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编剧“卧底”横店实录:表演,一个正在被毁掉的行当


来源:“影视独舌”微信公众号

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演戏会不会演已经不重要了。以前我们拍戏,导演说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然后有人推荐找谁谁。导演简单了解后,还需要找来试试镜,看符不符合形象。导演中心制,导演决定演员合不合适。现在是名气重要,名气比会不会演重要多了。会演已经排到最后了。

年前,一位兄长约我到南方转转,我就去了。到了以后,兄长觉得我是影视界的人,安排我住在横店附近一个小镇上的五星级酒店里。这个五星级酒店一看就是五星级,但再看,细节上还达不到五星级。大则大矣,细则不细,很像中国虚张声势的影视界。然后我的兄长就忙去了,他以为我在这儿会有很多朋友,但其实我是第一次到横店,人生地不熟,因为我基本上没写过跟古代沾边儿的戏。

我一个人到大堂里喝咖啡,发现这个酒店也住着一些演员。人在某个行业里久了,就会挂相。比如,戏曲演员,基本上你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的眉宇中有一些韵味。还有一些人常年在外漂泊,总是住酒店,他的气质里就会有一种酒店气质。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影视独舌”。

演员也是这样,好演员有两种,一种是特别挂相的,一眼望去,绝非凡类,这种人特别适合做演员兼明星。在我看来,演员是演员,明星是明星,这是两个物种。但这里边也有两栖类生物,可以演员明星一肩挑,这样的演员到了一定高度,可以成为表演艺术家。当然,这类演员凤毛麟角。还有一类演员,不挂相,生活中非常普通平凡,但一到舞台上就光芒四射。这一类演员成不了明星,明星这个站台不为他停留,他是直接开往表演艺术家车站的。

那天我注意到一个人在喝咖啡,我一眼就发现他是演员。他五十多岁,浓眉大眼,目光有神。我再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发现我看过他演的很多戏,他是一位实力派演员。我就过去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很意外,他知道我,他看过我一些批评行业的文章和演讲。我要了一瓶酒,说您是前辈,不知道可不可以多聊会儿。他说我请你,多聊会儿就多聊会儿。

下边就是我们俩的聊天。有些生活化的就删了,涉及到行业的就保留下来了。有删减,没有加工。全程照录,以此演员前辈的话,对当下的行业做个存照。因为涉及到当下太多敏感的人物和戏,故隐其名。

一个IP演员问:你觉得我是在抢钱吗?

宋方金:替身这个事儿很有意思,因为当今的影视现象都集中表现在这件事上,比如说,演员不来现场什么的,以前是不可能的。

演员:对,以前拍戏。陈宝国,陈道明,王志文,孙红雷,冯远征,何冰,等等等等,这些人都没替身,就没这么个说法。而且演员没有不背台词的,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这个职业必须这样做。台词也不背,光赚钱?不可能。现在就不一样了。我现在拍m戏的时候,男一号女一号都有替身,包括我也有替身。为什么呢?一个是因为牵扯到特殊的武打动作,另外一个牵涉到时间的问题。男一签的是全程,他一天55.6万。

宋:他的薪酬是按天算?

演员:不是,他是六千多万,平均下来,一天就是这个数。他是全程,没有办法,A、B、C组,我们分3个组来拍,他是串不开的。这个我们都可以理解,问题是现在有的时候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就是能不用替身也要用。就像昨天我拍了一个戏,十天,拍了三天就不拍我了。为什么呢?就是为了钱。他们就是觉得我要的钱多了,其实我也不贵。为了省一点钱,他们就找一个替身。替身一天三百两百就解决了。然后他们把我的戏,所有的戏集中在一天,我对的就是空气、副导演。我摔一个人,本来应该摔的是男一号,结果摔的就是一个假的沙袋。就没法演。一个演员跟对手演戏,他通过对手的语言、表情,和人物的情感,会给你产生一种相对应的东西,我却没有。我对的就是空气,我没感觉,你说我怎么演这个戏啊?

所以我觉得这种现象是一种特别不好的现象。当然,现在的市场规律是:我们要卖这个演员,这个演员有影响力,电视台就要买他,我们需要他,那来吧。就像我们说的这些IP演员,男女一号给很短的时间,不管有多少戏。首先一点是肯定的,你的心都踏实不下来,你怎么来塑造这个人物形象?

我认为就是一种“抢钱”。有次一个IP演员还问了我一句:“你觉得我是在抢钱吗?”我说:“你抢不抢钱,我怎么知道啊?老板愿意给你钱,那跟我也没关系。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宋:老师,您拍戏很多年了,你印象中有的话,你感觉替身这个事是从哪一年开始的?

演员:也就是这三四年吧。我都有替身了。

宋:你的替身是动作替身?

演员:是动作替身。文戏我是没有的。但是男女一号都有文戏替身。比如,我跟I演员演对手戏,整个拍完一部戏就没见过几次面。那天拍戏的时候我还说,我不认识我的对手戏演员啊。终于见了一次面后,我说,咱俩终于见面了。为啥?我看不到他。永远是A组,他是主戏;B组替身;C组替身,永远都是这样。

宋:他是怎么说的?

演员:他说,是啊,我也没见到你喽。见不着,互相都看不见。

宋:那么就是说,有一个替身替他跟你反应,或者说,念他的词,不带景别,先拍你,最后再切他的戏?还是这个替身会用他一部分?

演员:会用他。比如说,我俩在谈话,我在跟你聊。就像这次拍x戏。我从青海回来,剧组说你16号到,我造型到下半夜一点,看看剧本看到三点,早晨六点半化妆,我一到现场,全是我跟s演员的戏,因为我是皇上,主演全是替身。我说,导演,演员没来?他说,演员在A组。我说,噢,知道了。

接下来,全景,横拍什么的。拍完以后,我对着的这个人就是替身。但是我觉得这个替身还是蛮敬业的,我当时跟他说了一句话:你好好演,虽然没有你的正面,但你也是在跟我表演,在交流,你一定要锻炼自己,虽然你没有正面,但是你演的也是一个男一号。

宋:只有他的背影什么的用的是替身?

演员:全景也是。你想,一个男一号,没有时间,全景、中景、近景,带关系的,基本上全是替身。拍他的时候就是这一个脸,近景正面是他。我也有替身。因为我是论时间算的,今天你给我多少钱我来,我拍5天或者是8天,然后我来不了也是替身演我。

以前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以前是你到这个剧组来拍,任何演员你必须都在,带你关系就是带你关系,你得站在那儿。包括台词。这一点我挺佩服陈宝国、陈道明、张国立、冯远征、吴刚、陈晓艺、蒋雯丽那一拨演员的,台词特别好,而且背得咔咔的。现在很多连台词都不背了。

宋:不背怎么演啊?

演员:别人提啊,提词。别人说一句,他说一句,现在不是一个个例,大部分年轻演员都这样。当然,老一辈偶尔也有,g演员,2005年我跟他拍了一部戏,那时候没有替身。他下飞机,大家都等着他,那是我跟他拍的第一天戏,我一直在等他。终于来了。来了以后,开拍。他说一句,底下那个助理说一句,我也觉得很奇怪,导演没吱声,总是说,来,再走一遍。走了十一遍,最后这个演员走的过程中背下来了。导演的意思就是要他背下来。那时候不允许不背台词。你不背,导演会想办法控制。现在这种现象太正常了。

那次我和s演员拍了一场戏,一场催泪的感情戏,这是一场很有感情的戏,我每次演都很有情感,说完以后,但他简单的几句词都背不下来。我演了很多次,每次眼泪都下来,因为我演的这个人要死了,最后的托付,我给他反应,他没用,他说了两句就停了,他一停,我就得重新酝酿情感再来。但再来,再来还是给他这个反应,他又不行了。后来我崩溃了,我说这样吧,你提词吧,我没眼泪给你反应了。你说,这演员背不下来该怎么办啊?副导演提吧。副导演说一句,s演员跟一句,观众是不知道的,包括现在有些演员同期声都提。

宋:这怎么提啊?

演员:提词完了以后,后期去处理。他们什么招儿都有。

宋:就是说,在最近几年您拍过的这些戏里,这些男女一号基本上没有能背下词来的?

演员:有。老演员能背下来,陈宝国就能背下来。一遍不行,然后说,对不起,错了,我再来。然而现在有很多不背的。

宋:宝国老师属于老一辈的,年轻一辈没有能背下来的吗?

演员:基本上背的都少。多数不背。我们那些年拍戏,都是提前多少天到剧组读剧本;读完剧本,然后导演阐述;导演阐述完了以后,大家都认识了,比如你演什么、我演什么,你对故事是有一个了解的,人物关系等各方面,你都可以掌握了,然后再去看剧本。最后你会有一个意识,你意识到你是在一个创作的氛围当中。

现在是什么呢?有很多演员,一边在这边干这件事,又去那边干那个事,心根本就不在这儿。让他们在一个剧组里全身心去演一个人物,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来了以后,就说,来吧,拍。就是一个脸。

比如说f戏,我戏不多。这个导演我很熟,我去拍戏,基本上全是替身。我去的时候,跟男一号拍了一场戏。这个男一号还算认真的,这场戏我拍了四遍,为什么呢?他演不过我,他自己过不去,生气。因为我在心里想的是,我必须把你PK下去。我演戏都准备得特别充分。但是他就不行了,他的时间就是这样。他的时间就是签了六十来天,本来五个多月的戏,却只有两个月。所有的戏,你在这个组拍正身,别的组是替身,你这个组拍完以后,明天到这个组去拍你的特写。拍完以后,你再去那个组。5个多月的戏,你想演员只有两个月,能拍好吗?

打个比方说,我演两百多场戏,我肯定是全程在那个组,我肯定要比别人好。比如在一个画面里,他演的是皮子活。他不会想我现在心里怎么想的,他不会研究的。我就会。

宋:明白。他没有时间,可能能力也有限。

演员:这和什么有关系呢?有时候我觉得我们老一辈演员,他要接戏。这部戏接完了,对这个剧本有什么要求,都得有自己见解的。但是现在他们全都没有,所以我说的那句话就对了,是“皮子活”。完全是一张脸,技术性的,导演说,你这个地方怎么怎么演,全这样。N演员就是这样。因为有一天我和一个小女孩,她的替身,吃中午饭的时候在一起。我说,你是干嘛的?她说我是N的替身。我说,噢,你很幸运。她说,为什么?我说,你一定要认认真真地把台词背下来,你就等于演她,虽然你没有正面,但你一定要全身心地投入,你想想有多少人想演这个,演不到。这部戏拍完了,到下部戏,给你正脸,你一样可以会,道理是一样的。

宋:对。

演员:一样的。只不过你给的是侧脸嘛。我说,你一定要背台词,一定要看,把剧本研究透了,为什么要这样。这样你自己就有提高。N全都是大特写,为什么呢?她必须得避开那些东西嘛。

一场戏有三十多个人演,全是替身

宋:像这些替身,都是哪里来的呢?也是学表演的吗?

演员:都是学表演的。在剧组是跟组的,一个月四五千块钱。跟组时,找一个形象、胖瘦、感觉都差不多的来演。便宜嘛。

宋:外界传说有些男女一号在剧组里只见了十几天,据你了解有这现象吗?

演员:这个事我不是很清楚,我觉得十几天有点夸张。有一部戏,男女一号见面的时间确实很短。只能说很短。副导演说,没办法嘛,他俩就签了这么长时间。老板就喜欢他们,卖就卖他们。大几千万,上亿的也有。我不是瞎说的,一个副导演跟我这样聊的。我说,我没看到过她啊?副导演说你看不到,她主要的戏是跟男一号演表情包,像我们跟她有戏的,全是替身。

以前演戏真不是这样。任何演员都要自己来拍。那时候演戏的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你看看替身,跟看对手戏的真人完全不一样。演员互相之间应该有反应,有信念感。现在就没有。

宋:在您以前演的这些大量戏里面,你感觉老中青三代演员,有明显的代际区分吗?有明显的区别吗?还是说大家都处在浮躁的阶段?

演员:说实在话,老演员属于愤青,不服;年轻的演员牛x,我认为就是这样。我现在呢,属于什么状态呢?心态比较好。有的时候,有跟我一辈儿的演员跟我抱怨自己比对方演得好,我说,你错了,现在卖的不是你,卖的是人家,是有区别的。

我们这些人心里是不舒服的。跟一些IP剧小鲜肉演员演的时候,心里会骂:演的是什么呀?在演戏的时候,我们在演,他们有时候也在看。我都是用心的。为什么呢?感觉别丢人啊。钱没有你拿得多,但是我不能在你面前丢人,我一定要跟你PK。实际上老演员心里不平衡就在这儿。小鲜肉拿那么多,演戏又不认真,老演员就是这种心理。

更可怕的是,我们有一场戏有三十多个人演,全是替身。

宋:全是替身?

演员:是,三十多人全是替身。拍的是大全景。打的时候,是大全景,全部是替身,没有一个是正身。看不出来嘛。

宋:实际上这是耸人听闻的事了。

演员:这种事太多了,你比如说,有个IP剧,男一号只用半个月的时间,好几百场戏。来了,对着一个地方演。香港导演让他表演各种角度,各种表情,就是表情包演员。拍完表情就走人。半个月把几百场戏全拍完,该说的话全说完。不同的地方,比如,需要四五个环境,要不对着天拍,要不对着大树,要不对着个墙,把你拍完,剩下的全是替身。

宋:就等于15天或者20天,把一部戏拍完了。

演员:对。对演员来说,剧组你不是来找我吗,我没时间啊。剧组说,你给我多长时间?演员说,我给你20天。剧组说,ok,20天,我答应你了。20天,论天算嘛,便宜,为了省钱嘛。

只要演员一来,就开始拍,全是这样。什么走路骑马,所有的全是替身。演员就用他一张脸。现在很多都是这样,不是个别的。所以这次拍m戏,这帮替身孩子全在剧组,签的是全程。他们就是因为摆不开嘛,你必须在这5个月之内,把几十集的戏拍完,分ABC三个组。我们以前拍戏没有分组,就一个组,现在是ABC组。为什么这样啊?是为了缩短时间,这个我觉得我还能理解。像另外一些现象就不理解了,比如直接对着空气说话……好几百场戏15天怎么能演得完?什么理解人物剧情什么的,都没有了,直接就是来吧,说白了,就是赚钱。你像,现在如果让老一辈演员来这么演戏,他们是不会去的,这些大腕不可能这样做的。但是这些小鲜肉都这么做。

你看,让陈宝国演,让张国立演,他不会演的,他不会,演不了。再比如葛优,不可能这样的。你让这些小鲜肉演,都可以。

宋:实际上如果这些演员非常认真,或者市场能给他一个好的环境的话,我觉得他们也会成长为不同的人。不一定非得是现在这种局面。

演员:对呀。 现在不光是演员,导演很多也不认真。有时候一看剧本,我说,您为什么找我来演?他说,你甭管,你就管演就行,找你就是个形象,你往那一站演就行了。

你面对这样一个导演,这样一个剧组,只能对付。你说演员为了赚钱,到了这样的剧组,还能怎样?只能是来了,拍吧,就这样。在现场听到的都是,过、过、过……没有要求。我们演员希望别人给我们要求。比如,导演说,演员老师你停,我觉得你这个应该怎么怎么样……现在这样的导演很少很少了。

以前是导演中心制,现在是小鲜肉中心制

宋:咱们说到导演了,你觉得你合作过的导演对替身是什么态度?是无所谓,还是无奈?还是觉得习以为常?

演员:以前拍戏没替身。现在我拍戏,尤其是IP戏,全是替身。导演觉得很正常,IP剧好多都是香港导演。他们觉得很正常。他们经常是拍呀拍呀,然后说,演员老师你过来,你摆几个Pose,就OK了。然后就走了。他们也没感觉什么好与不好的。冯小刚、陈凯歌、张艺谋这些大导演我没合作过,我觉得他们拍戏是没有替身的吧。

宋:这些有替身的演员,他们对替身的态度呢?

演员:他们是无所谓,他们多舒服啊。你算算,一部戏小一个亿,他们在跟我演戏的时候,我感觉他们真不值。虽然我觉得他们不值,但是不能这样去看问题,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市场。

宋:这些演IP剧的演员,这些小鲜肉,他们迟到早退现象严重吗?

演员:严重。我不知道别人,但是你让我六点半到,我百分之百提前。这些小鲜肉演员,IP演员,只要他一到现场,就必须先拍他。别的演员得等。有一天有这样一个事,我在拍戏,我就差一个镜头就拍完了。S演员来了。有人跟我说他来了。我问啥意思?回答说,我们剧组有规定,只要他来,就得拍他。我说,我就剩一个镜头了,我今天就没事了,他有四场戏,我得等他两三个小时。答:那没办法。我说,OK,我就等着。

现在所有剧组的运作,都以这些人为主。而且到现场拍,大伙经常都得等着。等什么呢?他在车里面呢。他在车里不下来。我说,为什么呢?旁人说,他困了,他要休息一会儿。他休息,我们这些人都在这等着。真的这样,我不骗你。

这种现象不是他一个人,年轻演员基本都是这样。所以,剧组人都烦这些人。我说,烦也没有用。老板不烦就好了。你卖什么啊?从这点上,我心里也理解,但干嘛要找他啊?因为这个戏不找他,买家不要啊。怎么办啊?没办法。

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从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讲,赚这份钱了,就要做这件事。你觉得累了,就睡一会儿,那我们这些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等他一个人,我们不困吗?我们也困啊。

宋:像导演对这些事都是不言语的吗?

演员:不言语。为什么不说话?因为现在不是导演中心制。以前是导演中心制,现在是小鲜肉中心制。老板得围着演员转。非常不好。我现在心态挺好,你演你的,我演我的;我赚我的钱,你赚你的。

宋:替身戏具体怎么拍呢?

演员:你比如说拍大全景。拍我正面,镜头在对面,这个人是背的,我是正的。拍的时候,航拍,飞机哗就过来了。导演说,停,过了。为啥?因为他是背身。接着把所有航拍的大全景,在这一个环境里拍完,然后,再拉近,拍我的,我就说台词。就等于我一部戏,我得演好几回。如果正身在就不一样了。

拍完后,导演说,来,拍你近景。就全是我的近景,因为全景拍完了。近景主角也全是替身,就没正身。我就是拍特别重要的跟主角的戏,也全是跟他们替身在一起。拍我的大特写,带他的一点边呀什么的,因为找的那个人形象、胖瘦跟正身很像。我不知道,以后这是不是一个方法。

宋:我觉得现在已经成为一种方法了。我想呼吁暂时取消表演奖。因为,这种东西不是演员表演的。当年拍《霸王别姬》的时候,张国荣没有参加戛纳电影节的最佳主角的评选,是因为他是配音的。国际电影节都有规定,别说替身了,声音都必须是自己的。这是很严格的,因为声音也是表演的一部分。更不用说现在有了替身,都不用演员演了。那么,这种表演奖还有什么意义呢?

演员:对,你说的太有道理了。等于这部戏主演只演了三分之一。

宋:对,只是一个表情,没有形体嘛。

演员:表演大致分为语言和形体嘛。

宋:形态神表,都得有。现在啥都没有了,光是一张脸。

演员:光是一张脸,就像拍照片。如,导演说,你笑一点,演员笑了笑,导演马上说“过”。然后导演说“你侧一点”。演员跟着机械迎合,全摆的是Pose。

作为人物,我从那边走过来,再跟你聊,整个的心理状态和动作应该都是一致的。现在没有。导演只是指挥:你想笑一点,再大一点,你过了,再小一点……全是这样来拍的啊。

演员演戏有时是一种心理上的东西,展示的是内心世界。内心到了,才能打动观众;然后通过语言、形体、表情,会感染观众,我们演戏全是这样,现在全变了。比如,导演说,来演这场戏,咱从头到尾地走,我特别喜欢这样,因为我是贯穿的,我这个人物的心理动作,全是准确的。现在一点准确性也没有。现在就是站在摆一个Pose。当然武打不一样,那是两回事。演文戏,因为你跟我对戏,你就是那个演员,我很相信你,我会很投入。如果我现在对着一个替身来演戏,虽然我会强迫自己信任这个替身,但是一个演员跟我来演,跟一个替身跟我来演,完全是两个概念。心理上感觉就不对。

另外,给你的刺激也不一样。演戏不是自己演,是对方给你的一种情感上的刺激,你反应出来才是准确的。替身本身就是跟组的,他的台词可以说出来,但是情绪不对呀。那演员就得楞接,等于跟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在演戏。对方说的好与不好,刺激没刺激到我,我都得演。

宋:对,就像你说的。跟狗啃骨头一样。

演员:比如说,咱俩,我把你背起来,啪,摔在地上,你肯定会很生气,火气就上来了。现在面对的整个就是一个死人,一个假人,啪,把人摔在那儿,一点表情、感觉都没有,一点刺激都不给我——我在那里演,多难受啊?

宋:甚至有些滑稽。

演员:所以我就演不下去。心里说,该怎么演啊?有时候我面对五六个人跟我说话,都是一个人的声音,而且这个人的台词又不准确。

宋:你指的是这五六个人都是替身?

演员:对。我要面对五六个人说话,但是只有一个副导演在跟我对台词,我自己表演的时候,他先说好,这个是谁,另一个是谁……那五六个人全不在,说话的人只要一个副导演,我对的全是空气。

有次那个副导演台词不行,还是南方人,台词就不准确。他在那儿说:谁说了什么什么……然后指挥我说,看这儿,看哪儿——

当时我情绪激动。我说,你别给我搭台词,找个会说话的跟我搭台词,你的情感都不对,我怎么演?如果全是演员,大家在一起对戏,那我的感觉是准确的啊。我当时说,我演不了,我不演了。

宋:然后,他们是怎么说的?

演员:老板也没办法,演员都不在。就做我的工作,为了省钱呗。他们想的不是在艺术上怎么样,他们想的是如何省钱,如何卖出去。

所以我觉得目前我们的市场是非常不健全的。有时还在拍片子,我问这个片子以后怎么弄啊?回答:早卖了。这是很不正常的一个现象:烂片子还没拍完,为什么就能卖出去呢?买方还没看片子,为什么就要买呢?

宋:就是因为看到片子里有那么两个或三个小鲜肉。

演员:为什么呢?我很不理解。

以前拍戏,主演的能力让人佩服,现在对主演从心里鄙视

宋:这些小鲜肉演员,这批IP剧演员,私下会跟你们有交流吗?

演员:基本没有。

宋:来了就演,演完就走?

演员:第一,到现场都带着房车,我们见不着这些人;另外,我们都属于大众演员,到了现场,有个椅子,往那边一坐,像我这样的老同志会有所照顾,剧组说,给你配一个椅子,OK,我们就在外面坐着。小鲜肉们全是房车,跟我们没有什么交流。我们不能上人家车上跟人家交流啊。

其实根本见不到人。导演一说,拍谁谁了,这边就需要把人叫下来。可能人家心情很好,接着下来了;如果心情不好,你就要等着。

宋:等的情况很多吗?

演员:很多很多。

宋:港台的演员情况怎样?

演员:港台的导演跟演员都明白一个道理:到这儿来就是赚钱的。人家是该咋咋地。我接触的都是我这个年龄的,都很规矩的。该谈的条件都谈,答应我我就去,不答应我我就不来。

我跟年轻的明星很少触过,除非我们在一起拍戏拍得多了,偶尔吃顿饭。实际这些坏毛病不是他们自己本身所有的东西,有很多都是惯出来的。

宋:拍这些IP剧的老板,你接触的多吗?

演员:不多。

宋:都是直接剧组的人跟你联系?

演员:对,都不是老板。我拍戏都不是老板找的我,都是副导演、制片主任、执行制片人等找我。因为我跟这些老板们接触的少,我也不太善于跟这些人接触。

你现在跟这些明星没法交流,人家这么年轻,跟人家靠不上。人家在房车里面,你不能专门去找人聊天吧,烦不烦啊?拍完,人家就上去了,而且还有一簇好几个人。

宋:保镖?

演员:有保镖,也有助理呀,司机呀,还有来拍照片的粉丝。年龄有差距。虽然谈表演,他不一定能谈过我,但是现在谈这些没用了。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演戏会不会演已经不重要了。以前我们拍戏,导演说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然后有人推荐找谁谁。导演简单了解后,还需要找来试试镜,看符不符合形象。导演中心制,导演决定演员合不合适。现在是名气重要,名气比会不会演重要多了。会演已经排到最后了。第一,老板得欣赏你,第二你得有关系,第三,买片子的人要不要你,最后才是演员会不会演。会不会演都不重要了。我现在跟很多演员拍戏,非常怀疑主演的能力。以前拍戏,一对戏,大家的水平就知道了,主演的能力也让人佩服,现在是对主演的能力都是从心里鄙视,主演并不会演戏,但是钱却拿得最多。

宋:原来是多劳多得,是一个相对合理的布局,现在不合理了。目前大部分演员都接受这个局面吗?或者不想接受,但是没办法?

演员:当然了,不接受能怎样呢?不可能因为别人不会演戏,自己就不演了吧?

宋:目前这些导演还给这些IP演员、小鲜肉演员说戏吗?

演员:基本不说。也没时间说。IP剧相对传统电视剧,不是个东西,但是大家为什么要拍?说白了,也要赚钱嘛。我心态好,我不愤青。市场就这样,你能怎么办?面对这样的东西,我们反击不了。有时制片组的人,昨天还做武行,今天就做了导演了。你跟他没法聊戏,他字都认不明白呢。太差了,全是皮子活。

宋:对于你们这个行业,目前这种现状,你觉得未来能改变吗?

演员:有点难。我觉得现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有很多剧组,90%的剧组都不是按照规律来做事,完全不按照艺术规律。我们拍影视应该按照什么规律来,但现在根本不是。我有钱了就来拍,找一个会写剧本的来写,写完了就拍,我想当导演我就当。会不会导都无所谓。这个戏演得对不对,根本就不明白。

宋:你最近三四年合作的剧组里有正规的吗?

演员:少,很少。我现在的态度是,你找我,演员是谁别跟我谈,说说你给我多少钱就行,根本不要跟他们去谈这个剧组的情况。有时跟我谈一个剧组里有谁谁谁,我说,跟我没关系,我也不认识他,你觉得我演这个角色合适,导演也觉得行,价钱合适我就去,给不了我就不去,就这么简单。这个剧组拍得快慢和我没关系,虽然我知道拍得慢好,但是跟我也没关系。这个戏到底好不好,不是我能决定的,是市场决定的。

我现在拍戏就这样,你找我拍戏没问题,但是必须有时间,我不能熬大夜的,熬不了。我要对剧组负责任,熬大夜我拍不了,拍的时候状态都不对。我跟剧组谈的时候,他们很奇怪。我说,一点都不奇怪,必须这样,要不拍一夜,表演会大打折扣。当然老板喜欢拍大夜,省钱啊。现在都是围着钱转,要么赚钱,要么省钱。没多少人考虑创作的事儿了。

酒喝完了。我跟演员起身离开了咖啡馆。外边夜幕正在展开。据说横店的大夜刚刚开始。

[责任编辑:徐鹏远 PN071]

责任编辑:徐鹏远 PN07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