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复兴公园钱柜停业与一代人的城市记忆


来源:东方早报

“大约十年前在复兴公园钱柜K歌,和闺蜜一起欢饮达旦后打了辆出租车回家,闺蜜对着出租车司机大喊道:‘一定送我去天上。’哈。再见了,青春。”的确,10年前的钱柜复兴公园店,绝对是“高大上”的所在,他们家店里的影像不会发抖、高低音绝不变质、正版歌曲和昂贵器材保证了高质量的消费享受。当然,它的价格“并不可爱”,所以,当时除了公司活动之外,普通小白领去消费,应该是要掐着时间算的,没有收入的大学生更是只能眼馋。因为昂贵,所以备加珍惜,总要与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分享在那里的体验。于是,付账时心惊肉跳的刺激、当时对美好生活

东方评论

早报首席评论员 沈彬

复兴公园,作为上海名噪一时的时尚地标黯淡了下去。继Richy、官邸等著名消费场所相继谢幕后,近日,钱柜KTV复兴公园店也暂停营业了。

外部景致的萧条,总会和个人的成长体验结合在一起,特别是在这样一个诸芳落尽的暮春时节里,不少80后也开始对着一家KTV门店的歇业、一个时尚地标的暗淡,感伤起自己逝去的青春岁月——

“那时,夜店跳舞再转战K歌通宵,坐在复兴公园看日出,看老太太们来早锻炼。”

“‘兴亡谁人定,盛衰岂无凭。’曾经去过很多次的地方。最早听说复兴公园钱柜,还是听刚因出演了《永不瞑目》里的肖童而走红的陆毅说,最爱在那里娱乐;现在他女儿都那么大了。”

“大约十年前在复兴公园钱柜K歌,和闺蜜一起欢饮达旦后打了辆出租车回家,闺蜜对着出租车司机大喊道:‘一定送我去天上。’哈。再见了,青春。”的确,10年前的钱柜复兴公园店,绝对是“高大上”的所在,他们家店里的影像不会发抖、高低音绝不变质、正版歌曲和昂贵器材保证了高质量的消费享受。当然,它的价格“并不可爱”,所以,当时除了公司活动之外,普通小白领去消费,应该是要掐着时间算的,没有收入的大学生更是只能眼馋。因为昂贵,所以备加珍惜,总要与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分享在那里的体验。于是,付账时心惊肉跳的刺激、当时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收获情感时满满的幸福,以及对青春往事的悔恨,将这座时尚地标与很多上海80后的青春岁月纠缠在一起。

至于,钱柜边上的Richy、官邸、Park97三家夜店,也曾是这座都市的时尚发源地;特别是当时吴大维开的官邸酒吧。一到夜晚,尤其是周末,灯红酒绿下,来回穿梭的都是俊男佳丽。当年若是某个明星来到上海,约三两好友去钱柜K歌也是常有的事。这让复兴公园周边散发着都市特有的亦正亦邪的魅力。

上海是一座神奇的大都市,不知不觉间,身边时尚地标就发生了兴替和切换,起起落落。渐渐地,你发现上海又有了更潮的所在;渐渐地,你发现曾经的“高大上”越来越亲民;渐渐地,你发现曾跟你一起K歌的兄弟、闺蜜都结婚生子,每日盘算着网购尿布有没有优惠,经营着自己的小家庭,再也不会陪你玩到天亮。

城市在成长,人也在成长。都市的时尚地标,总是难逃脱“周期率”,有时也难抗拒城市的整体规划。曾经的“中华时尚第一街”华亭路,复归为一条静谧的小马路;茂名路酒吧街也淡出了潮人的视野;一度喧嚣的静安别墅,也重归沉寂……

城市在成长,人也在成长。“80后”是中国第一代网络人,是创造网络文化的一代人,也是被网络塑造的一代人。在2000年前后,网络刚兴起之时,80后曾一度代表着前卫、叛逆;但当时间进入到2014年,时尚潮流、青春不羁正与这代人渐行渐远。80后惋伤的不仅是大都市时尚地标的大浪淘沙,还有自己那些深深嵌到时尚地标里的青春岁月和爱恨情仇。

另一个角度,上影集团导演、小说集《复兴公园》主编程亮认为,时尚的退去,也将复兴公园还给了更多市民。复兴公园是一个闹中取静的所在,能瞬间完成动与静的切换;一条饶有异域风情的雁荡路,像脐带一样将公园与著名的淮海路连在一起,从那里推送着人气和潮流。

80后们想当然认为,复兴公园就是钱柜,就是灯红酒绿所在。其实不是的。复兴公园从来就是多元的。清晨,它属于晨练的老人;中午,它属于淮海路推送的观光客;下午,它属于小白领的慵懒时分;傍晚,周边学校放学后的孩子在这里度过嬉闹的时光;晚上,它才是都市魅惑时尚的所在。

在80后们感伤复兴公园的钱柜时,更有人感伤之前的旋转木马。复兴公园背后的故事层层积淀,成为这座城市的另类文脉:它是王安忆《长恨歌》里说不定哪个游客背后就有着“吓着自己也吓着别人故事”的所在;这里有1965年上海首个30座旋转木马;这里有红领巾对着马恩雕像肃立时懵懂的敬畏;再往前追溯,则是革命志士方志敏《可爱的中国》里华人不能进入的“法国公园”。复兴公园,就这样在上海历史的沉浮中,完成了一次次的“复兴”。

一两个时尚地标会黯淡,一代人的青春也会逝去,但这座城市从没有衰老。

复兴!复兴!这既是一座公园的名字,也是这座城市永葆青春的秘密。

标签:公园 时尚 日出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