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独家]李银河:性爱少数派 沉默大多数


来源:凤凰文化

点击进入>>>>>纪录片《马赛克里中国》专题《马赛克里的中国》第三集:爱人同志 60年来,中国人性观念激烈变迁,引发了巨大的社会焦虑,换偶、同性恋、跨性恋、多边恋,社会学

点击进入>>>>>纪录片《马赛克里中国》专题

《马赛克里的中国》第三集:爱人同志

60年来,中国人性观念激烈变迁,引发了巨大的社会焦虑,换偶、同性恋、跨性恋、多边恋,社会学家李银河,回顾和已故丈夫作家王小波偕同的同性恋研究,以及与跨性别者“大侠”的感情史,为性爱的少数派举手发言。

以下为李银河的讲述:

实际上我的研究领域是三个,一个是婚姻家庭,一个是性别,一个是性,在这三个领域里我都有好几本专著,但是那两个领域没有人关注,大家都比较关注性的领域,后来我在想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现在处于一个性观念大变迁的时代,人们的整个性的习俗,性的行为,性的文化,整个都处于一个激烈变迁的时代,好像拉锯战似的,那个变化太剧烈以后就会引发社会焦虑。

比如我在八十年代末做的调查,北京市随机抽样是只有15%的人有过婚前性行为,而且这其中有好多人是已经准备要结婚的,就是还没领那张结婚证而已,那时候婚前守贞是一个普遍的实践,就是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婚后才发生性关系的。可是去年我看到清华大学的一个调查,婚前性行为已经飙升到71%了,你说这个变化能引发多大的社会焦虑啊?

八十年代,张元导演找到我,他提议要写一个同性恋题材的做一个电影,因为他知道我是搞同性恋研究的,就来找我问一问同性恋的背景,大致状况什么的,后来就说起来这个剧本还没人写,我说王小波就是现成的,他又搞过同性恋的研究,又是喜欢文学的,这可把王小波害惨了,小波他自己是一个异性恋,然后让他写一个同性恋的剧本,用他自己的话是把脸都给写绿了,挺费劲的。

据张元说小波写的这个《东宫西宫》的剧本,是中国电影第一次在国际电影节上获最佳编剧奖,以前是获过别的奖,但是没有最佳编剧奖,王小波没有见到,他已经去世了,然后张元把那个奖杯拿来了。

我跟王小波合写的《他们的爱情》里面有一章,整个就是同性恋的爱情生活,我发现确实,除了性别跟异性恋不一样,其他所有的都很像,他们也有好多都是爱得惊天动地的,也是死去活来的,爱情是一样的。我是非常喜欢王小波写的性,他写的性给人一种非常干净的感觉,可能因为他自己心理是干净的,所以他写出来的性就那么干净。

所谓道德大多数,大家反对同性恋,它也是因为多数人,96%的人都是异性恋,只有4%的人是同性恋,但是我就是说他们这4%的人也是人,也是公民,他们为什么就不可以有结婚的权利呢?

我去年年底写《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公开十七年的跨性别恋情),是说明我为什么和一个跨性别的人在一起,仍然是保持异性恋。我觉得跟我们特别相似的例子就是金星夫妇,金星是一个跨性别,她是男变女,然后她找到一个德国男人,这个男人并不因为和金星结婚就变成男同性恋了,我也不因为交了一个跨性别的人,我就变成同性恋了,只不过我们这两对是相反的,性别相反。

同性恋和跨性别人的区别在哪呢?就是同性恋者是性倾向异常,性别认同不异常,比如一个同性恋女人是女人没错,一个同性恋男人也认为自己就是男人,但是他们喜欢的是同性,这是性倾向异常,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喜欢异性的,他们喜欢同性。跨性别的这群人是性别认同异常,性倾向不异常,明明她有一个女儿身,她认为她是男儿心,或者是像金星那样的是男儿身,他是女儿心,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不一致,这是性别认同异常,但是他们的性倾向不异常,他们都是异性恋者,他们不是同性恋,所以这两边的区别在这儿。

从我对爱情心理学的体会,有两种人都能吸引产生爱情,一种是高度契合的,就像我跟王小波,爱好也差不多,思想、感情、喜好也谈的来,这就是高度契合的一种人,你能受到吸引,另外有一种就是差异非常大的,也能产生吸引,有一种异性相吸,我跟他(大侠)就有点属于后一种。

我对王小波的爱也没有磨灭,人可以爱好几个人,同时也是有可能的。比如说国外现在就有一种多边恋群体,他们两男一女,两女一男,两男两女,生活在一起相当于婚姻关系,他们互相都是即有爱又有性,他们有自己的社群,有自己的刊物,有自己的协会之类的。因为过去人们都认为,爱情一定是排它的,一定是独占的,其实不一定,完全有可能同时爱两个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总体中国当代性方面的状态怎么说呢,比朝鲜好一点吧,应该是属于全世界最压抑的。如果从涉性法律来看的话,全世界几乎就没有国家有聚众淫乱罪,没准可能朝鲜有。2004年有一个全国的性调查,六十到六十四岁年龄组的女性有28%终身没有体现过性快感,这个数据太高了,这个数据本身就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就是性压抑。

弗洛伊德讲过,性的压抑是人们为社会文明必须付出的代价,就是说你不能随便强奸人,但是这个压抑虽然是不可获缺,应当是越小越好,如果好多没必要的地方都压抑的话,那就是一个不合理的政策,比如那些没有受害人的,这些所谓我们现在刑法还在惩罚的性犯罪。其实也可以说人的快乐最大化,痛苦最小化,压抑最小化,空间最大化,这样是合理的。

关于《马赛克里中国》

性是人类永恒的话题,生殖崇拜、一夫多妻、青楼妓女、贞节牌坊、宦官当权、房中术、春宫画、金瓶梅、后宫、男风、缠足……一部中华民族史,也是一部性文化的洋洋大观。

性在当下更是受众追捧的焦点。从“性文化节”四处开花、东莞色情行业被整顿、反色情大妈制造“泼粪事件”,到李银河公布跨性恋情,每一次与性有关的事件,都能引发巨大的社会效应与观念碰撞。

在当下中国,性禁锢和性放纵如并蒂莲一般同时存在,一方面,大部分国人仍谈性色变,反色情大妈呼吁杜绝一切性开放,另一方面,有官员包养多名情人,潜规则横行,换妻、群交、嫖娼等行为屡见不鲜。国人茶余饭后的黄段子、黄色笑话,报章网络无处不见的性暗示广告,与官方的严肃话语形成强烈对照。

欲望与禁忌在当下中国共存共生,逐渐形成一道类似于日本人“菊与刀”矛盾性格的奇观景象,呈现出空前复杂的状态。它如同一道巨大的马赛克,遮蔽着一个国家最真实的欲望,也生发出无数畸形的社会病体。这道“马赛克”的巨大功能体现在,第一,我们在性的领域仍然存在许多认知的盲区;第二,社会主动为“性”设置了人为的禁区。

国人的性观念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性禁忌与性开放之间的界限是什么?政府和公众在面对性问题时存在什么样的盲区?中国是否存在合理适度性开放的可能性?性话题在当下中国迫切需要进一步讨论。

《马赛克里的中国》是由凤凰网文化频道原创出品的微纪录片项目,围绕着“中国人的性历程与性观念”这一主题深入讨论国人的性现状,纵观古今国人对于性与性别的认知态度,以性人权和性多元平等的视角观照当下。五集短片,分别涉及古代性文化、文革时期的性、文学中的性、影视中的性,以及性别多元等问题。我们邀请了李银河、刘达临、朱大可、陈村、郝建等五位各界专家,从不同视角展开讨论。

谈性色变的当下,我们尝试揭开马赛克,看见中国人真实的欲望,正视性的存在、发展与变形。

该片已于625正式上线播出第一集,此后每周四播出一集,播出平台:凤凰网文化频道 凤凰视频 凤凰新闻客户端。

[责任编辑:杨海亮]

标签:马赛克里的中国 李银河 同性恋

人参与 评论
《马赛克里的中国》第三集:爱人同志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y0.ifengimg.com/pmop/2015/07/09/4ed31390-64f6-4a9e-98c9-1c8098740638.jpg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