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有钱人对自己做了生物改造后,阶层就不可跨越了


来源:澎湃新闻网

现在除了体力和我们的认知机能之外,我们还有什么是可以超过机器的?所以,和19世纪相比,现在不一样,就算会有新的工作会涌现,但人们对自己进行再次的培训,速度够快吗?能够获取需要的技能吗?

【编者按】作为一项兴起不久的技术,人工智能还在浅表演进,专业深度尚浅,前进路径不明,所以主流的人工智能讨论,并不是外行无缘置喙的禁区,一如几年前的大热过的工业4.0和云计算。由于人工智能对人类未来影响深远,关系着每一个人的未来,所以注定它是一个长期大热的全民话题。7月8日,由造就主办,中信出版社集团联合主办的“主动进化•造就未来大会”在上海举行,在会议中由以色列畅销书作家尤瓦尔•赫拉利和启明创投管理合伙人甘剑平、线性资本创始人王淮关于“人工智能造成过剩人口”的话题进行了一场讨论,以下为讨论实录。

王淮:在过去这几年,我们投了三十多家这个领域的公司,对人工智能影响人类的生活这件事很有信心。但也越来越担心,人工智能究竟会不会创造像尤瓦尔•赫拉利所说的无用阶层,它究竟会不会影响到人类的安全。今天就让我们来欢迎这两位嘉宾,一起来探讨一下这个话题。欢迎尤瓦尔先生跟启明资本的创始合伙人甘剑平先生。首先,尤瓦尔教授你认为无用阶级,真的会出现吗?

尤瓦尔•赫拉利:真的会出现。但这里的无用,并不是说从人际关系,譬如妈妈和孩子之间的角度来说,从这个角度来说,没有人是无用的。我说的无用,是对于经济系统,在我们现在经济系统系统中,有些人在未来会没有任何的经济价值。因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和一些自动化,所有的工作都可以做得比人类更好。

王淮:人类比较关心生活的意义,而不仅仅是不工作就会饿死,这样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但是,如果活着无所事事,生活没有任何目标,这让我很担心。

尤瓦尔•赫拉利:我们不一定那么担心,因为目标不一定由工作来组成,很多现在世界的工作,并不是非常有含义,或者很有乐趣。如果你是一个大学教授这个工作还算有趣,但如果是开卡车,或者在纺织业工作,每天工作十小时,一点都不好玩儿。 

王淮:那么甘剑平先生,你有没有担心无用阶级的兴起?

甘剑平:今天我来这里是来辩论的,所以我必须是反方。最先讨论这个话题是工业革命时期,人们都在谈论机器,有可能会取代几百万的农民。但是,现实上,很多的农民去了工厂,开始制造汽车,开始开卡车。我在芝加哥大学学的是经济学,所以,我是相信自由市场无形之手的经济学原理。所以我们有可能太过担心。历史告诉我们,自由的市场会不断的进化,同时会打造新的工作,新的功能,来供养这几百万人,让他们做些事情,同时也让他们感觉到快乐。

王淮:因此你觉得在未来,会有一些新的东西,给这些失业的新的机会去做?

甘剑平:对的,我们需要一些工人修机器人,我们还需要人来清理机器,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规律,但是我相信自由市场和经济体的原理,是会修整。我至少在今天保持比较乐观的心态。

王淮:如果我们讲冲击和影响,你认为这对未来的人类社会意味着什么,他们总要找到一些去做的事情,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工作让他们其去做的话,会出现什么问题?

尤瓦尔•赫拉利:没人知道三十年之后的劳动力市场会怎样。人们觉得机器的自动化会取代人,自由市场是创造了足够的工作,但这次不一样,因为之前机器和人进行竞争,仅仅是在一些体力劳动和体力技能方面,这样就永远都会有新的工作。但现在除了体力和我们的认知机能之外,我们还有什么是可以超过机器的?所以,和19世纪相比,现在不一样,就算会有新的工作会涌现,但人们对自己进行再次的培训,速度够快吗?能够获取需要的技能吗?因为在以前,农业实现了自动化、机械化,人就转向工厂,到城市工作,我们需要很多更高级别的技能,才能够找到新的工作,才能够在工厂里做一个工人。如果三十岁的人在农场失业了,但在几天之内,还可以在工厂里找到低技能的工作。但是当未来的工作的,一般都是高技能的工作,需要很高的技能。所以,不是有无足够工作的问题,而是人们能否胜任这些工作。

甘剑平:我相信你的这个答案,前景应该是负面的,有可能我错了。如果是负面的影响,你觉得会糟糕到什么程度?我今天尽可能保持乐观的态度,我非常同意有很多的工作会过时。但是如果仔细想,为什么人需要工作呢?因为我们的资源是稀缺的,需要工作,才能够得到食物,才能买东西。但是现在我们有那么多的物质上的东西,已经不再稀缺,你可以拿到很多东西,而且是免费的。而且这些资源,越来越丰富,所以人们也许不需要再工作。 而且,工作也将会成为一种乐趣。巴菲特每天都会去上班,都去办公室。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吧。资源配置的时候,应该要根据人们的需求来进行分配。人们根据他们能力的大小来做贡献。未来可能是按这样进行演进和进化,而且我们是为了乐趣而工作,甚至要付税,才能够有工作做。

尤瓦尔•赫拉利:好,这是完全有可能的,我比较担心的是两点。从历史经验来看,当一样东西变得非常丰富而且低廉,每个人都可以拥有,那人们马上就提升自己的渴求和期待。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可以要更多,如果拿不到就会很愤怒。

如现在的美国,有很多失业的人,他们有车,有房,有足够的食物。还有那么多人,是因为吃得太多,营养过好,才丧生,而不是营养不良或者食物不够。所以,物质丰富之后,人们不会把自己和一千年前的人类去比较,觉得现在的物质这么的丰富了,比我们的祖先好多了就会满足。

如果我们去计算全民的基本收入,足以支持地球上每一个人不用担心食物,不用担心医疗,但是永远都会有一些奢侈品,永远都会有一些喜悦的资源在吸引人们。每个人都有房子,但只能有少数人,可以住在海滩边的别墅里,总会有稀缺资源。如果没有工作,没有足够的钱,你如何去竞争?

人们是不是能够找到生活的意义,生活的目标。这有各种可能性。甚至,空闲时间实在是太多,不需要工作,所以他们只要玩电子游戏就可以了,这和现在是不一样的。

王淮:好,所以呢我们的未来可能并不是那么的糟糕。

甘剑平:在你的书中,提到了一些药剂,药物,可以让人感到快乐。在美国很多州大麻合法化了,所以呢,有时候就不需要工作了,在电脑游戏中工作,在VR中工作,还有各种化学品,让你产生快乐。在电脑游戏中,找到了生活的意义。

王淮:好,另外一个议题,如果你变成了无用阶级的一员,或者出生在无用阶级中,对我们今后的几代的年轻人,他们有什么出路?要跳出无用阶级,能做什么?

尤瓦尔•赫拉利:我觉得对大部分人来说未来就是如此。会有上等层阶级,甚至还会有生物学上的鸿沟。在以前,人在生物学上没有什么不同的,无论是国王还是农民,他们全部是智人。还可以通过革命实现身份转换,就像中国的明朝,农民可以变成皇帝。但是在生物工程和人工智能发展之后,人与人之间可能真的会出现生物学上的不同。会将我们经济上的不平等,转化为成生物学上的不平等。人和人就没有相同的能力,没有相同的技能。

王淮:所讲的是Xman。

尤瓦尔•赫拉利:并不一定像Xman,但是这是全新的潜能和可能,我们直接可以脑机相连。所以当经济上的不平等,转为生物学的不平等,阶层鸿沟就可能完全无法超越或者变窄。

甘剑平:我还要表现出比较乐观的一面。我们必须要有向上移动的能力。通过努力学习,努力力工作,想办法通过自己的上进心找到一个更好的前途,来确定他怎么来过快乐和有意义的生活。总会有人能够从底层,不断往上,走到这个社会的上层。通过技术的进步,找到一些全新的点子。一些聪明的人,他们可以找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王淮:好的,下一个话题,人工智能的安全性的问题。这些机能,技术,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安全问题。由于我们没有足够高质量的数据,我们的算法还不够完美。你有没有担心过这个问题?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当我在挑选到投资什么公司时,我会看它的AI的技术是否足够稳定,那样才能在社会上全面铺开。在一些领域,他们可能不是那么重要,但是在有一些领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无人驾驶汽车。你怎么看?

尤瓦尔•赫拉利:人工智能不一定要完美,只需要比人类更好就可以了,这并不难。因为人类本身就是不完美的。无人驾驶如果要替代人类的驾驶,肯定还是会有事故。但事故的数量能够大大削减,就可接受。人类是非常糟糕的驾驶员,若在未来回顾现在,会觉得让人类自己开车,简直是疯狂。目前每年所有的战争、犯罪、恐怖主义造成的死亡人数大概6、7千人,但是交通事故造成的死亡大概是130万人。大部分交通事故,并不是路状况不好,而是由于我们驾驶习惯所致。人工智能比人类好很多,它永远不会酒后醉驾。

王淮:那么好,甘先生你是怎么认为的?

甘剑平:真正商业化和人工智能的距离还是比较远的,你可以跟iPhone上的Siri讲话,但它可以做的事情还不是那么多。我觉得离真正使用人工智能,让它成为生活中的助手,还是比较遥远的。而且从数据的安全角度,人们是不是真的愿意告诉iPhone,告诉Siri,自己的一切信息?这样的话,机器就了解我所有的喜好,它会给你去选穿什么样的衣服,去哪里吃饭,从这个角度上,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意识保护好自己的隐私。不能够让机器了解到我所有的数据。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