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文化 > 人物

马尔克斯系卡斯特罗支持者 曾执行绝密外交任务


来源:时代报

图为2002年11月26日,马尔克斯与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出席活动。卡斯特罗对待失败(即使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情)的态度似乎遵守这样的逻辑:他绝不承认失败,不取得胜利誓不罢休。

图为2002年11月26日,马尔克斯与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出席活动。

原标题:马尔克斯系卡斯特罗支持者 曾执行绝密外交任务

近日,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很意外地在伊朗走红了,但把他推上畅销书榜首的,不是《百年孤独》或他的其他经典小说,而是一本不那么有名的纪实文学作品《绑架新闻》。在德黑兰的多家书店,人们排队购买马尔克斯于1996年首次发表的这部作品。哥伦比亚《时代报》报道此事的新闻标题是《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成为伊朗反对派偶像”—尽管此前老马对伊朗政局并未公开发表过任何看法。

原来在数天前,“美国之音”波斯语频道播送了一个有关伊朗反对派领袖米尔·侯赛因·穆萨维的节目。穆萨维曾任伊朗总理,2009年参加大选,与内贾德竞争总统席位。在内贾德不无争议地成功连任后,穆萨维继续活跃在反对派阵营里。自今年3月德黑兰街头爆发抗议现政权的游行后,他就与妻子一道被软禁在家中,只能偶尔与他们的三个女儿团聚。在刚刚过去的穆斯林斋月之末,穆萨维被允许与女儿们见面。在安全人员的监视下,他只是简短地告诉她们说:“你们要想知道我这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就读一读马尔克斯的《绑架新闻》吧。”

“美国之音”播出这条消息后的第二天上午,就有两家书店找上埃尔姆出版社的门来,把1300册波斯文版的《绑架新闻》收购一空。它们已经在出版社书库里积压了两年,总共才卖出不到200册。《绑架新闻》讲述了数宗哥伦比亚毒贩绑架媒体人的案件,这些故事对于伊朗读者来说是遥远而模糊的,然而一旦与该国焦点人物扯上关系,就一夜之间洛阳纸贵了。该书的波斯文版约合八美元,一共481页。很多读者一买就是五本以上,连出版社的编辑也想留一本给自己,看看这被囚禁的生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穆萨维等于是给马尔克斯滞销的作品打了一回效果显著的免费广告,而穆萨维的支持者们更为老马作品作免费营销。他们在Facebook上开辟了一个名为“绑架新闻,一位被囚总统的现状”的专页,号召网友们上传该书的精彩段落以供分享。

一些伊朗反对派青年坚信,马尔克斯是支持他们的事业的。不过也有资深媒体人指出,《绑架新闻》故事的背景与人物跟伊朗政治现实根本扯不上边,有可能是穆萨维和他的策划团队故意炒作此书,借此机会把穆萨维描绘成一个受难的英雄形象,赚取民众更多的关注。但无论如何,迫于国内政治压力,埃尔姆出版社表示将不会再版《绑架新闻》,以免惹麻烦上身。

而在地球的另一面,马尔克斯又卷入另一起畅销书事件。巴西记者、作家费尔南多?莫拉伊斯的新作《冷战最后的士兵》披露了上世纪90年代一出鲜为人知的古美外交纠纷内幕,如维基解密般引起轰动。其中的一大看点是,马尔克斯曾代卡斯特罗向克林顿转交密信。

莫拉伊斯经过多番努力才得以查阅古巴政府的密档。原来,古巴政府曾于1990年至1998年间先后派遣14名特工潜入美国迈阿密的古巴流亡者社区,专门调查某些武装分子反攻古巴政权的阴谋。1998年,这批特工被美国政府逮捕,卡斯特罗旋即写下一封致克林顿总统的密信,委托马尔克斯转交。他想告诉克林顿的是,活跃在美国的反卡斯特罗分子不仅是对古巴国家安全的威胁,也是对美国本土安全的威胁。马尔克斯怀揣卡斯特罗的密信,在华盛顿一家宾馆的房间里苦等白宫打来的电话,不敢离开房间一步,度过了“惊恐得头皮发凉”的几天。

古巴革命胜利之初,时任拉丁通讯社驻哈瓦那记者的马尔克斯即与卡斯特罗结下深厚友谊。在老马眼中,卡斯特罗是一个非凡的政治领导人,一定能把古巴革命带向最终的胜利,让社会主义革命在其他拉美国家也开花结果。尽管古巴革命建设屡屡受挫,一些当初支持革命的拉美作家也掉头远去,老马还是坚定地与老卡站在一起。曾有传记作家指出,在卡斯特罗执政期间,马尔克斯逐渐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古巴文化部长和全权大使,直接受卡斯特罗派遣,专门执行绝密特殊外交任务。众所周知,马尔克斯还数次充当哥伦比亚政府与反政府游击队之间的斡旋人。

这位大作家与政治的关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相关专题:马尔克斯逝世  

[责任编辑:PN041]

标签:卡斯特罗 马尔克斯 内贾德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