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光明日报刊文:历史剧的春天来了吗


来源:光明日报

近期,随着电视剧《大秦帝国之崛起》《于成龙》的热播以及《大明王朝1566》的复播,暌违已久的历史剧又回归荧屏,有媒体甚至由此断言:“历史剧的春天来了!”人文艺术功底不可或缺历史

近期,随着电视剧《大秦帝国之崛起》《于成龙》的热播以及《大明王朝1566》的复播,暌违已久的历史剧又回归荧屏,有媒体甚至由此断言:“历史剧的春天来了!”

人文艺术功底不可或缺

历史剧常以厚重的历史背景、丰富的文化内涵、熟悉的历史典故、耳熟能详的历史人物以及充满戏剧性的家国命运为观众所喜爱。然而,创作一部成功的历史剧并不容易,需要付出的心力和具备的艺术功力都远远超出其他类型的剧作。

《大秦帝国》

比如《大秦帝国》原著是作家孙皓晖基于30余年的文学积淀和16年的潜心创作而完成的500余万字的鸿篇巨制。由此改编的电视剧《大秦帝国之裂变》《大秦帝国之纵横》和《大秦帝国之崛起》又用了近10年的创作周期,以接力的方式完成对战国时期峥嵘岁月的致敬。这个系列的电视剧在编、导、演、服、化、道等各个层面也表现俱佳,具有气宇轩昂的史诗质感和壮阔情怀。在描写秦国内部政治角力和诸侯纷争时,剧情推进抽丝剥茧、条理分明,把秦国崛起的历史必然性描写得鞭辟入里。

《大明王朝1566》剧照,陈宝国饰演的嘉靖皇帝。

时隔10年后再度回归荧屏的历史剧《大明王朝1566》,以复调式的表现手法把暗潮汹涌、剑拔弩张的朝局斗争和海瑞、胡宗宪等朝廷大员的施政谋略,以及普通百姓的世俗生活紧密连接在一起,以新颖的视角塑造了深藏不露的嘉靖皇帝、刚正不阿的海瑞、大奸若忠的严嵩等历史人物,在历史认知、哲理思辨和艺术表达层面都颇有建树。

正如该剧编剧刘和平所言,写历史剧,首先要搞明白历史文化形态和当时历史环境下的合理性。创作者学会分析祖祖辈辈,包括现在的一代代人在什么样的生存结构、生活形态中生活,十分重要。

仙侠古装剧泛滥

一段时期以来,电视荧屏和视频网站被玄幻剧、仙侠剧占据。这些作品或是将某个朝代作为剧作的临摹样本,重新虚构混搭一段现代语态、古典装扮的传奇故事;或是给网络游戏中打怪升级的动漫人物,插上神仙侠客的翅膀漫天飞舞;或是在纷繁复杂的宫廷斗争中,融入今人的职场法则和办公室恋情。

今年大火的仙侠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应该说,有的作品戏剧结构巧妙、人物性格鲜活,赢得了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青睐,为丰富电视剧类型化创作注入了活力。然而,在资本追逐之下,架空历史的玄幻剧、仙侠剧几近泛滥,而艺术品质较高、题材严肃厚重的历史剧却收视遇冷,这应该引起业界的足够重视。

“架空历史”是一种“省劲儿”、“聪明”的创作手法,是接“行活儿”、挣快钱的制胜法宝。从某种意义上讲,创作者之所以要架空历史,是因为艺术功力不足,不能在特定的时代语境下完成合乎历史逻辑、人物关系、习俗礼制的叙事。架空历史的作品,不需要严谨深入的田野考察,不需要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探寻历史真相。因为所有在真实历史中不合逻辑的事件,在虚无历史和玄幻剧情的掩护下,似乎都能够顺理成章、蒙混过关。于是,正史讲不通的用野史讲,侠客讲不通的用神仙讲,然后就仙侠满天飞、玄幻不停歇。

正剧回归是潮流使然

仙侠剧、玄幻剧的喧闹和历史剧的沉寂是诸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首先,电视剧的传播渠道从传统的电视平台大量转移到网络平台。网络主流收视群体以90后乃至00后的青少年居多。他们更喜欢碎片化、感官化、二次元、浅阅读的剧作形式。而具有厚重文化底蕴、叙事逻辑严谨,需要凝神观看、相对“烧脑”的历史剧,与主流网络受众的观赏诉求有些出入。传统的电视播出平台则以中老年观众为主,这其中大部分受众更喜欢家庭剧、年代剧等叙事线索相对简单的作品。历史剧的阅读门槛较高,它的目标人群大都是文化程度和审美能力较高的精英阶层,而这部分受众却很难有时间持续追看篇幅较长的作品。所以,历史剧的传播现状比较尴尬,即主流收视群体大都较少关注历史剧,而历史剧的目标人群却没有时间或者精力观看。投资方和创作者基于上述情况,就把创作重点转移到既省力又挣钱的仙侠剧和玄幻剧上了。

再者,历史剧的编剧周期较长,动辄要数年时间才能打磨一部精品,因此不可能在短期内涌现出大量优秀剧本。此外,历史剧的编剧存在断层现象。资深编剧要么“慢工出细活”,要么转做其他类型剧。青年编剧或是功力不够、心焦气躁,或是架空历史“挣快钱”。

《大秦帝国之崛起》剧照

《大秦帝国之崛起》等剧的播出,一方面说明观众渴望更有智慧、更有诚意的历史剧来变换口味、滋养心灵。另一方面从创作的角度来讲,电视剧市场每隔几年就会由某一类剧作引领潮流,像谍战剧、都市情感剧、涉案剧等。近段时间,其他类型剧相对沉寂,而高品质的历史剧集中涌现,一时间成为话题焦点。因此,历史剧的回归不是复兴,而是市场潮流使然。

创作应注入时代精神

创作历史剧,首先要有静水深流般的美学追求,要有工匠精神和人文情怀。历史剧中有朝代更迭的历史教训、有时事格局的风云变幻、有人性深处的幽微观察,它可供人们回溯历史、观照现实、参悟人生。一部严肃而富有诚意的历史剧应把握历史真实和艺术虚构的关系。要依据史学记载和民间典籍,相对客观地表现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和历史景观,在人物塑造方面符合一定的历史规律和历史逻辑。

如《大秦帝国》系列在人物造型、服饰搭配、行为礼仪方面严谨考究,努力重回历史现场。《大明王朝1566》在表现政治权谋的复杂性和人物内心的丰富性方面,展现了颇具厚度与力度的历史景观。《于成龙》以传记式的叙事方式借古喻今、激浊扬清,为剧作注入时代精神。

《于成龙》

历史剧还要采用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创作手法,以尽可能地符合历史规律和历史逻辑的方式,虚构具有一定审美价值与艺术创建的剧情和人物。像是《大秦帝国》系列中演绎的皇家爱情,《大明王朝1566》中虚构的“改稻为桑”的国策等等。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每一段都有各自的璀璨与光华,是取之不尽的艺术源泉。创作者要俯下身段向古人致敬,站立起来书写时代,只有在文化引领与精神攀登上有坚守和担当,才能够创作出经得起岁月淘洗的艺术精品。

(作者杨洪涛系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副教授、博士。原文标题《历史剧的春天来了吗》,刊载于《光明日报》3月1日12版。)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