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文化 > 人物

莫迪亚诺个别作品颇有争议 被指缺更大气历史视野


来源:长江日报

莫迪亚诺向来深居简出,据瑞典诺奖委员会透露,昨日在开奖后,他们甚至还没能联系上莫迪亚诺本人。”  上世纪90年代,李玉民教授共翻译了莫迪亚诺的4部作品,他认为其文字“很规范,极典雅”,“而且写作比较简洁,他的小说长度一般在七八万字左右”。

诺贝尔奖委员会的颁奖词称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的作品“唤醒了对最不可捉摸的人类命运的记忆”,捕捉到了二战法国被占领期间普通人的生活

莫迪亚诺的作品有何独到之处?昨日,记者连线其作品的中国译者之一、法国文学研究者金龙格,他表示,正如诺贝尔颁奖词指出的,莫迪亚诺小说贯穿了三个关键词:身份、记忆、历史。

“莫迪亚诺的身份感是明确的,也是迷茫的。这种矛盾纠葛体现在小说中,散发出一种迷人的气质。”金龙格说。莫迪亚诺的“身份错乱”与二战过后的巴黎现实情境有紧密关联,当时的巴黎、伦敦、罗马乃至布鲁塞尔,欧洲许多城市漂移纠织了各种身份的人,他们背负着沉重的内在和外在压力,在充满危机的环境中痛苦挣扎。

莫迪亚诺喜欢使用闪回手法,因为记忆他的写作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金龙格认为,作家严格来说都是记忆的动物,对时间流逝极其敏感,写作对于他们是“把时间留住”的一种手段。

莫迪亚诺的小说中,有时候会出现一些真实的人物。金龙格强调,莫迪亚诺的小说具有历史小说的一些特点,但他对于历史事件的接近不像历史学家,但这并不妨碍其作品中的历史价值,因为他用文字把他那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做了如实的记录,这也使得他篇幅不长的作品极富历史感。

我国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认为,欧洲作家写历史,写来写去就是“二战”带来的那点往昔记忆,那些时代伤疤。金龙格就此观点表示,欧洲作家没有大事写小事,莫迪亚诺算是出色的一位。

武大法语系教授张亘:

他绝不逊于克莱齐奥

记者欧阳春艳

“莫迪亚诺的获奖实至名归,他与克莱齐奥、佩雷克并称为‘法兰西三星’,是屈指可数的几位能够同时在文学评论界和大众读者群两方面同时获得佳绩的作家。”昨日,武汉大学法语系教授张亘说,我国的法语研究者一直很重视莫迪亚诺。

2008年,克莱齐奥先于莫迪亚诺获得“诺奖”,但张亘认为:“莫迪亚诺的地位绝不逊于克莱齐奥,甚至以创作的思想深度和文笔的风格而论,我对他更为欣赏。他与克莱齐奥相比,更为注重对人内心隐秘世界的探寻,克莱齐奥则比较侧重于自然界的原生态和乌托邦的社会构想。”

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结果昨晚揭晓,法国作家莫迪亚诺获此殊荣。莫迪亚诺写作40余年,出版了大约30本小说,多为七八万字到十几万字的中篇,没有一部超过20万字。

昨晚,本报记者连线《人民文学》杂志主编、作家邱华栋,他指出:莫迪亚诺获奖是中篇小说的年度胜利,说明致力于这种规模文字的写作也能受到读者的深入关注,获得世界最高文学奖项的青睐。

写中篇原是照顾法国读者口味

邱华栋说:“莫迪亚诺算不上高产,也绝非低产。他的小说几乎都出了单行本,这不太是中篇小说作家能得到的待遇。”

邱华栋指出,法国作家有写中篇的传统。杜拉斯新近出版了一套全集,36本书全是5万到10万字的中篇。“法国读者喜欢读中篇,薄薄的一本塞在口袋里,便于携带,随时可读,而法国作家大多会照顾他们的口味和习惯”。

当然,如果碰到好的长篇小说,法国读者也不会放过,“陈忠实的《白鹿原》和贾平凹、莫言等人的长篇在法国都卖得不错,每年各有几万本的销量。”

他写“青年彷徨”与村上春树不同

邱华栋认为,莫迪亚诺算得上是一个特别好的一流作家,在中国文学界的影响挺大,作家王小波、王朔均对莫迪亚诺推崇备至。

邱华栋读过莫迪亚诺多数中译本,他认为莫迪亚诺擅长写一些前沿的、时尚的感受,作品比较合年轻人胃口。“他笔下的年轻人的彷徨感,与日本村上春树描写的青年忧伤有很大不同,后者融合了大量流行时尚元素,莫迪亚诺则更偏重哲学一点的思考,他的作品经常描写人对于时间流逝的无助,眼睁睁看着自我的丧失,进而叩问生命价值,质疑虚无主义,因此他的小说更显示出某种思考的深度和对于生命的危机感”。

邱华栋指出,比起村上春树,莫迪亚诺相对更小众、更知识分子化。

个别作品颇有争议

邱华栋说,莫迪亚诺不怎么爱出门,比较宅,而且只宅在法国巴黎,因此作品格局还是相对比较小,缺乏更大气的历史视野。

莫迪亚诺有的小说颇有争议。邱华栋介绍,莫迪亚诺有部小说名叫《星形广场》,号称是“后犹太人大屠杀时代的一部主要作品”,但他这部举足轻重的作品,翻译成德文比其他作品整整晚了42年,“原因是这部小说有多处讽刺性的反犹太主义的内容”。由于同样的原因,该书的英译本至今还没有出现。

“我国有个法国文学研究专家叫柳鸣九,我听说今天有媒体朋友去采访他,希望他谈一谈对莫迪亚诺的感受和评价,结果被堵了回去。据说原因是柳先生对莫迪亚诺的评价不是很高。我嘛,不至于像柳老师那样,但也不至于非常兴奋,取个折中吧,还是要恭喜莫迪亚诺。”邱华栋说。

【生平与写作】

巴黎经常出现在他的作品中

微评>>>

@余中先:前几天我写文章谈到诺奖:“法语作家中,我则比较看好莫迪亚诺(很遗憾,我没有翻译过他的作品,但为他写过文章),接下来的就是吉尼亚尔和艾什诺兹了。若是几天后有人告诉我说是一位法国作家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奖,那我衷心希望是你们三人中的一个。”

@鹦鹉史航:我对莫迪亚诺的全部印象,来自一位北京籍青年作家,他当年说他的小说受莫迪亚诺的《暗店街》影响很大。那部中文小说叫《玩的就是心跳》(王朔著)。

@止庵:有朋友问莫迪亚诺,我说他的作品的中译本(有二十多部)倒是全都读过,最喜欢《暗店街》、《环城大道》、《星形广场》,2005年还曾写过一篇评论《“海滩人”的告白》,但现在没必要凑热闹多说,只说一句:莫迪亚诺胜过克莱齐奥不少。

@李洱:新一届诺奖颁出,莫迪亚诺获奖。在现代社会中艰难地寻求自我认同,是他的基本主题,但他却又是一位具有古典气息的作家。早上有朋友问,村上春树有无可能,我说绝无可能,因为他是日本的琼瑶。

@马竹:莫迪亚诺的文笔纯正完美、锋利自制、简明流畅、优美稳健、诙谐幽默、富有寓意,探索和研究当代人的存在及其与周围环境、现实的关系。

(记者周璐整理)

本报讯(记者欧阳春艳)瑞典文学院昨日宣布,将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法国作家帕特里克·莫迪亚诺,他也是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第15位获奖法国作家。

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彼得·恩隆德说,莫迪亚诺作为作家,以回忆的艺术唤醒了最难以捉摸的人类命运,揭露了占领时期的生活世界,从而获得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在当天发表的声明中说,巴黎这座城市经常出现在他所创作的作品中。有时,他也会将自己多年积累的采访、报纸文章或笔记当中的素材融入作品。

莫迪亚诺向来深居简出,据瑞典诺奖委员会透露,昨日在开奖后,他们甚至还没能联系上莫迪亚诺本人。

莫迪亚诺1945年7月30日出生于法国巴黎西南郊,父亲是犹太商人,母亲是演员。他自幼喜爱文学,十几岁便开始尝试小说创作。就读大学一年后,他便离开学校专心从事写作。

1968年,他的处女作《星形广场》一经出版便备受瞩目,这是一部反映社会现实的作品。随后,他还创作了《夜晚巡逻队》、《环城大道》、《凄凉的别墅》和《暗店街》等被翻译成多种语言的畅销佳作,并获得过法国法兰西文学院小说奖和龚古尔文学奖。

莫迪亚诺被誉为“新寓言”派代表作家,其文笔纯正、锋利,几乎每一部作品都引起巨大反响,是当今仍活跃于法国文坛并深受读者喜爱的著名作家之一。

链接>>> 莫迪亚诺的书单

记者:你最早的阅读记忆?

莫迪亚诺:詹姆斯·费尼莫尔·库柏的《最后一个莫希干人》,我7岁的时候读的,完全读不懂但还是坚持读完了。

记者:你强烈推荐的一本冷门佳作?

莫迪亚诺:特里斯坦·埃戈夫的《猪圈之王》。

记者:你想读的一本新书?

莫迪亚诺:彼得·汉德克、W.G。塞保德或是奥尔罕·帕慕克的书。

记者:什么书能为你带来平和与活力?

莫迪亚诺:有很多,但我会回答加斯通·巴什拉的书:《水与梦》、《空气与梦》、《大地与小憩的遐思》。

记者:什么书你会想要送给大家人手一本?

莫迪亚诺:那些在青春期帮助我生存下去的诗人们:波德莱尔、魏尔伦、兰波、阔比埃、查理·克罗、日耳曼·努沃、阿波利奈尔……

记者:什么书逗你发笑?

莫迪亚诺:有很多,比如艾萨克·巴什维斯·辛格的《克罗什马纳街的小世界》。

记者:你会想续写什么书?

莫迪亚诺:狄更斯死前没有写完的《德鲁德疑案》。

记者:你希望能够以原文阅读的作家?

莫迪亚诺:赖内·马利亚·里尔克。

(据法国《世界报》2013年采访莫迪亚诺)

【译者说】

首位中文版译者李玉民:他的文字规范而典雅

记者欧阳春艳

1992年,莫迪亚诺的小说《暗店街》(又译《寻我记》)、《一度青春》由漓江出版社推出中文版。昨晚,本报记者连线莫迪亚诺小说的首位中文译者、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李玉民,这位76岁的老先生告诉记者:“当时出版社要推出一套‘20世纪法国文学丛书’,莫迪亚诺是新寓言派代表人物,我们就选用了他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套丛书里,别的法国作家只选取了一部作品,莫迪亚诺有两部。”

上世纪90年代,李玉民教授共翻译了莫迪亚诺的4部作品,他认为其文字“很规范,极典雅”,“而且写作比较简洁,他的小说长度一般在七八万字左右”。

《暗店街》(又名《寻我记》)是李玉民翻译的首部莫迪亚诺作品,他对这部小说的印象非常深刻,“找寻自己的身世,是一个容易泛滥的题材,很多作家写起来索然无味,但莫迪亚诺却独辟蹊径地采用了侦探手法,将故事写得极为有趣。”

在看过莫迪亚诺二三十部作品之后,李玉民总结:“我觉得他的小说就像一首回旋曲,虽然题材不一样,但始终是在反映人的一种迷茫状态。”

【点评】

《收获》副编审叶开:他无法被中国作家模仿

记者欧阳春艳

昨晚,听说莫迪亚诺获得“诺奖”,《收获》杂志副编审叶开在家里四处寻找小说《暗店街》,结果那本“二十年前薄薄的小册子”却不知所踪。“二十多年前,中国的文学青年都读过莫迪亚诺的书,以他的水准和名望,得奖一点也不奇怪。”这位莫言的责任编辑对本报记者说。

在叶开看来,莫迪亚诺小说的优点在于“故事相对好读,充满趣味与幽默,对特殊环境有着精确描述,然后有自我寻找的精神”,“很多中国作家都很喜爱这样的法语文学”。叶开回忆,王小波在小说《万寿寺》开头就引用了莫迪亚诺在《暗店街》里的一段描写——“我的过去一片朦胧……主人公失去了记忆”。

今年4月,“诺奖”得主马尔克斯逝世,包括莫言在内的很多中国作家都表示自己的写作曾深受其影响。叶开昨晚称:“莫迪亚诺跟马尔克斯有所不同,很多中国作家喜欢莫迪亚诺,却无法像模仿马尔克斯那样模仿莫迪亚诺。”

叶开分析,法国作家的写作极具风格,他们往往将对整个时代的判断与个人印迹完美融合在一起。“莫迪亚诺等一批知名法国作家对整个世界存在巨大反思,对人类处境有着非常明确的自我判断,在他们的写作中,是将思想、文化、小说一起推进的,而许多中国作家目前还缺乏这种精神力量。”

相关专题:莫迪亚诺获2014诺贝尔文学奖  

[责任编辑:徐鹏远]

标签:莫迪亚诺 阿波利奈尔 法国文学研究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