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秋野:微信时代是空前地展现了芸芸众生的时代


来源:凤凰文化

秋野:大家好,我是秋野,喜欢音乐,喜欢文艺,喜欢没事就喝点小酒,喜欢UFO,喜欢唱歌。非常开心,也感到非常荣幸,今天能够有这个机会,在听道这个平台和大家一起交流一些思想。刚才唱的这首歌是在过去一年里发

秋野

大家好,我是秋野,是一个喜欢音乐,喜欢文艺,喜欢没事就喝点小酒,喜欢UFO,喜欢唱歌的贝斯手。

刚才唱的这首歌是在过去一年里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人真事。每年我都会做一首说唱的盘点歌曲,到今年有12个年头了,借这个机会和在座的各位分享一些心得。这首歌是用盘点的形式记录和描述我们曾经经历过的一段过往,以便于我们走到未来的时候去重温,所以在音乐的表达形式上,并没有按照传统的流行音乐那样为了悦耳动听而去制作,也就是说它可能会不好听,就像这首歌的名字一样,叫《2016香菇蓝瘦》。

每年我都会拿出1个多月的时间去互联网里,搜集整理这一年当中在各个领域里发生的具有特殊性意义的人和事。在这段时间里基本上属于关门谢客、电话不接、信息不回的完全封闭状态,朋友们把它叫“闭关”,其实我愿意把它叫做“思过”,也就是用别人的经历去反观自己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又是意义非凡的,是一个学习和认知社会,调整和判断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难得机会。去年度娘那里有很多的信息已经打不开了,但是我认为互联网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如果你真想摸清一个人的底细,还是有一些办法的。比如说人肉搜索,在这个时代只要你会使用wifi,就会被互联网上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的海量信息所淹没。而那些足以吸引你,引起你思考的文字和图片,都会带有某种属于这个时代的特殊能量,你一定会在了解它们的过程中被不知不觉地洗脑,被它们刷新你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微信时代是人类历史上空前地展现了芸芸众生和千姿百态的时代,它能够让我们在不同的空间里同时地看到同一个世界,并感受到它的波澜壮阔与奇妙无穷。因为我们能够有机会参与到这个大时代里,让你内心因为看到了太多的美好而充满了幸福和快乐。但与此同时,它的另一面也会完整地甚至是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你眼前。就像我们常说的孔雀开屏,同样也会让你看到不喜欢甚至讨厌的景象,你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但你又无法去回避和抗拒它,这就会让你产生一些焦虑不安甚至是可怕的负面情绪。

对幸福而言,我们不需要刻意地扩张或者表现它,因为幸福本身其实是我们已经解决了的苦难。但是如果从总结过去的角度去看待过往的话,我觉得更应该去关注和发现那些我们曾经缺失的东西,为的是避免它将来会成为我们新的共同遗憾。也许是带有了这种观点,我在搜集和检索的时候会更多地选择一些会颠覆和逆袭传统三观的奇人奇事,会更多地考虑它的当下性还有特异性,并确保它的客观存在性。所以,我看了聂树斌的家人为什么坚持了21年最后终于等来了国家赔偿,我看了雷洋的家人为什么会撤诉,我也看了名人和公知为什么喜欢去嫖娼,也看了慈善家是怎么去演变成了一个骗子,而且为什么我们要被动地戴着口罩,在苍穹之下去体会什么叫盛世下的蝼蚁,什么叫暴力伤医。

而且当一个非常熟悉的朋友,有一天突然特别高兴地大声告诉你,他热爱的、 为之宣誓的祖国忽然变成了美国的时候,你会怎么想?你会问为什么?因为爱。是来自于他们天性里的,是他们为了各自生活所需的爱而本能做出的选择,是他们必须要完成的对自己的家人、亲人以及后人所做出的承诺的兑现,而且是身不由己地在做。所以,我们看到了有贪爱、有嗔爱、有痴爱、有放纵的、不择手段的、急功近利,甚至于是铤而走险的,甚至于是恐怖的爱,像是潘多拉物欲的盒子已经打开了,那么这种来自天性的无以约束的本能的爱,它就无处不在了。

有人说了,您这个还是写歌吗?是,我也觉得自己挺拧巴的。但是最让我感觉到拧巴的还不是这些哲学方面的思考,而是怎么才能把这些拧巴的事变成一首歌里的歌词。我相信中国的很多作家、诗人还有文学爱好者,在码字的功夫上要远远地高于历年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因为他们不需要很高的政治觉悟以及自我审视和自我裁决的能力。然而这在中国已经是一个专业性非常强的、高技术的,而且是历史悠久的传统。这也是让很多西方艺术家搞不懂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表达,就像是“你懂的”三个字里面,到底含有多么深奥的意义。

尽管我在很努力也很小心地,想让自己具备一个文艺工作者应有的觉悟和大局观去完成这个作品。但还是在最终要发布和上传的时候,被审核部门告知说通不过。我们知道,在网络媒体的管理系统中,专门有负责敏感词的职能部门,我在这个行业里有一些比较熟悉的朋友,就打电话问他们,到底是人通不过还是机器通不过,如果要说机器通不过的话,哪些敏感词我们可以修改一下。如果是人的话,有些图片是不是也可以换一换。因为毕竟花2个多月的时间和精力, 还是想让它能够发表出来,不想因为三个字“通不过”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但是,得到的回答是人和机器都通不过,而且审查的时候感觉问题很严重,特别强调叫“帧帧都过不了”,并建议我今年就不要再去弄它了。他也是好意,说到年底了,各个行业都在盘点、总结,各个部门都到了要算账的时候,媒体这块尤其紧张,您这歌里的敏感词太敏感了,太多都是敏感的雷区,但具体哪个雷会响,咱们也不知道,但是不能因为一首歌去冒这个风险,甚至于犯立场上的错误。这个朋友还提醒我说,秋老师你应该多保重自己,应该珍惜自己这么多年积累的荣誉,不要任性,做事之前一定要考虑后果。如果贸然行事的话,有可能发表以后会对你本人不利。

当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确实是有点蒙圈了。因为在网络上,我也看到过一些被敏感的人和故事,而且有些故事到最后确实是演变成了事故。我自然是知道它的利害性的,而且在以往的盘点中,也曾经记录过这样的人和事情。然后我就紧张了,就想这回不会是轮到我了吧。

于是我和同事又从头到尾地,用有关部门的眼光去一帧一帧地自己审视了自己一遍,这次所谓自审过程多少有点让我感觉到头皮发麻、手心发凉。这是我去年最难忘的一次经历。于是大家七嘴八舌的开始审评了,说首先“雾霾”这两个字,你是不可以提的,因为去年年底北京的雾霾确实是比往年要严重一些。说领导人的视频是不能在这个片子里出现的,不能有党徽,不能有党旗,你这句“党媒都要姓党”肯定有问题。我说为什么呀,这是领导人亲口说的,我同事一脸奇怪的样子看着我说,“对啊,他说行,你说不行”。我说为什么呀?他说,“人家说,叫党的声音,你说, 叫别有用心”。

当时的感觉已经不是蒙圈的问题了,那时我可能更多的考虑的是他所说的“别有用心”这四个字的后果,被封杀、被核查、被朝阳群众,被便衣警察。我想我在被带走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发个朋友圈,或者是写个微博,跟大伙说一声,真不知道会去哪。然后我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是不是应该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是打算死扛到底,还是准备公开道歉?死扛到底,关键是我扛的是什么?

我想我当时的行为,应该是进入了那种被迫害妄想症的状态。然后就想,这个完全跟做音乐没有一点关系,因为我是1966年生的,我懂这个事,往小了说它是一个态度问题,往大了说就是立场问题。当时感觉完全崩溃,就是那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走投无路、无路可逃的感觉。我顺便把我的前半生也总结了一下,就想是不是应该提前跟家人打声招呼。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理由,而且这个理由足以能够说服我,让我觉得这事我还非得认真地和坚持地去干下去。尽管在过去的生活中,我一名普通的群众,但是多年来,我都是以一个党员的标准来去要求自己的。在工作中,我都是严格的抱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去完成每一件事情。而实事求是,正是我们建党的原则和真理,这种可贵的精神,在我们的建国史上不可能成为一个悖论。我一想到这的时候,人整个就硬了,这也让我想起了老电影里那些经典的大义凛然的英雄人物桥段,然后我就一脸正气地说“发!如果所有的网站或者平台都不让发,那我就留着;如果年年不让发,那我就年年攒着”。我劝自己别怕别怕,你并没有说谎话,你也没有造假,你不需要遮遮掩掩的,总会有那么一天的。想到这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坦然了,也就心安理得地去睡了。结果第二天早晨起来我一看,网络上就有了这首《2016香菇蓝瘦》。在这里我也要特别感谢各大平台、网站,对于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的支持和推广,尤其是要感谢我的同事们,还有暴风摇滚基金的信任有加,谢谢!

这个被迫害妄想症的过程比较刺激,也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己吓唬自己。同时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有些媒体会出现群体性的自宫行为,为什么在生活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口是心非的艺术家,还有一些包皮的所谓的文化人。其实说白了就是一句话,怕丢了饭碗,赔不起。显然这种想法已经成了我们现实生活当中的主流价值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识的朋友越多,能说的真话越少的原因之一,因为谁也不想招惹是非给自己添麻烦。我们衡量自己和他人的标准也越来越趋向于功利化,甚至于是奴性化,就好比是上善若水约等于同流合污,而厚德载物的意义成为了没有原则的好人哲学。你会发现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在是非对错的边界上表现得越来越麻木与淡漠。

然后就是我们学与思里边的“道”,已经变成了社交应酬里的“术”了。当然,选择这样的生存方式,或许能够给你带来的一时的安逸或者说是既得利益。但就文化和艺术而言,我觉得丢失的恰恰是知识分子最值得清高的思辨能力和进步意识。如果让艺术家们都失去了自我的表达,让更多的知识人丧失了求是的能力,带着像我这种被迫害妄想症的恐惧心理去搞创作,我想除了宣扬风花雪月、吃喝玩乐的八卦情怀之外,对于这个时代的进步,并不会带来什么真正的意义。对于常识的准则、行为的操守、对底线的把持,勇于对虚假的人情故事说NO,这些才是我们传统文化的精髓,也是缓解和治愈当下诚信丢失、社会浮躁的利药良方。

其实是非对错的态度就是理想信念的拣择,虽然这些话听起来有点矫情,但那些值得我们去传承的东西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难道不是给我们现有的物质生活,赋予它积极的、向上的精神意义吗?谢谢各位,这就是我的“学”与“思”,如果说的不好,还请大家多多原谅,谢谢!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