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艺术家张念因病去世 一生致力于挑战集体无意识


来源:雅昌艺术网

他参加过中国现代艺术大展并做了重要的行为作品《等待》,他一辈子致力于唤醒观者对历史的反应和对集体无意识的挑战。2016年11月29日下午,艺术家张念因病去世,享年52岁。

艺术家张念

你还记得曾经在中国美术馆《孵蛋》的张念吗?他参加过中国现代艺术大展并做了重要的行为作品《等待》,他一辈子致力于唤醒观者对历史的反应和对集体无意识的挑战。2016年11月29日下午,艺术家张念因病去世,享年52岁。

今年2月,张念被查出患有恶性肿瘤,病情危急,生命危在旦夕。多名艺术圈好友与家人沟通后,设立“艺术家张念义拍委员会”通过广泛的征集艺术作品,以网络拍卖的形式筹集善款,于4月筹集善款404288元,用于治疗和康复费用。(为爱发声| 艺术家张念义拍筹善款404288元)

89大展中,张念的作品《孵蛋》

张念,中国当代行为艺术家。1964年生于四川,1984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附中,1988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美院)后任教于广东汕头大学艺术学院。去世前一直生活、工作于北京。在1989年中国美术馆举行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中,行为艺术第一次在国家美术馆公开向中国观众展示。张念的《孵蛋》就是其中较有影响的作品。此后,“孵蛋”的行为从1989年的中国美术馆、绵延到今天的鸟巢和国家大剧院,张念作为当年“八九艺术大展”的代表人物之一,与中国现代艺术的发展变革纠缠在了一起。

张念《故宫的蛋》

张念《鸟巢下的蛋》 影像

张念《蛋·工厂》 2012年

20年前张念就以“蛋”为载体进行艺术创作,至于为什么从一开始就选择“蛋”作为自己艺术观念的载体,张念说“有一点隐含的原因是,在八十年代我们想做新的艺术,想用新的方式去突破艺术原有的模式。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像未孵化的鸡蛋一样很小的个体。蛋,这种符号就这样开始跟随我很多年,现在想舍弃都不容易。”

由张念设计封面、温普林主编的书籍《江湖飘—中国前卫艺术家外传》

张念一直以行为艺术为人所知,其作品有其鲜明的针对性和批判性,从89年北京现代艺术展上挪揄理论的“孵蛋”及其后的蛋系列,到后来一系列作品对于城市、民工、非典、自我等等问题的追问,表现了张念在艺术创作中对生存环境和存在经历的关心。他不是那种以固有风格图式来应付生活变化的艺术家,而是生活于、感受于时代变化之中,在呈现历史的同时表达个人立场。艺术对张念而言,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在时间中寻找意义的生活方式。

——王林《在遗忘的深渊不会没有闪电——张念作品序》

张念《蛋——中国之梦No.26》 布上油画

《漂浮的天空》185x230cm  2011年

张念《肖像》 2013年

张念作为知识分子型的艺术家,把自己的眼光聚焦于历史,他的一系列历史影像和历史绘画是令人震惊的。仿佛从遗忘的深渊喷涌出来,带着突然爆发的光芒和热力,以急速的动感与气势扑向观者。——张念不愿以一种伤感的浪漫主义来观赏历史,他想借助历史图像来召唤中国人的历史意识。这种如电光火石般的画面,对个人而言,是命运的逼问;对社会而言,乃是精神的震撼,如棒喝,如霹雳。张念把凝固的历史瞬间化为瞬逝的图像,其目的正在于令人震惊,以唤醒久被忽略久被遗忘的历史记忆。他的作品不是在表现历史,而是让历史得以表现。

——王林《张念艺术序论》

张念《巢在哪?》 2010年

张念《保佑》 2011年

作为一位画家,张念为我们创造了个人作为文化生命在历史中终结的血气光芒图。这些无论是抗争性的光芒图式还是征服性的光芒图式,这些无论是黑白画面中的幽暗之光还是彩色画面中的耀眼之光,使人意识到:历史的希望之光若是源于社会生活中的任何历史人物或由他们筹划的任何历史事件,它都必将伴随着不时的绝望,必将转瞬即逝、如飞而去。如果没有来自于对世界之上的永恒存在的呼唤,新生将意味着轮回,意味着在一个世纪终结的时候人们自觉参与的一场无人的庆典。

——西美正(Nishimi Masao) 《生命的卑微与荣耀——评张念的创作》

张念《等待—宝贝》 不锈钢、玻璃钢225x155x155cm 雕塑2008

张念《理想的精神》E 玻璃、烟装置2009

张念的作品,与其说是关于历史的,不如说是关于历史的记忆的,这种记忆总是和忘却难解难分,记忆是以忘却为前提,记忆是为了获得历史的确证性,而忘却却让历史变得稀薄和模糊,在这里,历史记忆的形象,恰恰是虚幻和流逝的形象,是忘却的形象。而历史的面孔,正是在记忆和忘却的循环游戏中快速地闪现。

——汪民安《历史事件的能量、爆炸和记忆:我看张念个展》

张念《蛋黄人》 2012年

就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历程而言,整体上带有些浮躁的情绪。因为中国当代艺术不同于西方有着现代历史的人文铺垫,作为参照西方重新建立起来的一种文化范式,尽管中国当代艺术反映了激烈动荡的现实,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动荡因素使其难以深刻沉淀,而不可避免地呈现出浮躁。张念敏感到了这个浮躁的社会,从一开始便走向了其反面。他后来这批有关历史记忆的作品,应该说,正是得意于他在1989年《中国现代艺术展》上开始的“孵卵”行为。漫长的孵化过程不仅使他对时间有了深刻的认识,而且对时间中穿梭的历史也有了全新的理解。

——杨卫《“十年磨一剑”评张念作品展》

[责任编辑:徐鹏远 PN071]

责任编辑:徐鹏远 PN07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