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翻越巫溪之巅


来源:重庆晚报

我后来才知道,重庆山峰的最高处就在巫溪,在兰英大峡谷的巅峰,那个叫阴条岭的幽深之地,海拔2796.8米的高度。兰英大峡谷有“中国第一深谷”之美誉,巫溪的山水之深,山水之险,山水之美,由上天之手率兴拿捏,鬼斧神工,尽数荟萃与斯。

▲兰英大峡谷观景台(资料图片)

▲兰英大峡谷观景台(资料图片)

@常克

兰英大峡谷,何其壮丽!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惊声尖叫,是一群人,是一拨接一拨的人,连眼神都战战兢兢。初秋,阳光照耀的下午,兰英大峡谷就是那么高耸与恢弘,无与伦比的豪情万丈。它千峰万仞,它拔地而起,它生就一副洪荒年华的好胚子,它有光怪陆离的表情包,它是层峦叠嶂中的超级网红!

也许我表达得并不够壮怀激烈,还远未把它最横扫心魄的风神骨相传递到位。这样一个气势磅礴的大峡谷,它把自己的传说从地球寒武系讲到第四世纪冰川,讲到几百万年前,一直讲到现在,还言犹未尽。

整整一个巫溪,就装在兰英大峡谷的情怀里面。其实还不只这片土地,它甚至一直在容纳更宽、更深、更遥远的时空隧道。

巫溪那些事,最好就从兰英大峡谷说起。

跟世界上那些被人津津乐道的大峡谷相比,兰英大峡谷毫不逊色,它的险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怎样一个特立独行的峡谷呢?蜿蜒100余公里,峡谷平均深度1500余米,最深处达2400余米,谷底最狭窄处仅有区区13余米,堪称天下最牛的一线天,峡谷骇闻,世所罕见。沿山谷小心翼翼蛇行,眼前怪石嶙峋,莽树虬曲,奇异的嶂谷和隘谷犹如串珠一般层层叠叠,让你诚惶诚恐的联想到远古,那些数不清的电闪雷鸣风雨交加,那种惊世的山崩地裂和乱石穿空,组成我们今天目睹的崩塌地理奇观。高瀑跌宕,险峰倒悬,古树缠叠,洞幽泉清,珍禽异兽充仞其中,不可胜记,世间最激动人心的山水画廊,就这样置顶在大美巫溪。

瑰伟的大峡谷,自有英雄与之结缘。

传说兰英大峡谷的得名,与绿林女杰纪兰英有关。唐高宗弘道元年正月的一天,开国功臣薛仁贵之孙薛刚激愤中一脚踢死当朝太子,后几经辗转逃到巫溪,与此地女寨主纪兰英结为夫妻,在深山密林中安营扎寨,除暴安民。后人为纪念女英雄,将她住过的地方称作兰英寨,至今山上仍然留有纪兰英点将台、洗马池和铁炮台等古遗址,令人唏嘘。

30年间,我已经三谒巫溪,每一次都有特别的执念。

我后来才知道,重庆山峰的最高处就在巫溪,在兰英大峡谷的巅峰,那个叫阴条岭的幽深之地,海拔2796.8米的高度。兰英大峡谷有“中国第一深谷”之美誉,巫溪的山水之深,山水之险,山水之美,由上天之手率兴拿捏,鬼斧神工,尽数荟萃与斯。

我第一次到巫溪,是在1986年。受当时交通条件所限,很难翻山越岭的走得太远,但那些高山密林的险峻,那些深岩小村的袅袅夕烟,给我留下了神奇的浮想。

尤其是第一次,目睹一条河流居然可以绿得像玻璃一样,清纯的潋滟和光感,干净透明,那就是大宁河。

顺水而下,我和同伴坐在柳叶舟上,瞪大眼睛看两岸的悬棺,它们三三两两的嵌在峭壁间,若隐若现,神秘得让人心里发怵。当历史的疑点渐渐成为风景的一道褶皱,大宁河便注定流向更多人的朝思暮想。

多年以后,确实有越来越多的人慕名来饮一口大宁河的清泉,他们的欢声笑语像浪花一样狂舞,他们的影子像蜜蜂一般密密麻麻覆盖漫山遍野。后来,他们沿陡峭的山崖盘旋而上,乌嘘呐喊的,胆战心惊的,一直到达高山草甸,那个美丽如仙界的红池坝。

第一眼见到红池坝,是在2006年的夏天,我确实惊呆了,虽然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但那天的心动至今仍在记忆中霸屏。

第三次去巫溪,就是这一回,2016年初秋。在海拔1800米至2500米的内陆高山上,红池坝落英缤纷,芳草鲜美,高山杜鹃和野山楂迎风摇曳,红桦、落叶松、云杉和高山杨葱茏而俏丽。30万亩的岩溶槽谷平坝,中国南方面积最大的高山草场,天子城,西流溪,夏冰洞,银厂坪,扎鹿盘,三根树,碑湾,十二垭、饶家寨,还有红池坝三个神秘水池——红池、黑池和青池,每一个地名的背后,都有一段千娇百媚的往事,那些繁红无数的清美皎洁,若非亲眼所见,真怀疑是天外飞仙的裙裾飘扬。

自然景观气象壮阔,人文传统幽深古雅,难怪,红池坝又被称作“中国的新西兰”。

而我总觉得,红池坝更像是兰英大峡谷的红颜知己,让后者永不孤独。如果说兰英大峡谷代表了巫溪的虎胆雄威,那么红池坝就是巫溪最姣俏的颜值,风华绝代的形象大使。

当然红池坝的春山如笑,还在于它的眼睛明眸善睐,那便是谜一般的西流溪,俨如苍穹遗落凡间的一束高光,它的秋波足以让你一年四季都醉得一塌糊涂。

西流溪其实是一条暗河,从红池坝的尖石岩缝涌出来。依我看,它纯粹就是在深潜太久之后跑出来灌水,潇洒的潺湲10公里,表情天真烂漫,玩够了,一个华丽转身,又悄然回归地下,无影无踪。

但巫溪的配置显然远不只这些镇山之宝。江山如此多娇,它的底牌实在太硬,随便打出一张,都是天下霸唱。

比如,被誉为中华文化瑰宝的宁厂古镇。

这仍然是兰英大峡谷的杰作,我觉得这样来链接才有意思。兰英大峡谷曾经默许大宁河以一种纤细的羞怯,从山上蜿蜒而出,奔向远方,那么同样道理,宁厂古镇那些千万年不竭的盐泉,又何尝不可以从这个大峡谷里面一路细水长流?难度系数最大的一个动作,它流过后溪,竟然把宁厂彻底惊醒,从此作为盐都而笑傲江湖,亲手炮制了惊艳中国历史的嬗变。

如果三峡地区有一个古人类文明的发祥地,如果中国有一个世界级的“上古盐都”和世界手工作坊的鼻祖,如果重庆有一个偏僻村镇在远古时期就已经可以“不绩不经,服也;不稼不樯,食也”,这片芳草地,必属宁厂。

距今约5000年前,在连绵的群山丘壑之间,人们发现有一股天然盐卤泉自宁厂宝源山洞汩汩的流出,终年不竭,这就是《华阳国志校补图注》记载的“当虞夏之际,巫国以盐业兴”,这一发现让宁厂古镇独享长达4000年的繁荣。“日有千人拱手,夜有万盏明灯”,昔时熙熙攘攘的盐运水码头,犹如万国来朝的热闹市井街巷,就这样走过布满皱纹的岁月。一直到清乾隆37年,宁厂全镇仍有336眼灶燃熬制盐,继续执着于“万灶盐烟”的美名,到1949年前后,盐厂还有99眼灶。

“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吴蜀之货,咸荟于此”,“利分秦楚域,泽沛汉唐年”,这些历史记载,让宁厂古镇的前世今生永远不会翻页。

这个秋天的阳光特别怀旧,随我沿着宁厂古镇的七里半老街慢慢地走,后溪河的波光倒映数不清的吊脚楼,有的杂草丛生,有的斑驳瘦瘠,时闻远客的叹息掠过。宁厂老矣,一副沉敛欲睡的惺忪,枯槁。

但它的骨骼却依然强韧。

那些坚毅的瓦檐,不倒的门扉,挺直的廊柱,那些凿穴搭竹楼院和木栅栏,依然延续上下5000年的回味。“巫咸古国,上古盐都”,宁厂从未浪得虚名,从先秦盐业兴盛,到明清时成为中国十大盐都之一,它让华夏历史在此千回百转,波涛汹涌,留下无数英雄的长啸。

宁厂古镇离巫溪县城不远,也就10多公里,它的古朴和苍凉给人一种硕果仅存的珍惜。我确实有一种感慨:没有宁厂古镇的盐,巫溪的历史将会改道。

巫溪的魂,巫溪的心,这便是宁厂古镇。它以这样的绝响来呼应兰英大峡谷,从而让整个巫溪至今都能够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

并且,宁厂让巫巴文化的第一句台词,就具了原乡感。

巫者,上古即存此字,甲骨文、金文均有所记载,它是中国先民最早创造的文字之一。巫文化又被称作“南方文明之源”,它是中华文明的起点,是各大宗教的起源。专家们考证,巫文化以巫溪宁厂古镇宝源山为中心,以沟通人神的占星术和占卜术为主要形式,以盐文化和药文化为主要内容,是上古时期灵山十巫的杰出创造,尤其为中华民族文化艺术和医药科技发展作出了开创性贡献。

走在后溪河畔,走进关于灵巫洞的种种传说,搜寻那些深藏于山谷的巫文化民俗风情,或惊心动魄,或神魂颠倒,都是一种常态,只有当地人见惯不惊。

巫溪实在深不可测,实在包罗万象,也实在任性,当得起“峡郡桃源”的美名。只要你顺着兰英大峡谷走进巫溪,你会感叹,这就是你人生最想仰望的高山流水。

观山的终究是鉴人,内以自诫,外以看人,乃自古而然。有些人,手长袖阔,貌似清修打坐,但看来看去总觉欠一份优雅,再往上叫高贵,原因就在于量小无真,差了豪情,他或许可以做一座丘峦,但永远成不了山峰,更不可能长成雍容华贵的群山之巅。悟人如此,就有了镜鉴,这都是游览山林的好处。

反过来说,一处大山仅有雄险是不够的,须享有超尘脱俗的配置,就好比兰英大峡谷有了距今200多万年的大庙猿人,有了红池坝,有了宁厂,有了巫盐与丹砂,有了鸡心岭、云台寺、大官山、月牙峡、猫儿背、团城幽峡,有了野人谷原始林带,有了国内最大面积的高峡原生粉红杜鹃花海,有了老天爷对巫溪面面俱到的眷顾。这样,兰英大峡谷就有了灵魂和声音,终于成为高山丽嵟,供人禅定,敬畏,奋而有为。

这样,你才会懂得,巫溪的红池坝为什么会成为春申君的故居。

2000多年前,宽厚侠义的战国四君子中,黄歇唯一非皇亲国戚。黄歇为人开阔骏爽,尊贤重士,敢博命为君,楚考烈王封其为春申君,为相长达25年,青史留名。

那个时代的吊诡与飘摇,千秋自有评说。因为春申君,巫溪平添了一道雄远的人文亮色,而我们今天所能看见的,是春申君当年的纵横捭阖,已在巫溪的崇山峻岭中变成无数棵参天大树。

巫溪人,自古敦厚仗义,这种朴实而高贵的血统传承至今。

在海拔1200米的通城镇龙池村,一些普通村民的名字被撰刻在村头院坝的“好人榜”上,再朴实再憨厚不过的农民,却各有各的闪光:董永才父子接力赡养聋哑老人,李兴友等十户村民轮流25年供养弱智聋哑人李丙香,赵美章19年忠贞至爱照顾瘫痪丈夫,郑发林、胡三勇、向远平致富不忘回报家乡,等等。

自2008年以来,通城镇出了18个公认的大好人。其中,一个“中国好人”、“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两个重庆好人,16个感动巫溪人物。2013年,董永才父子接力赡养聋哑老人长达11年的故事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头条播出,无数人为之泪流满面。

这样的人,这样的事,这种带着体温的薪火相传,几千年来从未断层,他们组成了这片山林的最高海拔。所以,巫溪的峰岭众多,一直都苍翠而高耸,一览众山小。

这就不得不提到鸡心岭,与阴条岭隔山相望的一道著名山峰,海拔1890米,得名的原因是它山势雄奇,状若鸡心。更绝的是,鸡心岭是西南、西北、华中三大区的交汇点,正宗的陕、渝、鄂分界线,处北纬31度、东经109度,恰好位于中国地理雄鸡版图的心脏特殊位置,所以又得“自然国心”的赞誉。岭上,立有一块国务院1996年批准竖立的界牌标桩,人们笑称:“走上鸡心岭,一脚踏三省。”

鸡心岭的面积约8平方公里,而岭南就在巫溪境内,这大概又是一种玄机。当然,对巫溪人来说,这并不特别稀奇,因为巫溪到处都是山,到处都是峰,到处都是高度。

兰英大峡谷果然有胸襟,它储积了巫溪所有的蹒跚,所有的直立行走,所有的高度与温度,所有的寂寞与奔放。

1898年,美国人约翰·缪尔在游历了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峡谷后,讲了一句名言:“这个大峡谷……它的色彩和构造的宏伟多样是世上所无的,就像是人消亡以后在别的星球上发现的东西。”我现在想,假若缪尔先生随后有条件看见兰英大峡谷,他将毫不犹豫地把那段话重新翻译,亲手交给巫溪。

现在,我又有一个愿望,第四次到巫溪去,翻越兰英大峡谷,登上巫溪之巅阴条岭!

想起李白的长啸:“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此句用在巫溪,就像量身定做的尺寸。

我忽然发现,就算登上了阴条岭,又能说明什么呢?

其实,我们永远不可能翻越巫溪之巅。我们甚至还来不及走进那些令人胆寒的峭壁与洞穴,那些绿得像嫩叶的流泉,那些屹立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银杏、珙桐、铁坚杉、杨树和榔树,那些黑熊、云豹、林麝、毛冠鹿、狗豹子和鬣羚等等珍稀动物的身影,在那之前,我们所有的思念和惊惧,就已经融化,变成巫溪神话的一个字符。

巫溪的绝顶,是我们永远无法到达的高度。

只有相随。

(作者系重庆市散文学会副会长)

美丽重庆 系列文艺宣传行动 巫溪篇 美丽巫溪有奖征文大赛 中共重庆市巫溪县委宣传部 重庆晚报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