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鬼才”画家宋雨桂走了:曾向公众呼吁别买自己的画


来源:雅昌艺术网

“我曾在人鬼间徘徊20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历浩劫,有人说我自杀过,其实我是想好了深夜跳楼求生,从被’专政’了四个月的小屋逃出来。我得过癌症,遇过车祸,右手残过,鬼门关前走了好几回,甚至举行过’活体’告别仪式。是鬼亦是仙,非鬼亦非仙,权当别解吧。”

昨日令人悲伤,宋雨桂走了。

2016年4月的一天,宋雨桂在助手以及粉丝的簇拥下来到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参加一个画展的开幕式,虽然在北京见惯了大画家的派头,但是宋雨桂的出现,还是有点儿让我感叹他之于东北大地的特殊魅力:签名、拍照、求指导的粉丝们瞬间就“包围”了宋雨桂,他在一个又一个的配合着大家的要求,而我们也终于在一群人中“拽住”了宋雨桂,来接受采访。等到粉丝慢慢退场之后,宋雨桂虽然已经77岁的高龄,但是依旧步履矫健,快速的看完了展览,在助手的催促着匆匆离开了现场。

“鬼才”宋雨桂(1940-2017年)

这就是我们和宋雨桂接触的短短五分钟的时间。令人猝不及防的是,再听到宋雨桂的消息,竟然是他已仙逝。

“5月15日17时25分,著名画家宋雨桂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病逝,享年78岁。”短短的一行字,让人眼眶发热,但又让人无力反抗,雅昌艺术网第一时间向宋雨桂之子宋百里证实了这一消息。

19时13分,辽宁省美术家协会发出悼念:中央文史馆馆员、民革中央画院院长、辽宁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辽宁美术馆馆长宋雨桂先生于2017年5月15日17点25分因病辞世。追思堂设在宋雨桂艺术馆,5月16日十点可到馆里悼念,告别仪式另行通知。

宋雨桂在大型作品《黄河雄姿》前沉思

随后艺术家何家英悼言:惊悉宋雨桂先生不幸离世,痛不可言!一代英豪,大师銘范,为人仗义,德才恒长。滔滔黄河水,隆隆诉悲伤。他最后的创作《黄河雄姿》成为他艺术上永恒的丰碑,也为他辉煌的艺术人生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这是他用生命谱写的民族壮丽史诗,也是他沧桑人生的浓缩诗篇。宋雨桂老师为中国山水画的创新做出了辉煌的贡献!他的离去是中国美术界巨大的损失!也是好朋友的巨大损失!师友仙逝,我心欲摧!送老鬼一路走好!愿老友天堂永生。何家英叩首。

宋雨桂、王宏《黄河雄姿》 475 cm × 680 cm 中国画2016

虽然离去,他也为世间留下了不少的念想。作为画家,他极爱黄山,要在黄山脚下桃花镇做一个艺术中心,并且做一个关于黄山的全国巡回展。他还说要画巨幅的表现祖国大山大水的作品,《黄河雄姿》出现在了国家博物馆的展览中。他还说,到了现在的岁数,无论是技法上、思维上、艺术的鉴别上,想在这个时候,应该把自己所思所想和一直认为一个中国的画家把我们民族感到骄傲的山山水水把它画出来,但是这一次,我们还没看够他的“大山大水”,他就匆匆的离去了。

也正如年幼的宋雨桂从山东匆匆逃荒到吉林,在母亲的启蒙下,“玉贵”最终成为“鬼才”画家。

宋雨桂出生在山东临邑,原名是“宋玉贵”,通常解释为玉堂富贵,寄寓着长辈的愿望。4岁的时候随父母逃荒到了吉林省三源浦镇,那个时候是1944年,年幼的宋雨桂或许不能体会到逃荒的辛酸,怕是更多的有着可以自由跑来跑去的兴奋。

年幼的宋雨桂与父母合照

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小宋雨桂跟着大人种地、砍柴、放马、讨饭,农闲的时候就跟母亲学画画。

“我的母亲王桂兰是一个十里八村能描会画的贤惠慈母,她就是我的启蒙老师,农村的。她画的梅兰竹菊啊,画的小动物啊,画的蜻蜓啊,我以前老崇拜她了。可是等我进了美院以后呢,我又觉得她(画的)那东西特别简单,因为它没有素描啊,没有光啊影啊什么的。但是到现在我一回忆,我母亲画得多简练啊,多概括啊。”

直到老年,宋雨桂都能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家乡有着一个大大的荷塘,爬到塘岸上的大树撅枯枝,用树枝画荷花。后来再画荷花,还是小的时候留下的那种美好,像梦境的那种荷花。

宋雨桂在部队给战士们上课

宋雨桂的好友朱浩云曾经说宋雨桂九死一生,极富传奇,也正如宋雨桂自己所说:“雨桂,雨中的桂花。我的命运,其实没有这么美好。”

得过癌症,遇过车祸,右手残过,鬼门关走了好几回,甚至举行过“活体”告别仪式。

以下回忆摘自宋雨桂在接受媒体记者的访问时所语:

“1978年3月,我画了一幅瀑布直泻而下,旁边是迎春花的画,叫《迎春》(后有画册结集时名为《泪泉》),并题写了两句话,叫“九州惊雷驱阴霾,簇簇山花笑春回”,我的画要参加展览,但又因为’政治问题’我的画被封杀,我必须用其他名字。我用了与“玉贵”基本同音的两个字“雨桂”,在这幅画上署名,这是我第一次用“雨桂”这个名字。那幅画先是以较大篇幅发表在当年的《辽宁日报》上,辽宁日报发表后,当时鲁美某一权威人士在系会上对此画高度赞扬。然后是在辽宁美术馆展出,围绕这幅画能不能展出,当年发生了不少故事,现在想来还动人心魄。如今物是人非,有的当事人已经离世20多年了。当年一张画的问世,何其艰难……从那以后,我一直沿用宋雨桂这个名。”

年轻的宋雨桂在江边沉思

“那我为什么又号雨鬼?我用这两字有20多年了,雨鬼,雨中之鬼,有人说我的创作状态是’人鬼之间’。我的书画艺术是一半泪水伴着一半墨水在风雨飘摇之中一路趟过来的。我曾在人鬼间徘徊20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历浩劫,有人说我自杀过,其实我是想好了深夜跳楼求生,从被’专政’了四个月的小屋逃出来。我得过癌症,遇过车祸,右手残过,鬼门关前走了好几回,甚至举行过’活体’告别仪式。是鬼亦是仙,非鬼亦非仙,权当别解吧。”

“话说1987年,经过陆军总院(沈阳军区总医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联合会诊,X光照片胰头为3.0,我被确定为胰腺癌。当时在陆军总院住的院,人特别瘦,瘦得很厉害,迅速地瘦下去,医生说,手术后还能活3个月到半年。然后我就准备到北京去。去北京之前,文化艺术界我的40多个朋友,在沈阳军区后勤部给我举行了一次’活体告别会’,当时方青卓的父亲方冰先生来了。记得当时写《木鱼石的传说》歌词的张名河先生写了《别鬼八句》。”

宋雨桂与鉴藏家,画家王已千,杨仁恺合作《秋云图》

“‘活体告别式’之后,我去了北京,北京的朋友带我先后去了协和、肿瘤、中医研究院等三家医院,人家一看片子就问,’这人还活着吗’。冯大中向我推荐了当时能治这个病的业内高人,高人再推荐高人……几番辗转,一来二去,你还别说,我挺过了那一关。你说,《非诚勿扰》那个电影的活体告别式,比我晚了多少年?”

但是,九死一生的宋雨桂,今天终究是故去了,也许是带着满满未完成的艺术创作遗憾,也许是带着梦境里的荷花香去了,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是今天的画家需要反思的。

从巨幅《黄河雄姿》和《新富春山居图》说起,宋雨桂生生不息的创作,最终成就美术史上的经典名作。

宋雨桂在创作大型作品《黄河雄姿》 中

宋雨桂擅长描绘大山大水,还在近期完成了“中华文明历史题材工程”里的巨幅作品《黄河雄姿》。创作时,宋雨桂和助手王宏陆续花费了4年时间,不断去黄河沿岸采风、写生和创作,初稿经过六次修改才最终定稿,并在最后两周的时间里将一幅气势磅礴的黄河画面一气呵成。对于这幅作品,宋雨桂曾经这样说:“黄河难画,特别难画,难在黄河蕴含的情感深度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难在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黄河,所以,每个人都是这幅画的评委。”

宋雨桂和学生王宏在创作中

宋雨桂的好朋友朱浩云先生这样描述:“宋雨桂已是78高龄,加上今年6月刚动完手术,本已很瘦的宋雨桂手术后体重巨减了18斤,以至于坐都发生困难,为此,医生曾再三嘱咐他要好好躺着静养。可是,《黄河雄姿》这件作品10月17日要完成,10月20日要运至雅昌拍摄。为了按时交稿,宋雨桂可谓拼了命,他不顾医生和家人的劝阻,站着画不行,就坐着画;坐着画不行,就趴着画。灵感没时就在画旁坐着思考、琢磨;灵感来时,画时几乎一气呵成,按宋雨桂的说法,一笔是一笔,画得时候,心中有数,心里有种精神在鼓舞。让人心疼的是,宋雨桂搁笔画完后,他的体重又减了4公斤。”

创作《新富春山居图》时,也是同样的状况。

记得在宋雨桂接受这项国家任务时,雅昌艺术网曾经拜访过宋雨桂,他用“关公战秦琼”和“东施效颦”两个词说起。

宋雨桂向温家宝总理介绍《新富春山居图》的创作

宋雨桂艺术博物馆《新富春山居图》展厅

“我的感觉就是关公战秦琼。侯宝林有一个相声叫《关公战秦琼》,不同的时代画一张画,就像不同的时代让关公和秦琼俩人打一打,看看谁厉害,这是第一;再有东施效颦。回避这两点,就是刚才我说的,你用你观察的富春江,你用你的艺术语言去画富春江,我们用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语言来表现富春江。如果说把这两个都画成一样的,我就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都画一样还画它干啥啊,历史的价值没有了。我们可能做得不一定比黄公望好,但是我们的目的会做到不比他差,我以为从艺术的探讨上来看,我们就已经是刚才我讲学习古人的心态,而非常真诚地抒发我们这个时代画家对富春江的一种认知,我以为也就足够了,特别是我第一次去富春江,我看了叶浅予画的《富春山居图》,整个富春江也画了一个,我就更充满了信心,或者更坚定了我后来的想法是历史为我作证,是对的。”宋雨桂对雅昌艺术网说道。

时至今日,宋雨桂的艺术创作已不用过多的评论和言说,因为对他而言,艺术创作是他的主业,但同时,身体力行的推广辽宁地区,准确的说是东北地区的艺术环境和美育也是一项重要的任务。

宋雨桂艺术博物馆外景

宋雨桂深知一个地区如果没有专业的美术馆,这将是多么大的遗憾,宋雨桂一直在呼吁在辽宁地区建立这样的美术馆,最终,在宋雨桂不断的提案下,辽宁省建立了首个以艺术家名字命名的美术馆——宋雨桂艺术博物馆落成,建筑面积1.12万平方米,一楼是综合展馆,主要用于展示石刻、石像、石碑以及天然奇石等。二楼则是宋雨桂美术作品展区,其中一间弧形展室最为特别,它是专门为展示《新富春山居图》而设计的。三楼是艺术工作室,除了为宋雨桂提供创作场所之外,该层还摆放了大量稀有的木刻、木雕艺术品,以及古家具。

宋雨桂在艺术博物馆其个人藏品前

宋雨桂说,虽然是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但这不是属于他个人的,而是要成为记录辽宁艺术发展的重要场地,其中宋雨桂个人的藏品,包括石雕、古家具等也将永久保存在宋雨桂艺术博物馆中。

宋雨桂在鉴证备案过程中认真看画

另外一件让人称奇的事情是,宋雨桂甚至在媒体上呼吁,大家不要买他的画,他要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有很多工厂在生产他的假画,他不想让大家成为受害者。

宋雨桂在鉴证备案证书上签字

也正是因为此,在2014年1月8日,宋雨桂正式和雅昌艺术网签署“宋雨桂作品鉴证备案”,身体力行的在打击艺术品市场中的假画,为规范健康的收藏环境。宋雨桂生前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时就说到:“这些年来,我的假画比真画多,是很多工厂在批量生产,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一个法律制定下来,我希望国家尽快扎扎实实出台一个有关假的艺术品绘画的一些有关法律政策规定,今天雅昌艺术网来做鉴证备案的事情,我感觉是从历史上看是做了一件好事。”

由衷的,我们应该感谢宋雨桂,他为国家创作了一项又一项的艺术创作任务,虽然他说自己的生命是不美好的,但是他依然用画笔为大家描绘出了壮丽的河山。

78岁,对一个普通老人来讲,或许是寿终正寝,但对于一个尚还想在艺术创作中变法的画家而言,太过遗憾,宋雨桂在人生这个“人鬼之间”的创作中,最终成为值得铭记的“鬼才”。

昨日令人悲伤,但值得纪念,鬼才,走好。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