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梁文道陈丹青同“看理想”:社会太流行看不起年轻人


来源:凤凰网文化

“年轻人才是真正做文化的人最应该尊重的人,最应该看得起、最应该相信的人。今天这个社会太流行看不起年轻人。”

“看理想”海报

凤凰文化讯 1月27日,由土豆和出版机构理想国深度合作推出的影像计划“看理想”在京举行战略合作发布会,“理想国”品牌创办人刘瑞琳、土豆总裁杨伟东,以及“看理想”的主要创作成员梁文道、张亚东、陈丹青、马世芳等人共同出席。

“看理想” 是著名出版机构“理想国”推出的一个影像(video)计划。这个计划将会聚合理想国众多作者的创意才华,由梁文道担任策划人、张亚东担任音乐总监,并与土豆独家深入合作,陆续推出多档风格不同的文化类视频节目,携手开创“影像版”的理想国。据悉,“看理想”第一季将于2015年4月初在土豆正式上线,三档节目包括梁文道《一千零一夜》、陈丹青《局部》、马世芳《听说》。

梁文道

梁文道:社会太流行看不起年轻人 年轻人最应该尊重

梁文道作为策划人,是“看理想”幕后团队最重要的角色。有着多年电视从业经验、并是理想国重要作者的"道长",尝试将理想国的多重文化资源与土豆强大的视频平台做结合,根据不同创作者的特点,为每一位量身打造独特的节目内容及表现形式。梁文道曾表示,筹备“看理想”,并非易事,某种程度上是一次从文字到影像的尝试,也是一次挑战。希望“看理想”既能保持传统出版的严谨认真,又能兼有网络化的有趣、年轻。据悉,《开卷八分钟》停播后,梁文道会拿出更多的时间跟精力,投入到“看理想”节目的策划、制作中。

对于在网络平台上制作播放文化类节目,很多人表示担忧,梁文道则说:“我们媒体这个行业,都有太多枷锁在自己的脑海里。这些枷锁最主要的东西是什么?就是你并不相信你的观众,你没有相信你的听众,你没有相信你的对象,你没有相信你的受众,你总是倾向于相信他们的品位不应该很高,你总是倾向于相信他们的理解能力应该很低。我们的想法恰恰相反,你为什么要看不起你的观众?你凭什么看不起他们?你为什么不能尊重他们一点?你为什么不能反过来把他们看得比你自己还聪明?他们很多时候是比你聪明,他们比你有教养,他们比你有学问,你为什么不能用这样的角度来看他?”

他在介绍制作团队时说,大家在一起的理由就是希望一伙儿年轻人一起为年轻人去做一些年纪大的人认为你不会做的事、不会看的事。“看理想”的主要设定人群也是年轻人,梁文道说:“年轻人才是真正做文化的人最应该尊重的人,最应该看得起、最应该相信的人。今天这个社会太流行看不起年轻人。为什么有文艺青年这个名词?是因为一个人只在他青年的时候才文艺,他一中年就不文艺了。只有年轻人还饱有对世界的好奇,他还相信大海彼岸有着一些什么东西,山的那一面大概还有些别的什么。他要去那段路是很困难的,但他花得起这个力气,他花得起这个时间,他愿意看这样的书。”

张亚东

在梁文道的邀请下,华语乐坛最重要的音乐创作人之一张亚东出任“看理想”音乐总监,他将为每一档节目制作或挑选主题音乐,并监督节目内容的配乐。此外,导演贾樟柯、音乐人李宗盛、作家张大春等都从不同角度给予建议。

现场有观众对于《开卷八分钟》的停播表示伤心,梁文道劝慰他:“别难过,我都不难过,你难过什么。当然,我学佛,所有事情都是缘起,所有事情都有结束的那一天,人都要死,何况节目。做节目第一天开始,当然希望它长久做。它其实已经打破世界纪录了。”

陈丹青

陈丹青:中国教育从不了解媒介 孔子鲁迅活到今天一定上电视

不同于梁文道,陈丹青不断地表示自己是被拖下水的,“我看这个很难为情,老不要脸的在那儿装。我发现已经卷入一个我不太熟悉,又不太愿意介入的领域。等于一天到晚裤子都被人脱下来,裤裆里摸来摸去,我很不习惯这种状况。”

但陈丹青同时也表示在镜头面前讲画或许有一些价值:“美术界长期以来,大家关心的就是怎么画画,一切的一切都是怎么画画。我出去转一大圈,我觉得重要的不是画画,而是你怎么看”,而且“这不是一个绘画的时代,这是一个影像的时代。媒介改变一切。工具不会死亡,只要有人在,就会有人画,但它慢慢变成自己享受的手艺。”他同时透露,自己在节目中尽量选择不太被看到的画,或者试图用另外一种方式解读一幅画的另外一面,大家说了又说的名画,像《蒙娜丽莎》,节目中是绝对不会讲的。

谈到年轻人的话题时,陈丹青说从人性的层面说,他了解年轻人,因为他是个父亲,现在也可以做爷爷了,自己也是从年轻过来,人性的东西都差不多。可是从趣味和想法的层面,绝对不敢说了解年轻人,他们喜欢听什么歌,对什么画有兴趣,对什么书有兴趣,真的越来越不了解。自己年纪越大越相信,对什么都不了解,越来越不了解。

现场有媒体问到学者该不该上电视的问题,陈丹青说学者上电视是个屁事,根本用不着评论。“中国电视时代来得太晚,改革开放八十年代才进入电视时代,欧洲、美国在六十年代就进入电视时代,政治家、商家都不用说了,还有艺术家,尤其是学院知识分子,在六七十年代就进入电视。”“有了这个视频,所有的知识分子都会调整他跟知识的关系、他跟传播的关系。我认为传统知识分子早就应该这样,鲁迅活到今天肯定要上电视,孔子活到今天肯定也要上电视,孔子的游说就是为了上电视。中国最痛苦的就是讲不清楚教育,教育是死教育,他们从来不了解媒介有多重要。我们都已经被媒介主宰了,我们还在问该不该怎么样。”

马世芳

马世芳:大陆文艺青年对台湾流行乐的热情远超台湾同代人

作为台湾著名音乐DJ,马世芳这一次的节目以“听说”为名,透过华语流行音乐讲述中国台湾历史与青年文化演变。谈起和整个创意团队、制作团队的缘分,他说:“很多事情最后兜兜转转,同一批人,趣味相投,最后就会聚在一块。”

在现场,马世芳以李宗盛为题做了一个粗糙的10分钟“直播”讲解。这与他以流行音乐为话题的初衷相关,“从台北创作录制的流行歌曲,大概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里,至少影响了几十亿人次的声音,这大概是台湾这个小岛有史以来渗透力辐射出去影响最大的文化输出了。可是这么多年来,认认真真说这件事情的人好像不是那么多。好多故事要是再不说,大概迟早就要被忘记了。”而且他发现大陆的文艺青年对台湾流行音乐如数家珍的热情、投入和考究的精神远远超过台湾的同代人,所以“作为台湾人,我只能说这些歌是从我们这里出来的。好多故事我们自己来说,我会觉得好像比较对一点,趁这个机会,试试看。”

[责任编辑:徐鹏远]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