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那些丑到过目难忘、错得漏洞百出的图书封面


来源:澎湃新闻网

《孙传芳传》封面照片用成了段祺瑞,《黎元洪传》的封面印着阎锡山,三本《章太炎讲国学》的封面人物没有一个印对……是历史人物太容易让人“脸盲”,还是封面设计不走心?

最近有一幅图书封面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学者张鸣(微博@张鸣)在微博上贴出著作《张鸣重说晚清民国》的书影,表示出版商的封面设计令人无奈:将作者照片拼接于历史人物身边,穿大红衣服的教授与黑白的慈禧太后“排排坐”,简单粗暴的图片处理使得封面画风诡异,与较严肃的书籍内容颇不协调。张鸣说,他不同意使用这个封面,但出版社方面已经将书籍出版。

这引发了网友对书籍封面设计的疯狂吐槽,还有人找出同系列书籍的另一封面,设计如出一辙,甚至更加违和:作者与袁世凯“勾肩搭背”,仿佛穿越了一般。

这不是个例。图书市场上令人喷饭的封面设计比比皆是,有这样简单粗暴的:

有这种把腰封直接印在脸上的:

以及这种不知所云的——韩语版《三体》的封面,大概是随便找了一幅中国年画提取图像,那个作揖拜年的娃娃难道就是设计者心目中的科学家(《三体》主人公)?

封面是书的脸面,一个传神的封面可以画龙点睛。但目前图书市场上许多封面根本谈不上装帧设计,甚至粗制滥造、满是硬伤。以写晚清民国历史的书籍为例,最常出现的问题就是将历史人物照片张冠李戴。

首当其冲的是北洋军阀大佬,堪称人物图像闹乌龙的“重灾区”。比如这两本写直系军阀孙传芳(1885—1935)的传记,封面都“找错了人”:左边是皖系的段祺瑞(1865—1936),右边是奉系的张宗昌(1881—1932)。

再看这本《最后的北洋三雄》,三个人物错了俩,左边“孙传芳”用成了张绍曾(1879—1928,曾任北洋陆军次长)的照片,右边“吴佩孚”也不是本人,只有中间张作霖是对的。

其实真正的主角孙传芳长这样:

替他觉得委屈吗?大可不必,孙传芳也有意外出镜的时候——这本《蒋介石的五虎上将》描写的是蒋介石军事集团里的“干将”陈诚、“忠将”顾祝同、“福将”刘峙、“飞将”蒋鼎文、“虎将”卫立煌。红色圆圈标出的人物本应是刘峙(1892-1971),却用成了孙传芳。

再看这本《“民国第一伟人”黎元洪传》,民国第一伟人是不是黎元洪(1864—1928)不好说,反正封面上印的是阎锡山(1883—1960)……

国民党军事将领的运气也不比北洋军阀好多少。胡宗南(1896—1962)有两本传记封面都用的是汤恩伯(1898—1954)(下图左一、左二),另一个版本《西北王胡宗南》封面印的是白崇禧(下图右一)。

正版胡宗南(1896—1962)在这里:

大概是有些像吧……

接下来是知识分子。最让人心疼的是国学大师章太炎:三本《章太炎讲国学》,没有一本封面照片用对的。

左一左二人像均为孙诒让(1848—1908),右一人像应该是蔡元培(1868—1940)。

对比照片:左章太炎,右孙诒让

《康有为文集》的封面上赫然印着梁启超。

吕思勉《中国通史》的封面放了谭其骧先生的照片。

最后,外国友人也没有幸免。看到这本《康德论人性与道德》,不知贝多芬会作何感想。

康德:我们只是发型像。

贝多芬:关我什么事……

如果说美观与否还涉及不同的审美趣味,那么人物图像的错置就是草率和大意了。非专业人士对历史人物有些“脸盲”并不奇怪,但作为出版社设计封面时只需多查一次、多问几句就能避免的乌龙,还是不应该如此频繁地出现,这也是对作者及读者最起码的尊重。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鸣谢民国史研究者胡博、复旦大学马小雨提供部分素材。)

[责任编辑:徐鹏远 PN071]

责任编辑:徐鹏远 PN07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