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文化 > 年代访

[年代访]麦家:国家是个人命运的一部分


人家说每一片雪花都有自己的国家,冬天都有它的国家。一个人有国家,这个是无法选择的。一个人为国家最后被国家选择去做,为国家效力,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无法选择的。

我的主人公或疯或死和我偏执的内心有关

凤凰网文化:但是事实上您没有一部作品涉及到这些东西,因为有的人通过不断的学习,他觉得可以去淡化这种记忆,或者通过书写去美化这种记忆,您写的很少。

麦家:你不要当着我的面再做另外一件事情好不好,这样会影响我的。是,其实一个作家他是藏不住自己的尾巴,总是会闪出来的尾巴,当然我确实没有直面去写,很少去正面去回顾我的童年。但是侧面的或者间接的都会表露出我童年的不幸福。

凤凰网文化:一个自闭的天才,您总是写这种。

麦家:我的写的那些人物,都是与这个大众或者日常生活是隔离的,一方面他们是天才,专业上是有特殊的禀赋,但是在与人打交道上,往往是有特殊的缺陷的。他们的结果不是死了就是疯了,有人总结过,你的主人公不是死了就是疯了,这肯定跟我内心有关系。

毛泽东是天才 我从小渴望英雄

凤凰网文化:您这个题材挺迷人的,就是因为天才很难写,傻子也很难写?还是你对这种智力因素超群的人,就是因为偏爱,所以再难也要去描述他?

麦家: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我觉得也是童年心理的一种缺失。因为在那种年代里面,如果那么弱小,被人抛弃,其实我内心就特别渴望有个英雄来拯救我。我记得我童年非常深的一个印象,就是我经常晚上睡不着觉,一般的小孩子白天玩儿累了,晚上倒头就睡,我从小时候就8、9岁,就我上学以后,我基本上就开始失眠。为什么呢?因为你白天在学校里被人欺负,那个怨气憋在肚子里,那真是气的你睡不着觉,我讨厌这个世界,我憎恨这个世界。我想离开这个世界,就离开那个乡村,离开那群人。

那个时候天是蓝的,星星特别耀眼,不像现在有雾霾,那站在星空下、月光下经常做梦,有一个人从天外飞来,像鸟一样把我叼走,我小时候经常做这个梦,或者说在睡不着的时候,我经常有这种遐想。我后来写的那些人,我刚才说,一方面有很多身体的缺陷,另一方面他们也有特殊的禀赋,最后都开创自己的一番事业,都成为了一种英雄一样的人物,我觉得也是我小时候对英雄渴望的一种折射吧。

凤凰网文化:很多人关于天才有过很多解释,然后我个人喜欢说天才就来源于天才,和勤奋没有关,您个人怎么理解天才这两个字?或者说具体一点,你觉得卖家算吗?

麦家:中国人好像不太承认天才,中国有很多就是观念性的错误,肯定是有天才的,比尔盖茨难道不是天才吗?马云不是天才吗?当然是天才,毛泽东肯定也是个天才,肯定是个智人天才,军事天才,肯定是个天才。

相关专题:《年代访》第44期:麦家  

[责任编辑:于一爽]

标签:麦家 凤凰网文化 天才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