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游音乐会30年后上演 作曲许镜清:蒋大为不接电话


来源:澎湃新闻

也许他就不想来,很多网友期盼他来,因为他在全国到处唱《敢问路在何方》。我给他打了5、6次电话,他电话铃响了,就不接,发了短信,他也不回。我的团队给他经纪人打电话,说了音乐会的事,他经纪人说没有档期。

12月4日晚,《西游记》音乐会在人民大会堂上演。音乐会的主角,74岁的作曲家许镜清没出现在台下。他躲在空无一人的化妆间里,心里忐忑不安:担心这会台下“冷冷清清,掌声稀稀拉拉”,又怕场面太过热烈,他太激动,心脏受不住。

直到演出最后,舞台上有人跑下来找他,“许老师,这场音乐会非常成功,大家都非常感动”。

人民大会堂的观众席坐的满满当当。“你这一刻最想跟观众说什么?” 主持人问。许镜清眼泪掉了下来,“我就想哭,忍不住了”,说一句感谢他鞠一个躬,最后也不记得一共鞠了几道。

大型宫廷情景舞蹈及交响演奏《安天舞会》

这是一场由2.9万个网友众筹完成的音乐会。从创作86版电视剧《西游记》音乐起,作者许镜清就一直惦念着把它们搬上舞台。

尽管作品传唱度极高,他的版权收入却很低。2008年,《猪八戒背媳妇》一度成为彩铃热门下载,但许镜清说只收到8000多元的版权费,其中有一家网站给了2.7元。

四年前开始筹备这场音乐会,许镜清四处拉赞助,碰壁不少。“数十电话约我,数十人访我。喝了数十杯茶,说了无数的话。一次次充满希望的激动,一次次暗淡凄凉的失望。现在又回归往昔的平静了。我在翘首企盼助我之人的到来。苍天啊,我的西游记音乐会路在何方?”他在微博上写道。

一次跟朋友吃饭,有个老板当场承诺赞助音乐会。许镜清大喜过望,花了近20万重做伴奏,录了十多首后把这位老板请到录音棚,没料到,“那天他喝醉酒了,放音乐没一会睡着了”,后来人醒了,这事也没下文了。

开音乐会的愿望却越来越强烈。在今年8月发出网络“众筹”前,他一度下不了决心。“在他的感知里,众筹好像像人家讨钱似的,觉得不光彩。” 助理小虎说。

没想到众筹通知一出,反响异常热烈,第一天就筹款过百万。

为了这场音乐会,许镜清重新对作曲进行编排,过去的总谱已经丢了,只能根据录音重新写总谱。距离音乐会还有一个月时,他几乎天天泡在录音棚。10月30日,小虎在微博发文:今天,在监录《取经归来》的时候,(许镜清)忍不住流眼泪了。他哽咽地跟我说:“想到自己一生经受的磨难,每一步走来历经的艰辛,真的跟取经路一样。听到这歌,顿时觉得,人这辈子太不容易了……”

音乐会前一天,许镜清凌晨四点才从人民大会堂彩排完回去。小虎说,许老心里在担心,音乐出来不知道明天人们能不能接受,会不会喜欢。

许镜清和《西游记》中的师徒四人。

“登登等登,凳登等灯……”4日的演出开场是《西游记》的片头曲,大型交响乐《云宫迅音》。师徒四人,唐僧扮演者迟重瑞、孙悟空扮演者六小龄童、猪八戒扮演者马德华、沙和尚扮演者刘大刚在这个场合再度聚首,四人中最年轻的也年近六旬,而台下的观众目之所及,有老人,有孩子,还有拎着行李箱从外地赶来的小年青。

王为念、许镜清、方琼

1964年,许镜清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农业电影制片厂任作曲,从1983年到1987年,他被导演杨洁选中为西游记剧组作曲。剧边拍,曲边写。四年中一共写了15首插曲,上百段配乐。在选择许镜清之前,已经有七位作曲家被杨洁否决,他们有的用交响乐团,有的用民乐团,为了表现《西游记》中的“神仙”元素,许镜清用了那时刚刚进入中国的电音——这在当时很前卫,却打动了杨洁。

散场后,现场观众迟迟不离开。

五十一年后,这场演出结束后的第五天。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一点, 74岁的许镜清的夜晚才刚刚开始。几十年的音乐创作生涯,让他养成了晚睡的习惯,“我的创造力还没有消失”,12月10日,他在电话中对澎湃新闻记者说,未来,他还想在巡演中给西游记音乐增添新的元素。

对话许镜清】:每段音乐都像我自己生的孩子

澎湃新闻:怎么想到要办这个音乐会?

许镜清:我记得白岩松做节目时说,这音乐会不开也罢,因为你的音乐反正全民都知道了。

我是想,向观众现场展示你的作品的演唱和演奏,是远远高于看电视和插曲画面的,专心致志听我的音乐又是一种感觉。

澎湃新闻:听说演出那天您很害怕大家不喜欢?

许镜清:我没在台下看。我一直躲在一个化妆间里,那里空无一人,快到最后要上场的时候,舞台上有人下来找我,大声喊着找我。他们对我说,许老师,这场音乐会非常成功,大家都非常感动。

我不敢坐台下,是因为我怕受刺激。第一种是怕冷冷清清,掌声稀稀拉拉,大家没有激动的感觉。如果那样,我回来得打自己几个耳光,我给别人带来了痛苦。我那时也会哭,一种悲哀悲痛的哭——我会告诉大家,我花了4、500万,却没有做好音乐会。

第二种是如果场面非常热烈,每个曲目大家都热烈欢迎,也会刺激我。我怕我因为太激动,心脏受不住。因为我是这些音乐的作者,每段音乐都像自己生的孩子,爱抚它,推他,现在就是把他们推到观众面前。

澎湃新闻:得知音乐会很成功,您当天是什么样的心情?

许镜清:大家都说太棒了!我真的说不出话了。主持人问我,你这一刻最想跟观众说什么,我就说,我就想哭。忍不住了。我就说感谢,每说一句感谢就鞠一个躬,不知道在台上跟大家鞠了好几个躬。

澎湃新闻:音乐会达到您想要的水准了吗?

许镜清:器乐曲超过五分钟,如果不精彩的话,那观众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这个前奏曲一响,所有观众眼泪都下来了。他们想到了儿时,久远的岁月,想到了小时候很多好玩的东西,这种回忆的情感就会促使大家落眼泪。

整个音乐会都是西游记的插曲,我的音乐从来没有集中展示在舞台上,(这次)让唱者亲自在台上演唱,拉进了观众和音乐的距离。

“原汁可以保留,原味不一定有”

澎湃新闻:这次的歌曲还重新编排了,没有用原来的。

许镜清:因为我总谱30年前就丢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那时候拍摄,头一天我们把它放在央视老楼旁边,录完忘记拿走了,第二天再去找找不着了。可能喜欢音乐的某个人,把我的总谱拿走了,也可能是被清洁工拿走了。

我现在是根据30年前留下的录音写总谱,它必须在舞台上以一个大交响乐队的形式呈现。当年的谱子是给一个轻型乐队写的,比较简单,15、6个人,不多。现在相当于一个交响乐,乐队接近60人,合唱队近40人,是一个近百人的乐队。所以都要重新弄。

现在的总谱比原来总谱低一个大二度,便于合唱队和花腔演唱。原来的音乐为了配合电视剧,必须写成2分40秒,现在我加了一个反复和重新改编的东西,五分钟左右。

澎湃新闻:编排过程中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许镜清:十一月初开始做音乐,众筹的钱还拿不到,所以我自己出钱。而且现在的电子乐发展太快了,我进步太慢了。合成器里所有的标识都是英文,我都不认识。我就在想为什么中国什么都能造,但不能造合成器呢!

澎湃新闻:加了哪些新东西呢?

许镜清:在这之前,大家不知道我要呈现什么样的风格,大家都说,您保持原来的风格,原汁原味的。我明白大家心里的感觉,但我不能那样做。原汁原味是30年前的感觉,把老农民忆苦思甜的东西拿到舞台上,太遥远了。原汁可以保留,原味不一定有。

我是这么想的,所有的伴奏都重新配,老的伴奏一份也不要,因为是那个年代的东西了,不新了。现在流行high的歌,我就尝试做了两首。

有一首是《猪八戒之歌》,我跟导演说这首歌在86年西游记晚会唱过,没有引起很大的效果,我就说不要了。导演说那不行,每人都要有一首歌。我就找了个人帮我编配,结果他还是按80年代效果编配的。现在的编排不写谱子,80年代的谱子我都是一笔一画写的,每个声音都是一笔一笔画的。我搞不懂MIDI就不能亲自做。

我说想把这个歌做成high的,搞摇滚。录音棚有个录音师,玩电声的,搞混声的。拿着贝斯吉他,录音棚的调音师,花了两天时间,我一听,你把这歌救活了。现在看,大家都在点击《猪八戒之歌》。80年代的东西把它变成摇滚了,依然好听,大家依然热爱。我是用电声配乐,唱出摇滚的感觉。

随着巡演,我会不断增加新的元素,我手里还有好东西。

青年时代的许镜清

澎湃新闻:当年在《西游记》音乐中使用电声很前卫。

许镜清:他们说我是电声鼻祖,但我不觉得。那时电声刚进到中国,7、80年代后,邓丽君火了,把中国通俗歌曲带起来了。

邓丽君的通俗唱法等于日常说话,美声唱法就像听报告,报告不是天天听。邓丽君的伴奏里用了电音,电吉他、架子鼓、用了轻型乐队,几把小提琴,声音有飘逸的感觉。

(我一听)噢,原来电吉他这么好听啊。我们单位有个录音棚,对外录音。当时他们开始来我们这录音,我就知道这电吉他这东西怎么用,怎么放在我的曲子上。

我的音乐是民族感与时代感的气息相结合在一起。我是站在人民的角度、大众的角度的。

澎湃新闻:您怎么看待时下的流行音乐?

许镜清:我对中国舞台上的流行音乐有看法,基本上是国外抄来的。比如rap,一直说到底,究竟你是唱歌还是绕口令,观众不在乎他说什么,主要就嘴咂乎。还不如找中国的相声讲。小青年喜欢新潮,这是够新潮的。

所有搞音乐的都会听别人的东西来滋养自己。我参加过一次非常通俗的演唱会,说唱rap等,我很自卑,我周围都是小青年,哗啦啦喊,跳起来了。我没表情的走了。

许镜清

“我的创造力还没消失”

澎湃新闻:这次音乐会众筹总共筹到多少钱?

许镜清:我们一开始是想众筹,后来也想拉赞助,让钱不那么紧张,我们到处去拉赞助,结果到处碰壁,人家都不理踩。人家都说办了你这个赔本的音乐会,对我有多大作用啊?

今年8、9月份,上海一家游戏公司说要赞助一百万,但要冠名,我们都同意了。原本我们都是反对冠名的,后来忍痛,觉得我的音乐会内容不会因为你冠名而走样。

协议条件一次次谈,一次次修改,一趟趟折腾,最后一刻,他们不赞助了。感觉跟我们玩了一场游戏,使我非常非常气愤。

最后众筹461万多。人民大会堂的租金是相当大的一笔费用,做音乐编配也花去了很大一笔费用。

澎湃新闻:听说有人赞助提出要求要上台唱一首歌,您没同意?

许镜清:是的,我肯定不敢让他来,我们要唱就要找一流的,把我的歌表达到极致,我要求演员的艺术感觉,必须在我的想象之内。

来我的音乐会的演唱家都对我这个音乐会很支持。他们在外演出一次可能都有几十万收入,而我这边只能付给他们基本的车马费用,人家等于白白支持我们。

澎湃新闻:剧中唱《敢问路在何方》的蒋大为这次没来?

许镜清:也许他就不想来,很多网友期盼他来,因为他在全国到处唱《敢问路在何方》。我给他打了5、6次电话,他电话铃响了,就不接,发了短信,他也不回。我的团队给他经纪人打电话,说了音乐会的事,他经纪人说没有档期。

澎湃新闻:您觉得西游记的音乐是您创作的高峰吗?

许镜清:不是。西游记音乐是我这一生创作中比较好的作品,我其他的作品也有很多好的东西,但为什么没有像西游记一样受到普遍欢迎呢?因素很多,其中媒体宣传是很重要的,相比较而言,我的其他作品宣传力度比较弱,所以不被观众熟知。

澎湃新闻:您怎么看待音乐制作者的版权保护问题?

许镜清:我希望中国在版权保护上真正的加大力度,我希望我们的国家真的能够做到,现在远远不够。我自己有切身的体会,随便侵权,随便判点版权费,感觉很不好。我们的著作权保护是为了什么?如果对著作权人保护不够,就是打击了著作权人。

澎湃新闻:现在还在写歌吗,在音乐创作方面有什么计划?

许镜清:写啊,我前年还写了两个作品得了金奖。我的创造力还没有消失。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