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特朗普就职午宴挂《人民的选择》,有人不同意了


来源:澎湃新闻

“博物馆不会为任何公职的竞选人站台,也不会对当选的个人持支持或反对的意见。当然我们支持总统制本身。能够参与到这一历史悠久的传统中是我们博物馆的荣幸。”

当唐纳德·特朗普1月20日就职美国总统时,哪一幅画将会是目光的焦点。

答案是——《人民的选择》,19世纪密苏里画家乔治·克勒伯·宾厄姆(George Caleb Bingham)创作。

宾厄姆《人民的选择》

特朗普的总统就职典礼将在1月20日举行,之后的午餐会则摆宴美国国会大厦的雕塑馆。

宾厄姆的画作《人民的选择》(作于1854-1855年间),描绘的是密苏里的一场小镇选举,画面捕捉了宣布选举结果这一情景,代表了民主的胜利。

我们似乎可以理解为什么就职典礼的联合委员会要向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借走这幅画来作为总统就职午宴的装饰,相信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两位当地的艺术从业者发起请愿抗议博物馆的这一举动。

就职典礼挂《人民的选择》,因为“最适合”

罗伊·布朗特

为总统挑选这幅画的是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罗伊·布朗特(Roy Blunt),他也是特朗普就职典礼联合委员会的主席。布朗特提到有一些很有趣的关联,宴会举办地雕塑馆曾是1850年代众议院集会的场所。

“这是宾厄姆眼中1854、1855年人民选举的情景,”布朗特说,“我们仿佛回到了1850年代,看到当时选举日以及宣布选举结果的情景。”

当时美国正处于内战前夕,不管有意还是无心,这幅画都传递出当时选民的局限性——仅有白人男性可以投票。尽管如此,宾厄姆还是在画中加入了女性和黑人奴隶的形象,也描绘了不同的阶级,包括富裕的小农、工人、商人、移民以及退伍老兵。

“宾厄姆抓住了1850年代特有的张力”,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美国艺术部的馆长梅丽莎·伍尔夫(Melissa Wolfe)介绍说,“那个时代是最为摇摆的时刻之一,妇女无权参政、奴隶制度在一边,天赋人权则在另一边。”

“宾厄姆的画当然有庆祝的意味,但同时他也意识到了民主的脆弱性。这一主题直至今日还是十分切合实际的,甚至可以说,今日比当时更甚。”

宾厄姆《竞选演说》

《人民的选择》是宾厄姆三幅关于美国政治与选举系列画中的第三幅,其他两幅分别是1853年-1854年间的《竞选演说》和1852年的《小镇选举》,三幅画一起构成了对美国民主复杂状况的集中表达。但人们不太知道的是,宾厄姆在1848年被选举为密苏里众议院议员,他也是美国历史上最早进入州议会的艺术家之一。这一经历让画家对这个主题有更加深切的敏锐性。

宾厄姆《小镇选举》

此前布朗特议员参观了博物馆并同一位馆员一起从许多作品中挑选了这幅《人民的选择》,称“最适合”,该博物馆董事会的藏品委员会在12月6日通过了这项出借的决议。

宾厄姆自画像

反对者:“不是人民的选择”

不过这一选择在密苏里当地遭到了一部分人的反对。在Change.com的一份请愿书中,艺术史学家艾薇·库珀(Ivy Cooper)和艺术家艾琳·伯曼(Ilene Berman)要求博物馆取消外借。

“我认为博物馆应该撤回出借的决定,相信这一动作本身会对总统的正当性提出质疑。”艺术媒体Hyperallergic在采访伯曼时她这样说,“这不是因为我支持的候选人没有赢得总统,而是说即将上任的班子已经偏离了党派差异的标准。艺术在公众话语中占有重要角色,艺术的缺失同样如此。”

库珀同意她的观点,同时她还认为因为这幅画对于当地的重要性赋予了它别样的意义。“这幅画是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作为密苏里的画家,宾厄姆通常被认为是我们州的象征,如果将这幅画带到新总统的就职午宴去,好像就代表了我们整个社群,我们拒绝这样。”

密苏里州参议院布朗特对于这幅画作的解释

此前媒体报道的描述中,都暗示这幅画在就职程序中似乎承担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比如圣路易斯公共电台的报道标题就为“宾厄姆《人民的选择》将成为特朗普就职典礼的瞩目焦点。”

美联社最初的报道则强调了密苏里参议院罗伊·布朗特在选择这幅画时对历史与传统的重视,但有些人则将其解读为新政权“正名”。

库珀认为考虑到主题与背景,这一选择很不妥当。“《人民的选择》描绘的是19世纪中期一个小镇上宣布选举结果的情景,我相信画的内容和名称对于议员来说很吸引人,看上去似乎进一步确认了选举过程表达了人民的意志。但事实上,这会遮蔽这样一个事实,即虽然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但他却没有赢得普选,事实上,他落后了希拉里近300万票,这是他千方百计想要抹去的历史。

在密苏里,特朗普获得56.4%的选民投票,但是在圣路易斯的城市地区,希拉里·克林顿却得到了绝大多数的支持。

请愿的签名人数早就超过了原本期待的1500人,逼近2500人了。

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外观

美国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的馆长布兰特·R·本杰明(Brent R. Benjamin)在上周收到了请愿书。他认为关于画作的出借会有各式各样的意见,这不奇怪。在面对艺术媒体Hyperallergic的采访时,他这样说:

“博物馆不会为任何公职的竞选人站台,也不会对当选的个人持支持或反对的意见。当然我们支持总统制本身。能够参与到这一历史悠久的传统中是我们博物馆的荣幸。”

在得到博物馆的官方回应后,库珀和伯曼也作出了她们的回应:“对于博物馆的说法我们并不吃惊,不过有两点,第一,我们认为博物馆错误地假定整个选举过程是处于常态的。我们同所有的请愿者都不同意这一点,因此我们认为在回应这种请求时应该更加谨慎,多为博物馆社群考虑。第二,为这场特殊的就职仪式出借这件作品并非‘荣幸’,因为它将当选总统所表达出来的仇恨情绪、厌恶妇女、种族主义以及仇外的价值观都正常化了。我们当然也‘支持总统制’,但我们认为在现在的情况下阻止这件艺术品外借是对总统制的最大尊重。

馆长透露,“运输事宜都已经安排妥当”,要让博物馆董事会推翻这一决议的可能性不大,新的领导成员几乎肯定能在就职典礼后的午餐时光见到这幅《人民的选择》。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