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赤字四千万,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该继续扩张吗?


来源:澎湃新闻

坎贝尔的目标是“维持一个可以蓬勃发展的环境,使Met成为一个引擎,以数字化建设扩大观众群体,使之成为一个纵贯古今的百科博物馆。”但坎贝尔不否认目前面临的收支问题,一些目标需要进行重新的校准。

编者按:近日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下简称Met)将其所收藏的约375,000张公共艺术品图片资源开放,提供给公众自由、不受限制的使用。与此同时,Met的财政问题却不容乐观,面对巨大的财政赤字,Met是继续大步向前推进数字技术、拓展现当代馆藏以吸引更多观众,还是保守地在古代文化上深入研究?其实这个疑问不单是Met所要面对的,亦是全球博物馆需要思考的未来之路。

大都会博物馆内的中国壁画

当人们涌入Met欣赏古代文明和高科技的时尚展览之时,也许不会想到Met的财政赤字已经接近4000万美元,这也迫使其裁员约90人。

大都会博物馆布劳耶分馆(Met Breuer)的建设比预期多花费了数百万美元,巨额推出的Met新logo和一系列的营销计划却换来了一众嘲笑。而上个月,一份6亿美元的注资计划又被推迟,以上种种挫败了Met与美国其他现当代博物馆的竞争。

作为美国最大的艺术博物馆,面对如此之高的运营花费,Met策展人写信抗议政府资金的消减,但Met的管理层却选择对此事讳莫如深。

在繁华的背后,全世界最杰出的博物馆之一却挣扎在资源的不确定和经费超额的边缘。虽然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多少都会面临经费问题,但Met的麻烦却引来了众多关注,业内也期待他们拿出行之有效的方案。

Met董事兼馆长托马斯·坎贝尔

在外界看来,Met像是一个巨人,怎么可能因为经费而折腰?但2008年以来,Met馆长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P. Campbell)以及整个董事会开始承受资金缺乏的镇痛。

曾任Met印刷部主席并在退休后担任顾问乔治·戈德纳(George R. Goldner)认为,Met的陨落是一个悲剧,10年前的博物馆有着如今不可想象的强大策展团队。

多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则表示,首席执行官托马斯·坎贝尔在瞬息万变的发展中走得过快,高科技数字技术的过度开发、布劳耶分馆的超额建造、多次从捐赠基金中拨款、以牺牲核心部门为代价强调现、当代艺术上的发展、在融资未到位前开始博物馆新翼的建设。

相反,Met零售店的收入下降和商业展览入场费用上升,使寻求合作的商业展览转投其他艺术机构。

Met欧洲绘画部主席基思·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说,如今他们不得不与Met的行政部门一同商议如何确保Met的博物馆使命不受影响。但相比吸引更多当代艺术家和收藏家的作品和资金,Met更应该优先考虑更换欧洲画廊老化的天窗和屋顶。

Met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同舟共济是应对困难的最好方式,除了裁员外,策展人还被要求减少项目的支出,过去Met每年推出近60个展览,其数量远超大多数同类型博物馆,但如今预计每年的展览将减少到40个。

尽管坎贝尔推行的政策得到诸多诟病,他亦承认Met经历了艰难的一年,但他也认为应该退一步看看Met的成就。

可以肯定的是Met的收藏和展览依旧引领美国博物馆,刚在布劳耶分馆结束的凯瑞·詹姆斯·马歇尔个展(Kerry James Marshall:Mastry)更是得到了广泛的认同,这也是Met第一次为一个活着的黑人艺术家做回顾展。

黑人艺术家凯瑞·詹姆斯·马歇尔作品

此外,Met每年吸引约700万观光客,其中2016年3月对外开放的布劳耶分馆超过预期,吸引了557,000名游客。布劳耶分馆的建立也使Met的现当代艺术收藏更为系统。

其实Met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如今美国许多文化机构都在努力解决结构性赤字(经济强劲,但成本超过收入),例如,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和布鲁克林博物馆最近提出了紧缩计划,纽约爱乐乐团为了更好地控制成本延迟重建乐团大厅,洛杉矶艺术博物馆正在努力筹集其扩张所需的6亿美元……

尽管很多人对坎贝尔的决策不解,也对其同MoMA和惠特尼艺术博物馆的在当代艺术上的竞争提出质疑,但如果Met只是保守前行,会更好吗?

坎贝尔的目标是“维持一个可以蓬勃发展的环境,使Met成为一个引擎,以数字化建设扩大观众群体,使之成为一个纵贯古今的百科博物馆。”但坎贝尔不否认目前面临的收支问题,一些目标需要进行重新的校准。

Met馆内,游客悠闲参观

尽管一些批评家认为,从一个“挂毯策展人”到Met的执行总裁,坎贝尔已经做得很好,但也不否认他没有运营主要文化机构经验,一切都是在摸索中前进。

此外,坎贝尔已经处理了一些经济上的危机,但他即将面临四分之三工作人员离职所产生的动荡,他也正在解答文化机构如何走出固有壁垒,面向市场。

波士顿一家咨询集团在一年前被雇用以帮助Met的重组,他们在于Met工作人员的接触中认为他们的“士气受到挑战”。

原哈佛福德学院校长魏斯(Weiss)建议Met从3.32亿美元的年度预算中削减3100万美元。对此坎贝尔亦表示认可。

Met主席丹尼尔·布罗德斯基(Daniel Brodsky)说,坎贝尔和魏斯先生已经采取适当的步骤以实现财政的稳定,他和他的同事们没有对坎贝尔的领导能力失去信心。但目前Met的裁员无疑是对坎贝尔领导能力的质疑,他的Met新翼建设时间表也被迫中断。

不过布劳耶分馆(惠特尼麦迪逊大道的住宅)与Met有8年租约,这可以成为Met新翼建设期间现当代艺术活动的临时场地,如果新翼可以在2020年Met 150岁生日时揭幕也不失为一个好时机。届时化妆用品大亨雅诗兰黛集团继承人莱昂纳德·A·劳德(Leonard A Lauder)向Met捐赠的超过10亿美元的78幅立体主义艺术作品也有了展示的空间。

但坎贝尔也强调,他没有放弃他的目标,依旧会以现当代的收藏和数字技术吸引更多的人走进博物馆。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