Spin)》,1977,这是芬兰第一本科幻小说/奇幻(sf/f)杂志。

现在芬兰全国各地已经有十多个科幻小说/奇幻俱乐部,以及差不多数量定期出版的杂志,另外还有众多非官方的科幻小说/奇幻、动画和角色扮演俱乐部和杂志。

芬兰科幻迷开展的活动与世界其他地方相差不大,包括经营社团、出版杂志、颁奖、组织活动和社交聚会等。但同时,芬兰科幻圈也有它与众不同的特点。

芬兰科幻圈的特点

芬兰科幻圈一个长期保持的特点是芬兰科幻迷的协同工作能力。芬兰从来没有一个“芬兰科幻协会”,看起来也永远不可能有这样的组织。芬兰科幻圈是一个由许多遍布全国的科幻小说/奇幻社团组成的集合体,每个社团都有自己的特点和历史。从一开始,这些社团就形成了一个紧密联系的社区。

芬兰科幻圈另一个独特之处是,科幻小说和奇幻之间从来没有巨大的分离。大家当然了解不同体裁之间的差异,但是至少在科幻圈看来,科幻小说和奇幻的粉丝和作家从来都不是独立的群体,而更像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在很大程度上这应该归因于芬兰科幻圈诞生的环境。在20世纪70年代晚期和80年代初期,这两种体裁都是边缘文学,科幻小说和奇幻的粉丝自然而然就组成了团队。因此读者应该记住一点,虽然在这篇文章中提到的社团被称为科幻小说社团,但大多数都是科幻小说和奇幻社团。杂志也是这样。

由此而来,芬兰的当代作家——至少对于科幻圈来说——是一个相当混杂的团体。同样的人写科幻小说和奇幻,在某些情况下,区分这两种体裁是非常困难的。事实上,许多作家认为严格区分这两种体裁是完全不必要的。

芬兰科幻圈的另一个特点是芬兰科幻小说/奇幻杂志的性质。事实上,芬兰没有任何一本商业的科幻小说/奇幻杂志。出于种种原因,人们也尝试过出版,但总是不了了之。

但在芬兰,有非常丰富的爱好者杂志,半专业杂志和专业杂志。这些杂志中的很多是用非常光滑的铜版纸印刷,看起来和任何专业的科幻小说/奇幻杂志一样,内容质量也很高。像Portti、Tähtivaeltaja、Spin和kosmoskynä等,甚至在大型书店销售。

Finncon

芬兰科幻圈首先应该介绍的是芬兰国家级的大会——Finncon(芬兰科幻大会)。

Finncon从一开始就是大型活动。在很多方面,Finncon和欧洲或美国的大型会议一样,有分会场、讲座、演讲嘉宾、签名会等等环节。星期六的晚上有正式的宴会以及化装舞会(服装比赛)。

Finncon区别于国外其他大会的一个特点是完全免费。没有任何入场费用。自1989年的Finncon开始,大会的一个主要原则就是,只要有兴趣的就可以参加。这样,任何路过的人都可以进去看里面是什么,幸运的话对这件事产生兴趣,——一个新的科幻/奇幻粉丝就诞生了。

所以说,Finncon的品牌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赫尔辛基举行第一次Finncon大会时就树立起来了:Finncon是大型活动,没有入场费,专注于文学。到目前为止,大多数特邀嘉宾都是作家,而不是电视人物。

当然,这里有一个简单的解释。按照一位世界级作家的价格,你能从视听科幻世界获得的最多是“第三风暴骑兵”。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芬兰科幻圈专注于文学的愿望。

这已被证明是非常成功的。多年来Finncon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成为芬兰一个重要的文化活动。十多年来,Finncon的与会者的数量已经数以千计。

1995,Finncon来到于韦斯屈莱(Jyväskylä),第一次在赫尔辛基以外的地方举行。从那时起,举办Finncon的任务由各地轮流完成。比如,1999年,Finncon首次在图尔库举行。

Finncon成功背后的秘密之一在上文已经提到,就是芬兰科幻圈的协同工作能力。芬兰毕竟是一个小国家,Finncon成为大事件也是不足为奇的。大会的主要责任当然总是落在举办地的粉丝身上,但如果没有所有人的努力,大会也不可能成功。

当然,没有钱,Finncon也不可能生存下来。多年来,芬兰科幻组织者已经很擅长从政府经费、赞助商和合作伙伴募集资金。

这又是另外一个因素的结果:科幻/奇幻作为一种文学体裁在芬兰的地位可能略好于其他国家。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可以单独再写一篇文章讨论。人们付出很多努力,缩小粉丝和文学研究者之间的鸿沟。例如:学术会议往往和Finncon一起召开,这样做已经超过十年了。

Finncon x,第十届Finncon大会,2003在图尔库举行,它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里程碑。它同时也是Baltcon(波罗的海国家科幻大会)和EUROCON(欧洲科幻大会),而且也是Animecon(动漫大会)第一次加入到Finncon。此后,这成为每一届Finncon(或者叫Finncon-Animecon)的惯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动画人物和角色扮演的青少年很快成为Finncon的一道风景线。

Animecon和Finncon永久结合在一起的事实也引发了科幻迷的抱怨。许多人认为Finncon和Animecon在一起举行规模太大。2008年,坦佩雷主办Finncon-Animecon,成为一个里程碑,这是Finncon第一次在这里举行。

2011 Finncon-Animecon(简称FCAC 2011)再次在图尔库举行,这也是现在你能看到英语特刊的原因。FCAC 2011将在很多方面创造历史。在某种程度上,Animecon回到了它的家乡,毕竟它是在图尔库诞生的。

FCAC 2011也是不断变化的时代的标志。由于种种原因,图尔库不同时代的科幻迷一直有鲜明的代沟。2003年的Finncon X是由“老一辈”组织的,这些人还组织了1999年的大会,而FCAC 2011是由“新一代”发起的,他们是图尔库过去五年中出现在粉丝圈。

现在看来,2011年将是Finncon和Animecon最后一次在一起举行。这是由于Animecon的庞大规模,以及大家的共识:作为一个单独的实体继续航行对Animecon更有利。Finncon从现在起将“只是”Finncon,但需要指出的是,在Animecon出现之前,这就已经是一个成千上万的与会者的节日。

其他活动

Finncons是大众的活动。是科幻圈向大众世界展示的机会。除了他们,还有许多小型的、非正式的科幻迷聚会、其他大会以及各种聚会、视频晚会、夏天野餐等等。在大部分城镇都有科幻/奇幻迷俱乐部,也有每月或者每周的科幻迷聚会。

由于某些原因,这些聚会被称为“黑手党”。很多聚会、视频晚会等等,都是那些已经或多或少是“内部”粉丝的人参加,与此相反,“黑手党”聚会是免费向所有人开放的。在理想的情况下,如果你刚到一个新的城镇,这是了解当地的粉丝最好的机会。这些聚会通常在酒吧或咖啡馆举行。

在某种程度上,图尔库粉丝圈的发展是一个有趣的例外。在过去的五年中,图尔库的科幻/奇幻俱乐部会所——terrakoti(“Terra家”)——已经成为一个“痴迷的客厅”,特别是图尔库年轻粉丝圈约会、看杂志或书籍,讨论的地方。图尔库大多数的科幻/奇幻聚会都在terrakoti举行。

书展和小型会议

科幻圈使展示科幻/奇幻的另一个重要地点是国家级的书展。其中历史最悠久的是每年秋季举行的图尔库书展。从一开始,图尔库科幻协会在书展上就有一个展台,并在书展期间安排科幻/奇幻相关的活动。这已被证明是让科幻圈以外的人了解科幻小说和奇幻的极好方式。在过去的几年中,书展上的科幻/奇幻展台已成为图尔库科幻圈的所有组织合作的成果。

2001年,图尔库书展出现一个竞争对手——赫尔辛基书展,后者规模迅速超过前者。大多数大型出版社不再参加图尔库书展,而只参加赫尔辛基书展。赫尔辛基的科幻圈也从一开始就合作组织参展。几年来,赫尔辛基的科幻迷在书展上有了自己的展台,“科幻星期日”已经成为书展的正式日程之一。

在赫尔辛基,也有TähtivaeltajapäIvät(星际漫游节)。第一次星际漫游节的细节已成为芬兰神话,但在过去十多年,有了很大的发展。与芬兰科幻圈的规模相比,星际漫游节可以被称为“小聚会”,参与者只有几百个,整个事件仅持续一天。

另一方面,比许多邻国的会议相比,没有理由不把星际漫游节称为一个真正的会议;它具备成为一个真正会议的所有标准。每一届都有世界级的贵客;有全天的分会场;之后有一个聚会。对于许多伴随Finncon和Animecon长大的芬兰粉丝来说,星际漫游节已经成为一种标志:他们参加的第一个小型会议。

另一个小型会议是“坦佩雷奇幻节(TamFan)”,每半年举行一次,已经有十余年历史。顾名思义,它在坦佩雷举行,主要集中在奇幻。与星际漫游节一样,它只持续一天,但从其他方面看,是一个完整的迷你会议。与星际漫游节和坦佩雷奇幻节相似的还有埃斯波会,一个通常持续一天、在赫尔辛基附近的埃斯波举行的科幻/奇幻大会。

芬兰的科幻/奇幻活动家族中的一个相对较新的成员是Atonova,到目前为止在图尔库举行了三次。它的名字结合了两个源于图尔库的科幻/奇幻奖:阿托罗克斯奖(Atorox)和新星奖(Nova)。2002年,图尔库粉丝圈希望为它们安排一个单独的颁奖典礼,Atonova因此诞生。

Atonova一直很低调。它不是一个真正的会议,其组织者也没有任何计划让它成为真正的会议。因为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式,人们也把它称为“科幻/奇幻文学的下午”。虽然每次都有媒体参加,但Atonova的气氛一直很私人化。对比Finncon的庞大规模,Atonova是一个非常小规模的芬兰科幻/奇幻活动。

科幻迷聚集在2010年图尔库书展上的图尔库科幻圈展台

在奇幻方面,也有由图尔库科幻协会组织的“奇幻盛宴”。奇幻盛宴安排一个在海边的周末,人们穿着中世纪或其他奇幻服装,参加不同的活动和游戏、在火炉边唱歌跳舞、吃喝玩乐,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下一次奇幻盛宴将在2012年举行。

前面已经提到,在过去的几年中,Finncon的规模已经越来越大。对很多上了年纪的铁杆粉丝来说规模过于大。所以,突然之间,芬兰需要一个全新类型的会议。

人们根据芬兰海岸的奥兰群岛(Åland islands)给这个会议命名为Åcon。Åcon可以被称为芬兰第一个(或者说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个)“休闲会议”。甚至可以说,Åcon是那些失去动漫的人的Finncon。会议在奥兰群岛的一个酒店举行,所以如果不是有稳定收入的核心粉丝,很难参加这个会议。

因此,Åcon比Finncon小很多,准确地说,更接近斯堪的纳维亚会议的规模。这可能也是Åcon能够吸引邻近几个国家——特别是瑞典——与会者的原因。第一届Åcon在2007年举行。

按照物理学规律,每一个运动都会有反作用力。如前所述,Åcon主要是有稳定收入的粉丝参加,许多年轻的粉丝,比如还在大学的年轻人,就没有机会。因此,第一届Åcon举行两年后,一个新的会议应运而生:Econ(E代表“经济舱”)。

Econ主要针对没有很多钱的粉丝,特别是学生,安排在Terrakoti,并且惊人巧合地与Åcon的时间同时。Econ也有自己的世界级贵宾,如“纸片人达斯维德”或“一卷卫生纸”等,也有精心安排的小组讨论。到目前为止,Econ已经举行了三次,其中最近的一次是在前往EUROCON 2011的低预算渡轮上举行的。

让我们最后介绍一个名字相似的类似会议。这个会议叫“Bacon”,主要内容是吃与会议同名的肉类产品(你猜对了,就是培根),以及观看相关主题的科幻/奇幻视频。

Bacon仍然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活动,它的第一次举行是在2009年。值得一提的是,Bacon的主要特点是它的官方语言是多语言的。它是由总部位于图尔库的瑞典语学生社团FUI与芬兰语的合作方Tutka合作举办的。

合作是关键

讨论芬兰科幻圈必须提到一个有趣的传统,这就是一年一度的合作会议。在这些会议上,来自芬兰各个社团的代表将报告过去一年的工作和未来一年的计划。主要的原因是芬兰众多的科幻/奇幻社团和活动。会议将帮助社团安排未来的项目、传播信息,并避免活动时间的冲突。

几年来,这些会议都在坦佩雷的一个小屋举行,会后有桑拿和酒吧夜。换句话说,这远远超过单纯的会议,也是活跃粉丝见面的机会,而没有举办大会的负担。

芬兰科幻圈一个相当独特的合作模式是上文提到的科幻/奇幻研究者会议。截至目前,已经有几所芬兰大学的学生将科幻小说和奇幻论文题目。研究者会议主要是为这些学生召开的,目的一方面是研究人员之间共享知识和经验,另一方面是防止研究的重叠。

芬兰科幻/奇幻奖

每一科幻圈都有它自己的奖励。芬兰科幻圈也不例外。

芬兰最重要的科幻/奇幻奖无疑是阿托罗克斯奖,自1983年开始每年由图尔库科幻协会颁发。该奖项的名称是纪念作家AarneHaapakoski和他的经典机器人阿托罗克斯。阿托罗克斯出现在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的很多小说中。

阿托罗克斯奖授予前一年出版的芬兰最佳科幻或奇幻短篇小说。获奖者是由来自芬兰所有科幻/奇幻俱乐部的代表选出。它通常是在Finncon或其他一些主要的科幻活动上颁发。

星际漫游奖每年颁发给前一年出版的芬兰最佳科幻书籍(小说或短篇故事集)。获奖作品不需要是原始的芬兰语作品,也可以是(而且经常是)翻译作品。

2001年,该奖项第一次颁发给一本芬兰作品:Pasi Jääskeläinen的短篇小说集Missä junatkääntyvät(《列车转向的地方》)。到目前为止,在25年的历史中,只有三次颁给了芬兰的作者,最后一次是在2011年颁给MaaritVerronen。

该奖项的目的是鼓励出版社出版更好的科幻/奇幻小说。尤其在21世纪前十年,获奖作品往往成为科幻/奇幻文学。获奖者是由赫尔辛基科幻协会选出的委员会确定的。第一次星际漫游奖是1986年。

2007年,星际漫游奖有了一个姊妹奖项:Tähtifantasia(星际奇幻奖),也是由赫尔辛基科幻协会颁发。目的与星际漫游奖类似,主要针对奇幻小说。每年颁发给翻译的奇幻作品。

Kosmoskynä(宇宙之笔奖)是由芬兰科幻小说家协会颁发的。该奖项授予芬兰科幻/奇幻界卓越的作家。2001年,它颁给了JohsnnaSinisalo,以表彰她多年来为芬兰科幻/奇幻界所做出的贡献。在某些方面,Kosmoskynä奖可以看做是芬兰的达蒙·奈特纪念大师奖。

Kuvastaja(镜之湖奖)每年由芬兰托尔金协会颁发,第一次颁奖是在2001年。该奖具有星际漫游奖和星际奇幻奖的元素,但侧重于奇幻。由于镜之湖奖的存在,星际奇幻奖一般不授予芬兰国内的奇幻作品。

其他不那么严肃的奖项

大多数芬兰科幻/奇幻奖都是“严肃的奖项”,目的是在传媒中提升这种文学体裁的认可度。正如有严肃的大会和不那么严肃的会议,芬兰也有很多幽默的科幻/奇幻奖。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王牌飞行员洛根奖,由赫尔辛基的粉丝圈颁发,也被称为臭名昭著的“世俗集体”。该奖诞生于2002年,通常在星际漫游节派对上颁发。该奖是授予“最愚蠢的征服地球的企图”和“以最惊人的方式让计划失败”的作品。

约翰·哈里森在星际漫步联欢会后阅读《光》

例如在2002年,它颁给了电影《火的统治》(只有一个雄性的龙军)和威尔·史密斯(他在《独立日》和《黑衣人》中的成就)。2005年,获奖者是电影《世界大战》中的外星人和奈特·马沙龙电影《天兆》中的梅尔·吉布森(用一杯水停止征服世界)。

另一个每年由几乎相同的赫尔辛基粉丝圈颁发的奖项是Tuestin(护腕奖)。它颁给为芬兰科幻圈完成特殊的幕后工作的人。这个理念是提醒粉丝关注聚光灯以外、但在芬兰科幻圈中不能缺少的人。

2006年,埃斯波科幻小说和幻想协会ESC决定开启另一个古怪的芬兰科幻/奇幻奖。EppuApina(猴子埃迪)授予“为埃斯波民族的科幻做出巨大共享”的人。第一个获此殊荣的是ESC的创始成员之一Matinkylä侯爵——Vesa Sisättö。

芬兰科幻/奇幻爱好者杂志和俱乐部

如今,在许多情况下,很难区分芬兰的爱好者杂志和俱乐部。 

与其他许多地方一样,芬兰的杂志起步时非常不起眼,只有很少的几页复印的纸。多年来,芬兰的爱好者杂志领域已经发生了彻底的蜕变。一些杂志变得越来越大,一些一直保持着芬兰特色的外观,也有一些已经完全消失了。 

下面将要介绍的不包括那些已经停止出版的杂志。虽然许多杂志都消失了,成了历史,但还是有很多仍然在出版的。 

其中最大的看起来更像真正的科幻/奇幻杂志,而不只是爱好者杂志,可以成为专业杂志或半专业杂志。在某些情况下,有些社团本身已经消失了,但其出版的杂志却留下来了。特别是坦佩雷科幻协会的杂志Portti。 

下面列出了芬兰的爱好者杂志和出版它们的俱乐部。除非特别说明,这些杂志都是季刊,刊登短篇故事(原创或翻译的)、新闻、评论、短文、插图、漫画等。所有都是由志愿者负责的,也就是说,杂志相关的人都没有获得报酬,包括插图作者、文章作者和编辑。 

大多数芬兰俱乐部都有自己的网页。主要是芬兰语,但通常有非芬兰语的概述页面。如果想从网上了解,最好的入门网站是JussiVainikainen优秀的芬兰科幻资源网站(http:// www.anarres.fi/sf/suomisf.html)。

Portti

坦佩雷科幻协会

编辑:RaimoNikkonen

http://www.sci.fi/~portti/

坦佩雷科幻协会的Portti(《星门》)无疑是最大和最成功的芬兰科幻/奇幻爱好者杂志。它看起来很专业,用铜版纸印刷,现在全部是彩页。自1982年开始出版。 

坦佩雷科幻协会每年还组织短篇科幻/奇幻故事竞赛,无疑也是芬兰最重要的科幻/奇幻写作比赛,有诱人的现金奖励。获奖者可获得2000欧元奖励,亚军分享另外22000欧元奖金。比赛自1986年开始,奖金越来越高。每年有超过200篇短篇故事投稿。 

不可否认,Portti是芬兰最成功的科幻/奇幻爱好者杂志。另一方面,它越来越独立,人们甚至怀疑它是否是科幻圈的一部分。Portti的竞争力也表现在主导了短篇故事的场景。最近几年Portti发表的故事和Portti竞赛的获奖者,往往也占据了阿托罗克斯奖年度入围名单的大部分。

Tähtivaeltaja

赫尔辛基科幻协会

编辑:Toni Jerrman

http://www.tahtivaeltaja.com

赫尔辛基科幻协会是组织Finncon和评选Tähtivaeltaja奖的主要力量。但对很多科幻迷来说,他们了解赫尔辛基科幻协会更多的是通过它的杂志,名字也叫Tähtivaeltaja(星际漫游)。 

Tähtivaeltaja是一本看起来很专业的科幻/奇幻杂志,用铜版纸印刷,约有100页彩页,从1982年开始发行。从一开始,它就是芬兰最有优势的科幻/奇幻杂志。Tähtivaeltaja和赫尔辛基“黑手党”的主要元素一直是对黑色皮革和铆钉的迷恋,我们必须承认,在早期Tähtivaeltaja除了是一本科幻/奇幻杂志,看起来也像一本朋克杂志。作为一本科幻/奇幻出版物,Tähtivaeltaja也强调艺术方向,注重欣赏女性形式的插图。 

多年来,虽然杂志已经变得成熟起来,成为一本“真正的”杂志,但它没有失去它的优势,对许多科幻迷来说,Tähtivaeltaja仍然是芬兰最好的科幻/奇幻杂志。特别是在早期,Tähtivaeltaja特别关注的一个科幻/奇幻分支是漫画。事实上,许多著名艺术家的职业生涯都从Tähtivaeltaja开始的。 

Tähtivaeltaja的重要性还体现在为芬兰读者介绍新的和即将流行的趋势的文章和作者,经常超越外国同行。

Spin

图尔库科幻协会

编辑:MirelleAalto

http://www.tsfs.fi/spin/

成立于1976年的图尔库科幻协会是芬兰最古老的科幻/奇幻俱乐部,因此成为芬兰科幻圈历史起点。协会的Spin杂志同样也是芬兰最古老的科幻/奇幻爱好者杂志。杂志自1977年开始发行,在发展过程中经历了起起落落。 

正如前面提到的,图尔库的粉丝圈总是有很明显的“代沟”。这在图尔库科幻协会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20世纪90年代后期,协会几乎经历了一次完全的换血,老卫兵退出舞台,新一代的科幻迷接手。

近十年来,图尔库科幻协会可能是芬兰最活跃、最有活力的科幻/奇幻社团。1999年和2003 年在图尔库举行的Finncon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也是Spin的转折点,它的外观和质量有了戏剧性的提升。Spin有了今天仍然保持的形象,专业化、印在铜版纸上、约40-60页、彩色封面。

凡事都有结束,2004年,协会的大船已经失去了风的力量,“新一代”已经成为“老卫兵”。在过去的几年中,似乎历史重演,新一代的科幻迷开始出现。 

由于其悠久的历史,图尔库科幻协会在许多方面也是芬兰科幻圈的基石。它提出了阿托罗克斯奖,组织了奇幻盛宴,在图尔库书展上展示了科幻/奇幻,是新星短篇写作比赛的合作者。值得一提的是其藏书丰富的科幻/奇幻图书馆,有超过千本的书籍。

Kosmoskynä

芬兰科幻作家协会

编辑:Christine Thorel

http://tieteiskirjoittajat.net

芬兰科幻作家协会的Kosmoskynä(《宇宙之笔》)自1984年开始发行。多年来,它也有起起落落。Kosmoskynä有过许多主编,每一个新的编辑都会让杂志呈现非常独特的外观。 

另一方面,作为一本作家的杂志,Kosmoskynä一直注重写作,尤其是近年来,还关注国内的科幻/奇幻。杂志有专栏和关于写作的文章、访谈的小说家、写作竞赛的信息以及作家指南。它每年还评论芬兰出版的所有短篇小说(每年超过50篇)。 

与图尔库科幻协会一样,芬兰科幻作家协会也是协会和其出版的杂志同样重要。芬兰科幻作家协会为作家组织了丰富的活动,比如免费的会员反馈、写作课等。 

芬兰科幻作家协会与图尔库科幻协会也有紧密联系,比如针对入门级作者的新星短片故事写作竞赛,就是两个组织合作的项目。新星竞赛自2000年开始举行,在很多方面都成为芬兰第二影响力的比赛。2007年,新星竞赛也有了姊妹竞赛:Noviisi(初学者),一个针对13-17岁作者的短篇故事写作竞赛。

Usva

编辑:Anne Leinonen

http://usvazine.net

本文的前一版本发表时,Usva(《雾》)成为芬兰最年轻的科幻/奇幻杂志。在它诞生时,也是芬兰唯一的电子科幻/奇幻杂志,读者可以免费下载PDF格式。它也是芬兰为数不多的真正达到爱好者杂志标准的科幻/奇幻出版物。Usva几乎由一个人创建:作家和科幻迷Anne Leinonen。

Usva自2005年创刊,每季度发行。有一些卷本达到80页或更多。它主要包括短篇小说,经过五年发展,已经发表了数百篇。 

Usva的收稿原则是强调多样性和出版好的故事,无论体裁。可以说,杂志为缩小主流和科幻/奇幻读者的距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尽管Usva发表的内容包括纯科幻小说、奇幻和与之相关的一切东西,但人们对Usva的印象很大一部分都是代表“芬兰新宿命”的故事,有很深的现实主义色彩。一些在Usva发表的短篇小说只是与科幻/奇幻沾边,属于科幻/奇幻和主流散文之间的朦胧地带。

目前Usva处于休刊期,于2012年回归。Usva也做了一些值得一看的英语专刊。

Alienisti

于韦斯屈莱科幻协会42

http://www.scifi42.fi/alienisti/

于韦斯屈莱科幻协会42是一个有丰富社会活动的社团,而不仅仅是杂志。它在90年代初进入科幻圈,自此以来一直很活跃。 

42对芬兰科幻圈最重要的贡献,无疑是作为在于韦斯屈莱举办的Fincon的主要推动者和组织者。第一次在于韦斯屈莱举办Finncon是在1995年,最近一次是2010年。于韦斯屈莱Finncon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是42设法将其与于韦斯屈莱艺术节关联起来。 

42也有一本名为Alienisti(《精神医生》)的杂志,每年出版,通常在Finncon推出最新的一期。尽管Alienisti在内容上不能与某些大杂志竞争,却是将资源与活动匹配起来的很好的例子。

Legolas / HobittilanSanomat

芬兰托尔金协会

http://www.suomentolkienseura.fi 

芬兰托尔金协会成立于1991年,远早于奇幻的繁荣或《魔戒》电影版诞生之前。虽然托尔金在社团的活动中有突出的作用,但它不仅是托尔金粉丝的组织,而是属于整个芬兰幻想迷。目前芬兰托尔金协会是芬兰唯一只针对纯粹的奇幻的协会。 

协会推出了两本爱好者杂志:Legolas和HobittilanSanomat(《霍比特时报》)。Legolas是真正的杂志,而《霍比特时报》更像一个成员通报。这两本杂志看起来都很像Marvin杂志(见下面的介绍)。都是A5的大小,Legolas约40页,《霍比特时报》20页或更少,黑白印刷。Legolas历史更长一点,自1991年开始发行。 

托尔金协会更注重其他活动而不是一本炫目的杂志,这在众多俱乐部中是个很好的典范。它组织了很多活动,大部分集中在赫尔辛基。它也有很多的分支,称为“Smials”,遍布芬兰,其中有一些的活跃程度堪比真正的社团。

芬兰托尔金协会还为国内前一年出版的最好的奇幻图书颁发Kuvastaja(镜之湖奖)。

Enhörningen

编辑:Ben Roimola

http://www.enhorningen.net/

Enhörningen(《独角兽》)是芬兰科幻圈讲瑞典语的爱好者杂志。它是Ben Roimola于1987年创办的,刊登短篇小说、文章、文学评论和视听评论。 

Enhörningen既刊登原创的瑞典语短篇小说,也刊登翻译成瑞典语的芬兰(以及国家)的短篇小说。Enhörningen还有非常好的网站,可以说他们将芬兰粉丝圈展示给瑞典语世界的最好地方。它还为更广泛的公众提供新闻和评论。 

Enhörningen不定期出版,也就是说,编辑有足够的时间或金钱时才有新的一期。

Marvin – the Lehti

赫尔辛基大学科幻俱乐部

http://googoomuck.org/

在芬兰所有的杂志中,Marvin(《马尔文杂志》)可能是最像爱好者杂志的。它是复印的,大约有30页,A5大小,通常充满了怪异的幽默和其他莫名其妙的语言。在Marvin中,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每一期都有一个不同的主题和版面,包括色情、宗教、剑、火鸡、混凝土、热巧克力、征服世界、社会主义等等。 

赫尔辛基大学科幻俱乐部是赫尔辛基Finncon的主力。协会的缩写HYSFK的发音是“GooGooMuck”。不要问为什么。

Escape

埃斯波科幻和奇幻协会

http://www.esc-ape.net/

埃斯波科幻和奇幻协会,简称ESC,是一个相对年轻的组织。埃斯波是芬兰最大的城市之一,但由于离首都太近,许多人把它当做赫尔辛基的郊区。ESC的目标是想改变这个观念,告诉大家埃斯波可以有它自己独特品牌的粉丝圈。 

ESC的杂志Escape(《逃离》)有很多期都在表达“埃斯波民族”的观点。以其中一篇为例,文中提到“生活在埃斯波就像生活在火星上”。 Escape看起来很像Marvin,但看起来更芬兰化。一个可能的原因是,Marvin和HYSFK的许多粉丝也都活跃在ESC。ESC也是Escon(前文提到的一个小型会议)背后的组织。 

2009 年,ESC改变了其战略。不再每年出版两期杂志,而是开始出版特刊,其中一些类似真正的书。2009年的特刊,是《奇妙的埃斯波》,一本内容虚构的埃斯波旅行指南。

Turu Mafia杂志

编辑:TeroYkspetäjä

Turu Mafia(《图尔库黑手党杂志》)与臭名昭著的、虽然目前非常不活跃的Mundane杂志有相似的理念。你不能在任何地方预订,必须亲自前往图尔库黑手党取。两个杂志的主要区别是,Turu Mafia更易于理解,特别是对圈外的人。它主要包括新闻和其他适用信息。 

另一个区分杂志的特点是年代。Mundane属于芬兰科幻圈神话般的过去,Turu Mafia的首刊是在2004年的秋天。杂志的编辑TeroYkspetäjä也很活跃地在他的博客里记录芬兰科幻圈的大事件。

Nyarlathotep

劳夫卡夫特历史协会

http://www.hplhs.org/

由于说芬兰语的人数少,只专注在科幻/奇幻界一个明确领域的协会或杂志在芬兰很少见。在大多数情况下,一个作家或电视剧的粉丝通常都会将自己纳入已有的社团。 

也有一些组织做了尝试,其中很多甚至一度繁荣。有斯波克小屋及其杂志Outpost(前哨)、星空联盟及其杂志Gree Galaxy(自由星系),当然还有芬兰托尔金协会和它的Legolas。 

芬兰劳夫卡夫特历史协会是这一系列中的最新尝试。到目前为止,协会才伸展它的触角,有了第一个泥娃娃。它的杂志Nyarlathotep,第一期出版于2011年。 

它将会发生什么?天知道。

Uusrahvaanomaisiatarinoita

编辑:TuomasSaloranta

http://urs.fi/

正如上文所述,每一个动作都有反作用力。整个文学的历史,似乎都是前面的文学运动的反作用力的结果。对芬兰的科幻/奇幻圈也是如此,虽然规模小很多。 

可以说,在过去的十年,芬兰科幻圈的主要趋势一直是试图打破科幻/奇幻与主流散文之间的障碍,并且使科幻/奇幻文学更有雄心。 

这一发展以及影响发展的各种因素,在本文的其他地方有更详细的描述。但在2010年,一些作家宣称,他们认为芬兰的“推理小说”已经变得太有野心、太艺术。 

他们想回到旧的价值观,跟随罗伯特·霍华德(Robert E. Howard)、劳夫卡夫特(H.P. Lovecraft)和埃德加·赖斯·巴罗斯(Edgar Rice Burroughs)的脚步,回到极其简单的冒险故事。这个文学运动被称为“Uusrahvaanomainenspekulatiivinenfiktio”(“新庸俗推理小说”),简称URS。在不到一年里,已经有三本选集和一般半年刊的杂志出版。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Uusrahvaanomaisiatarinoita(新庸俗故事)刚出版。像Usva,它是电子版的杂志,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免费下载。多元化是件好事,人们不禁希望这种杂志能够有很长的生命力。

其他科幻/奇幻俱乐部

除了上面提到的,芬兰还有几家俱乐不出版杂志。大多数俱乐部都比较年轻,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有些甚至更晚晚于。 

与杂志一样,有许多不起眼的科幻/奇幻社团。本文没有涉及那些消失了的组织。 

可以说,芬兰科幻圈最喜欢的活动之一是新建一个社团。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看到很多社团的诞生,也有一些社团消失了,像“Ye Olde Cavaliers Scientifiction Boozing Guild”、“暴躁的秃头科幻迷协会”和“Señor科幻雪茄协会”等。

图尔库大学科幻文化屋

http://www.utu.fi/tutka/

图尔库大学科幻/奇幻俱乐部,简称Tutka(雷达),是图尔库第二个科幻/奇幻俱乐部,成立于1995年初。其理念是提供TSFS以外的一种选择,因为有的人认为TSFS已经变得太冗杂和官僚。 

多年来Tutka组织极受欢迎的视频夜晚,播放尚未在芬兰大众公映的科幻/奇幻剧,比如其中最受欢迎的《巴比伦5》。随着互联网市场的壮大,这些视频夜晚的受欢迎程度也日益下降。 

几年来,Tutka相对来讲是不活跃的。2008年它由一个全新的团队接手,大有改观。目前,Tutka无疑是图尔库最活跃的科幻/奇幻协会,是当地粉丝圈新生力量的主要来源。 

其他方面,Tutka是Varjomafia(“影子杀手”)——每周在Terrakoti举行的会议——的主力。Varjomafia是帕斯·卡尔帕宁发起的,在2005年起安排在图尔库。

Terrakoti上发生的趣事

Tutka当前的战略是定位在俱乐部,而不是协会,鼓励成员之间彼此交流。Tutka组织科幻/奇幻会议、视频晚会、聚会,并参与图尔库粉丝圈的大多数活动。2011年Finncon-Animecon的发起者也是Tutka的成员。 

Tutka 也有不定期出版物,名为Kabinettikertomuksia(《小屋故事》)。第一期《小屋故事》非常具有芬兰特色,不像过去五年中的其他出版物,使Tutka成为一个小型的图书出版社。 

2006年,Tutka and FSFWA发表了科幻/奇幻作家指南,Kirjoita kosmos (《描写宇宙》)以及2008年出版的、基于2006年写作比赛的色情科幻/奇幻文集Hekuman Huipulla(《顶级欲望》)。Tutka最新的出版物是Pimeyden Reunalla(《在黑暗的边缘》),以URS为主题的短篇故事集,在2011年Finncon–Animecon前夕出版。

Föreningen för underligaintressen

暂无网站

芬兰科幻/奇幻家庭的最新成员(虽然这个定义的变化相当快)是FUI。这是“Föreningen för underligaintressen”的缩写,大致翻译为“奇怪兴趣协会”。 

这个组织也在图尔库,或者更确切地说在其讲瑞典语的大学Åbo Akademi。FUI的理念是为Åbo Akademi所有有奇怪兴趣——比如科幻小说、奇幻、游戏等——的学生提供一个聚会场所。 

在许多方面,FUI可以成为Tutka的瑞典同行,两个社团有密切的联系。FUI成立于2007年,现在才刚刚开始发展成为一个社团。到目前为止,FUI已经组织了一些小型的、有趣的、芬兰化的活动,包括前文提到的Bacon和年度体育赛事:投掷计算机硬件。 

当然在许多方面,FUI仍然是一本未完的书。

Spektre

http://spektre.fi/

Spektre是“坦佩雷推理小说”的缩写,代表了坦佩雷的第二代粉丝。在坦佩雷,只要有粉丝圈的地方,就有粉丝活动。但不幸的是,坦佩雷的粉丝圈在很早的时期就分裂成了两个。一部分加入了Portti,另一个是已经离开的科幻/奇幻杂志Aikakone。

有了Spektre,希望大家会忘掉旧伤疤。Spektre已经存在了十年,组织了晚会、视频夜和其他非正式的聚会,但没有任何计划出版一本杂志。但Spektre在科幻圈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此外,它还组织粉丝圈的年度合作会议。 

Spektre还恢复了Viikinsaari“路边野餐”的传统:粉丝圈的一个夏季聚会,乘船到附近的一个岛。Spektre也是2008年Finncon-Animecon背后的主力。

Filkkifriikit (Filk 怪胎)在坦佩雷路边野餐会上的表演

芬兰科幻/奇幻论坛和相关网站

这篇文章的第一个版本是在1995年完成的,我们今天所熟知的互联网还刚刚开始发展。自那时以来,网络和大众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芬兰科幻/奇幻社团之间的信息交流大多数是通过网络完成的。在芬兰科幻圈兴起的时候,这一概念本身还是纯粹的科幻。 

尽管芬兰有新兴科技前沿的声誉,但令人惊讶的是,与其他许多国家相比,芬兰只有极少数的科幻/奇幻网络杂志。大多数芬兰科幻/奇幻的社团和杂志都有自己的网页,但其存在几乎仅仅是为了推销实体的杂志或协会,而不是作为一个独立的媒体。 

一种解释是传统。在过去的三十年期间,芬兰的粉丝和专业杂志已经承担起了其他国家网络杂志的职能,这些国家的粉丝圈都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如果芬兰粉丝圈不是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存在了,可能也会有很多的科幻/奇幻网络杂志。 

在过去的几年里,即使这个一点似乎也已经改变了。当本文第一次大修订的更新版本在2003年发表时,芬兰只有几个科幻/奇幻论坛。之后,其数量几乎已经爆炸了。 

然而,在许多情况下,论坛的生命周期都很短。许多论坛在开始的时候都很繁荣,悄悄地就消失了。作家论坛更是迅速繁衍,很可能它们只是互相竞争。这意味着很难估计现在的网络论坛哪些能够生存下来。 

至于作为独立媒体网站,BakekNabel(“自由思想”,还被称为“Leban Kebab”)可能是最成功的一个。它在2001年由赫尔辛基的粉丝创建,是一个粉丝圈论坛,比起单独的邮件列表,它能更好发挥作用。 

另一方面,Risingshadow很可能是未来芬兰粉丝圈的核心。大多数成员似乎都是年轻的奇幻迷,讨论非常活跃。它还具有卓越的公告板,公布科幻/奇幻相关新闻和即将到来的活动。Risingshadow的界面也比BakekNabel好。 

当然,还有许多其他的。有奇幻迷的论坛Vihreä Lohikäärme(绿龙),科幻/奇幻作家的几个论坛(例如FSFWA的网络斗兽场)等等。

结论

现在你已经看到了芬兰粉丝圈所有的光辉。这当然是只有一种视角,不同的作者可能会描绘出完全不同的画面。 

如果想完全正确地了解芬兰科幻圈,唯一方法当然是亲自去。最容易做的就是参加一个芬兰的大会。你不会认为Finncon 2003就是最后一次芬兰的EUROCON吧? 

部分由LiisaRantalaiho翻译。由Val Grimm于年2011编辑。

相关网站:

Finncon www.finncon.org/

Finnish SF FAQ www.tsfs.fi/sffaq/

Finnish Science Fiction Resources www.elisanet.fi/jussi_vainikainen/sf/suomisf.html

Links for sci-fi writers koti.mbnet.fi/pasenka/links/links2.html   

Partial Recall partialrecall.blogspot.com/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